“是!尊上!”军舰的主脑应道。雷森最后眼摆在地上的祭品,“黄鱼,好好的,有空我会来”说完,身子就模糊起来,从军舰上消失。盘龙王朝的军队和所有的行政机构同时接到了雷森做盘龙王以来第一道王命,有一处星域从即刻起成为禁地,任何人不经允许不得靠近,否则杀无赦!“这个地方,是黄鱼牺牲的地方!”雷大神对雷尔神说道,嘴巴紧繃起来,“一定是出事了,不然,咱爸不会下达这样的命令!”雷尔神在思考,他也是跟随了雷森很长时间的智脑,时间在大神之后没有多长时间,对于黄鱼的事情他非常清楚,知道黄鱼在雷森心目的地位。智脑的推理和计算能力是不可思议的,很快雷尔神就想到了上百种可能,但最大的可能只有两个,一个是佘曼出事了,一个是黄化龙出事了,其他的还不足以让雷森做出这么应过度的事情来。雷大神笑了,“你想到了?”雷尔神点头,“如果没有出错的话,佘曼那边出事是最有可能的。可我不明白,佘曼一个女人能出什么事情?”面对一脸不解的雷尔神,雷大神点点头,“只能是她了,出了什么事我们就不清楚了。人类的事情很复杂,不是我们现在能了解的。”雷尔神确定的回答道:“我们也是人类,我们现在和他们没有差别。”雷大神叹了口气,“还是有差别的。只是你没有感觉到罢了。父亲对他身边的人都很当年也是我们不懂事情,逼走了西米阿姨。现在想想,是我们想的简单了。有时间,让所有的兄弟向西米阿姨道个歉,她是父亲的女人,不应该流落在外面。这方面,我们做的不地道,按照人类的话来说。就是不孝。”“我听你的。”雷尔神起身,我出去没有事别找我,大和族最好族灭,这样能随时出卖自己族群的东西不应该出现在人类当。”“哪个地方为什么会被尊上划为禁地?”天机仙翁通过星际传链问牛千木。牛千木也不知道,“尊上自然有尊上的理由。天机仙翁,有些事情,尊上做出了决定,我们做为下属执行就是了,问个究竟,不是下属的本份。”天机仙翁呵呵一笑。“我只是好奇而已。”“尊上回来,你可以直接问尊上,尊上给你的答案比我这里要准,这种事情你没有必要来问我吧。”牛千木有了自己的立场,越来越发现天机仙翁俗不可耐,拎不清自己的身份,尊上的事情自有尊上来决定。一个下属打听他么多做什么,谨守自己的本份就行了。“天机仙翁弄了个无趣,只好做罢。天机仙翁也觉得他和牛千木之间越来越生份,原来的天机府,现在叫尊上府了,在天机仙音没有和尊上结合的时候。他还能掌控,现在他退出,为了避嫌,牛千木在里面的权重比他还要重上几份,无论是尊上,还是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都对牛千木信任有加,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把他这个还挂着尊上府总管的人给忽略了。天机仙翁嘴发苦。他觉得自己的本意一直都很好,为什么这些人就不能理解呢?特别是天机仙音,做为她的亲爷爷,他替天机仙音着想的地方太多了,而天机仙音却是一副与他划开距离,不愿意多沾他的样子。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天机仙翁有一点弄不明白了,他是好意,希望所有人都好,上对得起尊上,下对得起所有的修士,他这样的一个殚精竭虑的人,怎么会在尊上府的权力心这么快的********,实在是不可思议。不管有多么的的费解,天机仙翁还是想了解尊上为什么要把那么一块星域划成禁地,这是大事,一块星域就是平常不被人一旦划成禁地总会引起不必要的联想,尊上府必须给外面一个明确的待,不能一句划成禁区就完事了,这不合规矩。天机仙翁联系上雷齐,两人一合计,这件事情太过吊诡了,得弄明白才行。想弄明白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的人不只他们两个,星兽,合相族都想搞明白那一片星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很短的时间内,那一片星域外围就出现了上百艘来历不明的船舰,远远的甚至还有几座战争堡垒。雷大神接到报告,皱了皱眉头,父亲把那一片星空说划就划成了禁区,可给他增加了难题,他必须抽调一批舰队到那边去,正儿巴经的把那边的禁区变成真正的禁区。言出法随,如果雷森说了,而禁区还能被人随便的闯入,对雷森的威严是冒犯,也是一场打击。这种事情,做为盘龙王朝的舰队总指挥,也是雷森的儿子,雷大神绝不允许它发生。舰队正在组织当,还得加快,不能别人都去了,自己的舰队才慢悠悠的赶到。雷大神把雷尔神找回来,让雷尔神带着舰队赶赴禁区,把那一片星域圈禁起来。那些在禁区外的船舰发现只有一艘军舰在,根本不可能这么大的一片星域,纷纷心动,操控着船舰向禁区慢慢的靠近。军舰立马向这些身份不明的船舰发出警告,“警告,你们既将进入禁区,马上停止靠近,否则,后果自负。“只有一艘军舰,对这些船舰来说,威胁太小了,没有人在意军舰的警告,在禁区边缘停顿了一下,便飞进了禁区,完全无视这里已经被雷森明令划为禁区的事实。“轰!”军舰不警告了。雷森已经对它下达杀无赦的命令,对于进入禁区的船舰他直接攻击就行了,于是瞄准一艘飞船直接就射出一炮。这一炮打了船体,那艘飞船船体被打出一个泂来,飞船迟疑了一下,便退了出去。军舰边攻击所有进入禁区的船舰边向雷大神救援,“急!急!急!禁区有大批船舰闯入。我已向对方发出警告,没有效用。现在我舰已经按命令攻击对方。船舰太多,请求急速支援。”雷大神马上应道:“我们的船队已经出发,请你坚持一会,马上我们的军舰就会赶到,驱赶那些不听命令的船舰,请坚持!”“是!我舰会继续攻击目标。”“你做的很好。坚持!和我保持联系。”雷大神笑道,眼里面却没有笑意,父亲已经把那边划成了禁区,已经发布了通告。这些人竟敢无视父亲的通告,朝禁区里面闯,如果这些人是普通人倒还罢了,如果是拥有修为能力的人,无论是修士,还是魔法师,星兽以及合相族。被他调查到了,一定会重惩!“明白!”禁区星空,军舰继续攻击其他的船舰,不幸的是,有一艘舰竟然还击了,打在军舰的舰体上。把舰体打得横漂。这是一个信号,几乎所有闯进禁区的船舰都一起向这唯一一艘军舰发进了进攻。“紧急情况,对方突然攻击我,危急!”军舰叫起来。“自己把握,如果撑不住,你可以撤出战斗。”雷大神十分冷静,既然那些闯入禁区的船舰敢反击。这种事情已经变得大了起来,不是忍让宽容能解决的。必须重拳打击。“我命令……”雷大神正想下达增援禁区的命令,那艘军舰忽然叫起来,“雷电!雷电!我雷电。雷电从虚空产生,正在攻击那些船舰。噢,天啊,雷电的威力太大了,胜过巨炮,有十向艘毁灭了。”雷大神停止下达命令了,他忽略了一点,雷森可是掌控着天劫的人,他既然已经下令那边划为禁区,自然的,天机也会在那里存在,有人敢违背雷森的命令,天劫当然会不许,为了雷森的尊严会出现给那些敢于进入星空禁区的人惩罚。“注意安全,小心雷森误伤。”雷大神松了口气,提醒还在大喊大嚷的军舰。“我明白!我明白!他们想跑,那些雷电没有放过他们,一击之下,所有的船舰都毁掉了。这威力,这威力也太大了吧?”军舰惊呼起来。“那些还没有进来的船舰不敢进来了,他们急速后撤,躲得远远的了。”军舰高兴的说道,“我们的舰队来一定要给他们严重的警告,让他们不可在禁区边缘区外停留,维护尊上的尊严。”“你的建议很好,谢谢你的建议。”对于军舰的建议,雷森听从了,既然执行,那就执行彻底,让所有人都明白雷森不是说着完的,他有能力划下一片禁区,也就有能力这禁区变成真正的禁区,闯禁区的人一定会死!只有这样才会让人敬畏,把禁区当成真正的禁区。不敢生出轻慢之心。雷尔神一出现在禁区外的区域,就收到命令,把禁区外围的不明船舰驱赶走,如果有不服出者,就地击毁。雷大神同时警告雷尔神,暂时也不要进入禁区,刚才已经有船舰在禁区被击毁,父亲下达的禁区令是任何人不得允许不准进入禁区,雷尔神想要进入禁区,还需要得到父亲的授权才行,不然天机天劫可不会让出雷尔神是谁,照样攻击。雷尔神也知道这种事情大意不得,马上去驱赶处在禁区外围的船舰,亮出身份,严正警告他们不得靠近禁区,也不得在禁区附近逗留生事,否则将会被盘龙王朝上下视为敌人打击。那些船舰见识了禁区雷电的威力,倒是老实起来,自动向后面散去,不再在禁区的边缘逗留,不过人,他们也没有就此离去,只是在更远的地方注意着这边。这样已经很好了,雷尔神处的那几座战争堡垒,嘴角泛起嘲讽的笑容,“大势力吧,不要让我知道你们都是谁,不然,哼……”有很多人关注禁区这边发生的事情,天机仙翁通过远程的图像实时的禁区发生的一切,他雷电毁掉那些进入禁区的船舰,睁起了眼睛,尊上对天劫的掌控越来越熟练了,这一次雷电的出现很及时,威力也很大,那些打开了护罩的船舰根本就挡不住雷电的一击,这使他既高兴,又有些担忧。尊上一直在成长啊,可是和他们这些态度若即若离的修士关系却越发的远了,是这些修士错了,还是雷森根本就没有礼下于贤,愿意和所有的修士分享一切资源和荣光的机会。这样子下去,早晚会爆发更严重的冲突,而且,到时候尊上会更加的不信任他们这些修士,距离会更加的远了。雷齐也了,这个从他雷家出去的尊上越发的强横了,不经商议划下禁区的事情也做得出来,而且那处禁区的星空还不在盘龙王朝的范围内,是英西星邦管辖的地方。这雷森若是他们雷森的,怎么霸道都没有关系,只会得到雷家上来更多的支持和赞扬,家族需要这样的子弟,一辈人比一辈人聪明,一辈人比一辈人有手段有魄力,这才是让家族能繁续下去,昌盛下去最大的保证。只是雷森分明就对他们雷氏不问不闻,完全就没有一个雷家子弟的觉悟,除了雷广,他对所有的雷姓子弟都没有好感,甚至于十分的厌恶。根本不愿意和他们雷氏来往,更不愿意让雷氏打着他的旗号做一些有利于雷氏的事情。雷齐现在对当时把雷森送走的人恨死了,要不是这些混帐玩意,现在他就应该在这件事情上占着大主动,分得大利益,让所有修士都明白听从他雷氏的号令才是最正确的选择。雷森手还有仙精,只要他肯给,雷氏半仙人手一枚仙精,能把所有半仙都打得望风而逃!太可惜了,太可惜了!‘雷齐心里面一阵一阵的疼,这是憋屈的。(。)本书来自  /book/htl/ht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