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明究挨了这一耳光,还有些不明所以。天机公子身子一个哆嗦,虽说他是天机仙翁的儿子,但是天机仙翁不是只有他一个儿子,漫长的岁月,天机仙翁的儿子有十几个,在这些儿子当,他并不受待见。只是因为天机仙音受宠,这些年来,他在天机家族才没有被边缘话,打心里,他怕天机仙翁,非常怕。

    天机明究是他的儿子,是天机仙音的弟弟,现在接连挨了两巴掌,天机仙翁已经把态度摆得很明确了,对于他们在背后搞的这些小动作,天机仙翁非常的不喜欢。

    “跪下!”天机仙翁拿出拐杖,语气森然!

    天机公子双膝一软,赶紧跪下,在天机仙翁面前,他可不敢顶着来。天机明究则不然,他梗着脖子,瞪着天机仙翁,“爷爷,为什么……”

    天机仙翁哪有心情给他解释,手的拐杖飞起,一下子把天机明究夯飞,天机明究口吐鲜血,心骇然,天机仙翁不分清红的,直接下重手惩罚了。他也不敢再顶着了,爬起来,急忙跪下,“爷爷,我错了!”

    天机仙翁几拐下去,把眼前眼俩全砸得吐血,这才冷眼看着他们,“我说仙音怎么对我天机家一再疏远,原来有你们这些不成器的东西在背后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很好啊,你们的胆子真大,敢在我背后面玩一些小动作,当我不存在!”

    天机仙翁的拐杖朝地上一杵,杵碎块地砖,碎块纷飞,他马上拿出星际传链,联系天机仙音,这件事他要早和天机仙音说明了,表明他的态度,那个许氏矿业和他没有关系,他不清楚有人在他背后扶植起这么一个普通人的势力。

    只是他根本联系不上天机仙音,心里面一沉。看着跪在面前,神情萎顿的天机公子和天机明究,更加的厌恶了,这些人天份没有。尽打着他的幌子在外面作恶了。他想起雷森曾建立起一个清剿星盗的军事组织,弄不好,这个许氏做的就是这种勾当。

    因为星盗他已经顶着暴露后会引起雷森不快保护了几个老友,那时他心里面有底,老友是老友。他只是出于情义上去保护这几个人,到时候雷森问罪,他也有说辞,谁没有个朋四友,朋友犯了错,伸出手帮了把没有错的。

    如果再加上自己的后代也在星盗掺和了一脚,到了事发时,雷森追求,他就是浑身是口也无法解释得清楚,就是雷森放过他。随着时间的转移,雷森的修为一天高过一天,权力也会一天天的加重,那些现在不服,不把雷森当回事的修士,在时音的潜移默化之下,也会慢慢的接受雷森统领的事实,会想着在雷森面前争夺位置,他天机家族因为天机仙音的存在,会成为天然打击的目标。有了把柄,那些人自然是不肯放过他的。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小事不断,在一些人眼就是没有把应该放在眼的事情当回事。是有意的轻慢。要是因为这些事情让雷森心生不爽,天机仙翁觉得他亏死了。

    联系雷蓝依儿也联系上,无奈之下,天机仙翁只好联系他的老友牛千木。

    牛千木对于雷森的去向没有隐瞒,他告放天机仙翁,尊上和两雷蓝依儿天机仙音去了地球那边去了。同时。他还关心的问天机仙翁有什么事情,需不需要他的帮住。

    天机仙翁怎么会把这种事情向牛千木说明,笑着道:“没有什么事情,我只是这些日子想仙音了,想和她聊聊天,联系不上,这才来找牛老友一问。

    天机仙翁知道了天机仙音去向,心里面松了一口气,马上传令,天机家族所有的人到议事厅,有些事情他以前没注意,以为天机家族的人和他一样,应该明白防微杜渐的道理,先前他已经处理了一批,自己想,那些人应该明白他的心意了。哪曾想还有人在做着这些冒犯尊上的事情。怪不得啊,怪不得天机仙音对天机家族没有照顾之心。在这种情况下,她若是再照顾,这些人只是作死的路上走得更快。

    议事厅,天机公子和天机明究跪着,所有人进来先看到的就是他们两个。进来的人均是心一凛,不知道他们犯了什么错,让天机仙翁暴怒,几千年来,天机仙翁很少在家族议事厅议事的时候让家族的子弟跪下,每次跪下都是犯了大错。

    天机仙翁面无表情的看着所有人,不再是一团的和气,令人忍不住的想和他亲近。

    “我想知道,你们背着我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天机仙翁抚弄着拐杖,语气迸发出按捺不住的愤怒。

    “没有人说话吗?还是说你们都守我的规矩,没有人打着天机家族的幌子谋取私利?我这么想,是不是对的。有人能给我答案吗?”

    “父亲,据我所知,应该没有。父亲家教一向最严,家规森然,我想应该没有人敢违背家规去做父亲不喜欢的事情。”说话的是天机仙翁的子,平常负责的就是与普通人打交道。天机公子和天机明究的事情,他也清楚,知道许氏矿业的背后就是这两个人。只是二人一个是他弟弟,一个是他侄子,他本身又待人甚宽,不愿意在家族落下苟待族人的名声。天机公子和天机明究做事也很明白,从许氏矿业得到的一些天材地宝成上交给了他,收到好处,他自然也要替二人说些好话。

    天机仙翁怒了,到了现在,还有人当他什么都不知道,还是想着哄瞒于他。

    天机仙翁一拐把一脸淡然,浑身正气的子砸飞,怒吼道:“都给我跪下!”

    一声怒吼,“哗啦啦!”议事厅跪了一地。

    “我平常太宠着你们了,你们觉得我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问,你们就可以无法无天,无视我定下的规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仗着我的势力胡往乱来!好!很好!我会查出你们所有底细,无论是谁,查出来。我将严惩!”

    “天机明究!”天机仙翁冲天机明究一声暴喝!

    “爷爷,我在!”天机明究在心里面还在怪罪着雷森,若不是雷森不识趣,派出军舰和他保护下的许氏矿业作对。他也不会挨了打,重伤了,还被罚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在家族议事厅,丢了他天机明究的面子。

    天机仙翁看着天机明究如同看一具尸体,“你自我了断吧。你的灵魂会被护送出天机星,寻个普通的人家投胎转世,你和我天机家族以后再无瓜葛!”

    天机明究吓得一哆嗦,马上大叫起来,“爷爷,我做错了什么?就这一点小事,你怎么能这么罚我!爷爷,我也是为家族好啊,收入近半交给了伯父,请爷爷明察!”

    天机仙翁嘴解泛起冷笑。瞅着自己的子,“天机明究的话,你听到了吗?你有什么要说的?别说为父不给你机会。”

    天机仙翁非常失望,确实是非常失望,这些子孙真的没有一个能接替他,站在最高的位置替家族考虑。等雷森进入仙域,天机家族想分得最大的利益,有着这些人在,那只能是妄想,有命得。没命用!到时候只能徒呼奈何。

    天机仙翁的子,这个时候也不淡定了,他突然间想到,天机仙翁要是想知道。掐指推算就能知道他们这些人背着天机仙翁究竟都做过什么,根本不废事。

    想到这里,天机仙翁的子,马上把头俯下,“父亲,我有罪。我愿意认罚。就是父亲不罚我,我也想辞去管理的一摊事务,令出多门啊,父亲。儿子生性不刚,顾虑太多,能力也不足,希望父亲能派一个有魄力的人接替我的事务。”

    天机仙翁子以头触地,摆明了态度,我认了,想罚罚的。同时也说明自己做不好的原因,实在是在天机家族约束太多,谁都想掺和一下,而老爹你却是想眘大家一团和气,不愿意伤了枝枝叶叶的,才有的今天,若说我有罪,父亲你也躲不过去。

    天机仙翁冷笑,“这么说,是我没有给你独断专行的权力了?”

    “儿子不敢!父亲明断千里,儿子只是觉得占着这个位置却不能做的让父亲和所有人都满意,自觉能力有限,所以才请辞,请父亲明断!”

    天机仙翁大笑,“明断!好一个让我明断!我立的那些规矩你执行过几回?该罚的人你罚了没,该赏的人你赏没有?说到底还是你们一个个都有私心,都想仗着我的名头替自己捞些好处。子,你的请辞我准了。天机明究,还不自我了断,想让我送你上路吗?”

    天机明究冷汗淋淋,叫道:“爷爷,我还不明白!为了雷森,我们天机家族必须让出这么多的利益吗?凭什么?以前他没有出现时,我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从来都是自由的,外面的那些前辈也愿意帮衬着。现在,我们把雷森推上了尊上的位置,不但没有好处,反而要处处退让,为什么啊,为什么啊,爷爷!”

    天机明究十分不的甘,因为一件事,天机仙翁就让他自我了断,而且还不准再投生了天机家族,这对他来说就像是从天堂到地狱一样,不可接受。做为天机家族的子弟,他可是明白天机家族在修士当的超然地位,无论是何种势力,对天机家族都是恭敬有加,不敢有违,雷森突起,这种优越感被天机仙翁拱手相让,而且还是让的干脆。更可气的,雷森是天机仙翁一手扶起来的,而雷森明显的没有回报给天机家族应有的回报,这不但是天机明究,所有的天机家族的弟子都不能接受。

    天机仙翁扫了一眼议事常的众人,“为什么?因为我们这些从仙域下来的人,唯一的任务就是等着他尊上的出现,并且听令于他,在他的带领下,返回仙域,把仙域从异族人的手解救出来,重振我修士的雄风。我们这些人天职就是让尊上成长,然后听命于尊上,任何事情都不得有违。为什么?这就是理由!”

    天机明究一梗脖子,“我们天机家族自己也能!那些修士大部分还是唯我们天机家族马首是瞻。爷爷,你为什么就不能带领我们担起解救仙域的重任?我不理解!”

    天机仙翁也想趁机把话说个通透,让这些眼高于顶的家族子弟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要把雷森推上尊位,而甘居其下。他说道:“不理解!哪好,我来问你们,仙域通道你们可找得着?我可以告诉你们,仙域通道只有尊上能找得到,不出意外,仙域通道将来就掌握在他的手,他让谁通过仙域通道进入仙域谁就能进入,他不喜欢谁,谁到死都不可能进入仙域。明白吗,不得尊上喜欢的人,尊上会排斥,对于我们这些从仙域出来的老人来说,没有机会再重返仙域,对于你们,你们只能在半仙境界停留,然后慢慢的等着死亡降临。”

    天机明究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了,都要死的人了,什么话也敢说,他激愤的说道:“为什么不把雷森给控制起来?我们控制了他不就控制了仙域通道吗?只要控制了他,我们天机家族重返仙域,小心经营,早晚会成为仙域第一大家族,没有人敢轻看我们!”

    天机仙翁看着众人,“你们也是这么看的?”众人不语。

    “你们都错了!”天机仙翁叹了口气,“他是掌控天劫的人……”

    “可是他修为不高!”天机明究不服,气反驳道,“趁机把他软禁起来,我不相信没有法子把他完全控制住,下毒,下禁制,总有办法把他完全掌控在我们家族的手心当。”

    “你……”

    议事厅外,忽然传来几个的呼声,“仙翁,赶快出来,天机星整个被劫云包围了!天啊,你们在做什么事情,怎么会引来这么浓厚的劫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