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进行下去,还是打的那些人,死了几个。▲∴,这让半仙们稍稍松了口气。好像天机有自己的主见,不受别人的影响。这就好,这样的天机才惹人受。

    这些人松了一口气后,就伸长脖子等着星球外的劫云散去!

    “散了,散了!”有半仙欣喜的叫道。这一下子好了,天劫真的要散了,大家除了死的,受伤的,其他人在天劫之下都没有受到牵连,这是对大的喜事。逃过一劫啊,当为之贺!

    只是,他们看到地下散落的飞灰,心情又很难真的高兴起来,死了人了啊。这天劫果真是霸道,就是半仙也挡不住天劫的劫难。而且这些天劫完全是报复他们而来,因为尊上的私仇直接害了这么多的人命。他们对尊上恨不起来,他们知道这不一事实上是尊上的主意,尊上那个人,人虽说小,但是很有主见,你不去明着惹他,他绝对是个懒人,懒得看你一眼。这一次的天劫完全就是天机自作主张,是有人把他惹到这里来的。

    想到这里,众半仙马上对天机仙翁怒目相向,兴师问罪起来。

    “仙翁,这是什么意思?如果嫌我们在天机星占用了一些资源,你就明说。我们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决定会在你这里吃嗟来之食!你说吧,是什么意思?”

    天机仙翁面对气势汹汹的半仙,脑袋都大了,家族死人,他心里面正悲伤着呢,还在盘算如何通过天机仙音向雷森解释。把这件事完全掀过去。免得以后有有拿这件事出来做章。现在。一群道友兴师问罪,显然是把这起天劫事件所有责任都推到了天机家族身上。半仙死了人啊,天机仙翁悲伤,他们也悲伤,有着一股兔死狐悲之感。

    天机仙翁叹息,朝半仙们一拱手,他知道出了这件事情之后,天机星上这些客居的半仙们对他的意见大了去了。在大家都对尊上态度不既惊又惧。既抱有期待又不愿意放弃原有的格局和架子伏低下身的时候,天机明究那一翻话和引来的天劫让这些半仙们心惊了,他们一定认为是天机家族的人不慎引来了天劫,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们也躲不过去,所以才有了一些半仙死去,有一些半仙伤损。

    天机仙翁朝半仙们一拱手,没有为天机明究那一番话做出什么辨解来,在他看来没有必要。大家都是老友了,都互相了解了。他们了解天机仙翁是什么人,就是有所过头的话,也是一时在气头上所说,过后会明白,天机仙翁不是那种人,自会来向天机仙翁认错,天机仙翁笑笑,不在意就算了。

    天机仙翁道:“诸位道友,家门不幸,出了逆种,连累各位道友受劫。天机这方有愧,给各位道友陪个不是!“

    若是平时,天机仙翁这么说了,大家笑笑,说没事,或者说不必就行了。可是这一次显然不行,那些半仙并没有因为天机仙翁这么说而罢手散去,他们道:“仙翁,这件事是关乎我们这些半仙身死道消的大事,不是一个不是能揭过去的。你天机仙翁的后代不们不管,哪怕出的是阿猫阿狗,也与我们无关。只是,天机明究对着天机嚷出一些不该嚷的话,胡说八道,这件事不会是你指使他这么做的吧?当然,我人也不相信天机仙翁会是那样的一个人,只是出于谨慎,我们需要天机仙翁你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解释。“

    天机仙翁怎么给这些人解释?天机明究说出那番话来完全就出乎他的预料之外,根本就不是他授意的,他现在授意天机明究这样做,那是打自己的脸,会进一步削弱天机星的实实,这种自费武功的行为,他是不会做了。除了像天机明究这样的,自以为是,刚愎自用,不明所以的人才会瞎说。根本不考虑话语会带来什么后果。

    天机仙翁认真的说道:“各位道友,我天机仙翁这么多看来和诸位道友相交,自认为做的事情光明磊落,一件件,一桩桩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现在,各痊道友如些说,是在怀疑我的人品,让我感到很受伤……“

    天机仙翁再次抱拳,“我天机仙翁再此间把话说明,这一次的事件完全和我没有关系,都是天机公子和天机明究背着我私下里做的。在天机面前,如果我做了什么对不起诸位道友的事情天机自然明判,我天机仙翁不用诸位道友说,也逃不过天机的责罚。各位道友,对于没于天劫之下的道友,我天机仙翁和诸位一样身感同受,不胜悲伤。请各位给我时间,让我理一下我的家族,以后保证不会再出这样的事情。”

    出现这样的事情,天机仙翁的麻烦才刚刚开始,这些半仙的怒火他能承受,最多是挨几句骂的事情,没有大碍,要是尊上发怒,地上的飞灰,空气的肉香在告诉天机仙翁后果是怎么样的。尊上一怒,是要死人的。

    “哼!天机仙翁,事情已经出了,这种事情不是你一句两句话就能打发得了,揭得过去的。你必须给死去的诸位道友一个交待,否则,你就是在和所有半仙为敌。真把我们逼到那个份上,别怪我们不念往日情份,翻脸不认人。你的后代,你不舍得下手,到时候我们会不辞辛苦,替仙翁你清理门户。”

    天机仙翁脸上一惊,忙道:“不用了,我会给大家一个交待的。我天机仙翁不才,自己的后代没有教育好,胡言乱语,攀咬连累了诸位道友,我会亲自下手清洗,该杀该留,我自会给大家一个明了的交待。”

    天机仙翁被逼,不得不表态。那些半仙这才满意。天机仙翁想保住自己的后代不失,对他们来说不可能,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接受。

    还好。只是法劫。他们的人死了几个。并不算多。这些半仙见天机仙翁知趣知机,也不好再发作下去,互相看了看,就准备离去。

    “看!劫云!”一个半仙手指着天空,惊恐的叫了起来。

    众人讶然,这又是怎么了,刚才天上的劫云不是有散去的迹像吗,怎么这一会又有了变动不成。众人把法力运到双目上。透过重重灵雾,看向天空。

    这一看不打紧,各各都是心惊肉跳起来,那劫云哪里是散去了,分明是由法劫换成了针对他们增仙的仙劫,天机这是对他们这些半仙动了赤果果的杀机,法劫对他们来说也能杀死,最起码最近出现的天劫击,在天劫的击之下,就没有半仙能逃得过去。只是。在这些半仙眼,只有仙劫才是最恰当的。最起码一点,仙劫出现,认可以他们近乎于仙人修为的实力,就是死在天劫之下,他们也愿意死在仙劫而不是法劫的劫雷。这其的心态不言处明。他们觉得要是死,死在仙劫之下,对他们来说才是该有的待遇啊。死也有高低!

    仙劫真得来了,他们却没有生出什么欣喜之心来,大都有些恼怒起来,若不是天机仙翁的后代像疯狗一样乱咬,说一些不该说的话,天机哪能知晓一些太过隐密的事情,也不会的法劫换成仙劫,亮明了家伙阵仗要与他们清算一下旧日积欠来。

    谁人背后不说人,哪人背后不被说!自从雷森出现,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他们多多少少都说过一些大不敬的话语,以此来彰显他们的超脱地位和非凡的身份。只是他们现在不清楚,那些大不敬的话会不会被天机给查到,一起清算。而且他们更想知道天机清算的标准是什么样子的,最后有个清单,什么样的话算大不敬,有什么样的惩罚,多少句的惩罚翻倍。如果不清楚,就这样莫名的等待,谁也不知到到时候是死还是活啊。

    “天机仙翁!这还需要你给我们交待吗?看看吧,仙劫!你的子孙这是嫌我们住在天机星上碍事,要把我们一网打尽,全部清除出去啊!天机仙翁,好算计!”有半仙怒气冲冲的替天劫出现脑补出天机家族的动机和理由。

    这句话在仙劫之下马上就点燃了大家的愤怒,天机仙翁连连拱手,大家却没有理他。

    “这些东西,杀了吧。天机星不是光是天机仙翁的,当初说了好,也是我们的。不过我们大都没有成家,任由天机家族发展占领罢了。杀了他们……”

    天机仙翁马上大声叫起来,“诸位道友,冷静啊,冷静!这件事是个误会,真的是误会,不是我们天机家族有意的,是个意外,是个意外啊!诸位道友,要冷静,听我说,我天机仙翁是什么人,多少年来,做没有做过坑害诸位道友的事情,大家都清楚,希望大家再相信我一回,不要冲动!我的后代有很多人是无辜的啊!”

    “无辜个屁!”一道剑光闪过,割掉一个天机家族后代的脑袋,“这个小儿,对我多次大不敬,我向天机仙翁你说过,至今未见天机仙翁给我个说法,我现在自己讨要说法了。不劳天机仙翁操心了。”

    天机仙翁气得浑身一哆嗦,紧握拐杖,被杀的是他认为在他的后辈能继承他推算天机真正衣钵的后代天才。就这样被人被杀了,心疼得他要暴走了。

    天机家族那些子弟,马上乱成一团,刚刚逃过法劫,还没有松口气,就又要面对半仙们的仇杀。诚如这些半仙所说,他们把天机星真的当成自家私有星球了,把这些半仙都当成是寻求他们天机家族保护,来挤占他们天机家族资源的恶客。而这些半仙看在天机仙翁的面子上也对他们的冲撞多有不理,就是过意不去,和天机仙翁说了,天机仙翁也认为是小事一件,不值得大惊小怪,双方助长了这些人的气焰。

    终于,这些情绪在半仙的心里积累下来,在这一刻变成了怒火,喷发出来。天才后代被杀,天机仙翁还没有发作,又有十几个后代的脑袋被凌空摘去。

    “仙翁,不好意思,这个杀才我早想杀了!如此杀了正是除掉我一心魔,不亦快哉!”这个说天机仙翁的后代成了心魔,天机仙翁身子晃了一晃。

    “天机仙翁,你的后代我杀了,你若想报仇,尽管寻我们来就是了。我们奉陪。仙劫过后,咱们再好好聊一聊天机星的归属权!大家说行不行!”这一个说的话很取巧,把所有半仙都拉到一起,天机仙翁若要反击,就是反击他们一个群体,要犯众怒。

    天机仙翁气苦,叫道:“你们不要欺我!”

    没有人理会天机仙翁,这个时候,大家反了脸,就没有再把他当回事,撕破脸了,大家想的是以后的利益,没有人在意昨日之前的情谊,一个半仙开口说道“我有一个提议大家看看合不合适,当然不合适大家再议!天机星该到正名的时候了!我看改成尊上星比较好,诸位道友看看可是这个道理!”

    这个提议众人先是默然,随后皆是赞同声。马上一个个大声赞美起尊上来,用最美好的言词向尊上表明自己的忠诚,表明为了尊上愿意献出一切,何况是一个小小的星球。天机星原来不服从于尊上,那是因为由天机仙翁把持着,天机仙翁包藏祸心,表面上看似尊从了尊上,私下里暗有不臣之心,想把天机星割据起来。现在,众半仙一至决定把天机星从天机仙翁名下收取过来,敬献给尊上。

    天机仙翁气的吐了一口鲜血,他哪有不臣之心!哪有!天可怜鉴的,他不过是提前做了一些准备而已,怎么能说他有不臣之心!只是他没有话说了,这些人明显的是在报复天机明究刚才那一番胡说,完全不要脸了,要把他天机仙翁拉下水去。

    “我向天机发誓,我说的把天机星散于尊上是真心的,我以后愿意任由尊上驱使,如有违背天诛地灭!”一个半仙灵机一动,向着天上发起誓言来。他的誓言刚落,天上的雷声马上响起,似上应誓而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