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千木的回应对天机族人却没有提及半个字,天机族人是天机仙音的娘家,不管如何,这种事情应该由尊上来处置,他一个近卫就是再得尊上的信任,也不能越级而为。尊上女人的娘家有没有不轨之心,这玩意自古以来都说不清道不明,他还是不掺和的好。

    倒是雷霆王朝在牛千木这个命令下达给天机星后,对天机家族不依不饶,公布了雷霆王朝的立场,天机家族,以外戚乱尊上府的政令,无视规则,自视人上之人,目无人。自此以后,天机族人,人人见了,人人得而诛之!

    这一道代表着雷霆王朝官方立场的公告一发布,天机仙翁又气得吐了一口血,顿足骂道:“雷齐,为何欺我甚苦!”

    欺你甚苦!嘿嘿,欺得就是让你发苦!雷齐虽然一直很低调,以前被一个不讲理的婆娘疯狂欺负,动不动还给他戴上一顶绿帽,现在却不一样了,那个疯婆娘失去了最大的凭依后,被他给干掉了。为此他心胸为之一宽,精神头好了许多。相应的,许多被压制起来的想法与念头疯狂的成长,天机仙翁就成了他的眼钉肉刺。这个时候,不趁机痛拉落水狗,让其上不了岸,难道等狗上岸后疯狂的追咬?

    雷齐在尊上府的人向他报告,最近尊上和两位女主都不在,牛千木必竟格局不够,野心不足,心胸也不够,不敢给天机仙翁提供保护。真是一个天赐的机会啊!

    天机仙翁从传送门里出来,自然就留有传送门的坐标,虽然他心生警惕,在吐了一口血后。急忙放出法梭,让自己的后代们都进入法梭,他刚要催动法梭,一队执法的飞车就飞了过来,把飞梭团团围住。

    “前面的人听着。我们知道你是修士,请你配合我们检查,我们的系统检出,你们当有我星邦追缉的强女干犯。请务心马上停下,不然,视你们为我们星邦的敌人!前面的人听着……”警告的声音反复的响起。

    天机仙翁脸色阴沉,这个时候,他可不会再认为是自己的后代惹下了什么祸了,他明白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这些普通人的执法力量来做这件事情,是诬陷。只是他也不能对这些普通人怎么样。如果他动手,造成的影响就不可挽回了。

    天机仙翁虽然认定是是诬陷,还是很谨慎的问了自己后代们一句,“你们当,有没有人犯他们指控的罪行?”

    没有人回答,天机仙翁马上心就一凉,没有人回答就是默认了,说明外面那些普通人说的是有理有据的,是他天机族人在普通人的世界里作奸犯科。这一下子,天机仙翁又怒急攻心。一口老血没有憋住,喷了出来,他晃了晃身子,声音在法梭怒吼。“都给我滚下去!”于是,那些刚刚上了法梭的人又灰头灰脸的跑了下来。

    这些天机家族长大的男人们,哪能受得了这等气,在天机星上被人像狗一样赶出天机星那倒也罢了,他们面对的是半仙,打打不过。如果天机仙翁发飙,也许能把那些半仙打跑了,只是他们做为人质,估计死伤也差不多了。在法梭,天机仙翁赶他们,他们也认,谁让天机仙翁是老祖,是能在最危险的时候给他们提供保护的唯一的强者。只是眼前这些蝼蚁一样的普通人类算是怎么回事,蝼蚁也敢跟大象****,笑话!

    这些人一出了法梭,就有两人当场擎出法剑,连连劈碎了好几辆飞车,威胁那些普通人道:“狗一样的东西,滚!再不滚,杀了你们!”

    “报告,报告,我们这些被修士攻击,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明白!凶手拿到没有?”

    “没有,欧呃!我们已经发现凶手,已经发现凶手。凶手很强大,正拿着法剑威集团公司我们的人,他们是修址,我们请求暂时撤退,太危险,太危险。”

    “噢,天哪,这些人疯了吗?他们自以为是修士就可以无视我们的法律了吗?敢攻击执法机构和人员,他们的胆子可真肥啊,再说了我们是魔法的信徒,不尊修炼!允许你们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撤退。我这边正在呼叫星际驻军支援!”

    “也司!我们会尽我们的职责,只是敌人的实力太过强大,不是我们能对付得了的,我们只能尽力了,舍额!”

    “明白,你们要保护好你们自己,我们普通人的性命和他们修士的性命一样高贵,记住,我们不要送死!”

    “明白!我们很高贵!放心吧,舍额!”

    这一段简短的对话在现场最高指挥和后面的最高指挥之间进行的。他们之所以找上天机仙翁是他们被几段突然公布出来的影像给激怒了,影像上一个男修士肆意女干污普通女人,事后虐待完之后杀害,整个过程一点不漏的被影像给记录下来,并且,发布影像的人还指明,那个男修士现在就在某某星邦,某某星球上,不知星球上的普通人有没有尊严,有没有胆量去拿下这个修士。

    这一下子激怒了星球上的执政者,马下下令,寻找这个没有人性的男修士,不管他是谁,星球不会放过他。星邦也马上发出严正声明,星邦对这件突然爆发的事情零容忍,不管他是修士,还是魔法师,尊严面前,生命面前都是平等的,某星邦支持某星球做出任何决定和举动。必要的时候,星邦可以出动军队支持。

    天机仙翁收了法梭,显出身形,原来围着法梭的飞车已经被两个发泄怒火的子弟砍碎了不少。天机仙翁这个气啊,都什么时候他,现在普通人都敢找上门来了,明显的是有人做局。

    要的就是他们做出过激的反应。越过激越好,越过激,他们天机家族就没有翻身的机会,这些人竟然没有人想到。是破罐子破摔还是根本就没有朝那方面去想,如果是前者,天机仙翁会感到悲哀,自己的后辈心理脆弱到这种程度,实在是让他痛心!如果是后者。他只能说绝望了,他堂堂的天机仙翁以推算天机为专能的半仙,血脉后代居然是一群猪一样的人物,让他如何能接受得了!

    “住手!”天机仙翁现在吐血的心情都没有了,他以为他天机仙翁的事代个个都是优秀的,个个都不会比雷森差,哪一个拉出来除了不是应出之人,在心性上,在见识上,在修炼的天赋上都能强压过雷森一头。在他眼,雷森除了是应出之人外,其他的都很一般。如果不是应出之人,也许他根本就不会看这样的人一眼。

    现实是,遇到事情,他的这些后代表现,一堆不如人家雷森一个,没有担当,没有主见,骨头软。种种他看不上的病相全出现在他的后代身上……

    天机仙翁叫停了他的两个后代,朝对面喊去,“我是天机仙翁,如果不知道我是谁。你们问你们背后的人,他们会知道。我现在就想知道,你们凭什么拦住我们,说出来的那些罪名有没有证据?有证据我认了,没有证据,我天机仙翁也不是好拿捏的!”

    “很好!你们终于出现一个明白人了。我还以为修士都像你们这样,我正想建议我们星邦以后禁止修士出没。你是天机仙翁,天机仙翁我不知道是谁,我只知道有个天机府,我们的魔法师总部在里面,叫魔法部。你想要证据,很好,我马上把证据给你。一零号飞车,打开车外屏幕,把证据播放给他们看!”

    ……

    “天机照玄!”天机仙翁大叫一声,眼一黑,一头向后面倒去。

    一个年男子手一挥,飞车连同屏幕一起变得粉碎。他冷笑,“上面的人是我,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从哪里弄出来的这些所谓的证据,现在的技术想合成这种技术很容易。如果有人想栽赃,变成我的形象也很简单。这种小儿科的手段也敢拿出来现丑,我真替你们的智力感到悲哀!”年男人嘴上虽然这么说,眼却有着惊慌的神色!

    对面的声音响了起来,“好,你承认是你就行!现在,我通知你们,你们就在这里呆着,不准离开,否则,你们将会是我们星邦所有星民的敌人,只要我们星邦还在,对你们的通缉将会永远有效!你们是修士,是高高在上的修士,但是别忘了,我们凡人之怒也能焚天!你的质疑,我们会给你一个答案,发布者说了,他用的是影像石,影像石做不了假,他们把影像石拿出来当证据!你们就等着吧,杀人偿命,在生命和人性面前,你们不比我们高贵!”

    天机照玄侥幸的心理马上就没有了,有影像石做证据,绝对没有人敢说是作了假,只是他不明白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跟着他的都是熟你,到底是哪个混蛋背着他做出这等阴毒的事情。天机照玄双拳紧握,千万不要让他知道,如果让他知道是谁在背后做出这种背叛他,无耻且无义的事情,他一定不会饶过对方。

    天机照玄知道这种事情如果不想办法压下来,一旦闹开,他将再无法以公开的天机家族的族人身份在外面行走。失去了身分,当然就无法再做一些他喜欢做的事情。

    他看了一眼倒在族人怀里的天机仙翁,猛的一咬牙,祭出法剑,嚷道:“这些人是不打算给我们天机家族活路了,狗屁的证据,他们就是想把我们困在这里,再找理由把我们一个个灭掉。天机家族的人没有孬种,不怕死的,随我杀!”

    天机照玄这一鼓动,当真有十多个人祭出法剑要出去拼杀,天空几道高温离子束打了过来,击杀掉两个修为低下的天机家族的人。天空哗的一下,数十道白花花的光柱笼罩了下来,“尊上府魔法部严正警告下面的修士,这里是西方族人的星邦,由不得你们修士撒野,如果敢于反抗,魔法部将正式接管这件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不管你们是谁,魔法部一定会严查严办,绝不姑息!”

    天机照玄也挨了一离子束,仗着修为硬扛了下来,听说是尊上府的魔法部,他一摆法剑,“我小姑是尊上身边两个王后的仙音王后,尊上府也得给我们天机家族几份面子。滚!不滚,连你们魔法部照样收拾!”

    “哈哈哈……你小子是谁啊,天机家族的吧,就是天机仙翁那老儿见了我也不敢说照样收拾我,我倒要看看,你是谁。天机家族在外面都是如你这般这么狂妄吗?”说话的当儿,天空一黑,一个军舰破空而来,悬停在天机家族的人上空,舱门打开,从舱门里漂出一个西族男人,“我是星空冥王,不想死,让天机仙翁出来答话,晚了,你们都得死!敢无视我尊上府魔法部的威严,该杀!”

    星空冥王的大号天机照玄可是听说过,知道这个家伙在尊上面前比天机仙翁还深得尊上的信任,若是他下手把自己打杀了,就是有小姑天机仙音,唉,天机仙音未出嫁时,深得天机仙翁的宠爱,为这事,天机照玄见了天机仙音不是嘲讽就是挑剌的,好像星空冥王打杀了他,天机仙音也不一定会真的撕破脸去找尊上严办星空冥王。而且据说,尊上是一个不好女色的人,很爱护自己的手下,为了手下,曾把另一个随他出生入死过的女人赶走了。天机仙音在尊上面前还不一定有尊上赶走的那个女人吃香。

    天机照玄心机急转,知道这件事星空冥王插了一杠子,他再敢硬来,星空冥王真敢把他弄死,他的手段和星空冥王比起来可差得不少。于是,他收起法剑,一脸的不高兴,说道:“请星空冥王说话客气一点,我们天机家族不是谁想杀就能杀的?说不准你会比我们天机家族的人先死!”

    “哟荷!谁这么狂啊,敢这么威胁我父亲的近卫,牛腰闪了啊!”一个少年的声音懒懒的响起来,星空冥王朝旁边一闪,一个小娃娃从舱门脚踏着紫蓝色的雷鞭飘了出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