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女人,你敢坏我的事!”天机仙翁狂怒,拐杖变成狼牙棍在女人的身上狂刷,女人的尸体变成一阵血肉之雨掉落在地。

    女人必竟修为也不弱,虽然不是天机仙翁的对手,也想保住自己的无神,有了元神,就是不夺舍,也能通过秘法反哺魂魄,转生后也能保留前一世的记忆。在条件达到时就能恢复记忆,从而能重新修炼。

    女人想保住元神,怒极了的天机仙翁却是不肯放过她的元神,一个闪冲,飞身过去伸手捉住女人的元神迸发出真火,要把元神给灭掉。

    “天机仙翁,你不要太过份了!我可在这呢!”一道声音在天机仙翁头上炸响,“对女人下死手!天机仙翁这是你的真面目吗?”

    “谁?”天机仙翁听这声音稚嫩陌生,猛然抬头,看向天空。

    一艘军舰从天下再次飘近了,“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知道你很关心我,去找天机仙音,又去找牛近卫,都碰了壁才去找的我爷爷雷广。老头,我这么说,你猜出来我是谁了吧?”

    “雷大神!”天机仙翁冷静下来。

    “哈哈,幸会!我就时雷大神,感谢天机仙翁啊,这么大的人物还能把我这个小不点点的小人物记在心上。我实在是感到荣幸极了。不甚荣幸,不甚荣幸啊!哈,我还要感谢天机仙翁让我看了一出很精彩的好戏。天机仙翁果然是个人物,面相温和发长者,翻起脸来也如翻书,对自己的亲人下手也果断利索,让我真是大开了眼界,狂长了见识!”

    天机仙翁吸了几口血腥味很浓的空气。脸色一凝,收敛去杀气,松手放走女人的元神,抬头对天空说道:“不知雷王子驾道。老朽有失远迎!”

    雷大神笑嘻嘻的说道:“不敢当!我是什么人啊,哪敢让你老这么大的人物迎我。老大的人物啊,我怕你迎接我,我活不长啊!啧啧,你们天机家族就是气派。什么人都不放在眼,我算是见识了,刚才还威胁我父王的近卫,说天机家族不灭,我父亲的近卫得先死!天机仙翁,这一定是你安排的,你们天机家族的人都是智力无双,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信。没想到啊,天机家族有把我父王取尔代之的意思。天机仙翁。你用了几千年在下一盘大棋啊!”

    天机仙翁脸一寒,“雷王子可不要听别人的挑唆,天机仙翁对尊上的忠心唯天可鉴!绝对没有对尊上不敬,进而生出取而代之的念头!”

    “是吗?那好啊,你把星盗的后台都给我救走了,所凭恃的不过是我父王拿你天机仙翁没有办法,你有一个孙女在我父王身边。你倚老卖老,为所欲为!天机仙翁,你这是敬我父王,你眼里面这是有尊上的位置吗?”雷大神的声音没有变。只是语气变得急促了起来,他说道:“天机仙翁,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对于事情的计算和推算。我也许没有你的本事刚强,但是许多种可能排列,再排除,你一千个也赶不上我的速度!你真当我们这些依凭父王而生的人是一点能力皆无,什么都能任你哄着我父王来的人吗?天机仙翁,你太高看你了!若你没有推算天机的法术。就凭你,连一个最低级的智脑也不如!”

    天机仙翁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雷大神的质问让他张口结舌,无法辩驳。只一个问题,那些星盗背后的人是他救回天机星的,不管是什么目的,他在这件事情上已经站在了尊上的对立面。他当是以为自己的老脸绝对能保得住那些人,尊上再不待见他,他必竟有着拥立之功,又在修士当有着深厚的人脉关系,尊上为这一件事绝对不敢拿他如何。

    他确实有收买修士人心的想法。但是这种想法被他急公好义的形象给掩盖了。如今被一个连人也不是,仅仅是个超智脑的小屁孩逼到哑口无言,这绝对是天机仙翁想都没有敢想到的局面。他很后悔,为什么不多测算一下和自己有关的天机。要是知道有这么一天,他也不会傻碧道去推算这个小屁孩,又以一副我为你好的心态去找天机仙音,牛千木,然后又告到逍遥王雷广哪里。结果,消息传到小屁孩耳,小屁孩记着他的仇,如今抓住机会痛打落水狗。

    天机仙翁还没有说话。那个逃到一边的女子元神却叫道:“雷王子,请转告天机仙音,我是她奶奶,天机家族的男人一个都不可靠,要她不要管天机家族的任何事情。”

    天机仙翁怒骂道:“女人,你找死!”

    雷大神笑道:“天机仙翁,没事,我可不是小孩子,刚刚我亲自监斩的人就有上百万。你想玩血腥的把戏尽管玩。我不拦着你。那个女人,你放心,下面发生的事情,在我到来后已经都作了录像,你的声音会传到我仙音娘亲面前。”

    天机仙翁还想动手,听到雷大神这么一说,马上住手了。一脸沧桑和伤感的大叹一声,“雷王子,老朽惭愧啊,后宅不宁,以至于出了一些不肖子孙,败坏了我的名字。究其原因还是老朽对后宅过度过纵,让女人当政,男儿长于女人之手,行事难免乖张!惭愧,惭愧啊!”

    雷大神嘻嘻的笑了,“天机仙翁,我要是你,我连话都不说,我会自栽的。都这样了,众叛亲离,阴谋一个接一个被人揭穿,活着还有什么劲!对吧,你要是自栽,我绝对赞一声,你是个男人!”

    天机仙翁脸一沉,“雷王子,何必如此奚落老朽!你说的那些,那只是他们说的,老朽不认,那是他们朝老朽身上泼得脏水。清者自清,老夫自认做得问心无愧!雷王子,眼下是老夫处置家事的时间,请雷王子不要过问。”

    雷大神笑道:“天机仙翁。你说的问心无愧是对谁说的?对我说的,还是对我父王说的?我想听听,你对我们问心无愧是怎么个问心无愧!我年纪小,还没有上过幼儿园,你可不要骗我!”

    天机仙翁感到胸腔里又有腥膻滚动。雷大神讲话太毒,他再与其讲下去,会讲成内伤。只是,雷大神的讲话他又不得不理,没听说吗,这家伙给做了实影录像,你敢不讲,拿倒尊上面前,这可真就是做实了他有其他的想法,雷森能放过他。日子久了,追随雷森的人也会盯着,一旦他犯了事,就会被揪出来,不得好报。

    天机仙翁知道,好事如果有个好的开头,会一顺百顺。坏事如果有个坏的开头也一样,会坏到没有底限上去。他当初如果自己的后代好好的管教着,也不会有被众半仙赶出天机星这一下场。

    “雷王子,我承认星盗那件事是我做事欠妥。出于朋友情义,把那几人劝到了天机星,我也是担心他们和尊上府……”

    雷大神打断天机仙翁的话,“什么把人劝到天机星?天机仙翁。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你们子孙会那么猖狂,对普通人的女子做出那等畜牲不如,灭绝人性的事情来,原来都是你指使的。不要辩解,如果不是。你知道星盗背后指使者是谁,你就应该出面灭掉他们,而不是一纵容就是几千年,甚至还在背后给他们提供支持和保持。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你根本没有把他们杀害的对像放在眼,因为他们大多针对的是普通人,在你眼,普通人也不过就是蝼蚁而已。所以,你的子孙肖你,做出任何事情不不足为奇。”

    天机仙翁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怒气,沉声道:“我承认……”

    “你承认就好!天机仙翁,你慢慢处理你的家事吧,我就不打扰了。”

    军舰马上飞离,天机仙翁气得牙直咬,我承认什么了,你就说好?你这是仗着牙尖嘴利,抢老夫的话,歪曲老夫的意思,来抹墨老夫。

    雷大神的声音从天上传来,“忘了说一声,你刚才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我都传递了出去,不知有多少人能接收到。算了,我帮你也只能帮到这了。我代我父王向所有人表个态,尊上府没有外戚,这是尊上府上下的共识,任何人打着尊上府外戚的幌子在外面招摇撞骗都是骗人,人人见了,人人得而诛之!仅此公告!犯法的法律严惩,在尊上的眼,生命一律平等,尊严一样宝贵,不分修士魔法师和普通人。”

    天机家族这个时候本就人心慌慌的,雷大神这时又一宣布这件事情,让他们马上感觉朝地狱走进了一步。

    那个女元神疯狂尖叫道:“好!好!我再说一件事情,天机仙音是她父亲女干了一个普通的女子生下来的。当时她父亲杀了那个女子之后还要杀了刚出生的天机仙音,说是奉了天机仙翁的命令。,是我赶过去把天机仙音救了下来,天机仙翁不喜,还要杀,是我求他替仙音推算了一番,推算出天机仙音和尊上有宿缘,这才收留的,我若撒谎,天诛地灭!”

    “胡扯!死来!”这一次,天机仙翁再也容不下那个女元神了,再让她乱说,不知还要说出什么来。天机仙翁掷出拐杖打出女元神,女元神发出一声尖叫,便消尔无声。

    过了良久,雷大神的声音传了下来,声音有压制不住的愤怒,“天机仙翁,你果然是个男人!”

    天机仙翁一脸正经的朝天上一拱手,“天机仙翁立身正,自然不会允许有人败坏我的名声。诛杀这样失心疯的女人也是我迫不得已!”

    雷大神冷笑,“那女人发了誓,你也发个誓我来看看,不说天诛地灭,就说天劫加身!”

    天机仙翁笑了笑,“我做事只凭本心,问心无愧便好,没有向天起誓的习惯。”

    雷大神马上道:“好,我在此再宣布一件事情,许氏矿业是由天机家族支持的,名为矿业公司,实为星盗,行强力掳掠之事,动不动杀人。当年,许氏矿业就威胁过我的父王,此事我全盘接手,会追究到底!天机仙翁,如果这件经我手的事牵连到谁,我只和你要人,要活的,不要死的。你敢不给我面子,除了你杀了我,不然,有一天,我一定起兵,灭了你,让你身死道消,神魂俱灭!告辞了!”

    天机仙翁脸色变了几变,他不知道激怒了一个小娃娃会是什么后果,但是他却不得不如此!不杀人一些话说出去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精楚,像是拿砚台在水洗,越洗越黑。

    什么也不用考虑了,先把眼前的事情度过去再说。

    天机仙翁抓起天机照玄向包围他的机车走去,高声说道:“我是天机仙翁,人我亲自给你们送过来了,只要证据确凿,按照法律来是杀是剐我没有二话。我天机仙翁为人类从地球那边转到这边来,不说功劳,单说感情,没有我对人类的感情再深的修士了,我希望你们不要误会,我天机仙翁绝对是把普通人和修士一样看待。就是我的后代犯了大罪也一样不能饶恕!这就是我的态度。”

    “把嫌犯放下,退后!”对方可不管你天机仙翁是谁,厉声说道,“还有那几个砍碎我们执法飞车的,一并送过来,他们妨碍执法,我们必须拿走他们问罪!”

    天机仙翁也不再说什么了,把把天机照玄扔到地上,脚尖朝天机照玄的丹田点了一点,注出一团属于他的真元。又回过身来,把那几个还跪在地上,面无人色的子弟扔了出去。这才说道:“你们看看,我这边还有什么人是嫌疑犯,我一并拿下给你们。”

    那边,很快的有几个机器人冲上来,把人拷走。“没有了,你们可以走了。刚接到命令,除了嫌犯,你们这帮人不能在我们星邦任何一个星球上停留。全星邦请你们自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