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摇头,“这俩孩子,还真是让人头疼!”

    雷蓝依儿笑盈盈的说道:“我看他们挺好的,活泼,多可爱。”

    “可爱你就多爱点。仙音,你是什么意思,说出来听听,关于那边,我会考虑你的感受与想法,你不用有其他的想法。”雷森坐下,双目看着天机仙音。

    天机仙音摇了摇头,“算了,他们的事情我想夫君比我还清楚。有些人啊,就是这样,以为天底下就他聪明,他做的事情别人都看不出来。其实,大家早就明白,只是不愿意说透而已。夫君,我是雷家的媳妇,是夫君的女人,那边再好,该给的我们可以给,不该给的坚决不给。夫君也不用为难,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啊,只想早点生个孩子,替夫君培养出一个优秀的后代我就心满意足了。”

    雷蓝依儿道:“还是关注一下吧,不要让下面的人做得太过份了。有些时候,我们不表态事情会更糟,他们会以为我们不方便表态,不给天机家族留活路……”

    天机仙音淡淡的笑了,“蓝依儿姐姐,不用了。我爷爷要想反抗,这天底下没有几个人能留得住他。他现在不过是做一场悲情戏给别人看,想再搏一手好牌。这一点,我们不能遂了他的心意,不然,后果难料。什么也别说了,姐姐,我们陪夫君去空间。”

    雷蓝依儿叹了口气,她想起了她的娘家人,她的娘家人都很普通,非常的普通。好的父母都已经故去。还有一个弟弟,伯伯蓝旗小有资本,对弟弟并无照顾,弟弟到现在还生活在下层。她也想过帮弟弟了把。又怕弟弟借着她的名头搞风搞雨,到时候让她难以收拾。

    自古以来,权贵的外戚都是一个大问题,弱了,对女子来说对巩固权势无用。强了,又会带来猜忌和无尽的麻烦。雷蓝依儿一直都没有想好该如何帮助自己的弟弟。

    也许,让他一直做一个普通人就好了。

    雷蓝依儿叹罢了气,脸上又有了笑容,说道:“好啊,夫君,说好了,空间的一百天,你哪也不能去,必须陪我们俩个。我们俩个随了你。你都没有专心的陪好过我们。这一次,你一定要专心,否则,我和仙音妹妹不会再依着你。”

    天机仙音脸红道:“就是。”

    雷森举起了手,“好,好!依你们,都依你们。”

    ……

    空间里,一栋小楼里,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穿着薄纱的睡衣,一左一右坐在雷森的两边。一个奉茶,一个把雷森的小腿放在自己腿上,粉拳起落,给雷森敲打着腿。

    雷森愁眉苦脸。做出一副样子来,他说道:“哎呀,你们啊!这可怎么好,这些天,我腰酸背疼的,好累啊!”

    雷蓝依儿眉眼含春。“夫君,来喝茶,好好补补。补好了,我们接着来。”

    天机仙音一头黑丝顺垂到雷森的腿上,呶呶鲜红的嘴唇,“夫君一直都是这么谦虚,折腾起人来不停不歇,还拿乔说腰酸背疼。要说腰,的的腰快被夫君你折断了好吗?夫君一点也不怜惜人家!用坏了,人家可就不能陪着夫君了。”

    雷蓝依儿嘴对嘴喂了雷森一口茶,笑骂道:“就你叫得最欢,还说用坏了,哪里用坏了?有梨坏的犁,可没有种坏的田,这田啊,只有荒坏的,常犁犁,油光水滑的,种下种子才能茁壮成长!”

    天机仙音笑道:“姐姐的田可是没光水滑呢,我都看见了!”

    雷蓝依儿起身拧了一下天机仙音的脸,“姐姐可是很注重保养的,哪里油光了。鲜红如水蜜桃好不好。”

    天机仙音吐了一下舌头,“姐姐也不羞。”

    雷蓝依儿又噙了一口茶水,从后面搂住雷森的脖子,度到雷森嘴,贴着雷森的嘴唇蹭了蹭,“自己的夫君,还要遮着,太没有味道了,夫君,你说是不是?”

    雷森挺了一下脖子,“呛着我了。”

    雷蓝依儿笑着拍了一下雷森的脖子,“不识相,马上次。”

    雷森身子一软,“天啊,我快成人干了!”

    雷森的日子幸福快乐着。空间第二十天,天机仙音有感觉,她怀上了。马上一脸幸福的把雷森全让给了雷蓝依儿,她要保胎,去专心体味做一个完整的女人的滋味。

    雷蓝依儿更疯狂了,发疯似的索取,把自己和雷森关起来,不怀上绝不肯放开雷森。

    还好,第五十天上,雷蓝依儿也有了感觉,遂大喜,马上把轻纱换下,换成一身庄重的服装,下楼去每天拉着天机仙音的手去找仙物和空间化了形的星兽和想灵植们聊天。

    雷森这才解放出来。去到秘境。

    一到秘境,雷森马上发现这里的气氛变得空前的紧张,他刚出现,就被上百只星兽围住。纷纷嚷着要把他拿下。

    雷森还是没有发现大尊他们的气息。心里面又沉了几分。

    他要好好的与这些星兽讲理,这些星曾却是不肯,先上来数位,被他击败,马上招呼人,星兽围上来的越来越多,竟有星兽嚷道:“拿下他,秘境边缘出现崩溃消失的迹像,一定与这个人类有关,拿下他,拷问。”

    这个样子,雷森也不再客气了。手指朝眉间一抹,湮灭之眼显露出来,灰色的湮灭之光扫射到面前几个星兽,星兽的身体纷纷湮灭掉,连同神魂一道,从秘境的天地消失。

    雷森见这些人没有几位是能和他对话的,便冷笑一声,说道:“秘境的崩溃是和我有关,我才是秘境真实的主人。我给你们考虑的时间,和我签下契约,我保你们不死。如果我下次来,你们还这样冥顽不化,我只能让你人和空间一道崩溃。”

    说罢。雷森从秘境抽身离开。

    秘境的这些星兽被雷森突然出现的第只眼给吓住了。这是什么威能,眼扫谁,谁完蛋啊,根本好像无法抵抗。

    他们马上把雷森的话上报上去。并把雷森眉间出现第只能杀死,且很难抵抗的眼睛的事情一起汇报上去。下一次,如果不是死命令,他们绝对不会再出现在雷森的视野范围之内。

    秘境央,一处高耸入云的山尖上。位老人两们面容绝色的女人坐在一处。

    “那个人类说了,秘境崩溃与他有关。我也拷问了上一次从低级秘境过来的星兽,它们证实了,那个秘境不存在了,彻底的崩溃了。那个人说的没错,他是秘境真正的主人,他另有一个空间,很诡异的空间,我们拿不住他,他可以任意往来秘境和他的空间之。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说话的是个女人。

    两个女人一脸的忧色。她们面前的位男人的脸色也不好看,突然出现这样的事情,让他们难以接受。

    这些星兽出生在秘境之,大部分死也死在秘境之,如果真的如那个叫雷森的人类所说,空间一直崩溃下去,不用到最后,大部分的星兽不是崩溃,就是不得已的和那个可恶的人类签下契约,生死就由那个人类主导。

    这对他这们这高高在上的星兽来说。无法接受。

    一个男人开口了,“想想办法。”

    简短的一句话,让五个人一起陷入沉默当。这完全是在说废话,想办法。怎么不想,他们一直在想,就是想不出任何办法来,才聚到一处来。平时,他们五个各霸一方,很少往来。这不是没有办法可想,被逼无奈才聚到一处来的吗?

    另一位女人开口道:“是啊,想想办法,我们是女人,智拙得很,不如你们男人智急。我们两个过来,就是想听听你们的办法。如果能用,我们随着就是了。”

    一个男人开口道:“我那边靠近秘境边缘,已经崩溃五十里了,据下面报告,崩溃的速度越来越快。”男人在陈述一个事实,说完了,就不再说话。

    先开口的女人也道:“是啊,我那边也一样。你们都是,据我所知,我们所占的地盘边缘崩溃的速度都一样。要想办法,就要快想,没有办法,到时后,我们这一处秘境和已经消失的必境一样,最终都会化为虚无。”

    另外两个男人一脸的严肃,空间出现一个能自由进出秘境的人类,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让他们感到了浓重的威胁和不安。现在,因为那个男人的出现,空间出现了无法阻止的崩溃事情,这更让他们感到了末日到来的味道。

    其实这一处上面还有一处秘境,他们两个一直压制着修为,想进入上一个秘境,短时间内就可以。问题是,已经消失了一个秘境,眼下的这一个正在消失,他们就是躲进下一个秘境,这个男人追了过去,下一个秘境会不会和这一个一样。

    这是谁也说不好的事情。但是他们两个都知道,这很有可能。下一个秘境是他们所知道的最后一个秘境,如果再崩溃消失,他们除了向这个叫雷森的男人臣服,好像没有别的选择。

    而且雷森这一次也扔下话来,给他们考虑的时间,如果下一次他们没有给出答复,雷森是不会姑息的。也就是说,他们如果这一次恶了雷森,就是躲到下一个秘境去,被雷森记上,追到下一个秘境,雷森绝对不会再给他们机会。

    两个男人一个男人说话了,“问题是我们要搞清楚,空间的崩溃塌陷是不是真的和那个男人有关。如果有,我们得和那个男人好好谈谈,如果没有,我们的身家性命送到他的手,最终还失去了秘境,我们是不是太傻了?”

    “我这边已经确认了,那个男人修为很低,但却掌控了天机,被称为天机之主。没错,他还能用法劫,能随意的让法劫替他惩罚别人。只是法劫的威力大小还很模糊,我们秘境和外面隔绝了,无法求证。”第二个说话的女人说了这一番话。

    其实这些事情五个人都知道,五个人手下都有从上一个秘境最后一批进入这处秘境的星兽,女人说的事情,他们在到这里之前,已经从那些星兽口得知。

    这就麻烦了!

    五个人都知道很麻烦,最方便最轻松的事情就是听从男人的吩咐,和男人签契约,而且他们还知道,和男人签了契约,这个男人也不会像别人一样,把他们当成兽宠对待。他们会很自由。

    只是,他们都是在秘境称雄称霸惯了的人物,想头以后要有人管着,心里面总是不肯。他们想规避掉这一点,但一个人想来想去却是无解。

    他们做到一处,希望从另外四位口得到有用的建议。

    只是,坐到一起后,他们简短交流后才发现,这根本就不可能,另外四个和他们的任何一个都一样,都是抱着从别人那里得到有用的办法一样。

    这根本就是白废口水。这件事情根本就无解。

    男人在大事决断面前往往慢了女人一步,两个女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起起身,对个男人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各按照各自的想法去做吧,谁也别怪谁。”

    个男人同时抬头,“什么意思?”

    “我们准备按照雷森的要求,等他下一次来,我们两个就带着手下一起投靠他。”

    “慢,坐下,不要着急做决定,我们再商议一下。”一个男人起身拦住了两个欲离去的女人。

    两个女人同时止步,同时眉毛一挑,“还要商议什么?”

    这个男人道:“投靠他,我们只能做兽宠,你们就甘心做他的兽宠吗?”

    两个女人听到这话,又回到原位上。五人又是一阵沉默。

    最后,一位男人起身,“既然这样,我同意她们两个的想法。我们五个本来也就不合,以前各有各的地盘,互有杀伐。到现在更是谁也不能替谁拿意。我看,就这样吧,我们各自回去,愿意接受那个男人条件的做投靠的准备,不愿意的,想办法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xh212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