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雷森傻眼了,他发现他居然不了解他的炼魂幡,这也太不负责了。※%,完全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主人该有的态度。

    雷森马上又咳了一下,掩饰自己的尴尬,说道:“我是问你们能不能再造出和你们层级一样的。”

    “不能,造出来的比我们低级,这是规则,我们破不了。主人,你想干什么?”十面炼魂幡的主魂一起问道。

    雷森叹息,“我想要一批逼格高手啊。不知道你们除了拿取别人的魂魄,还有没有别的本事,比如近身搏斗?”

    “什么叫逼格?”众主魂不解。

    “就是很拉风,很有本事,能碾压所有对手的,这就叫逼格。”雷森解释道。

    “我们是不是很有逼格?你是不是在说我们。”众主魂兴奋起来。

    “呃!”雷森语塞了,好半天才说道:“你们算是有逼格,一个人就有几百万的小弟,招呼一声铺天盖地确实是有逼格。不过,遇到比你们强的你们也会蒙逼,所以逼格有点弱。既然能造出比你们差级的高手,那你们就造吧。”

    “要多少,比我们低级的一个幡只能有个。”

    “这不是废话吗!个全造!”雷森气急败坏,他本来认为差级就差级好了,只要有很多也行,这些主魂给他一个大窝脖,每个只有个,十面也才十九个啊。这很残酷好不好,打破了他的幻想。这些可恶的主魂们难道就不想着他的心情,告诉他好一点的事情。真是个个欠收拾。

    主魂们会按照雷森的要求去做。他们当即招回个他们选的厉鬼。让厉鬼放弃战斗。回到幡吞吃收到幡的生魂厉鬼,尽快的完成升级。

    雷森背着手气得直哼哼,他最讨厌人说话大喘气,这些主魂就不能一开始就解释说只能造个比他们级别小级的,还假模假样的问他,提高他他的期望值和胃口后,再告诉他只有个,让他从天上一下子掉到地上。真是可恶的一群家伙。

    不对差点忘了正事。雷森又召唤那些主魂,告诉他们,以后每个幡里只保留十万个厉鬼,怎么做,让他们看着办。

    这一下子主魂们不干了,“怎么可以,我们每个幡里面都有几亿的厉鬼,只保留十万个,这不可能。”

    雷森又给震住了,“每个幡几亿?你们说的不是胡话?”

    “这还是我们尽量消化以后的。我们还能掌控,就没有让一些厉鬼升级。真要升级,整个厉鬼等级全是制的,我们下面只能有个化神期二层的,个化神期二层下面最多九个元婴期八层的,九个元婴期八层下面只能有二十个元婴期五层,二十个元婴期下面八十一个元婴期二层……”

    最后,那些主魂愤怒的说道:“主人,你这不是胡闹吗,这要是全建全了,我们总共才能拥有多少厉鬼。以后升级现升现抓,来得及吗?”

    雷森被驳的哑口言,马上反应过来,“好啊,这么说你们一个就能出亿个厉鬼,为什么每次攻击时你们就出那么一点,才几十万?嗯,你们是不是消极怠战?要是敢这样,我马上把你们销毁,重新炼制新的炼魂幡!”

    炼魂幡主魂们叫起撞天屈来,“主人,你真是的!我们怎么能会那样做!我们控制的厉鬼有限,现在出动的厉鬼是我们的上限,再多我们控制不了,会乱了套的。我们是你炼制出来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是别人,我们会连理就不理,主人的命令每一次我们都是全力执行的。”

    雷森这么说也只是掩饰自己的尴尬,见目的达到,便大度的说道:“那你们就好好做,理一理幡体制,要有一支精兵出来,不然乱哄哄的像什么话。还要那些没用的厉鬼放着也是可惜,不如我再炼出一些炼魂幡来替你们分担一下……”

    炼魂幡的主魂马上就大叫起来,“主人,不行!这些厉鬼我们都有用!”

    雷森又是一愣,“你们有什么用?”

    “我们可以用来精淬炼魂幡幡体,那样就能扩大炼魂幡容纳厉鬼生魂的数量,而且这些厉鬼等我们和主人渡了劫后,我们还有大用,不能分给其他的炼魂幡。”

    雷森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对炼魂幡他一直都没有关注,没想到临时想关注一下,贯彻一下意志,竟然一下子蹦出来这么多的事情。

    他不觉得声音一沉,“嗯,给我仔细说说,你们渡了劫后,这些厉鬼有什么用处?”

    “那个时候,幡内的等级体系就变了,我们每个主魂下面可以有九个比我们低一级的次魂,九个次魂每个还有比他们实力低一级的属于他们管的次魂,全是一九制,不像现在是制。那个时幡内体系就可以建全了。我们现在只所以不建,是因为,我们觉得已经化神期了,只要我们把主人的敌人全部杀死,我们很快就会达到渡劫期,过完了渡劫期,再建立这种体制就顺畅了,到时候,就是半仙,我们一个幡出面,也能虐杀。”

    “制,一九制!”雷森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制,就是每隔层才能有一个等级,每一个等级个有一个比他们高级的厉鬼直接统率。一九制就是上一级的一个对应下一级的九个,主人就是这么回事。”

    雷森还是决定先弄出等级较高的厉鬼来,遂淡淡的说道:“那就现在制造出个比你们低级的厉鬼,每一个比你们级的厉鬼再造出个比他们低级的。嗯,比你们低一级的是化神期二层,比化神期二层低级是元婴期八层。这样吧。你们一共十个炼魂幡。以后你们就做总指挥。负责各个幡之间的联系和配合,以及下达命令就行。你们之下辖个大队,由比你们低级的厉鬼做大队长;每个大队九个队,由那九个比大队长低级的做队长。每队十万人,由各个小队长直接指挥。上面由大队上指挥。大队长对你们负责。”

    炼魂幡主魂马上就反对起来,“那怎么能行,我们最多能控制四十万到五十万的厉鬼,还是借助炼魂幡的才能做到。每个大队长最多能指挥十万。队长万就很勉强了,指挥十万不可能!”

    雷森脸一沉,“那个在每个队长下面再设个小队长,小队长元婴期五层,小队长能指挥一万吧?”

    “能!离了炼魂幡,元婴期五层只能控制的厉鬼只比八层的少一些,能控制一万五左右。”炼魂幡的主魂承认元婴期五层的厉鬼能指挥一万。

    “好,那就每面幡再设二十个小队长,每个小队长辖一万五厉鬼,每小队组成一个队。也就是四万五,每队组成一个大队。那就是十四万了,比我想的还多四万。个大队就是四十二万,不比你们直接控制的差。就这样,你们这帮他主魂的要学会居出调整统率,不必事事亲为。我想信那个大队长控制他们的下属绝对不比你们差,你们只要管好大队长就行了。真是的,你们有权也不会用,管那么多,也不嫌累,不觉得下作!”

    十面炼魂幡的主魂,这么一想觉得也对啊,既然其他的厉鬼能代劳,他们何必操那么多的心。雷森的话打开了他人的思路。马上就有人问,“小队长下面叫什么?”

    “班长!”雷森脱口而出,随即又笑了,“好了,你们把大小队队长都弄出来,这座城市结束后,争取下一场城市大屠杀,都拉出来,让我看看效果。”

    “好!那个,主人,元婴期二层能控制一万一般的厉鬼。我们能不能扩大到班长级别。”有一个炼魂幡的主魂小心的问道。

    雷森一摆手,“这就是你们的事情了,你们看着办就行了。班长下面是组长,如果你们觉得这个体制比原来效果好,可以试着推行下去。”

    “哪,他们都是大队长,队长,队长,小队长,班长,组长,我们叫什么,我们总不会没有职务名称吧?”炼魂幡的主魂现在关心这个了。主人给他们下面的人都赋给了职位名称,不给他们,这完全是厚此薄彼的举动,会让他们沮丧的。

    雷森脱口道:“营长。你们是营长。”说完了,雷森愣了一下,这休制很乱啊,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的脑子乱了,竟随便乱起名字了。

    营长下面不是连长吗,连长下面是排长,排长下面是班长,班长下面没有了,tj了!

    炼魂幡主魂们得到他们的职位名称,马上兴奋起来,“主人,营长上面还有吗?”

    “有,营长上面是团长,团长上面是旅长,旅长上面是师长,师长上面是军长,军长上面还有司令,司今上面还有总司令。你们目前是营长。好好努力吧,团长旅长的名衔在前面等着你们。”雷森心情放松下来,笑了起来。

    “这么多啊!我们怎么这么低,主人,我们要是想当团长要什么条件?”主魂们迫不急待的问了起来。

    “你们不是一和制吗,咱也进制,目前就算是你们指挥五十万厉鬼,什么时候你们能指挥一百五十万,并且能比现在更能顺利的完成任务,作战秩序井然,你们就是团长。想当旅长就再乘以,以此类推。”雷森嘴角泛起神秘的笑容,有一点怀念的味道。

    “好,我们争取早日当上团长。”

    雷森又道:“不让我炼制新的炼魂幡也可以,你们原来只有十二面,是我多炼制了一面,一共十面,你们要争气。不要让我失望,我失望了,自然会有新的炼魂幡来取代你们。你们十面现在看上去都一样,自己做做标记吧,我相信以你们的能力,在幡上做出一个永久的标志非常简单。这样吧,标志要与你们幡的名字一致,你们想想自己幡要叫什么名字,报到我这里来,我批准了,你们做出相应的标志就可以了。”

    “我叫星速,我想我的幡以后出击要有星的速度,最快最完美的完成主人的命令!”

    “我叫长河!我喜欢大河,所以叫长河!”

    “我叫屠刀,我喜欢杀戮的感觉,杀戮能让我兴奋起来。”这是一个杀人狂。

    “我叫西白虎,四相之一。”

    “我叫东青龙,也是四相之一。”

    “我叫南赤雀,我也喜欢四相,我喜欢四相之一的赤雀!”

    “青龙,赤雀,白虎都有了,我就叫北玄武吧。”一个炼魂幡的主魂开口说道,正式的凑齐了四圣兽的炼魂幡。

    “我叫狂魔,我喜欢生魂的味道,我不像他们那样掩饰,我喜欢就是喜欢,别人喜不喜欢不关我事,我不用掩藏,我就是狂魔!”

    “狂魔啊!主人,你不介意我叫恶魔吧,不介意的话我就是恶魔,我的幡就是恶魔幡了,我手下的厉鬼就是恶魔将,恶魔兵。对了,主人,多少人可称将。”

    雷森听得脸都黑了,星速,长河,四圣兽还行!俗是俗了点,但是喜闻乐见。这屠刀,狂魔,恶魔是什么鬼,还没有打上仙域,正式的对上神族,这些生性本恶的家伙们就迫不及待的露出本来面目了吗?

    雷森唔了一声,“将啊,那就一万人为将好了。”

    “既然都放开了,我也不客气了,我就叫灭绝!我幡所经过的地方,要让所有有魂魄的东西全部灭绝,无一能逃!”

    “我叫绝生,我在研究如何能对植物也能毁灭其生机,所过之处片草存,生绝死灭!”

    “好名字都叫你们抢走了。我都想了好久,起个名字怎么就那么难呢,好吧,我就叫名字难起。”

    “不行,你太懒了,重起一个,不然,与你为伍,用主人的话说,我们的逼格全降,会没逼格的!”

    “好吧,听你们的,我就叫逼格,有我在,逼格自然高,我怕你们会拉底我的逼格!”这位倒是真懒,直接拿其他炼魂幡反对他话的一个词做了幡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