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猪啊,猪长翅膀也能飞,我是一个有志向的主魂,猪都能飞了,我怕啥,我要做所有炼魂幡高逼格代言幡。从此,逼格如我,我如逼格!”

    还有一个。第十个,慢腾腾的说道:“我很犯愁。我对你们都无爱了,你们把好名字全抢走了。我最喜欢逼格这个名字,让不要脸的逼格抢先了,我没办法了。主人,你再帮我想一个高逼格的,能压逼格一头的有逼格的名字来。”

    雷森要暴走,“那你就叫逼样!”语气十分的不善!

    “逼样就逼样,这名字也不错。兄弟们,以后我就是逼样了,大家见到我记得打招呼啊!”这位主魂还真有样,雷森刚说完他就顺着接下来。

    面对这么一帮子没有化没有素质的主魂,雷森真的觉得自己无语了,这些主魂都是从哪里学得来的这些东西的?反过来一样,又不得不说这些主魂大都是不落俗套的,有才很有才,像逼格,逼样,还真没有一个人愿意自己叫这样的名字。

    如果你走在大街上,有一个人张嘴叫你逼格,逼样,叫一遍你会以为他闪是在开玩笑,叫两遍你就不开森了,叫遍,你绝对会发怒,觉得这是对自己的污辱。而这两个名字却是一幡的名字,想想,几亿个厉鬼头顶着逼格兵的名字,又有几亿个厉鬼头顶着逼样兵的名字,这是一种什么景像,拉风,还是拉轰!

    反正雷森对这样的名字不喜欢。不过,他现在也懒得去给他们普及什么化知道,爱叫长河叫长河。爱叫屠刀就屠刀,爱叫逼格就逼格,他是不管了。但是每面幡的标志一定不能和下流有关,否则他一定不会让其通过。

    战斗很快结束。这十面炼魂幡不得不说,只要全力发动,六百多万的厉鬼出幡,别就是不到千万人的城市,就是再大一点的。也会很快就能解决。

    只剩下神殿了。雷森大步走向神殿,神殿内外集了一批翅目族人,雷森放出两颗湮灭灵晶,站在一边,看着灵晶把一个接一个的翅目族人砸到墙上,碾成肉泥。

    那个有灵性的灵晶很喜欢暴虐,雷森却不怎么喜欢。所以他把目光转向了一边。

    灵晶把神殿外的翅目族人清理光了,便一前一后的飞进神殿,神殿马上就传出一阵惨叫声,还有对神祈祷的声音。

    雷森快步走到神殿。这里与上一个城市一样,在神殿正也竖立着一个神像,这个神像没有发出光来,与休若留给雷森的印象也不一样。

    灵晶杀掉神像周围祈祷的翅目族上,跳起来,就要把神像砸碎。雷森马上严令他们停下。伸手把灵晶全部拿到手。

    这时,神像的两只眼睛转了转,发出白光,“恶魔,你等你很久了。”

    雷森一手一个灵晶。玩味的对神像说道:“不是你等我,是你跑不掉吧。你们这些神像,总有你们的限制,不是说信仰之力能透过宇宙直接传递给本尊吗?怎么为什么还要用信仰之力凝聚出一座座神像来?”

    神像的白眼睛眨了一下。“恶魔,你明白很多事情,不错,我们神族确实修炼的是信仰之力,信仰之力透过宇宙那也样是同宇宙才行,如果不是同宇宙。信仰之力是无法被我们神族完全吸收的。我听休若说,你有弑神之能,我就自己之明,就没有去攻击你的那些厉鬼小卒。我只在这里安静的等你来。我叫辛高。”

    雷森冷笑,“你等我来,你想和我说什么?”

    雷森迈步走向神像,“快说吧,我的耐性有限,我还要赶场去下一个翅目族人的城市。没有时间在这里听你胡扯。”

    “你不能再杀这些对你没有危胁的人了,这样与理不保,也伤你的心境。听我一句劝,停止杀戮,向我们的神忏悔,神会原谅你的。”

    “笑话,你们的神不杀人!”雷森冷笑起来,这个叫辛高的家伙倒是一个说客,口才也不错,不知不觉就把帽子扣到了他的头上,什么停止杀戮,像他们的神忏悔,这完全就是在说他们是正义的一方,而他就邪恶的。

    这些人能给这么多的宇宙带来灾难,并把这么多的宇宙当成圈养场,圈养信仰之力,果然没有一个是善良之辈,上来就想占据话语主动权。

    “我们的神只杀该杀之人!恶魔,我这是给你机会……”

    “不需要!”雷森**的打断了辛高的谈话,然后厉声警告辛高,“别乱动,你要是乱动,别怪我痛下杀手。我想这么近的距离,你绝对不会像休若那么顺利能逃跑得了。休若那类似一种神念寄托在神像去的吧。威力不错,不过,面对我,就没有什么用了。我希望你不要想着试试,我决不会放你离开,弑神之光杀死你的神念还是很容易的。就是不知道你的损失会有多大。”

    辛高叹了口气,“我是在给你一个光明的示来,恶魔,多少年了,无论是有多大的背景,多大的实力,凡是和我们神族作对的,都神魂俱灭,永远消失了。”

    雷森在乎辛高如何说,说这种危胁的话,是最没有营养的了。雷森绝对不会因为辛高说了什么而就此罢手。

    雷森走到辛高神像背后,一伸手按在神像背后,把神像轻易的送到空间当。神像消失,他一掌把神像下在的地面拍陷了,从地下空间快速的聚了几大箱神币后,向外面的炼魂幡幡主嘱付了几句后,勿勿的回到空间之。

    一回到空间,雷森就看到神像悬浮在半空,正滔滔不绝的对着下面的星兽讲着他们的神,他们的信仰。雷森二话不说,抬手打出灵晶,把神像打成截。空间上空的“太阳”马上白光大盛,而断掉的神像断口,也有一层接一层的白色光雾升起。光雾向太阳飞聚。等神像完全肖失,太阳的光在微不可察强了一些。

    雷森马上返回翅目族人的宇宙。给十面等待命令的炼魂幡下达命令,左前城市,前进!

    炼魂幡按照雷森的命令进行了内部改制。每面幡里的主魂都是营长,为化神境五层,下设个大队长,化神境二层,然后是队长。元婴期八层,再下面就是小队长,元婴期五层,然后是班长……

    这是大部分的炼魂幡如此设置,有两个炼魂幡直接设到组长,算是把最基层的厉鬼管理给一步到位的设定到位了。至于这样会不会影响炼魂幡的战斗,这需要一场战斗来检验。

    天亮了,雷森让所有炼魂幡匿影藏形,悄悄的潜伏到城市的外围,把城市分成十个点。十面炼魂幡分开驻扎,但等到天黑后,屠杀开始。

    这座城市不时的有人从天空离去,目的地都是昨晚雷森灭掉的那两个城市。同时,雷森也发现更多的翅目族,乘坐着不同的飞行工具,飞过城市上空,一艘艘,一架架去支援他们被灭的同胞。不管一个民族好与坏,也不管这个民族有多少的不堪。在自己的族人面临严重危胁甚至丢去性命时,所有的民族一样,都会生出一种叫兔死狐悲的情绪来。

    雷森躲在城市外一座独立的小院,小院的原一家人被他杀光。男两女,全部死亡。此时,雷森就做在这家的客厅,用着餐,饮着这家珍藏起来的最好的酒,优哉的看着死去五人的通信工具。一个和腕脑差不多的手带。

    手带上不时有信息传出,一个个都是图像,弹立在雷森面前的空气。图像新闻,图像信息都是两个城市突然被恶魔袭击的消息,还有那些死尸累累的城市实时图像。每一个翅目族人都在咒骂着恶魔,骂恶魔没有人性,神应该让恶魔毁灭掉。

    雷森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味微甜,酒精度不怎么高,当成低酒精的饮料不错。这家藏的还有这样的一些酒,雷森端着酒杯,去把所有的酒都收走了,准备回去给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尝尝鲜。她们在家养育两个孩子都有功了。

    雷森回到桌前,一条手带亮了一下,提示有人呼叫。雷森想了想,马上说道:“接进来。”

    “马希木,怎么不见你说话。我们星球发生那么多的事情,你就没有表示吗?沉默可不是眼下应该有的行为!”手带给出的只是声音通讯,雷森很满意,他学智脑那些基本功没有全废,用在最基础的手带智脑改造和控制上还是很有用的,这不,手带直接选了声音,而不是影像通讯。

    雷森皱了皱眉头,模仿死人马希木的声音回答对面翅目人的问话,“嗨!说什么呢,我怎么了,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我悲伤如海,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了。我们要说什么,嘴炮能把恶魔轰跑吗?不能!哪我们何必做那种没有用的事情。我们要想办法把恶魔消灭掉,我们要的是行动,不是语言。我们要做是行动巨人,不要做语言巨人!”

    “好吧,马希木!我发现你好像变了,你变得很有深度。不过,你说的我很赞同,面对灾厄,我们要的就反击,而不是坐在家骂骂咧咧,然后该喝酒喝酒,该搂着人睡觉睡觉。马希木,我准备去那边了,我要去找恶魔拼命!你会和我一道去吗?你一定会,是吧!”

    “呵呵,当然,不过我不是和你一块了。抱歉了!真的,我准备一个人上路,我还正在准备当。我准备这了今夜再做决定,而不是像你那样那么着急!”

    “为什么,马希木?为什么不是现在?为什么你要过一夜再去,而不是马上,立刻现在就去找到恶魔,把恶魔撕成碎片呢?马希木?”

    雷森喝了一口酒水,古怪的笑了笑,“因为我怀疑,今晚恶魔会攻击我们的城市,我要守护我们的城市。如是恶魔不来,明天一早,我会早早上路,去找恶魔决斗,让恶魔知道我们翅目族的热血男儿都是不畏死,不惧死,不怕死的!”

    “马希木,你说的好有道理!好吧,我也明天一早上路去。我希望那该死的恶魔不会来到我们的城市。我看了那些图片,太糟糕了,太血腥了。据说两个城市现在连一个爬虫也没有了,全是尸体,这恶魔真是可恶,我一定要杀了他!”

    雷森的声音低沉,“噢,你说到我心里面去了。我也想杀了恶魔,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那可真是人间悲剧,好多人啊,真不知恶魔是怎么下得了手的。”

    “是啊,马希木!我很悲痛!”

    雷森马上说接着说道:“我也很悲痛,万分的悲痛!抱歉,我还有做一些准备,我们明天再聊好吗?”

    “好吧,马希木,再见!明天的太阳依然会照在我们的城市上空,对吗,马希木!”

    “会的,太阳会照旧照在我们城市上空,万里无云,花儿依旧绽放,鸟儿依旧歌唱。是我担心了,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再见并来!”雷森得到光带的提示,对面的人叫并来,马上就叫出了并来的名字和对方说再见。

    喝了一瓶酒,天刚正午,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雷森通过光带找到城市的论坛,以马希木的名声发表了一篇字,“恶魔,今夜你会不会来?”

    雷森抽着烟,笑着把光带和屏幕联上,看着上面刷新滚动的评论,嘴角浮出轻佻无比的笑容,这是他想要的,他就是要阻止所有人离开,让那些去支援那两个已经是死寂一片城市的翅目族人来到这个城市,与这个城市的人一起同仇敌忾来和他作对。

    这样,他就能不用跑那么多的路就能杀死更多的翅目族人了。这绝对是一个很好的计策。雷森不得不提配那个叫并来的家伙给他的提醒。

    光带又亮了。还是那个并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