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其木的最后这一句话一出,屏幕内外一片静寂。过了良久,主持人才用震惊,不可思议的口吻问道:“马其木,你刚才在说什么?”

    马其木一脸的悲伤,但是在屏幕上他笑了,“我说的是,我没有必要给他们解释,因为,我不是他爹,他也不是我儿子,我没有义务给他们解释。就是这样,主持人!”

    “呃!”主人人震惊之下,无语了。

    百楞反应过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尊重老人,尊重前辈,尊重知识,尊重道德!无羞耻,无道德,无内涵,无风度,无高度,无素质的家伙是在骂他,而且骂的是那么的粗鲁,那么的肆无忌惮!

    “呯!”老羞成怒的百楞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冲着显示着马其木的屏幕起身大喊:“你是什么素质,你怎么能骂人?你要向我道歉!不然,我要告你!告你人参公鸡!”

    “人参公鸡!还老母鸡炖汤呢!百楞先生,我骂谁了?”马其木不惊不惧的反问道。

    “你,你,你狡辩!”百楞气结,他明知道马其木骂他了,所有看节目的人也都知道,可是马其木不承认,谁也不能强行的让马其木承认。

    马其木淡淡的笑了,“我狡没有狡辩,所有看节目的人都清楚。主持人,还有什么话要问的吗,没有的话,我想出去走走。”

    女主持人醒过神来,噢了一声,马上叫道:“马其木,你等等。”这时,女主持人的助手走到女主持人身边。悄悄的说了两句。

    女主持人皱了一下眉头,等他的助手下去,她脸上带着笑容说道:“好了,百楞先生。请你冷静一下,还有马其木先生,也请你冷静,我们这是在讨论一个严肃而认真的事情,你们难道不觉得吗?”

    百楞没有吭声。雷森点头,说道:“是,我知道这是一个严肃的事情,我希望所有看到我们节目的人都准备好,准备同恶魔决一死战,我们没有退路。也许恶魔已经盯上我们的城市了。就是现在没有盯上,用不了多久,恶魔同样不会放过我们的城市。因些我们而对的情势很危急,刻不容缓。我提议,所有人都行动起来。想想该如何才能打败恶魔,而不是因为某个贴子的标题而去显卖自己浮夸的才学,喋喋不休,抨东击西,做一些无用,也无意义的事情,我们应该把我们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最有用的工作去。主持人!”

    主持人眼睛闪过一丝亮彩,没想到随意联络到的这个叫马其木的人口才居然这么好,思维也是那么的深刻。女主持人看了一眼坐在那里气鼓鼓,随时会气炸的百楞。忽然想到,要是让百楞和马其木一起做节目,说不定真的能做出不一样的精彩来。

    女主持人想到这里,脸上带笑。“好的,马其木先生,现在你成功的引起我们所有人的注意,也引起了我们的共鸣,你应该也看到了,有很多同胞支持你的帖子。觉得我们目前应该着重防御。但是我这边有一张地图,大家请看……”

    女主持人身后的屏幕上出现一张简图,她站起来,手轻轻一划,在地图上圈起一块地方,这一块马上放大,“这是昨天前天已恶魔灭掉的两个城市,”女主持人手朝地图右上方一点,“这是我们城市的所在地,与昨天被恶魔灭掉的那个城市很近。好了,地图大家已经看到了,我们现在就当是作战室,我们都是参谋,那么,让我们来分析一下,恶魔有多大的机率今晚会攻击我们的城市!马其木,你有什么想说的!”

    马其木摇摇头,“我不是军人。我只能从我个人的感觉来说,让大家看一看你的地图,第一座被恶魔毁掉的城市和第座城市连城线,以第一座为始,画个箭头,你们就会发现,箭头直指我们的城市,如果我是恶魔,我手边有这样的地图,我也会按照惯性攻打我们现在所住的这个城市。对,这是惯性,大家不信,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恶魔,你在地图上标一下,你会不会受到地图影响对攻击地图上箭头所指的城市。我要是,我会!”

    百楞瞪眼,“荒谬!这是什么理论,打伏,那些恶魔有你想的这么弱智吗?”

    马其木可不管百楞是谁的谁,反唇相讥,“是的,百楞先生,我不认为恶魔智力低下,最起码他们的智力比你要高!”

    百楞又觉得被骂了,“你!马其木,我,希望你注意言辞。”

    马其木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的言辞怎么了,我已经很注意了。因为我没有随便站在道德制高点上骂别人的习惯,所以我觉得我就的是正确的。如果有什么不对,那也是因为我们这些老百姓和你们这些专家学者想比,我们说的太少了。所以你们才会用高人一等的姿态和语气和我们说话。也是因为那样,我们这些人一旦有了说话的机会,就会像你和你这样的人起冲突,你们会觉得是受到的威胁。噢,不你怎么能躺下呢,救护车,救护车……”

    马其木看到百楞晃动身子,跳起来,脚下一滑,竟摔倒在光滑的地面上。

    百楞倒在地上,很快就站起来,马其木好心的提醒到,“百楞先生,你还是去检查一下吧,无论是哪个部位出了毛病,都不是好事。我这是为什么好,你说要是有什么失忽,你猝然死亡了,我们可是失去了一个可爱,可敬的专家型学者了。”

    女主持人见马其木针对百楞,如果再这样下去,百楞非急不可,忙开口道:“百楞先生的身体一直好,他和我们节目合作的时间很久了,我们知道他,马其木。百楞先生的身体非常棒,这一点不用你替他担心。”

    马其木点头,“那是自然,我是尊老爱幼。他这么老了。我把他的脑子也老了,跟不上时代,脑子里尽想一些无用的东西,那么样的话,会给你们节目造成很大的影响。而你也会受到责难。”

    女主持人觉得马其木很有道理,慢慢的赞同起马其木的话来。女主持人关心的问百楞,“百楞先生,你觉得马其木先生的话有没有道理?。”

    “一派胡言!”百楞吹胡子瞪眼,觉得自己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原来还觉得马其木写的帖子有可取之处,但是见了马其木其人,听了马其木的说话,百楞先生完全成了马其木的敌人,随便想想,他都不会放过打击马其木木的机会。所以。只要是给马其木增光添彩的后,他一定会反对,并靠自己的口舌,也能让其他人一起抵制马其木。

    百楞有影响力,大小也是个名人,而这个新蹦出来的马其木,不过是用一个立场不稳,非常轻佻的标题嬴来了一时的名气,还敢不把他放在眼,竟然敢骂他。如果百楞不给马其木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名人和人名的差别,百楞以后就不用再混了。

    女主持人立即抓住百楞的话,“百楞先生,能说说你的看法吗?我们这个节目就是要各持立场。畅所欲言,当然,我们不提倡,人身攻击!”

    百楞马上说道:“是,我认为他完全一派胡言。首先说我个人,我怎么样也算是比他岁数大了吧。我摔倒后,大家都能看到他的态度,没有一点尊重别人的觉悟,能过他,我们就能看到现在人道德品行有多么的堪忧了。其次,至于说的那个什么箭头不箭头的,箭头指着我们的城市恶魔就会被其引导着攻击我们。我在这里想问马其木这位年轻人一个问题,到底箭头是恶魔,还是恶魔是恶魔?”

    马其木冷静的一笑,“难道不都是恶魔吗?百楞先生,如果你说不是,改天我用箭头指着你,希望你能还像现在这样言谈自若。”

    百楞笑起来,“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这是一点,还有,你这么随意把你的猜测当成真实的消息放出来,本身就不是一种成熟和负责的态度。年轻人,你要学的还很多啊!”

    女主持人优雅的向百楞示意,百楞也很绅士的做了一个手势,“好了,我的话说完了,有时候,不是冲动和幻想以及热血能解决事情的。世界是你们的,在我们没有死亡之前却由我们统治!”百楞说完,爽爽的笑起来,一扫心的恶气。

    女主持人转向马其木,“马其木,好了,我们接下来讨论一下你的帖了。”

    马其木耸了耸肩膀,“好的,主持人,我没有意见。”

    女主持人问道:“马其木,刚才百楞先生说了,他说你的标题起得轻佻了,感情指向偏了,你似乎在用一种欢迎的语调在做标题。哪个,“恶魔,今夜你会不会来”来着一点暧昧不清,确实,仔细琢磨,有着一点欢迎恶魔的意味在里面……”

    马其木静静的听着,听女主持人说完,然后才应道:“谢谢主持人给我解释的时间和机会,我想,有这种想法的人一定都是那种上了年岁的人,年轻人没有几个会认为我用这样的标题不妥,而且我的内容不是欢迎,是吹响了战斗号角。至于我是不是该详细的解释,主持人,你觉得有必要吗?我觉得没有必要,因为食古不化者,你就是把他的脑袋砸碎了,他也不会明白。我还是开始那句话,我不是当爹的,质疑我的人不是我儿子,他们不明白,我没有必要教会他们明白我要说的是什么。要说他们不明白,要么是别有用心,要吗就是故意的为难年轻人,好显出他们的重要性来。他们生怕这个世界把他们给望了。所以才会声嘶力竭的攻击,卖力的表演,希望人们还能记得住他们。”

    马其木脸上掠过一股讥讽,如果是这样,“我倒是奉劝那些岁数大的族人,别倚老卖老,大家都用的是智脑,想学什么都能学,你不比我们高级到哪里去,你说的智脑上都有,我们看你只是看你苍老的样子,用舍行藏你们的苍老提醒我们还年轻,我们还有机会。别看你们现在风光,你们死了,老死了,你们的风光就是我们的了。”

    “一派胡言!完全一派胡言!真的是一派胡言!”

    百楞怒了,真的怒了,这个叫马其木的家伙谁家养的,他家大人呢!怎么能教这种没大没小,没老没少,没尊没卑,没高没下的家伙来。这一套理论说出去,不知要气死多少人。别人不知道百楞觉得他快要被屏幕上的那个小子给气死了。

    马其木一脸的嘲讽,“主持人,我估计说到某些人的痛处了。主持人你非常漂亮,你很年轻,你不比我大吧。”

    女主持人笑了笑,“好了,百楞先生,马其木先生这一套说辞十分有趣,我们会把他说的做一个调查放到论坛上,噢,已经有人放到论坛上是吗?”

    “两位,论坛上有一个调查投票,和两位有关,你们想不想知道?”

    马其木一脸的无所谓。百楞只能点头,“可以看看,我没有问题。”

    女主持人笑了,提醒道:“我希望二位能冷静,不要动怒,一种观点,两样态度,有正有反,有支持就会有反对。好了,接下来,我们这来看看这样的一则投票调查,在马其木和百楞之前,你会支持谁?”

    女主持人停顿了一下,抬着看着百楞,“百楞先生,你觉得你的支持率会是最高的吗?”

    百楞肯定的点头,“是的,我一定是最高的。”

    “那么,你呢,马其木先生?”女主持人看向屏幕。

    马其木一脸的淡定忧伤,“我无所谓,我不关心这个。但是我想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谁是谁非,群众自有公论,我相信他们,相信他们会和我以及公理正议站在一边。”

    女主持人笑了,转脸面对镜头,“好了,既然两位都这么自信,那就让我们揭晓答案,揭晓后,我们会就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别走开,广告之后,马上回来!”

    PS515「起点」下红包雨了!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