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嘿嘿笑道:“谢谢你,美女!为什么,我想你们查晒历史就会知道,你们曾经帮着你们所谓的神族侵略过一个宇宙,你们在那里不把我们的族人当人看。是,我承认那边都是双角人在做,他们强暴我们族的女人,把我们族的人蒸熟了食用。我灭杀掉他们双角人族,已经是很仁慈了。我还没有他们那么恶毒!”

    女主持人马上道:“那是双角人干的,不是我们翅目族!”

    雷森抖了抖肩膀,“我知道你会这么说,你们所有翅目族的人也都会这么想,我提醒你们一下,你们去看一下你们的历史,在攻入我们宇宙时,你们翅目族还是主力,在整个侵占的过程,我们宇宙的生灵几乎被你们屠杀一空,就是没有死的,也做了你们几千年的奴隶,你们想杀杀,想屠屠。我这不过是把你们对我们族作的事情在你们宇宙重演一次而已。”

    雷森缓缓站起身,光带把他的全身影像传到这边的屏幕上,“这一次算是我第一次在你们这边露面,我也不能就这样,借此机会,我宣布,双角人已经族灭,现在轮到你们了,翅目族人,十年之内,我会灭杀掉所有在这个宇宙的翅目族。”

    雷森狞笑,透过屏幕都能看到他一双眼射出仇恨的目光,“同时也借你们的口向刀臂族,万古族传话,都给爷爷我洗干净脖子,老子灭掉了翅目族,接下来就轮到刀臂族了,哈哈,刀臂族,万古族。你们挡不住爷爷的屠刀。你们的神也已经被我打败了。你们等着,等着我把你们一个一个送去见你们的神。啊哈,我总是这么乐于助人!”

    女主持人叫道:“你不能这么想,在神的统领下。我们过着几千年的安静祥和的生活,你一来,就说要报仇,这不公平。那些事情不是我们做的,是我们的先人做的。我不知道他们还有多少人活着,但是他们做的,你不应该报复到我们的身上。你应该去找他们。我们根本就没有参与过你所说的战争去。我们是**的个体,我们不会也不应该替他们背负这些,让他把屠刀对准我们!”

    “是!”百楞也叫道,“你不能这样,你说的那些事情,我也知道,那是历史,那是很不幸的历史。我们为此深深的不安!可是我们都生在那场战争之后,负责的不是我们,是我们的先人。我完全支持主持人的观点,你报仇我们不反对,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他们,据我所知,他们有很多人现在都还活着,你这样屠杀我们这些无辜的平民。你是在犯罪,绝不会让你心安!”

    雷森撇了撇嘴,“放屁!你爷爷欠的债,你不还!老子不认可你们的歪理!有本事。你们都跑到刀臂族的宇宙去,暂时我是不会杀到刀臂族宇宙那边,在灭杀掉你们这些翅目族之前。所以,能跑到刀臂族的宇宙去,你们能多活几年。去吧,我不会拦着你们。哈哈。你们的罪非用死无以赎其罪,你们的过,非用死无以赎其过!”

    雷森说完,对着屏幕说道:“很高兴,能参加一场精彩的节目,阐发了我的观点,也让你们了解我。现在我再宣布,一个小时后,我的手下将会动手。我说过,《恶魔,今夜你会不会来?》,我现在给你们答安,我会来,这里很快就会变成一座死城。抓紧时间吧,这一个小时,你们抓紧时间逃离这里,逃出城去,离得越远越好!我是仁慈的!你们也可以和我硬抗到底,用这一小时的时间,呼叫支援,越多越好!”

    那个翅目族人见雷森似乎想要口止与这些人的对话,急了,忙叫道:“等等,我代表我们翅目族高层,想问一问你,我们之间能不能坐下来谈谈。你知道,有些事情我们整个族也只是听命令行事,命令之下,我们根本就没有选择。你要理解我们。”

    雷森透过屏幕看着翅目族人,“我理解不了,也没有什么可能和你想谈的。我告诉你,也告庇护所你身后那些所谓的高层,自己做过的事情,就像开了花一样,早晚有一天会结出果实来。你们不会也和他们一样,告诉我那种很白痴的话,说当年的事情和你们现在这些人无关吧,如果是那样,你说不用说了。”

    翅目族人苦笑一声,“我没有这想法。族群传承有其规矩。既传承了其荣耀和物质财富,也要承担起先人所有的关系,包括仇恨。这一点谁也不能否认。”

    雷森摸了一下角,决定给翅目族人一个机会,“说吧,你是个明白人,知道正理。你想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翅目族人说道:“我们当初只是听命令行事,很多人都一样。但是我们的目的决对是好的,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所人有都沐浴在神光之下。所以我们才会挥兵跟随着别人征伐你们的宇宙,但是我们当初真的是抱着解放你们的目的去的。”

    雷森冷笑,“你这话去哄岁小孩还有可能。如些没有影养的话就不要和我说了。我死了多少族人,几千年又被你们这些人给拆魔死的有几多,你现在和我讲这个?有什么用处?要是谈,早先我们的人和你们谈,你们接受了吗?现在想和谈,告诉你们,晚了。这是一个死结,不是你们死就是我亡,绝不会有第二条路。”

    翅目族道:“这件事情我们很抱歉,我们也知道战争让很多种族失去了生存的机会,我们也知道战争对剩下的人是一种摧残,这种摧残尤其是对失败的一方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可是,你要相信,我们翅目族绝对没有去灭一个种族的心思。我们当年执行的是神的旨意,我们完全是按照神的旨意去做的每一件事情,我们信仰的是神,神的旨意就是我们的一切。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神也在反思,把你们的事情写入了神典。一再的向我们开示,如果再有一次,神会做的更好,保留下更多更全的种族慢慢的开化。慢慢的同化。”

    雷森眼一瞪,“我不管他神是什么玩意,既然做了,就要有承担后查的准备。你们和你们的狗屁神一定有着你们自己的联系方式,代我问候神的全家。替我告诉他们。在我的眼,他们才是恶魔,他们当初对我们所做的,我会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还到他们身上。只要是和他们沾边的,都会死!现在,我先除掉当初帮他们做事的帮凶,然后会去找到他们。告诉他们吧,弑神者来了!他们的头颅是我的了!让他们保护好,千万别走路晃掉了!”

    那个翅目族还是在说,“我们翅目族愿意和你好好谈了谈!还有刀臂族!”

    雷森丢下一句。“没有必要了!”伸手把光带拍碎,一闪身回到了空间之。雷森回到空间不久,就有上百道的高温光束落在小院,把小院汽化,方圆数公里的地面都变成了液体,沸腾流动。很快这些烧化了的地表凝结冷却,冒出一片片的黑烟。

    所有的论坛都热闹起来,他们在惊恐谈论恶魔参加他们节目的事情,有很多人不相信这是个事实,恶魔怎么会这么恶趣味的参加一场讨论它自己的节目。这一定是有人策划的。一定是想以此来扩大节目的知名度!

    于是,有这种想法的人开始谩骂和攻击节目来,骂节目无耻,以这种不顾社会稳定。不顾翅目族人死活,拿残酷的事情来开玩笑!这是一种很卑鄙,很无耻的行为!不行,我们要抗议!、

    于是,有一些在惊恐灵魂无处安放的人走上了大街,开始去节目现场外面示威。人越聚越多。一些年轻的翅目族喊了几名口号后,热血上头,一冲动,带头攻击起做节目的建筑起来。

    闻讯赶来的翅目族的维安人员,一开始竭力的劝说,后来接到上面的命令,那恶魔是真的,为了全力应付接下来恶魔的攻击,上面要求,必须无条件的,果断的,不顾后果的把示威的人驱散开。

    这些维安人员马上变脸,拎起大棒来,对着最前面的人狠狠的打击。

    “打人了,打人了!”马上有人叫起来。

    “啊!死人了!死人了!他们打死人了!”一个年轻的翅目族人在大棒下面没有后退,维安人员见他身上挨了几棒后,死硬着不退,相反的眼睛后了,嘶吼着要和维按人员拼命,这些维安人员为了维护自身的安全,先后两棒砸在了年轻翅目族人的头上,砸出脑浆,这个翅目族年轻人,一命呜呼!

    死人引起恐惧,也会引起愤怒。在人少的时候恐惧,人多的时候的由恐惧转化而成的是盲目的仇恨!示威的人很快愤怒了,他们不再沉默,纷纷扑向维安人员,反手夺过大棒来朝维安人员身上招呼,那真是下死手啊。不大的功夫,维安人员就死伤掉一半还多。

    “我们需要支授!我们需要支授!这边的人暴动了!我们面对的是一群暴民!”维安的指挥躲在后面向上面紧急求助!

    上面也是果决,在恶魔将要对这座城市发动血洗的时候,这些人还挡在大街上,不为活下去,不去对抗恶魔,而是把力气耗废在和他们的对峙上,这绝对不能接受。

    “你们的离子枪是吃素的吗?你们不会动枪吗?杀,暴民就要杀,杀掉他们,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给你们十分钟时间,十分钟过后,就是恶魔发动对我们城市攻击的时间,我们不能内耗下去。”

    “是,我们马上执行命令,十分钟以后,我们会让一切恢复到正常。”

    “好,我们相信你们!击毙那些暴徒吧!他们这是在帮着恶魔,这是犯罪,我们决对不能容忍,放心上面追查下来,我们会顶着!”

    维安人员马上掏出离子枪,对着气势汹汹的人群开枪射击。人群措手不及,大片大片的倒下。他们没有死在恶魔的利爪之下,先死在了自己同胞的枪口下。

    这更激起了人闪的愤怒,在维安人员的背后,突然出现一道离子束,离子束击穿一个手持着离子枪表情十分兴奋的维安人员的脑袋。

    “背后有人!”马上,这些维安人员转过身来,他们看到他们背后什么人也没有,那一束离子束就是那样突然飞来,杀掉一个人后,凶手隐退了。

    在他们正面,一辆飞车,突然也射出一道离子束,击杀掉一个维安人员!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接着,这些维安人员的四周几乎都有离子束飞来,击杀一个又一个的维安人员。

    “报告,报告!我们被暴民包围了,四周都有离子枪对付我们,我们需要支援,需要支援!不,我这边没什么人了!紧急,紧急啊!”

    这位维安指挥站起来探出头,不知哪个枪手早就瞄上了他,他刚探出手,一束离子束就击了他的左眼,在他的脑袋上烧出一个贯穿洞!

    “坚持!你们要坚持!我们这边马上就会去支援你们!喂,喂,说话,说话……”可惜的是对面再也听不到这边的回话了。

    那些还活着的维安人员害怕了,大声叫喊着,他们说他们是接受上面的命令,杀人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是爱这些示威者的。只是,那些枪手只有一小部分接受了,大部分是用离子束来回答他们,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场上是一地的尸体,尸体互相堆垒着,四周无声,有的只是细微的风在吹动,让这一片骇人的死寂有一丝活力。而这份活力却让人压抑,让人心悸不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