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在这些死尸的上空出现一群群的浅灰,灰色,深灰,浅黑色的巴掌大的小人儿,随着他们出现,空显现出一些缩下了许多倍的翅目族样子的半透明的灰人儿。∈↗,这些灰人儿想挣扎,但是很快被那些出现的浅灰,灰色,深灰或者是浅黑色的小人儿咬着拖走!

    “恶魔!”城市突然出现一声恐惧的尖叫起。那个节目说的是真的,恶魔真的按照恶魔所说的时间发动对城市的进攻了。

    一道道光束飞到空,想要击杀出现在空那些令人恐惧的小人儿!他们知道,接下来夺走他们性命的或许就是这些让人心发寒的小人儿!

    整个城市马上传出一声接一声的惨叫,这一次,恶魔发动的攻击除了从城市外开始向间合拢外,在城市间也出现了那些小人儿的影子!

    飞车,飞船向蚂蚁一样飞到空,这是人们总结了前面的经验,主动飞到空,想避开恶魔的地面攻击。

    “轰!”从远处飞来两个弹丸似的东西,撞上了一艘升空的飞船,飞船凌空爆炸,无数个碎片向地面砸来。

    那是雷森的湮灭灵晶,既然他公开露面了,当然想要把这一仗打得漂漂亮亮。所以这些想跑到空逃避杀戮的人为他所不容,必须给击下来。

    这一次,翅目族也做足了准备,雷森刚露面,就被低空的监视卫星抓到,立刻从卫星上射下离子束,想突如其来的把雷森给灭掉。这也是雷森在翅目族的眼太过猖狂了,他上节目在所有翅目族高层看来,是一种挑衅,如果翅目族不做出决绝的反应。动用所有手段一举把雷森灭杀掉,他们没有办法近千亿的翅目族人交待。

    雷森在离子束着体的一刹那,闪进了空间当,不过,他的法袍没有挡住,被烤出一个洞。再次从空间出来。雷森变化了模样,变成翅目族人的形像,直接进入建筑当,那些监视的卫星发现了他,跟着用离子束轰击,一座座建筑被击穿,藏在里面的翅目族人受到波及,迎来了绝望的死亡。

    雷森每次都躲过了离子束的射击,作抱头鼠穿状。从一座建筑跑到另一个建筑里面,和他一起跑的还有其他的翅目族人,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他变化成翅目族变化的不是那么彻底,翅膀上有明显的不足。大家都是各顾各,没有人理会身边这个和他们一样抱头狂奔,还时不时发出一声惊恐尖叫的年轻男人。

    卫星追着他们射击,完全是一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姿态。一个一个的翅目族在雷森的身后死去,雷森跑着。狂叫着,见哪里人多朝哪跑,他尖叫,心里面却是在笑,利用翅目族的武器,消灭掉翅目族。不知那些人看到这种情景会做何感觉。

    同时,雷森也知道了,翅目族这一次是要灭掉他,不灭掉他决不罢休。

    天空,两颗灵晶。一前一后把一个个飞船飞车从天上打成碎片,掉落下来。有离子炮,离子枪向他们攻击,由于他们是湮灭灵晶,无论怎么攻击,这两个灵晶都没有丝毫损坏。这些攻击反而激怒了智商不怎么高的那块有灵性的灵晶,带着另一块不怎么有灵性的合成灵晶,一路横扫,把更从的飞车拦截住,击碎掉。一时之间,天空所有的飞行器见到这两个圆球飞来,恐怖的乱飞,随后,他们再也不敢在城市上空停留,破空飞跑了。

    逃走了很多的飞行器。雷森却不在乎,他要让这些逃走的人,尽量的把恶魔攻击屠杀城市的信息扩散开去,他要让所有的翅目族人从现在开始都生活在无边的恐惧当,每天算着日子等待着死亡。

    地面上,十面炼魂幡作战的效果很好,每个班长指挥厉鬼做最基层的团体,这些班长表现的超出想像的好,班上上面的小队长负责指挥个班,并时不时的支援一下动作慢的班。队长也是如此。第个大队长在作战之前,都被本幡主魂分配好了自己进攻的区域和路线,他们主要任务就是指挥自己的厉鬼把自己负责区域内的所有有灵魂的生灵一个不留,全部干掉。惨叫声充斥在整个城市当。

    天上的卫星一直追着雷森,雷森现在也太明显了,就他一个人能跑这么远,很明显的,而且那些厉鬼不攻击他,很明显的,他就是恶魔,上面的卫星能放过他才叫怪了。这些卫星追着他狂轰,但是没用,倒霉的还是那些翅目族。

    雷森跑到神殿附近,天上的卫星马上就停止了攻击。雷森大笑,拿出雷枪来,朝神殿外的翅目族一扫,像镰刀收害稻麦似的一扫一片。旁边的翅目族马上反应过来,纷纷怒喝,“恶魔,拿命来!我们和你拼啦!”

    于是,雷森被千万根从翅目族身上抖掉的羽毛劲射,劲割。间还有成百上千道的离子束击他的身体。不过,这对他的身体来说,根本没有什么伤害,他在如雨点一般的羽毛当,抡动雷枪,一片一片的收割着周围翅目族人的生命。羽毛慢慢的少了,离子束也变得稀了起来,在雷森的脚边,倒了一地的带着翅膀的尸体。

    雷森把殿外的翅目族人全杀掉,一枪把殿门轰碎,迈步进入殿,殿内有躲藏在内的翅目族人,雷森把他们杀光后,看着神殿正的这尊神像。

    这尊神像忽然白光大冒,睁开神光湛湛的双目与雷森对视,“住手吧,恶魔!不,我们应该叫你弑神者。我们承认,你确实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修为不高,却让我们失去一个宇宙,还有一个宇宙即将失去。我们承认你很有能力。但是,我们神族的强大不是你能想像的。你是有弑神之光,能修炼弑神的能量,可是,在我们真身面前。我们只要伸出一根手指就能灭杀掉你!希望你不要自误。”

    雷森狂笑,“自误!你天真还是我天真,我和你们之间不死不休,没有住手的可能!哈哈,你们真是天真,当时你们杀我们族人。奴役我们族人的时候,可曾想过住手!你娘的,老子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疼,什么叫惶惶不安!”

    “你们有本事尽管放手过来,杀了我,你们安全了,杀不了我,只要我活着,很快就会把你们全部送进地狱。让你们神魂俱灭,永不翻身!我会抹除你们存在的所有痕迹。你们颤抖吧,这一天很快就要到来了。”

    神像摇头,“你放心,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锁神链!”

    “哗楞楞!”雷森耳边响起一阵响起,一根链子从头上的星空深处伸出来,看不出有多长来,链头直接击碎挡在空的飞船。扑下来,直扑向雷森。

    雷森大笑。“有什么手段,尽管施来。”

    雷森话虽这么说,但也不敢大意,一纵身,闪到神殿外面,那链子击在神殿的地上。有如天钻一般,直入地下。地面开始震颤,一道道裂纹以神殿为心向外扩散,喀喇喇的声音让人不安和恐惧。

    雷森冲空一招手,两枚湮灭灵晶一前一后撞上锁神链。

    长到没有尽头的锁神链顿时一抖。很快的从地下抽了出来,抽出来后,还是狠狠的穿过神殿墙壁,抽向雷森。

    雷森又是一个空点闪进,躲了开去。他现在是放心的,那个有灵性的灵晶向他传递出一股欢喜无比的心情,这锁神链似乎和信仰之力转化的神化一样,都是它无比喜欢的东西。

    只要灵晶喜欢,就证明灵晶能克制住。这锁神锁直通星空的未知处,看上去很恐怖,威力巨大,但是碰到能完全克制的东西,也会变成无用的东西。

    锁神链再击不,马上卷向高空,哗楞楞的带着两枚湮灭灵晶向星空当快速的撤去。

    那个神像也变成光人,随着锁神链飞向星空。雷森哪能如神像的意,锁神链太过诡异,让他不安,他命令两个灵晶,拦截住光人,告诉他们,拦截住了,这光人就奖赏给他们了,雷森不取。

    两个灵晶马上丢下锁神链,快速的飞向光人,那光人左躲右闪,很害怕灵晶及身,可惜的是,两个灵晶对他是志在必须,最后,还是被灵晶附到身上,任由光人拍打,揪扯,都无法弄掉这两个无赖似的圆球。

    光人努力了一番,最终发现他再努力也逃不掉了,回头朝雷森一笑,光人猛的膨胀,变成一个光团,向四外散射开去。

    这样的情景雷森已经经历过一次,知道这是神像主人附了一缕神识似的东西在神像身上,这一炸,是那缕东西要借机遁去。

    明知道是这样,可是雷森也没有办法,他修为太低,连化神期都不是,根本就拿这种神识分身似的东西没有办法。这个时候雷森在想,如果他的天劫能在这个世界出现就好了,碰到这些光人,几个雷下来就能解决事情了。

    但原那两颗贪吃的灵晶能把光人的神识分身给逮住吧,虽然这种可能很小。

    雷森重新进入神殿之,用枪把神像下面的神力币挑出来,装进空间当。

    天空两个灵晶飞快的捕捉着那四散而去的白光,它们把白光凝聚在自己周围,搞得像两个发光的小白点。

    雷森和那个有灵性的灵晶联系上,他能感受到灵晶的欢喜之情。他知道两个灵晶接下来要把白光消化吸收掉,接下来的战斗指望不上它们了。

    不过,雷森也不指望它们,现在神像的威胁已经没了,接下来的战斗就轻松了许多,只要没有超出他修为过多的强援成群接队的出现,他就不用担心。

    天空,那几个卫星还在,一直盯着雷森,雷森一闪身进入空间,从空间里扛出两架离子炮来。他把炮口对准了一个卫星,按下按钮,两道离子束同时击卫星,卫星气化在空。雷森把炮口转动,瞄准另一个卫星,这卫星慌了,慌忙规避,雷森神色不动,等着两个离子炮的能量恢复,再次同时按下了按钮。

    又一个卫星没有了。其他的卫星见势不对,要跑。雷森转动着炮口,等他们飞远了,再次打下一个卫星。看着剩下两颗卫星消失在星空,难以捕捉,只好作罢。

    这也怪这些卫星不敢对着神殿攻击。所以才让雷森这么从容的把卫星击。看样子,神殿在这些人心目当是不可侵犯的所在,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神族的影响力已经深入到了这些人的骨髓,就是危急,他们宁愿自己受损,也不会去,或者说不敢更准确些,他们也不敢去攻击神殿。

    真是迂腐,如果雷森是他们的神,一定会下令,在危急的时候别说是神殿就是他的神像也可以攻击,他不会怪罪他们。

    神殿没了可以重建,神像毁掉了可以重塑。人死了,想再找回来,就很难了。这些神可是要靠活着的人给他们提供信仰之力的。死了真的可惜了。

    雷森这么想,可惜他不是神!他就是他日成神,以他现在的修炼方式看来,他也不会像神族一样靠民众生灵的信仰之力而活着。

    战斗在继续,外围十二面炼魂幡几乎是同步的向城市心推进,所过之地,尸横遍地,一片死寂!心的一面炼魂幡也神出鬼没,一声声惨叫在城市心响起,一个个尸体倒下,浑身发黑,制造了空前的恐怖的气氛。

    雷森收起离子炮,在神殿站着,听着十面炼魂幡兴历的汇报。

    这一次的验证,证明了体制化,制度化是有效的。这样,十面炼魂幡的主魂也就从繁重的指挥当解放了出来,可以冷静调动。真正的像一个指挥官了。

    雷森对他们大大的表扬了一番,希望他们总结出经验来,下次战斗要比现在更好,配合的也更纯熟,推动的速度也要更加的快。(。)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