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仙音猛然站起,“他们怎么能这样,那些人就是普通人,再普通那也是夫君保护下的子民,他们这么做是不把夫君放在眼,是挑衅!是没有把我这个王后放在眼。≧≥≧”

    天机仙音胸的愤怒不可抑制的爆了,她虽然没有看到证据,但是她相信雷蓝依儿绝对不会骗她,雷蓝依儿没有必要。经过这么久,她了解雷蓝依儿,雷蓝依儿绝对不是那种随便编排别人的人。既然雷蓝依儿这么说了,就证明她说的是真的。

    “我要告诉他们,以后他们的事情不要来找我,也不许打着我的旗号做事!真是该死!贼心不死啊!这种事情他们怎么能一而再,再而的做,普通人在他们眼真的和畜牲一样吗?该死!死不足惜!”天机仙音拿出星际传链就要找天机仙翁。

    “慢来。没有必要为这事动气!来吧,把刚才我说的证据传给仙音后一份。”雷蓝依儿劝住了天机仙音,对外吩咐道。

    “是!”外面应了一声,很快,天机仙音的腕脑上就收到了一份长长的影像。

    花了两个小时,天机仙音把影像看完,看完了一以后她的胸口起伏不定,这个时候,她已经让自己冷静下来,考虑着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雷蓝依儿下去看护着两个孩子,感觉到天机仙音应该看的差不多了,就抱两个孩子走了上来。天机仙音接过自己的孩子,说道:“蓝依儿姐姐,对于这件事情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尽管说,我听你的,我不会让任何人对我们的夫君不利。”

    雷蓝依儿一边逗孩子,一边说道:“先把这段影像回传给天机仙翁。我想他现在应该是一直在等你的回信,你给他。什么也不用说,他会明白,有些事情他瞒着你是行不通的,现在不是他的天机星,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有的是人把他们做的事情通报上来。想让你帮他们摆脱困境也可以,那就拿出些诚意来,别以为自己是老狐狸,就可以不把天下人放在眼。再说,现在放过他们,谁能保证以后天机家族不会再度生起异心,再度的想着对夫君不利?这个你不敢,我也不敢。我们只能防患于未然!”

    天机仙音觉得这么做也好,天机仙翁应该给她一个解释,一段影像,什么也不说,没有前因后果的,好像是他们吃了很大的亏似的,如果不是雷蓝依儿这边知道一些底细,她动摇了,贸然应允,有可能就如了天机仙翁的意,了他的圈套。

    天机仙音把影像完完整整的给天机仙翁,同样的,她也没有说什么话。

    天机仙音很快的从雷蓝依儿那里离开,一脸的阴沉,这个天机仙翁太过份了,完全没有把她放在眼。虽然雷蓝依儿有准备,她不用担心没有后手,但是她心里面非常的不舒服,天机家族这是怎么了,就是你们再自视过高,自以为天潢贵胄,但也别忘了,你和普通人长的没有两样,你不比普通人多长一只眼,也不比普通人多一张嘴,更不比普通人多一张脑袋,难道就不明白在生命面前,人人平等,不可妄为吗?

    也幸好有雷蓝依儿,不过,这个幸好的事情天机仙音下意识里不愿意生。如果她不找雷蓝依儿,自作了主张,雷蓝依儿再出手,到时候,难堪的就是她了。有些时候,他真的不愿意这样,这对她没有好处。就是雷蓝依儿不说,有一天雷森知道了也不说,心里面未尝不会认为她偏护了天机家族,是一个拎不清道理的人,有些不讲理。

    那个时候,她再做什么都有故作掩饰的的嫌疑!

    天机仙翁要对付的人是她的夫君,说的直接点,天机仙翁是他夫君的仇人。她的夫君在事情生后,没有进一步惩罚天仙仙翁以及天机家族已经是给天机仙翁很大的余地了。也是给她这个替雷森生了孩子的女人一个很大的脸面了。

    人要知足,天机家族就是不知足再会有今天。天机仙音回到住处,静下心来,没有等到天机仙翁的回话,她反而作出了决定,这一次,如果天机仙翁还想什么,那就不要怪她狠,要彻底的消灭掉天机家族这个不安定的因素了。

    天机仙翁收到天机仙音传给他的影像,和陪他一起等待回音的人看了整个过程。天机仙翁叹息一声,“这件事不怪天机仙音小心,你们刚才还有人说她失礼,没有把我这个她的亲爷爷放在眼,也许人家知道整个过程,等着我们补充其他的影像资料,等不来,就了这个给我们,警告我们,这件事她已经知道了,整个过程她都知道,我人不用想着断章取义的去影响她了。天机仙音智慧过人,已经长大了。”

    一个人道:“这,这算什么?我们没有加任何话,她也不加。她应该给我们一个回话,帮还是不帮,总得有个态度吧!”

    天机仙翁淡淡的说道:“她凭什么要给你回话?凭你们都是天机一姓?嗯,我现在想明白了,我们谁都不要怪她,我们要对付的是他的夫君,一切虽然都没有生,但是生后,出鞘刀不见血难回,她能活命,她的夫君,她的孩子活不了!别把她当傻子,她很明白,一个明白后果的人,还能这么帮我们,很不容易了。”

    天机仙翁难道的说了一句公道话,说完后,自顾自的沉默了。他一不说话,其他人也不说话了。是啊,这种事情真的不能怪天机仙音,自古想要做出一番大事的人,从来都不会给威胁他的人机会,天机仙音在什么事情都清楚,什么事情都明白的情况下,还有帮助他们的意思,这已经是很难得了。

    这么一想,这些人忽然又一冷,天机仙音知道,雷森也一定能知道整个事姑娘儿的真像,为什么雷森没有出手对付他们?心不能有鬼,要是有鬼,越想越会害怕,总觉得玄机后面还有玄机,他们几乎同时想到并认为,雷森一定是在一直监视着他们,就像一只躲在暗处的猫,看着一群离洞的耗子,在外面表演,等着机会随时给他们致命的一击。

    这么一想,他们不由得抬头朝天上看,头上是房顶,他们认为,在房顶之上一定有着一双致命的利爪在悬着,随时会落下来,要他他们的命。

    雷森有这么能力,雷森能能力把他们所有人,包括天机仙翁在内全部毁灭掉。只不过因为某种他们不知道的原因,一直没有作。

    似乎是听到了他们的想法,天机仙翁淡淡的开口道:“也许,尊上没有对我们动手,没有一下子毁灭掉我们,就是仙音在其起了作用。不然,以尊上的心性,敌人出现,他是不会给对方机会的。没有动我们,没有动我们……呵呵,你们现在还觉得我们有资本和他叫板吗?没了,从一开始就没有,从他能掌控天劫起,机会就没了。是我执迷不悟,才把事情弄到今天这副地步。还有,仙音这个影像,什么也没问,是她给我们出了一道题,我们必须答的。我们必须说出让她满意的话,不说出,她继续一字不说,难受的只会是我们。高明啊,天机仙音现在成熟了,高明了许多!”

    天机仙翁话音里是赞美天机仙音,但却给人一种很怪的感觉!难道天机仙音不是他的对手吗?天机仙音这么不听天机仙翁的话,这么让天机仙翁有些低声下气的去求,这么的让人讨厌可恶,这么的……难道天机仙翁不恨天机仙音,还要夸她!

    “老祖,我们怎么回答,全凭老祖做主。”在座的没有智障者,既然刚在都想到了,如果弄不好,雷森虎视眈眈的会拿自己开刀。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个时候,说出任何对雷森不敬的话都有可能死无可死,这话还是让别人去说。

    天机仙翁的神情很不好,至从吐血之后,他整个人的精神都塌了下来,脸上笼着一层灰光,有一种断了生机之感。

    “约束好你们下面的人,不要再出去惹事,谁的人出了事,谁担着,不用想着我会一而再再而的替你们扛着。我们已经没有机会了。现在最多是能借天机仙音的手,让我们家族得以保全,不能被全灭了。还有你们既然明白了,也就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千万别对尊上不敬,在天机之下,没有察不到的地方,有时候,它会疏忽,但是等他查觉,他的报复也会凌厉分,天机是不能受气的。”

    “老祖,我们明白了!我们会约束好下面的人,不让他们出去惹事,现在他们也应该明白了,现在不同以往,有些事情以往能做现在不能做了,谁做出过份的事情来,谁就应该付出代价,而不是想着由家族替他们扛着。”一个族人对天机仙翁说道。

    “唔,你们也要把话说明了。不要让他们心存侥幸。”天机仙翁道。

    “是!我们回去就把这些话和道理和他们说明。”这些人马上保证道。

    天机仙翁扬了扬手,“都回去吧,想想该如何度过眼前的难关,那边有天机仙音在,天机仙音目前来看,还是愿意帮我们的。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抓不住,万事皆休,抓住了,一切都能改变!好好想想吧,我也好好想想。”

    这些人马上告辞,不在这里陪着天机仙翁。确实,他们要回去给自己那一系的后代们敲敲警钟,不要惹事,惹事也别想牵连到上面,自己做出对家族有益的事情来,家族认,对家族有害的事情,别怪家族无情,家族不会认。还会惩罚。

    天机仙翁做出那里,闭上双目,过了好久竟然睡着了。他完全就像一个孤独的老人,头低垂着,半靠着椅子,睡得很香甜。

    屋里很安静,屋外营造的花木枝叶葳蕤,清香自然。阳光从花窗透洒进来,照在天机仙翁的脚下,慢慢的移动到椅子上,身上和脸上。当阳光照到他的脸上,他睁开了双眼。慢慢的活动了一下身体,站起来,抬头看着窗外,一只鸟飞了过来,站在枝头上,蹦蹦跳跳,啾啾,啾啾的叫着,很快乐的样子。

    天机仙翁突然看呆了,小鸟很快乐,是那种很清新很单纯的快乐,是那种没有多想,多没奢望的快乐……天机仙翁在想,什么时候,他竟然有了奢望。

    有了奢望的人是快乐不起来的,快乐是简单人的快乐!简单人的快乐是清新自然的。有奢望的快乐是浊重的,非出于本心,沾染上了很多不该沾染的东西。

    阳光很快从屋里移走,天机仙翁竟然出了一身汗。又虚弱的坐回去,把整个身体窝在椅子。他拿出腕脑,联系上天机仙音。

    “天机仙音,我想了很多,突然很有感悟,我错了,我不该那么执着,执着让我失去了太多的东西。天机仙音啊,我现在希望一切都简单起来,去掉重重掩饰的那种……我们爷孙俩个好久没这样聊天了……呵呵……”

    天机仙翁自顾自的说着。另一边,天机仙音把腕脑放在一边,她怀里的孩子被腕脑吸引,好奇的伸手去够,天机仙音没如他的意,他便翻了个白眼,又够了两次,见目的难以达成,便一撅屁股,从地上站起来,蹬蹬蹬朝前走了两步,脚下一轻,爬在地上。

    天机仙音大喜,哇,孩子会走了,这样的惊喜让她幸福满满,顾不得腕脑了,抱起孩子向外喜冲冲的走去。孩子不满意的哇哇的叫着,两条腿直蹬,两条小胳膊乱摇。天机仙音没有理会,孩子只蹬了一会,就不动了,眼很大人化的闪过一丝无奈。

    “姐姐,娃儿会走了!”一进雷蓝依儿的院子,天机仙音就大喊起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