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他会走了!真的,太让我惊喜了,突然间就会走了呢!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真的,姐姐,我觉得那一刻感觉真的很特殊,直击心脏!”天机仙音眼流下快活的泪水。

    天机仙音把孩子放下,含泪鼓励道:“宝宝,你很棒!给妈妈再走两步!是啊,这是你大妈妈,两个妈妈都会看着你走,看着你长大……”

    孩子翻了一个白眼,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满的啊啊啊的叫着。屋里面也传出啊啊啊的叫声,像是在呼应和支援。

    于是,两个孩子一个在屋外,一个在屋内,你啊一声,我啊一声,乐此不疲的啊啊叫着交流起来。天机仙音等了半天,见自己的孩子完全不听自己的,就蹲了下去,笑着说道:“宝宝,起来走两步,就两步,好不好,让你大妈妈看看。”

    地上的孩子伸手摇了摇,啊啊的大叫两声,看上去很是不耐烦,有些恼了的样子。雷蓝依儿在一旁看的有趣,说道:“仙音妹妹,算了,这两孩子交流着呢,很专心,不愿意别人打扰,我们就不要不识趣了,走我们上去说话。”

    天机仙音才想起来,天机仙翁还在找她说话呢,结果孩子一站起来走,她就把天机仙翁丢在一边,抱着孩子跑到这边来了。

    想起天机仙翁,天机仙音的心情马上又不好起来,微微叹息,“好啊,我正好也有事要向姐姐讨个主意。走吧,姐姐。”

    天机仙音起身,又弯下腰去,用手帕给孩子擦去口水。

    “啊,啊啊,啊……”孩子在叫着,天机仙音和雷蓝依儿听到后面有动静,几乎同时转身,看到孩子站起来,颠着两条小腿,像弹簧似的弹着朝前走。

    屋里面也传出仆人的惊叫声,“小王子站起来能走路了。”

    雷蓝依儿身影一闪,闪进屋里,制止仆人去帮孩子走路。她慢声细语的冲孩子说道:“儿子,慢慢走啊,哇,儿子,你好棒啊!真的好棒。你是要去找你的哥哥吗?是吗?好啊,朝前走,对,慢点……”

    雷蓝依儿的心里面流塞着爱意与惊喜,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儿了也会走路了,而且来的都是那么的突然,说走就走,一点拖泥带水也没有。这突如意外的发生,给她的冲撞实在是太大了。女人都是感性的,雷蓝依儿看着眼泪水就下来了,他和天机仙音一样,心里面满满的全是一种叫做母爱的东西。

    小孩啊啊的叫着,兴奋的朝门口走去,脚一软,跌倒了,仆人大惊要上前,被雷蓝依儿制止了,她看着小孩又站起来,弹着小腿向前走,没有半点沮丧的模样,十分欣慰,自己的骨肉,到底是不同呢,没有惊吓,没有向她抱屈似的哭泣,有的只是顺其自然和无言的勇敢。真的是与众不同,让人欣慰呢。

    外面的孩子也是一样,自己跌倒了,天机仙音慌着去扶,孩子却是不肯,手摆着让天机仙音躲开,自己努着小身子,慢慢的爬起来,继续向前走。

    “啊啊啊!”小孩子叫着,两个母亲被叫声给叫哭了,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看着两个孩子一个爬出门,向下爬台阶,一个在台阶上向上爬。哭得稀里哗啦,梨花带雨。

    两个孩子在台阶间汇合了,搂在一起,又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坐下去,散了,又凑到一起,搂着,并排的坐在台阶,冲着天,啊啊的叫,口水从唇边流下,流湿小小的前胸。

    雷蓝依儿哭了一会,感觉很幸福又很不好意思,冲一个仆人传音道:“你在这里看好两个小王子,不要出意外。我和仙音后有事要商议,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情,不要随意来打扰我们,明白吗?”

    随后雷蓝依儿又擦去眼泪,给天机仙音传音,用宠溺无比的目光看着台阶上坐着的那两个小人儿,她只能看到他们的头顶,但却像似看到了整个世界!

    天机仙音还是泡茶,神情轻快了许多,泡好茶,她不待雷蓝依儿问她,就说道:“我准备了,如果天机仙翁他们想出那颗星球,所有的人必须放开神魂,让夫君打下魂印,有一个拒绝,我都不会接受。”

    雷蓝依儿点头,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一问,“决定了?”

    “决定了!任何人,不管他是谁,都不能危及我们的夫君,也不能危及我们的孩子,我现在对他们心软,如果他们有机会,他们可不会对我们心软。所以,我决定了,不给他们机会,一点也不给,要么让夫君把要魂印,要么,他们就等着慢慢的腐朽和消亡吧。”

    雷蓝依儿才道:“既然你决定了,这种事情你还要和夫君细细的说上一遍。这样的事情不是你能完全做主的,男人的心胸能包容我们,是没有边沿的,你不会真的了解他的想法。你和夫君谈,夫君同意最好,能解除你最大的包袱也好,心有事,哪有精力照顾这两个孩子,再没有好心情,对孩子也有影响。天大地大,孩子最大!”

    天机仙音见雷蓝依儿赞同,便完全放松下来,脸上也有了笑容,“我是来找姐姐拿主意的,我的意思是,夫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我来这边,腕脑扔在屋里了,天机仙翁还在上面说着话呢,我想直接和他们谈,如果他们同意,能收为夫君使用,倒也是夫君一大助力,有时候我发现,我对夫君一点用处也无,帮不上他什么忙。”

    雷蓝依儿很理解天机仙音这种感觉,帮不上雷森,这种感觉她一直有,还很强烈,好像她就是寄生在雷森身上一样,对雷森没有什么用处,除了取悦。

    但她也知道,雷森不会这么认为,雷森也不会拿这种想法轻贱她们。有些时候,女人出面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让问题越来越大,越来越缠夹不清。一个女人除非自己有所有的资源为己所用,否则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站在男人的背后,帮着男人成就一番大业较容易。只是雷森的业也太大了,大到她们无法插手。

    她们心疼雷森,也只能是心疼而已,别无他法。她们能做的也只是想办法帮着雷森增加实力,但是她们不知道他们想的是不是雷森所需要的。

    雷蓝依儿道:“如果你觉得可以,你可以先做,回头我和你一起去和夫君说,只是你要真这么做,可是彻底的与天机家族割裂开了。”

    天机仙音点头,“我知道。我不后悔!我这也是在帮他们呢,我不这么做,他们也只能是慢慢的等死!夫君就是不杀他们,也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了。他们要想还有机会壮大他们的家族,只有依附,不然,我宁愿他们都死在夫君的雷劫之下,为夫君立威,震慑其他对夫君有大不敬之心的人。他们不同意,我就请求夫君请天劫击杀他们。我能做的到。”

    雷蓝依儿拍了拍天机仙音的手臂,“我理解,我也支持你。咱们不提这种让人不开心的事情,喝了茶,咱们还是早点下去看两个孩子吧。”

    天机仙音笑道:“是啊,这两孩子,说走都会走,真是神奇呢!也亏得我们经常用灵气给他们梳理身体,真是两个可爱的孩子呢!”

    雷蓝依儿赞同,“是很神奇。很可爱!”

    两人喝了茶,又去看了一会孩子,天机仙音这才回去。腕脑已经沉寂,天机仙翁那边没有得到天机仙音的反应,自己也觉得无趣,就停止了。

    天机仙翁这边,感觉到天机仙音不在,他连问了几声,天机仙音都没有反应,他认为天机仙音也许生气了,否则也不会只听他的声音,而没有互传影像。

    天机仙翁苦笑一声,这个时候他完全不知该说什么了,他有些沉不住气了,如果天机仙音不帮他,不帮天机家族,不在雷森面前给他们天机家族说些好话,等哪天雷森忽然觉得他们厌了,反手就是一顿劫雷下来,整个天机家族都会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他现在是在抢时间,在冷寂的时候,心也有一股难言的苦涩,当是若不是鬼迷心窍,自以为可能把控一切,一切都可以在自己的算计之,又何至于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与别人无关。现在,天机仙翁但愿天机仙音对他和天机家族还有一点感情,愿意帮他们在雷森面前替他们说两句好话,让雷森不去计较他们过去的事情,把一切揭过,大家重来。这是天机家族最后的机会了。

    天机仙翁走到院,站在花树下看着微风压在花枝上随风起舞的花朵,枝太弱,花太硕,终究是压不住,风一起便张惶起来。

    天机仙翁还是睡在那把椅子上,像一个普通的老人,身体蜷缩着,萧索,落寞,无奈,不甘,还有丝丝的后悔和不安。没有人看到他这副模样,和他以往大相径庭,完全就是一个普通老人的姿态和模样,没有了高高在上,也没有了先人一步智珠在握的风采。

    阳光依旧打在他的脚上,然后慢慢的向上爬,最后照在了他的脸上。在阳光他睁开眼睛,重又看到了带着光明的世界,他透过窗棂,看着外面,原来世界竟然有这么美,阳光是这么的通透,通透能看到浮尘在其浮动。浮尘!天机仙翁微微一动,难得看到这样的东西,以前实在是太忙了,忙得没有静下心过,忙得就像这阳光的浮尘,自以为浮在天空很自在,比土地高级,比土地飞的更高站的更远,实不知,一场雨后,浮尘依然要归于土,被人踩在脚下,成为土地的一丢丢都不算的极小的部分。

    天机仙翁强打起精神,自嘲的笑了一下,那样也好。浮尘回归到土地,重新成为土地的一部分,那也是机缘,最起码踏实了。就是不知道他天机家族这一小团浮尘,雷森愿不愿意放过,让他们还回雪到土地当去。

    天机仙翁站起身来,伸伸手,用神识把屋浮动的尘埃都扫到外面一小声的地方,浮尘挨浮尘,竟然挤成好多团,掉了下来,在地上掉也一小层的浮灰。

    天机仙翁过去,抬脚在浮灰上面踩了一个浅浅的脚印,实在是让人难为情。

    难为情也要做,天机仙翁知道他根本躲不过去,为了家族的存续,也为了个人的生死,他必须低下头,完完全全的承认自己对尊上有不轨之心,希望尊上能同意,不计较他的冒犯,给他以及他身后的家族一条活路。

    自从明白自己的一举一动,在雷森眼都是夸张透明的,没有什么何瞒得住雷森的地方时,天机仙翁就再想怎么做符合他和他的家族最大的利益。

    现在,他希望雷森真的不介意,能给他们天机家族机会,能让他们的天机家族有重起的机会,这比灭亡强。在有希望的时候,没有人会喜欢绝望,更没有人会喜欢死。天机仙翁弄不透的是,天机仙音需要他付出什么才肯出面帮他达成他想的事情。

    他了解天机仙音,如果付出的代价天机仙音不满意,他是不用指望天机仙音给他出面的。也许天机仙音现在也在想着应该让他们家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好。在天机仙音没有想明白之前,天机仙音是不会轻易答应她的。都是玩天机术的,天机仙翁虽然比天机仙音高明,但是牵涉到尊上,他没有机会,反而会处在下风,玩不了什么手段和花样。

    有人走到天机仙翁的身边,告诉他家族一切都好,昨日没有族人擅自出去。连出了两回事,族人似乎明白自己的处境不同以往,不是那么美好了,现实了许多。

    那人又道,外面的人总有监视,似乎是有组织有目的的监视,很严密,像是看押犯人似的。看样子,天机家族以后想自由一些都不可能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