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走后,天机仙翁深吸一口气,拿出腕脑,“天机仙音,是我,我想你应该和我谈谈了,你要我们天机家族怎么做,你可以直说了。△,”

    天机仙音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话,直接说道:“放开神魂,让我的夫君在你们的神魂打下魂印。愿意我就去和我夫君谈,不愿意,以后你们就不用再找我了。”

    天机仙翁绝对没有想到天机仙音会说出这番话来,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天机仙音了一会,见天机仙翁没有反应,果断的结束了两人的通联。

    天机仙翁的手垂了下来,无力的握着腕脑,双目一下子失去光彩来,抬头看着四周,都有一股雾罩着,迷幻了,看不清了。

    天机仙翁知道天机仙音提这种条件,家族的人是无法接受的,他们都飞扬了那么多年,已经养成了高高在上的自尊自贵的心态,让他们去做别人的附庸,比杀了他们还难受。对于天机仙音,天机仙翁也提不上什么恨意,对于这个宝贝的孙女,他一开始就存了利用的心思,现在孙女什么都知道了,什么都明白了,没有当场报复他们已经很好了。不用怀疑,天机仙音绝对有报复他和他的天机家族的能力,因为天机仙音背后站着的是雷森,是尊上。那是一个现在让天机仙翁忌惮的男人。

    天机仙翁明白,天机仙音能给他们这个机会,是不愿意他们就这样消亡了。没错,是消亡。这绝对不是吓唬人的言辞。如果天机仙音不愿意帮助。他们只有消亡一个结果。被困在这颗灵气贫少的星球,就是雷森找到仙域通道也不可能有他们的份,他们只能困在这里,修为高的等着寿元将尽,修为低的在这里几无突破的可能,老的终会老去,新的无法得到未来,他们有的只能是一种绝望的结果。

    天机仙翁也不能接受天机仙音提出的条件。这个条件几乎把他们天机家族以后的路全堵住了,他人天机家族以后就全绑到雷森身上,虽然雷森想杀他们动不动魂印都一样,有天劫击杀他们效果一样的好,但是被下了魂印就形同奴隶,再没有自由了。

    而且,天机仙翁还是天机仙音的爷爷,尊上也得称他前辈,听天机仙音的意思,他也不例外。必须让雷森在他的神魂里打下魂印,这个结果真是令他难以接受。他是谁。他曾是云淡风轻,智珠在握,受众人尊敬的天机仙翁!要是他被雷森在神魂下了魂印,以后见了那些老朋友,不管对方态度如何,他都无法再向以往那样了。

    他不是牛千木!牛千木可以不顾一切的,没有人格,也不要逼格的求着雷森在他的神魂打下魂印,他不行,他是有尊严的!

    头可断!血可流!尊严不能丢!天机仙翁这么想着!心乱如麻!

    怎么能会这样,天机仙音怎么能会想出这种不给他们天机家族留后路的主意。女人啊,果然是太狠了!天机仙翁想起那个被自己杀掉了女人,那也是个狠人,临死了还对天机仙音公开了天机仙音的身世,彻底的废掉了他利用天机仙音的感情底牌。给天机家族埋下了最大的定时炸弹!如今被引爆了。

    天机仙翁转身朝屋走去,再也无心看院的风景了。阳光是刺眼的,剌眼的阳光把空气都晒的粘滞了起来,呼吸到身体里,整个身体都发闷。

    被天机仙翁通知过来开会的人都是天机家族的核心,真正的流砥柱。天机仙翁把天机仙音的话说了一遍,沉声道:“现在是你们拿主意的时候了,是接受还是不按受?”

    停顿了一下,天机仙翁又道:“我们天机家族有今天,大部分的原因在我,是我误判了天机,错估了我们自己的实力,天机反噬,才会有今天。按照现在的形势下去,如果我们天机家族不想着改变,只能是慢慢的毁灭,不可逆转!”

    天机仙翁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无奈,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希望他寄了厚望的家族能做出一个英明的决定,能让天机家族走出这种让人绝望的处境。

    但他知道那是奢望,他都没有了主意,还指望这些人,简直是笑话。果然,天机仙翁等了半天,只等到这些人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一个说话的。

    天机仙翁笑了,说道:“难道你们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你们不说话,是赞同天机仙音要我们放开神魂,让雷森在我们所有人的神魂打下魂印?如果是,我马上联系上天机仙音说明就是了?”

    一个人抬头,大声嚷道:“我不愿意!凭什么,凭什么啊!他雷森再厉害,当初也不是老祖你帮他建立了天机府,又帮他建立了盘龙王朝。没有老祖你的无私的帮助,他雷森再牛,能有今天?还有,她天机仙音不思我们天机家族的养育之恩也就罢了,还这样对待我们们,简真是可恶极了,一点亲情也不念。我建议把她从家族除名,以示惩戒!”

    旁边有人拉拉他,示意他不要乱说。那个人倒是有种,直接说道:“你们不要这样!我知道你们怕什么,不就是怕他雷森的天劫吗?除了这个,他还有什么本事?修为没有多高,又不念亲情,对雷氏不看顾,对我们这边对他有恩的家族也不思回报。这样的人能成为应出之人,我只能说天道不存,天机有眼也是瞎了!不就是天劫吗,哈哈,我不怕,有本事,天道有感,天机有感,来轰我啊!我不怕……”

    “轰!”一道黑色的闪电击穿屋顶,直接打在说话的人脑袋上!黑色闪电极其霸道,打在那人身上,那人身上马上就闪起诡异无比的黑火。从里到外的烧。那个到这时脸上才显出恐慌来。一时嘴快。竟然要把自己赔进去,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老……祖……”那人张嘴,一团黑火从他的嘴冒出,只说了两个字,整个头就烧成了灰白的骨灰,从脖子上掉了下来,在地上碎成一地灰白!

    众人吓得起身,离无头的人远远的。脸色难看的看着从脖子上向外冒着黑火的人。

    天机仙翁脸色更难看,天机感应也太敏感了,说来说来,真的是不给人辩白的机会。看样子以后只要有说雷森的坏话都要小心了,重一点就会引来天劫的打击报复。

    终于站立的身子也化成了灰掉落一地,黑火消失,只留下头顶一个透明的洞。阳光从洞照起来,照在了天机仙翁的半边脸上。天机仙翁脸色阴冷,就是阳光照着,也能感觉到冷意森然!

    屋内一片寂静。天机仙翁的眼睛动了动。扫了一下都不安的站着的众人,哼了一声。“怕了,都怕了吗?以后你们管不住你们的嘴,这种事情还会发生。”

    天机仙翁摆擂手,“都坐吧,死了一个,他死的有骨气,我很喜欢,不愧是我的后人,有骨气,骨头也硬。只是,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在你们的身上,这种事情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我愿意看到的是整个家族,因我,因们们的存在,在经历了种种事情以后,变得更加强大,更加的成熟,知道自己的定位,自道哪些事情该做,哪些话该说。哪些是对我们有用的,哪些做了对我们家族是灾难!”

    那些人坐下,看着天机仙翁,上一次家族被雷击毙的事情离他们有些远了,一连串的有死在雷下,对他们来说有些难以接受,若是敌人,面对面一刀一枪的对战也可,可是这个敌人根本就不用露面就能置他们于死地。他们下意识的集体忽视这个现实,那就是他们在雷森面前根本就像个孩童似的,纵是气势高涨,到了大人面前,大人一个手指就可以捅倒他了。他们觉得这非战之过,是啊,都没有战斗过,光动动嘴就嗝屁了,没见到刀光剑影,心下森然,只是一声雷,就足以让人心惊胆战,两股抖抖不停了。

    在这种情况下,胆子稍大一些的人,开口了,声音发颤发尖,“老祖,这种有关家族生死存亡的事情,由老祖一人做主就可以了,我等听老祖的。”

    天机仙翁皱了皱眉,这些人被突如而来的雷击给吓住了,表现的十分令人失望。在他看来,这些人面对死亡应该毫无惧色才是,这种表现算什么?

    天机仙翁不满意,便哼了一声,“听我的,我要是决定所有人都放开神魂,让尊上在我们的神魂打下魂印,你们都没有意见吗?”

    “全凭老祖做主。”这个时候,大家就是知道天机仙翁为什么不满,也都不用考虑了,死亡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可怕的。他们这些自尊自贵的人更不用说,死,别人去死好了,他们能活着,当然要活下去。活下去一切还有希望,死亡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不是说说而已,而是事实,雷劫之下,连神魂都给灭掉了,根本就没有机会再转世重生。天机为了尊上,从不给危胁尊上的东山再起的机会。天机就是那么霸道,那么的不讲理,不服,不用你找着人去辩才行。

    天机仙翁疲倦的挥挥手,“都出去吧。”他实在是失望了。指望这些人替家族的出路出出主意,现在看来,这些人根本就不足靠,也从来没有想过家族的未来,要么莽,要么躲,没有一个是有真正担当,把家族未来放在心上的人。

    天机仙翁也想放弃了。如果他不是还想靠着以他为首的家族在未来搏得更大的话语权的话,他也想放弃。这些人不足靠。

    头疼啊!天机仙翁现在是真的头疼了,该怎么办,理智一点,投靠雷森,放开神魂,让雷森在神魂里打下魂印,从此以后,就是雷森的嫡系了,在雷森的手下,也可以安心的发展,成为一方势力了。只是,多少让人不甘啊!

    一个人进来把地上灰扫走了,屋顶上的洞没有天机仙翁的允许,没有人敢上去修补。天机仙翁坐在那里,目光随着阳光的移动而动,阳光是自由的,而他怕是以后身不由己,再也没有自由的机会了。一旦神魂下了魂印,就是主人不行使什么权力,整个人都没有了机会,从里到外都像上了一层枷锁,不得伸展。

    阳光尽去,黑暗驱走了光明。

    “上灯吧。”随着天机仙翁的声音响起,整个屋里亮起灯光。天机仙翁从椅子上站起来,抬步朝外面走去。

    “天机仙音,你说的我考虑了,可以,你去和尊上说说吧,对尊上说,天机仙翁犯的错天机仙翁认罪,只是希望尊上能给天机仙翁及天机家族一个赎罪的机会。只要尊上信任,天机家族会是尊上手一把快刀,轻易不出鞘,出鞘必见血!”

    天机仙音没有接天机仙翁的通联,天机仙翁只是做了留言。

    留言完毕,天机仙翁在院子里站了半天,天上竟刮起了风,飘起了雨。站了一会,风越来越大,吹着院子里的花木,雨也大了起来,打的花叶乱抖,一副不禁风雨,拼命飘摇的模样!天机仙翁回到屋,屋顶的洞向下面漏着雨,给人一副破败的模样。

    族人上来请示,是不是现在修补屋顶,天机仙翁告诉他们不用了。族人请天机仙翁去别屋休息,天机仙翁拒绝了,让族人退下,他就坐在椅子上,看着灯光雨丝纷纷,逆着光,透着光,一丝丝,一点点,纷纷乱乱的屋漂洒……

    天机仙音拿着天机仙翁的留言的腕脑,抱着孩去找雷蓝依儿。

    雷蓝依儿听了天机仙翁的留言,笑道:“他很不情愿!”

    天机仙音点头,“他是很不情愿,没有办法!如果不这样,我对他一点也不放心,他肯定会在某个时候给夫君找点麻烦,不甘心吗,能理解。他不甘心,我也不甘心,其实我心里面希望他不甘心,那样,我就能请求夫君给他们来个雷霆一击,一了百了。可是我心里面又不忍呢,必竟他们都是我娘家的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