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仙翁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天机仙音啊,我没有那种意思,我知道天机家族能保存到现在,尊上没有对我们下重手是有你的原因,我得谢谢你……”

    天机仙音不客气的打断天机仙公的话,“这些话不要和我说,你知道,天机家族其他们知道吗?估计现在有很多我在骂我,骂我不顾亲情吧。+,天机仙翁,这件事情,现在我不想管了,你们死了也好,死干净了,免得以后你们心里面还怪罪着我。”

    天机仙翁忙道:“天机仙音啊,你可不能这么想啊,我们再怎么,也是你的家族,我们灭绝了对你的名声也不好。无论如何,这事你得管,你要不管,我们天机家族可就真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天机仙音再冷笑,“那也和我没有多大关系,与其救了你们,还落下你们的埋怨,不如现在大家做的干干净净的好,少了许多麻烦。”

    天机仙翁叹息一声,一嘴的苦味,在他想像,不应该有这么麻烦,雷森怎么会拒绝他们一群实力不俗的人投靠,给他们的神魂打下魂印,有魂印在,让他们做任何事情他们都会去做。这是一群多么好的打手啊,拒绝了就实在是亏了,换成是他,有这样的事情,他会举双手欢迎。偏偏的雷森就拒绝了。

    他想这种事情天机仙音不会骗他,也骗不住,事后只要他稍加推算,牵涉到雷森,拼却吐几斗血。丢半条命。也能推算的出来。现在。他只能求着天机仙音,让天机仙音在雷森面前再多说说好话,多求求情。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怪,一旦底线突破,可以变得没有底线起来。现在的天机仙翁就是这样,他已经想着了要当雷森的奴仆,本来还觉得有些不甘,现在听天机仙音一说雷森还不愿意。马上那种不甘没有了,反面觉得当奴隶也好,看到没,雷森的奴隶不是随便收的,以后也不用担心雷森的奴隶过多,挤去了他们的位置。这么一想,反而心头庆幸和热切起来,庆幸他想明白了,做出了最明智不过的决定,决定做雷森的奴隶了。热切的是想着能立即得到奴隶的身份才好。这说不定是一种荣耀啊。

    天机仙翁在转念音,心的苦涩换成了最热切的期盼。对天机仙音道:“仙音啊,这件事情我知道我做的差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有罪,我承认,可是你心竟是在天机家族长大的,你对天机家族还有感情对吧,你不想看着天机家族就这么消亡。是啊,天机家族消亡了也许是很多人的希望,但是你绝对不会是其一个,你去找尊上再说说,就说天机仙翁知道错了,只要尊上肯原谅,天机仙翁愿意做他最忠诚的似人,如有违誓,魂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仙音啊,这件事你一定要多想想办法,对了你可以去找蓝依儿王后,她能在雷森面前说得上话,你去找找她,她是个明白人,知道我们对尊上有多么重要……”

    “哼!我在想想办法!如果想不出来,你们就自求多福吧!”天机仙音说完,掐掉通联,整个人却不好起来。

    雷蓝依儿拍了拍她的手,问她怎么了,她道:“天机仙翁原来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没想到也会为了活命放下一切,没有尊严的话也肯说了,这真让我想不到。在我心目当,他应该是宁愿牺牲了也不会妥协的!我很失望,真的,蓝依依姐姐,现在我都不想帮他们了,像他们这样,已经被抽去骨头了,我帮他们恶心着我了。”

    雷蓝依儿拍拍天机仙音的手背,说道:“他也是走投无路,被你吓的。如果不是如此,他也不能领袖众修士几千年了。这谁也怪不上,要怪只能怪他自己,怪他自大,做了一场不该做的自大梦。到头来,发现一切失控了,根本就不是他能把控的,他才知道了,但是已经晚了,晚到他不付出代价来只能沉沦。也许他意到到了这一点,却不知自己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心慌了才如此。你啊,不用多想,想想怎么去说服夫君吧,夫君那一关过不去,说什么都是假的。也许你该换个说法了。”

    天机仙音眼睛一亮,“怎么换?请姐姐教我。”

    雷蓝依儿笑笑,“对于天机家族,夫君肯定是不放心的,这一点咱们可以肯定了。否则也不会把星球圈起来,不许他们出离星球了。夫君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没有下狠手,否则杀掉他们比圈养简单。”雷蓝依儿看了看天机仙音,“我说杀他们,你别不自在,我说的是实话,如果他们不是有你在,他们已经死了,就是夫君不下手,我也会让夫君下手,我是不会容许有任何不安定的因素长期存在的。不发现倒还罢了,发现了,不让我动手,我睡觉也会睁着眼睛,我这人就是这样,心不能存事。”

    天机仙音笑笑,“姐姐,你说,我知道你说的都是实话。你说,我听着呢,你还没有说该换个什么说法呢?”

    雷蓝依儿摇摇头,“其实天机仙翁的心迹从一开始夫君就发现了,只是埋在心里任何人都没有说罢了,所以对天机星惊变,他很淡然的接受,并没有因为天机家族暴露,天机星众人和天机家族反目,把天机家族赶出天机星而有什么表示。但是,夫君没有表示,不代表夫君能容忍,连这种在时刻谋划着针对他的人,时刻准备要了他性命的人容忍,夫君那不是大度,那是傻了。”

    “因为这等原因,夫君才对和你的事情上一直心存戒意,你们之间的事情你最清楚,说是宿缘,差一点变成了宿怨了。你再想想,夫君这个时候能拉下来脸,顺顺当当的全部接受他们吗?换成是我。我也不能!”

    天机仙音迷惑了。“姐姐。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雷蓝依儿淡淡的笑着,“很简单啊,想让夫君接受你的建议,给天机家族放开神里里打下魂印,先让夫君出一口气啊。天机仙翁做的事情很恶劣,表面上看似帮着夫君建立了天机府,又建立了盘龙王朝。功劳颇大,可是他这么帮,任由夫君实力一天天增长,而一直旁观,这种感觉,就像是,我对你有恶意,我想收拾你,但是你努力拼命的增长自己的实在,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可我不在乎,还笑着帮你发展。你说你是什么感受?”

    天机仙音眼睛瞪了一瞪,“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雷蓝依儿一笑,“因为你没有站在夫君的角度上去考虑,你只是想过夫君当时是如何的冷落你,到现在估计你心还有芥蒂,一个人一旦心对某事有了芥蒂,通常对与某事有关的一切事物都不会再冷静客观,公正公平的看待了。如果你不是天机仙音,不是从天机家族出来的女子,也许你早就看明白了,也不会把天机家族归拢到夫君名下想的这么简单。我告诉过你,夫君不一定答应,要你有准备,就是让你准备这一点。”

    天机仙音有点儿乱,雷蓝依儿说的好有道理啊,是啊,当时她可不是怪罪雷森来着,怪他不通情理,连雷蓝依儿这些来路不明,身分不正的女人都要,对他这个出身于天机家族的高门大户的女人不屑一顾,如果不是宿缘一说被她坚信了,她早就飞了,不会黏着雷森不丢。到现在,每想起这些事情,她还有些着恼。现在被雷蓝依儿点破,她发现她真的有点多怪了雷森,也是没有站在雷森的立场上去看待事情,如果是她,有雷森那些事情,她绝对不会像雷森这样对待另一个天机仙音。能有今天这还多亏了雷蓝依儿的功劳。

    天机仙音看向雷蓝依儿的目光变得感激起来。雷蓝依儿苦笑一下,“仙音,别拿这种目光看我,我这样说,只是让你理解夫君,没有显摆我自己功劳的意思。”

    天机仙音点头,“姐姐我知道,姐姐你接着说。”

    “想让夫君答应你,就想法让夫君出了胸口一口恶气,等夫君出了恶气,你再要求他,一切就都简单了,夫君心没有那么浓重的芥蒂了,自然就会答应你。”

    天机仙音这个时候态度真诚得很,她确实想保住天机家族,不为什么,只为那些人有好几位半仙,如果对雷森完全忠诚了,将来对夫君的帮助绝对大。她看重的就是这一点。雷森现在什么事都愿意一个人干,没有得力的人去分担,天机仙音看着揪心。

    雷蓝依儿道:“我只是说说我的想法,至于你接不接受,那是你自己考虑的事情了,与我就没有关系了。可能听了我的想法你会很不舒服,我先声明一下,这也只是我个人想的,夫君他接不接受还是两可之间,你听了,也只能做一个参考。”

    天机仙音忽然感觉到雷蓝依儿的说法可能很残酷,对于天机家族来说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不然,雷蓝依儿也不用这样做出特殊的声明。

    天机仙音也郑重起来,坐直了身子,对雷蓝依儿说道:“姐姐,你说,我会认真听。”

    ……

    两人一起回来,看到雷森正悠然的喝着茶水,两个孩子乖乖的一边一个坐在他的两边,两个孩子手里都捧着一个奶瓶,奶瓶里装着是灵果酿,香气逼人。这两孩子也知道这是好东西,一人抱着一个,喝一口咂一下嘴巴,小表情很是享受!

    雷蓝依儿却不太乐意了,她可是知道灵酿里面的灵力有多恐怖,控制不好,就会在身体乱行,把身体坏得不成样子,人就废掉了。

    雷蓝依儿冲雷森一瞪眼,“你怎么能给孩子喝这种东西?”

    雷森不在意的笑笑,“哪怕什么,能吸收多少吸收多少,他们都在我旁边坐着,我没有事做,连喝茶带用灵气给他们化解不就行了。看你,担心什么,这两孩子的身体可不一般,强得出奇,一般人一口灵酿就口鼻出血,体弱不受,这两个,居然能连喝几口还没有事情。倒底是我儿子啊,个个的厉害!儿子们啊,快点长大啊,老爹以后就靠你们保护了。”

    两个孩子听懂了雷森的话,一左一右一齐点头,随即想到什么,又一起给了雷森一个白眼。惹得雷森开心的大笑。这两孩了真是可人疼,能让人疼到心里面,疼到骨头缝里面去。

    听了雷森的话,又看到两个孩子的表现,雷蓝依儿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雷森没有把两个小家伙当小不家伙看,有一点是当大人的模样,这样教育难免会走形。笑的是,这样一来,雷森就把年龄拉下了,和两个小屁孩在一起,他也不自觉的变成了小屁孩,天真的形态显露了出来。雷蓝依儿还是担心两个孩子消化不了灵酿,见两个孩子还把奶瓶朝嘴里塞,就冲了过去,一手一个,把奶瓶夺在手,横起眉毛,冲两个小屁孩瞪眼道:“不准乱喝,再乱喝妈打你们的屁股!”

    两个小屁孩齐齐的朝雷蓝依儿翻了个白眼,一起站起来,拉着雷森的胳膊,伸用小胳膊去够雷森嘴边的茶杯,雷森叫起来,“喝茶不好,你们长大了才喝!天啊,你们是一对什么怪物啊,怎么什么都敢喝!看看你们的妈妈,把你们都带成什么样了!”

    雷蓝依儿听出来雷森是在怪她和天机仙音,眉头一拧,“夫君,我们够辛苦的了,你还来怪我们。谁让你拿出这此古怪的东西给他们喝,你就不能拿出一些正常的东西哄他们俩个,你不正常,孩子可是正常的孩子,你不能当怪物养。”

    雷森不在意的笑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两个就不是怪物。不是怪物,你见过谁家的孩子不哭不闹,坐在这里和大人翻白眼,翻不过了,过来用手抠我的眼球玩,一点也不生疏。这简直就是两个怪物吗,怎么说不是怪物,不是怪物他们是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