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蓝依儿横了雷森一眼,“当然不是怪物。  我生的孩子不是怪物!”

    天机仙音道:“我生的也不是。”两个孩子在两位母亲的声音,使劲的攀着雷森的胳膊去够茶杯。雷森松开手,茶杯虚浮在空,两个孩子怎么够也够不着。便放开雷森,过来缠着雷蓝依儿,要她手的奶瓶!

    雷蓝依儿弯下腰,朝他们屁股上各拍了一巴掌,两个孩子老实了,跑到雷森旁边坐下,一起拿眼愤愤不平的瞅着雷蓝依儿。

    雷森哈哈大笑,变戏法似的拿出两枚带着软剌的水果,塞到他们的手,促狭道:“赶快吃,吃慢了,你们的妈妈又要夺走了。”

    两个孩子听了,捧着水果咬了一大口,半边脸沾的都是紫红色肉汁,然后抬眼一起示威似的朝雷蓝依儿瞪着。惹得雷森又开心的大笑,“你们两个看看,他们两个的表现不像怪物,说出去谁信!这是两个标准的怪物。”

    雷森的话音落下,两个孩子先后伸出小手,把手上的果汁摸在雷森的身上,雷森顿时不笑了,故做愤怒的模样看着他们,两个孩子不在乎的扭过头去,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雷森又大笑起来,几年的开心加在一快,也没有和两个小家伙短短相处的多。

    雷蓝依儿把两个奶瓶收到空间戒指里,对雷森道:“我和天机仙音刚才说了一件事情,她提到她想让你把天机家族收为己用,你拒绝了,为什么啊?他们放开神魂,你在他们神魂打下魂印不好吗,正好能有人帮你,我们也不用再向以前那么担心了。”

    雷森正色道:“我知道天机仙音会和你说,这种事情不要再议了,我还真不习惯朝人的神魂里打下魂印,再说了,空间里那么多星兽,都打下了魂印,打得我都想吐了,实在是不想再打了。天机仙翁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不打魂印,想让我放他逍遥也不可能,我是一个特别怕麻烦的人,我知道他对我造不成什么危胁,但是麻烦会有。与其到时候,杀不得留不得,不如现在就把他圈在那颗星球上,让他老死是一个我比较能接受的结果。”

    雷蓝依儿挑了挑眉头,“你也变通一下,牛千木你都能收,再收一个天机仙翁也没有什么。你不愿意朝人类的神魂打下魂印,这个我理解,必竟是同类,别扭和犯罪感谁都会有,可是,天机仙翁就这样带着几万人的家族消沉消失你不觉得资源浪费了吗?我看啊,你倒不如把他们收过来,充到尊上府也好啊。尊上府那些人,我看牛千木想完全管理好也够呛,有一半听他的,他还得商议着来,他能管的也就是他的徒子徒孙了。”

    雷森嘿嘿一笑,“尊上府吗,我本来就没有指望他们能帮我做什么,我从一开始打下地球宇宙,如今又快打下了双角人的宇宙,可曾用过他们一个人,一只星兽!没有!还有这边的盘龙王朝,我可兽抽调这边过多的物质去支援那边,也没有。我和异族人战争靠的是我自己,要是靠他们,早就完了。我庆幸的是,老天赐给我全属性,让我学什么都很快,而且我的运气还非常好,要什么有什么。我靠的是我自己,没有靠过别人。所以啊,无论是尊上府还是盘龙王朝,我都没有把他们当成什么重要的东西,只要他们不生事,安稳的呆在那里,随便他们怎么都行。我没有打算让他们怎么着,只要不让我生气。”

    雷森缓了一缓,把悬浮在头前的杯子抓下来,喝了一口,看着两个孩子伸出沾满果肉汁水的小手又来攀他,手一松,杯子又浮了上去。

    “天机仙翁当初建天机府,我就知道他动机不纯,不过我没有想过要在这边建立什么势力,所以就任他做了。什么天机府,什么盘龙王朝,与我的干系都不大,我想管可以管管,我不想管,谁也强迫不了我。那些修士看不上我的修为,我也知道,只要不是过份,又赶到我心情不好时,我不会理他们,爱怎么着怎么着,我不管,只是,别来惹我。”

    “总的来说,天机仙翁看上去是有功劳的,他的心机很重,想用这些把我牵绊住,可他没有想到,我压根就没有想过用他给我建立起来的势力,和异族人战争,除了我信任的几个人,其他的一个也不知道都生了什么事情。不是我不相信人,而是这些人不可相信。他们应该庆幸,庆幸我不爱杀人泄,要不然,灭亡的不只是一个天机家族,十个天机家族早就在我的怒火灰飞烟灭了。我不杀人,是我的事,别把我惹毛了,惹毛了,我绝对不介意杀人,死在我的命令下的人,现在最其码有这边人类加星兽加合相族五六倍了。如果他们以为我是仁慈的,那就是他们错了,我要是举起屠刀,无人可拦。”

    雷蓝依儿说道:“夫君,这些我们理解。你辛苦了。”

    雷森抖了抖肩膀,两各胳膊被两个小孩拉住,他们吭吭哧哧爬上雷森的肩膀,搂着雷森的头,在雷森的脸上各啃了一口,果肉口水,糊了雷森一脸。两个小孩子一扭身,坐在雷森的肩膀上嘎嘎大笑,十分得意。

    雷森不在意,脸也不擦,又拿出两枚普通的水果塞到两个小屁孩手。“辛不辛苦我不说,这也许是命,这些事情本来不该我来管的,偏偏是我,命运之手把我从遥远的地方拉到这里来,扔给我这一摊子,不管不顾的。我也不想,只是有一种叫责任的东西推着我去做,其实我很懒的。你们啊,不要想着帮我,我不需要,在这个世界上,我让谁死只是动动念头的事情,我没有必要要任何人的忠诚。我就像看他们想唱什么戏,如何的蹦哒,惹得我烦了,手掌翻翻就让他们消失。还是那句话谁都别来惹我,惹了我,我谁也不认!”

    雷蓝依儿过来把两孩子从雷森肩膀上报下来,虽然两孩子屁股坐的挺稳,可是雷蓝依儿还是下意识的感到危险,不应该那样。两个孩子又是一阵抗议,不过在雷蓝依儿的面前无效,只好翻白眼作罢。等到了地上,又颠颠的跑回雷森身边,一左一右,伸着腿儿,排排坐,很乖的一副模样,偶尔把手在雷森身上蹭一下。

    雷蓝依儿伸手拧了雷森的耳朵一下,嗔怪道:“说什么胡话,什么谁也不认!我和仙音是你的女人,你敢不认!这两个孩子是你的种,你敢不认试试!”

    雷森马上举起手,“好,好!我。说错话了。除了你们,我谁也不认。我很重感情,但是也得看值不值得我去重视,如果惹急了我,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我可不管船下面盖着哪只乌龟望巴淡!惹急了我,我都弄死他。”

    雷蓝依儿叫道:“跑题了,我们说的是天机仙翁和他的家族。夫君,我看这件事仙音做挺好。夫君你的能力天纵,可是再强,也必竟只有一个人,我不知道异族人如何,我想异族人一定是一大群团结在一个人的周围,是一个群体,才会有那么大的能力。俗话说一个人就是浑身是铁,也搌不出几根钉来,无论如何,夫君最终还是要有人来辅助的。我看啊,天机仙翁这次应该全明白了,不会再对夫君有其他的想法了。”

    雷森拧了拧眉头,“我说了,这件事……”

    雷蓝依儿笑道:“你说少说,听仙音如何说,仙音有其他的想法。哪可是她的娘家人,你这么对待,也不怕我心里面冷,我要是有娘家人,你这么做,我告诉你,我也糊涂劲上来,也会一哭二闹上吊的,到时候别说我撒泼,也别说我不讲理!”

    雷森咂了一下嘴,悻悻的说道:“你要是有我一定不说啥,你有吗?”

    雷蓝依儿挑眉狠狠的瞪着雷森,雷森马上投降,“ok!ok!我算是明白了,这个家里我这个男人是没有人权的,猫嫌狗厌。行行,你们说,我听着。要是你们说的有理,我听你们的,不就是收几个人吗,多大的事情,别忘了,你夫君我可是有一个空间支撑着,再来十来万也吃不穷我,何况,空间再次升级,那可就大了去了,两个秘境,再加上原来的空间升级面积,有两个升龙星大了。”

    雷蓝依儿现今天雷森特别的爱说,细一思索,现他是被两个孩子给逗的,自我降下年龄,直接降到爱显摆,好喜功的少年了,所以才会这么自夸,不过,看雷森的样子,自吹自擂起来,也挺好玩。

    “夫君,我想……”天机仙音把她在上面和雷蓝依儿想好的话说了一遍。雷森一脸的纳罕,古怪的打量着天机仙音,问道:“你知不知道按照你的来,意味着什么?”

    天机仙音点头,“我知道,天机家族现在人口最起码会减少一半。但这是最好的了,与其让他们在那颗星球上腐朽烂,不如让他们为夫君所用,成为夫君手的一把刀。”

    雷森哼了一声,瞅了一眼雷蓝依儿,“肯定是你出的主意。仙音心灵一直都是那么纯洁,和你在一起久了,你会把她教坏的。好吧,你教坏就教坏吧,我不说什么了。”雷森雷蓝依儿伸出纤纤玉指来,连忙换了口风,“我想说的是,这是叫睿智,娘子威武!”

    雷蓝依儿把手缩了回去,倒不是给雷森面子,她看到坐在近边的小屁孩一骨碌站起来,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她。她可不愿意让孩子看到她另一面,只好收手。

    雷森抱着儿子狠狠的亲了一口,这个儿子毫不客气的把一小半水果贴到了他的脸上,给他糊了一个花脸。貌似对他这样亲近很不感冒!

    雷森揪了揪小家伙的鼻子,小家伙躲闪了两下,急了,冲着他的手指头就咬,雷森也不躲,把大拇指塞在小家伙的嘴里,任由小家伙咬。肉肉的,小家伙还没有长全牙,咬了一会,嫌不好吃,就松开了,咬了他一手指的口水。

    雷森让仆人拿纸,擦了擦手,又替两个孩子把手和脸都擦了,才说道:“仙音,你要是认真的,我倒不拦着你。只是我确实不想收他们。你知道我是懒得管理这些事情的,尊上府如今交给了牛千木,是好是坏我都懒得过问,盘龙王朝,我交给了王相比尔茨,好坏我也不怎么问,再多一些人,我还是不问,你觉得这好吗?”

    天机仙音心里一松,雷森这已经是答应了,她笑道:“我和蓝依儿姐姐商议好了,你收了天机家族,我们就成立一个外戚管理处,你是总管,我们两个担任副手,也不用你管,交给我们就是了。你要是答应,你就是给他们下魂印麻烦些,其他的都由我们两个包办了。”

    雷森这才叹了口气,“行,我听你们的。”

    天机仙音马上出去和天机仙翁联系。雷森趁机站起来,用手指点了点雷蓝依儿的额头,无奈的说道:“你啊,小心天机仙翁会恨你的,你这一下子彻底的断了他的念想,要是他接受,他的族人真的彻底的和他不一心了,这样做等于是他逼迫他的后代族人,拉仇恨拉大了。”

    雷蓝依儿一脸笑容,“我是女人,我可想不到那多。你们男人啊,总是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真是的,多简单的事情,先收了,不行再除去。你离开去做你的事,我们手边有天机仙翁,做事也可能放开手脚了。”

    说着,雷蓝依儿把头靠在雷森的胸膛上,“我也不想这样,被逼的!谁也不能难为我的夫君,谁难为我的夫君谁就是蓝依儿的仇人!我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后悔来世上走一遭!”

    雷森摸了摸雷蓝依儿的脸,笑道:“有妻如此,此生足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