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两个小孩突然叫起来。

    雷森和雷蓝依儿看过去,见两个小孩一脸的震惊莫名的偷看着他们两个搂抱在一起。见他们两个看过来,两个小孩忙用手捂脸,手指头缝里露出两只大眼睛,表示,宝宝就是看看,宝宝很安静,宝宝不说话!

    雷蓝依儿大羞,从雷森的怀里挣脱出来,走过去,朝两个小屁孩的屁股上一人赏了一巴掌,凶巴巴的道:“看什么看,坐下,吃你们的东西。”

    两个小孩把手摊开,伸到雷蓝依儿面前,表示宝宝的手没有吃的了。宝宝还要!

    雷森大笑,挺肚掐腰,手一指两个小孩,“呔,你们俩个是何方妖孽!敢来我的地盘撒野!还不散出原形来!哇呀呀呀呀!”

    雷蓝依儿飞给雷森一个奶瓶,两上小孩飞给他两对卫生眼。

    天机仙翁脸色真的都变了,脸都因为莫名的情绪给坏得又长又难看。天机仙音告诉他,经过天机仙音的苦苦相求,雷森答应了,但是天机家族必须经过考验,日后,天机家族凡是对雷森心有不满者,想伤害雷森以及雷森至亲之人者都会有天劫降临,把那些人击毙!

    天机仙翁很不想答应,这个太难为人了。自家的事自家清楚,几千年了,他私下里给家族子弟灌输的可都是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理念,唯恐这些人对自己的要求低了,到时候派他们去管理一方,没有那股子精气神。他们天然的就把应出之人雷森当成了敌人,生死大敌,心如何没有敌意,有机会想杀雷森者十之有九。就是经过这一段时间有转变者,据天机仙翁自己推断,也不过转化成,也就是说,天机家族现在有六成对雷森是不满的。雷森这一招好狠呐,一下要要剪除天机家族大半族人,天机家族就是过得去,也会元气大伤。

    天机仙音最后冷冰冰的说道:“你考虑一下吧,最好是和你们那些人开会公开一下,这事不要怪我,我给你们争取了,我也不希望你们答应。我夫君说了,你们不生事,他不会收拾你们,你们生事,自己寻死就别怪他了。我也说了吧,你们最后是不答应,从此以后,我和你们就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会在近期发布一份公告,公告我和天机家族没有任何关系,天机家族的生死和我都没有关系,天机家族的恩怨情仇由天机家族自己承担,我天机仙音分毫不认,也不会偏护,会持道的立场。”

    这番话的威胁可就大了,天机仙音要是真的撒手,天机家族可就真的危了。要是公告一发,所有修士不纯纯欲动才怪,他们所有的天机子弟别说出星球,就是出现在的堡垒都有危险,随时会被人猎杀掉!天机家族短期内就会面临重创,甚至是灭亡。

    “别,别啊!仙音啊,这件事我应了,我马上开会,天头上,我会和你联系。你放心,天机家族绝对是明事情晓大义的家族!”天机仙翁忙说道。

    天机仙音笑了,一股浓浓的嘲讽,“好,天是吧,我等你天,天后,行就行,不行,我对你和你的天机家族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我的公告发表后,你们谁来找我,以任何借口来找我,我都不会理了。保重吧,天机仙翁!”

    天机仙翁觉得脚下很沉重,他急召人来,开了一次面对生死存亡的家族扩大会议。

    天机仙翁尽量用冷静的话去讲述眼下面临的事情。这一次不同上次,讲完了,下面就群情激愤起来,绝大部分人不同意。他们可以妥协,但绝不可以没有人格的去向一个后辈低头。大部分的人连上一次天机仙翁要向下传的放开神魂,让雷森打下魂印的事情也反对。、

    天机仙翁很失望,但是他冷眼旁观不再说什么。这是一群被惯坏了的孩子啊,到现在还守着他们的尊贵不放。什么人格,被人像猪狗一样圈在这里,也就有人格!

    这些人的反对声浪越来越大,很快,整个堡都是反对的声浪,从这些声浪里,天机仙翁也知道了,最少有八成是反对的,他先前的考虑只是他一厢情愿。

    院子,天机仙翁站立在那里,眼睛眯着,像是睡着了。两位在家族掌握着权力的人走了进来,看到天机仙翁的样子,暗暗叹息。

    “你们来了。有什么话要告诉我吗?”天机仙翁眼睛没有开,轻声问道。这两个是愿意接受天机仙音开出来的条件的,他们是理智的,知道家族现在面临着什么样的境况。

    “老祖,刚刚星球执政长通知我们,我们占了这么大一片地方不合规矩,必须拆除,按照他们的规划来。而且,我们要想在星球上长期立足,必须入籍,便于管理。还有,他们要我们这一片土地必须付钱买,如果不付钱,他们会驱赶我们,因为我们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还有,我们建房的土地每年都是想征税的,税率是别人的十倍。”

    这样的消息天机仙翁并不意外,他没有给天机仙音回话,天机仙音认为他们已经没有价值了,虽然不是直接拿刀子捅他们,用这种手段也能加快他们家族失血的过程。可以想像,以后家族面临的刁难会接踵而来,直至他们不能承受,有人反抗,给雷森借口,然后镇压,镇压过后是屠杀,那些敢反抗的人会被人带着尊上府的命令带走,砍杀掉。

    这种事情很快就会上演。天机仙翁能想像得到,天机仙音会有多少种手段对付他们。天机家族目前资源不缺,但是,总有出去,总要获取一些信息,如果屠杀过后,再借口天机家族不服管理,直接封锁起来,不许与外面接触,天机家族很快就会消亡了。

    天机仙翁淡淡的问道:“那,你们有解决的办法吗?”

    “没有!我们觉得要是尊上和天机仙音要对付我们,我们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纵是修为比尊上高又怎么样,骂他激烈一点,天劫都不饶过,我们要怎么反抗?估计生出反抗的念头,也只是生出而已,大部分人都不敢出手。他们不满,也是渲泄而已,过后就好了。”

    天机仙翁道:“仙音只给了我们天的时间。我不知道天过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你们也要做好准备,不行也有要转世重生的准备了。到时候,我再豁出老脸不要了,向仙音给你们这些识时务的人转世重生的机会。至于他们,他们有主见,会自己打出一片天地来,我老了,他们用不着我了。”

    天机仙翁说这话透着一股不详和心灰意冷,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发现折腾的只是他自己,野心是什么,野心就是疯长的杂草,除之不尽,看似很厉害,但永远不会成长为参天的大树。野心还是一只飞在风的猪,风没了,猪摔在水还好,能活下来,摔到地上,直接就没了性命。野心来时,兴致勃勃,野心去时,一地的鸡毛。

    一地鸡毛,现在天机仙翁就是面对着一地鸡毛,这是一个很形象的比喻。

    那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对天机仙翁道:“老祖,你能不能和天机仙音讲讲,我们这些愿意接受天劫考验的人她就不要针对了,或者单独让我们考验一次,考验过去的人就与现在这些不愿意接受的人分开,与他们再也没有关系。”

    天机仙翁重重的叹息一声,道:“你们能这么想,证明你们还有些理智,可是你们考虑过没有,要是你们神魂被打下魂印后,接下来,要你们回来对付这些不听话的族人,你们怎么办,是执行,还是拒绝?执行,我们天机家族的名声就全完了,这是自相残杀,一个自相残杀的家族立足会很难的,因为他连最起码的立族原则也丢了。如果拒绝,被打下了魂印,后果是死亡,你们到时候会怎么选择?”

    两人犹豫了一下,有些不确定了。他们接受天劫考验可以,凡是明白的机灵的,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打击已经明白,想要杀掉雷森完全就是个笑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早就消除了那些念头,只想着能活下去,活的好一些。大部分通过天劫考验没有问题。只是天机仙翁说的这一种可能也不是没有,他们都是活了上千年的人,就是再笨,对人的心思把握的也很通透。知道这种可能有很大的机率存在。

    天机仙翁道:“如果我们都不动,他们只会一点点收紧套在我们脖子上的绳索,只要天机仙音心里面还有我们家族,我们就还有机会。若是我们只投过去一部分,对于尊上和天机仙音来说,剩下的人必须除去,没有价值了,留在那里只会显得尊上无能,换成是我,是你们,也会杀之而后快。而为了给外人看,杀死那些不听话的最好的执行人就是你们投靠过去人,那样效果最大。是我,我也会那么做。”

    两人不再说话,院子里安静下来。天机仙翁道:“有心就好好看看风景吧,也许以后再看到这些风景心情就大不一样了。”

    两人终是没有底气,还是忍不住问道:“老祖,我们怎么办?我们这些愿意接受天劫检验的人难道就这样被他们给绑架了,一起面对雷霆之怒吗?万一,万一这件事触怒了尊上,尊上认为我们叛乱之心不死,动怒让天劫击下,我们都会死去,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天机仙音就是再同情我们,在天劫之下,她同情也来不及了。”

    天机仙翁愣了愣,又沉默了半天,心掀起涛天的波浪,他们说的有可能,雷森是没有对他们举起屠刀,哪是因为一部份看在天机仙音的面子上,另一部分是他们始终没有让雷森觉得有什么。也许在雷森眼里,他们被赶出天机星惩罚已经过半了,剩下的有天机仙音的面子抵个差不多,所以雷森没有想着把他们全部都处死。这一次是天机仙音反复的求雷森的,如果雷森知道天机仙音的好意被浪费了,一定会认为他们这些人都是死硬,不是真心的,很有可能怒极降下天劫,把他们一族全部处理掉。

    天机仙翁的心沉重起来,再也无心看风景了。他对二人道:“你们回去吧。”

    二人走了不久,又有人过来,向天机仙翁通报,族人去城市购物,被特意对待了,所有族人都会比别人多付一倍的价格,据理力争,马上就被说成修士欺负普通人,天机家族的人就是这个德性,引起附近的修士赶来,厉声警告,让族人向普通人道歉,并花高价把东西买下。有一人不忿,当场被拿下,以扰乱社会治安,破坏盘龙王朝商业秩序,破坏修士不能对普通人出手等禁忌的罪名拿下,然后准备问罪。为此家族正在协商怎么去把人救出。

    天机仙翁对这样的事情已经有心理准备,让人离开,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向他来汇报,那些人有能力,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好了。

    天机仙翁换了一把逍遥椅,逍遥椅旁边摆着茶具,泡的是他存下来的道茶。逍遥椅一前一后的晃着,慢慢的,旁边的茶香弥漫的院子,引来鸟儿在树枝上跳动,好奇的探头看着茶壶。

    脚步声打乱了小院的平静,是一群脚步声涌进来,天机仙翁不悦的睁开眼,看着眼前拥拥挤挤,一大群惊惶失色的族人,喝道:“怎么啦,一个两个的,都没有了定力!天塌了吗?你们至于这样吗?都是个人,站好了。你们不是很有能耐吗,谁都不放在眼里,连尊上的天劫也不放在眼里,这天下之大,你们也大可去得,我很欣慰啊!只是现在是什么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