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他的心凉了,也硬了,根本就不再把那些人看成是他的后人,他把他们看成了必杀的敌人,只是最好由别人出手替他清理掉。不然,就是投靠了雷森,这些人更会依恃着雷森,不把他放在眼,天机家族就真的分裂了,而他在雷森的眼也将变得不怎么重要起来,这是他不能容忍的。他一定要让这些人死在天劫之下,就是有通过的,那也是少数,以后威逼利诱,再能过亲情打动,他自信,还能把少数的人拉回来。

    “仙音啊!”天机仙翁开口了,“不要想那么多了。我现在是真心的想归顺于尊上了。一切替尊上着想,一下子归顺这么多人,确实不合适,万一再有隐藏深的,心藏不轨的人过接近尊上,突然发难,我就难辞其咎了!仙音啊,当断则断,你要知道,对于这个家族,我的感情比任何人都深,为了它我舍弃了太多的东西……”

    天机仙音最后一丝的动摇被天机仙翁说没了,心又变得坚硬起来,她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对雷森不利,更不能允许自己经手的事情最后伤害到雷森。所以,她坚定了原来的想法,起身去找雷森。

    说辞她早就想好了,只是在最后一刻她犹豫了,心生不忍才没有立该说出口。她拖着裙子走到两个孩子身边,拿出手绢给他们擦了擦脸。对雷森道:“夫君,我想好了,就用,天机家族凡是对尊上以及尊上府不满的,死!天机家族凡是有判逆之心者,死!”

    雷森看着天机仙音,又问了一句,“真的用得着这样吗?其实把他们困在星球上不得出,也比现在好。我真没有打算对他们动手。目前来说,他们的动作还在我的忍受范围之内。仙音,你不再考虑一下了吗?一旦命令下达,可就晚了!”

    天机仙音坚定的说道:“我想好了,不用考虑了。老祖他也是这个意思,他担心有人隐藏起来,接近你后再暴起发作,让人猝不及防。所以我认为这么做是对的。”

    雷森摇了摇头,“这个老狐狸倒是会说话。行,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就命令下去。你有什么要先交待那边就交待一下,我给他们准备的时间,准备好了,你来告诉我就行了,我这边只是动动嘴巴的事,简单!”

    天机仙音谢过了雷森,走到一边和天机仙翁再次通联,天机仙翁听到雷森同意了,心里竟然一松,由不出的长出一口气,他道:“仙音啊,不需要准备了!让尊上开始吧!”

    天机仙音也不想拖着,怕拖出事来,马上回到雷森这边,告诉雷森可以了。

    雷森起身,走到院,抬头冲天说道:“我是雷森,我命令,天机家族凡是对我及我的尊上府还有我身边人不满者,诛!天机家族凡是有叛逆之心者,诛!即刻执行!”

    天地间响起一道沉闷的回音。雷森回转身,对天机仙音道:“好了,你看很简单,以后我要是不爽了,看谁不顺眼,就扔两个雷下去,想想都爽!”

    天机仙音道:“我猜你不会,你啊就会拿我开心!这边也没事了,我去看两个孩子去。这两孩子还真不知道是谁转世的,太精明了,我都不知道他们长大了该如何带他们了。”

    雷森笑笑,“不管他是谁转世,他也是咱们的孩子,是你我还有氟利昂蓝依儿的骨血,这一点谁也无法改变,也改变不了。他们就是长大了全都明白了,也得认!再说,我用得着管他是谁转世吗?就是至高神,也得叫我叫爹,叫你叫妈!这就行了!反正啊,我觉得,他们以后越厉害我越高兴,比我厉害才好呢。到时候,我就可以看谁不爽,召唤儿子揍人了,揍得让老子不爽了,我还会臭骂他们一顿。岂不快哉!”

    天机仙音白了雷森一眼,她也是拿雷森没办法了,好像这些日子雷森竟说一些天真过头的话,像个孩子。这也好,最起码能看到他开心的样子了,很难得,也很不错了。

    天机仙音回去陪两个孩子去了。雷森在外面站了一会,用心感受一下,天地间只响起那一声闷响就再也没有回音了,他什么也感受不到。天机天劫就像是军人似的,接了命令转身就走,走远了,他连背影也看不到。

    雷森回头看看,看到天机仙音一脸溺爱的看着两个孩子,就闪身去了空间。

    天机仙翁听到一声闷响,雷声随即隆隆如千万个千万吨的滚珠在地上滚动,“轰隆隆!轰隆隆!”

    轰隆隆的突然间响起,让人猝不及防,打了个冷战,他看到很多的家族子弟吓得站了起来,忙大声喝道:“都坐下,闭上双目平心静心!不得乱动!不得动心!”

    天机仙翁怕这些人乱动,功亏一篑,他思虑极久,觉得这么做有很大的可能避开天机的甄别,只要天机甄别不出,就是真有对雷森不敬的人,也会安稳度过。

    那些乱了的人见天机仙翁镇定的样子,马上心稍安,依言重又坐了下去,闭目宁思,闭了六识,不去听那雷响,不去看那雷会打在哪个人的身上,让那个倒霉鬼变成劫灰一把,以免乱了心,让不该有的念头趁机生出,从而玩蛋大吉。

    道道雷光如同从天上垂下来千万条蛇来,悬在空屈伸不定,忽然有几道雷光打下,打人群的几人,一霎那的功夫,那几人便消失了,原地只留下一堆骨灰。

    天机仙翁见有些人有影响,大声喝呼,用传音直接传到这些人的耳,“坐下!不要慌!平心静气,雷劫对你无用!”他现在也只能这样,希望这些人能信他,不要生出任何和雷森有关的念头和想法,一旦生出怨怼来,雷劫就会要了他们的命去。

    这话其实天机仙翁也是不信的,但是他希望这样能让自己仅剩下的这些族人能少死一些,多保存一些实力,将来到了雷森近前,也多一份重量。

    天雷滚滚,天机仙翁悬浮在空,这一幕如果让别人看去,一定会敬佩不已。天机仙翁的心思大家都清楚了,在这种情况下,要么是他不怕死,心性坚硬异常,要么是他真的放下过去种种念想,真的放下了,准备重新开始。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让人不得不敬佩,这样的人如果作为对手,一下子不打死,终是祸患!相反来说,如果这样的人真的愿意死心蹋地的去帮一个人成就大业,那么一定是某个人的福份。

    天雷一道道从天上打了下来,每一道都威力无比,每一道雷打下总会有一个人变成飞灰,每打一个人,天机仙翁心里面都会抽搐一下。这都是他作的孽,如今报应来了,报应到他的后人身上。天机仙翁强行的打起精神,他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自从打定主意接受了天机仙音的条件,他就有了思想准备。

    让他稍松一口气的是,天雷并没有打向他,这他就放心了。只要他不死,他想信,在他的带领下,天机家族一定会重新站起来,重新变成一人之下的巨大家族。现在他有了新的规划,他要在雷森的手下,利用天机仙音在雷森身边的机会,把家族打造成一支真正能经得起摔打,经得起劫难的大家族。

    他认为经历了一次这样的事情之后,对他拉家族来说未尝不是好事,说不定还是一次机遇。凡时能在这场劫难平安度过的人,将来心境上都会更上一层,对他们来说这是一次机遇,有些人,想有这样的机遇也求不到。

    天机家族的堡内,没有了天机仙翁,那些人早就乱了,天雷形成时,他们都慌了,尽管有人竭力的维护着,想让他们安静下来,但是没有用。这些人不是天机仙翁,没有一个能真正拥有无上的权威能让所有人都令行禁止。

    天雷打下来,本来是打向一人,这人却跑到人群,连带的他周围的人也被牵连打死。几次这样,整个堡内就更乱了。那些原本还在喊的人,有几个挨了天雷,变成飞灰,吓得其他人都也学着乱跑起来,一时间,整个堡内像似炸了营一般,人人自危,个个像无头苍蝇一般乱跑乱撞。往往是有人刚从一个有人被雷击的地方跑到自以为是安全的地带,马上头顶上又有雷打了下来,吓得他们又蹿了起来,四处乱跑。

    奉命包围这里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反应过来每个人都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他们没有想到一次任务竟然让他们看到了这么离奇的一幕。

    在盘龙王朝,从上层有意的流传出他们的盘龙王非一般人可比,可以掌控天劫,动动心思就能让一个人灰飞烟灭。这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像是神话传说,听起来总是那么的不真实,让人半信半疑。这些来执行任务的人也是,可是眼前的一幕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就相信了,愿来那些传言不是传言,是真的,他们的王果然厉害,能使动雷电。这完全就是神仙的手段,真的非人可比!

    有人两腿一软,冲着雷云跪了下来,语不成声,“盘龙王啊,我是忠诚你的。你可不要打我啊,我真的是忠诚你的!”

    有一个人跪下来,接着就有更多的人跟着下跪,他们学着第一个人说道:“盘龙王,我是你最忠诚的子民,你惩罚恶人,与我无关啊!我真的是你最忠诚的子民!”

    这些人的语言也极是贫乏,不过在这种能让人恐惧失声的情况下还能出声,也真是难为他们了。他们唯恐现在不说,他们的王不知道他们的忠心,天雷在他们头上来上一记,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不知谁喊了一句,“盘龙王万岁!盘龙王无敌!”

    马上就有人接着大喊起来,“盘龙王万岁!盘龙王无敌!”过了许久,他们看到雷云只打堡内这些坏家伙,不打他们,马上又大胆起来,跳起来,振臂高呼,“杀!杀!杀!盘龙王,杀光他们!”

    雷蓝依儿在王相府召见一比尔茨和马英玖,她听了两个人的工作报告,赞道:“你们做的都不错,我代盘龙王谢谢你们。”

    比尔茨起身道:“王后谬赞了,这本是我们的本份,当不得五后夸奖。”

    马英玖也道:“是啊,王后,我王把所有的权力都下放给我们,给了我们施政上的最大自主权,王上是万年难遇的明主,我们只能做的更好,不敢懈怠。”

    雷蓝依儿抬抬手,让二人都坐下,叹了口气道:“我们的王确实有宽大的胸怀,用人不疑,你们做的也不错,盘龙王朝新建,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要做,你们能在短时间内让王朝上下一心,这是大功,我不是随便说说。这也是我们王的意思。这次来,王上让我代他给你们赏赐,比尔茨,听封!”

    王相比尔茨马上跪了下去,“臣接旨!”

    “比尔茨,本王有其他的事要做,王朝建立一来,你做为本王的王相,做得非常好,本王非常满意,本王也没有别的赏赐给你,灵丹就不用说了,以后你会有专门延寿的灵丹。本王想了,你有功,你也有忠心,本王的尊上府需要新鲜的血液补充,特许在你的直系后代选拔二人进入尊上府。会有人专门培养他们。就这样吧,以后的事,等本王闲时再好好的和你聊聊,本王到时候会有重谢!”

    雷蓝依儿宣的是雷森的口谕,这是她和雷森商讨过的,比尔茨做的不错,虽然雷森没有把盘龙王朝看得很重,但是比尔茨冲他过来,替他把盘龙王朝经营的如此的好,他就应该有所表示。想来想去,做为普通人的比尔茨最大的愿望莫过于自己的后人能出几个修士,他的家族在盘龙王朝真的有一席之地。

    雷蓝依儿便建议拿修士名额做奖赏,这不是普通的名额,是直接进入尊上府接受培养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