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不是蠢人,在尊上府按部就班,其成就远非一般的修士可比。  再加上他们进入尊上府,就相当于是雷森亲自认可了的,资源和地位绝对在尊上府处于优先的地位。这绝对是一件好事。

    比尔茨不蠢,当然明白雷森这是重赏,这是雷森投桃报李,要有意扶植他比尔茨的家族了。比尔茨是西族人,西族人对魔法师的崇拜有多重,他是最清楚的。西族按规定是不能成为修士的,就是成为魔法师,有雷森的旨意在,也会带契着他们家族兴起。

    比尔茨以头触地,连呼万岁!他实在是没有想到雷森会先给他这种奖赏。直接就把他的家族提了一格,这真的是大赏。

    雷蓝依儿笑道:“好啦,不要再磕头了,起来吧,磕头是我们东方人的习惯,你一个西族人乍看上去很不好。王相啊,这只是我王初步的奖赏,我回去会让星空冥王亲自去你的家族选拔人选,记住,只是你的直系,其他们没有这个权力。王上和我都知道你有子,四孙,八重孙,重孙之下还有小辈,够了,就是资质不好,选到尊上府也不亏。以后王上还会有其他的名额下来。你起来吧。”

    比尔茨起来,恭敬的坐到一边。雷蓝依儿看着马英玖道:“马英玖啊,你的家族现在就不用说了,比尔茨要直系后人,你也一样。我回头把约瑟芬调过来,你们把婚结了,抓紧时间生孩子。我不希望等你王相任期一到,你还没有后人让王上可赏!”

    马英玖激动了,马上道:“谨遵王后法谕!”

    雷蓝依儿又道:“马英玖,比尔茨,从现在开始,马英玖暂代王相一职。比尔茨,你现在另有职务要做,你还不老,精力尚在,王上要把你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上去,王相准备正式建立行政学院,以后所有有级别的执政官,都要从行政学院出去。你就把现在的学院整合起来,在升龙星建立一所行政学院,你来做院长,直接对王上和我负责。”

    马英玖和比尔茨应是。雷蓝依儿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好,起身要走。正在这时,她接到了大神的报告,天机家族的天劫已经开始。大神还给他传过来一段影像,影像能看到电蛇狂舞,也能看到许多人跪下。

    雷蓝依儿马上让大神下令,让那些包围天机家族的人撤出,免得受到牵连。下完命令,她笑了,终于消除了一个隐患!

    天上的雷云渐收,雷声也稀疏了下来,天机仙翁仰着脸看着天上,他松了一口气,终于要过去了吗?

    他看着雷云慢慢的聚拢收成一点,就要消失,突然,一道雷光穿过那一点雷云,迅疾的向天机仙翁打来,只一雷,就把天机仙翁从空打落下去。

    “老祖!”众人大惊失色,连声惊呼!

    天机仙翁落下去的地上,摇晃着站起一截黑炭,那黑炭一站起就大笑,“哈哈……”

    天机仙翁笑得很开心,天劫没有忘记他以前做的事情,只是因为他没有实质性的举动,天劫才小惩大戒,这就让他完全放下心来。

    他怕,他怕天劫对他无动于衷,那样,他心里反而没有多少底了。他怕那样是天劫在把他所有的罪过都积攒到一处,到时候一起算帐,到时候帐叠帐,小过垒成大罪,那时,他不是死罪也是死罪了。现在好了,天劫打了他一雷,没有要他的命,反而是说明,以前他所有的过错都在这一雷了解了。这对他来说,完全是喜事一件,不用再担心了。

    天机仙翁哈哈大笑,在他的笑声,他的子子孙孙们放心了,只要天机仙翁没有死,他们也放心了,他们靠的就是天机仙翁。

    也许他们不是一群最出色的人,但是他们是一群最务实最理智的人,他们没有被家族巨变而冲错头脑,他们非常清楚自身的实力,也给自己定位定的非常明确,他们知道,离了天机仙翁,也许他们还能活,但是绝对会是那种苟且的活着,生不如死的滋味会像梦魇一样缠绕他们终生。所以在大多数族人们都跃跃欲试,要趁着家族劫难的机会,在家族权力重新分配的过程分一杯羹,他们没有,他们在大多数人眼是不识时务,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如果真要如大多数人那样,他们的下场绝对不会很美好。

    天机仙翁笑罢,换上新的法袍,身子一动,一身的黑炭焦灰尽去,手一挥,说道:“我们回去~!”

    一群人飞到空,把天机仙翁护在正,向着家族堡庄飞去。

    到了,他们看到地上是一处接一处雷击的焦痕,整个堡内幸存下来的族人了了无几了。天机仙翁脸色严肃起来,下令道:“下去看看,还有几个活人,如果有活人,就把他们救了,带来见我。”

    活着的人确实非常少,还没有愿意追随天机仙翁的这些人人数多,天机仙翁一下接见了他们,他们一见天机仙翁,立马跪下,请求天机仙翁原谅。天机仙翁原谅了他们,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通过的人,需要去见雷森,只能以后再说了。

    天上飞过来一般军舰,牛千木和星空冥王奉尊上的谕旨前来分批带走天机家族通过天劫检验的人。这些人就像智脑产品,出场了,现在该装忠诚程序了。

    牛千木看到天机仙翁身边的少之又少,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仙翁啊,真是的!这是何苦呢,我以前提醒过你,没有说到你心里去,我又出于是尊上近卫的原因,有些话不能说透,没有尽到主人的责任,没有想到,你竟然带着你的家族走到了如今的地步。唉,真是令人扼腕疼惜啊!”

    天机仙翁朝牛千木拱了拱手,又见了星空冥王,说道:“见过两位近卫大人。仙翁是戴罪之身,业已明白,一切都是自找的,怪不到任何人身上。以后要靠两位近卫大人多多照顾了。还请两位近卫大人捐弃前嫌,不计较仙翁种种的不是。”

    牛千木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星空冥王却道:“仙翁这话差了,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你若没有野心还能称其为人吗?我理解仙翁的想法,换成是我我也一样。不过,我是自从知道尊上是你们说的应出之人后,就觉得与其靠着自己打拼一个不明确的未来,不如投靠尊上,换来一尊极有可能到手的神位。现在,我觉得我的选择是对的。”

    天机仙翁一脸的后悔,连说惭愧。至于惭愧什么,他们个人都清楚。

    牛千木这才说道:“我们这次来是奉了尊上的谕旨,把你们分批带回升龙星。尊上处理完你们的事情,还有要事要做。希望仙翁能理解。”

    天机仙翁忙道:“能理解,能理解。我完全支持尊上的的命令。”

    牛千森和星空冥王先期带了一批人返回了升龙星。雷森很不情愿的给这些人挨个的打下魂印,这些人到现在,倒是不敢再违逆什么了,老老实实的放开了神魂,任由雷森在他们的神魂打下了手印。

    第二批,第批分别送到。雷森最后一个才见了天机仙翁。天机仙翁一见到雷森,连道后悔,雷森没有接他的话,直接让他打开神魂,在他神魂打下魂印后,让他离开了。

    天机家族的事情处理完毕,雷森这下子准备再冲击一下化神期的瓶劲。

    在天机仙音的住处摆下了家宴,雷蓝依儿,天机仙音,逍遥王雷广,两个孩子坐在了一处。席间,雷蓝依儿的星际传链突然飞出,雷蓝依儿神色大变,他的星际传链很少有人知道,修士当能和他直接联系的人少之又少,还没有知晓对方是谁,雷蓝依儿已经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她感觉要有大事生了。

    与此同时,雷森也忽然前有了一种难言的疼,他狐疑的看着雷蓝依儿。

    雷蓝依儿看到雷森的表情,当即和对方联系上。

    “雷蓝依儿,是我,我是西米!我现在遇到了大量的无特征的军舰围攻。没错是军舰,这一点我能肯定!我的船队已经损失成,他们的火力很猛,绝不是一般的星邦和王朝的舰队,这绝对是实力出挑的,精选精……雷蓝依儿,我的护卫舰还剩一艘,它们是冲着我来的……请你替我照顾我夫君……听说你还有仙音和夫君生了小宝贝,愿他们永远活泼……”

    雷森忽的一下站起来,他听西米继续说道:“夫君,原谅我,我一直认为自立是一个女人最应该有的追求,我忽略了一个女人本身该有的东西,为了自立而自立的女人不是自立,是自私和自高自大,非常可笑……”

    “他们打穿了我的力舱。夫君,雷蓝依儿,天机仙音,再见了,我不会做俘虏的……从星空深处有雷光打过来了,打在那些军舰上,他们要向我开火了……”

    雷森听到一声细碎清晰的物体破裂声,他分得出,那是在舱体裂开的声音,接着是西米痛苦的声音,很短促!

    雷森心猛的一阵剧疼,他捂住心口,眼滚下大颗的泪珠了,叫了一声,“西米!

    雷蓝依儿马上反联系西米,星际传链没有用了。用腕脑,腕脑也没有用了。

    雷蓝依儿如木鸡一下站在那里。雷森手捂着心脏,弯着腰,如果不是眼有大颗大颗的泪水滴下,已经成了一尊雕像。

    整个家宴到此气氛全变了,两个孩子很乖的没有做出什么鬼脸和声响,似乎他们完全明白生了什么事情,一脸的悲伤,不过除了雷广看到了,没有人再注意到他们两个小孩子的表情。

    雷森慢慢直起腰来,神情变得冰冷起来,他径直走出去,紧抿着嘴唇,一言不。

    尊上府的尊上楼,再一次出现了尊上的身影,尊上一出现,就紧急召见了他相信的人,牛千木,星空冥王,还有天机仙翁。

    “西米说了,这不是普通的星盗,在所有星帮和王朝当,也是精英的精英,虽然没有标志,但是我相信只要你们去查一定能查得到。你们个听好了,这件事我不动用天劫,雷击轰死他们,太过便宜了他们了。我要你们去查,无论涉及到谁,一经查实,我会让他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如果你们觉得你们完成不了,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了,我要你们没有什么用,不如不用!”

    雷森的话语阴冷起来。个人的背后蹿上了一股冷风。让他们不约而同的打个冷战。

    天机仙翁想了想开口道:“尊上,如果尊上相信我,我可能全权负责这件事情,我会把牵涉到的每一个都找到,一个不剩的或活人或死亡标志带到尊上面前。”

    牛千木道:“尊上,我也能做到,不管他是谁,对王后下手,罪不可恕!只是,如果牵涉到敏感的家族,比如雷氏,我想提前请尊上示下,我该怎么办?”

    这么一说,天机仙翁点头道:“这些是我没有考虑到,到底是在尊上身边做事,牛近卫越来越睿智,越来越深思熟虑了。”

    星空冥王道:“我没有他们二人的实力和背景,不过我比他们更有忠心,事若不成,唯有死尔,定不负尊上。“”

    “唯有死尔,定不负尊上。“”人又一起同声向雷森保证到。

    雷森想了想,扔出面炼魂幡,说道:“这面炼魂幡,你们个一个拿一面,杀掉一个证据确凿的敌人,就把他的生魂吸进幡,我要让他们死后,永远做一个幡的厉鬼,永世不得生。至于牛千木说的那种情况,我现在把话给你们说明,“不管涉及到谁,证据确凿了,他们所有人唯有一死,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人这才领命,各自去选参加这次行动的人去了。牛千木自然是用他的徒子徒孙们,天机仙翁用的是他的子子孙孙们。星空冥王去魔法部选调人手去了。他们这次先调查,有了证据,就要举起屠刀了!

    一场腥风血雨马上就要开始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