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王朝的舰队在一些星帮和王朝的眼不算强大,没有其他因素存在,他们随便两个星邦联合起来就能吃掉盘龙王朝的星邦。≧≯  可是他们也知道,雷霆王朝真正立朝之本不是这些明面上的军事存在,而是雷森本身。雷森一个人就可以让他们都死去。

    这些星邦和王朝就是不支持,现在也不反对。保持观望是他们能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在雷森那份声明,他们看到了一股谁也抵挡不住的杀意!他们不会因为盘龙王朝出兵剿灭星盗而去阻挠,那些星盗算是倒霉了,惹谁不好,偏让雷森惦记上了,死了也活该。

    “报告,我们已经进入目标星域!”

    “继续侦测!”大神坐在高背椅上,声音森然,稚嫩的面庞上透出一股尖锐冷意。

    “是!”

    “报告,我舰队已经依计划进入目标区a星区域,穿过a星区域,我们就能现星盗的巢穴!”战争堡垒的主脑继续报告。

    “很好,继续前进,现目标立即攻击,不用请示!”

    “是!我是堡垒主脑,我命令,堡所有军舰立即检查,十秒后向我报告。”

    “报告,一号舰库检查完毕,各项指标正常,可以战斗!”

    “报告,二号舰库检查完毕,各项指标正常,可以战斗!”

    “报告,号舰库检查完毕,各项指标正常,可以战斗!”

    ……

    “各舰库注意,我命令,所有军舰启动能星转换机,进入战时待命状态。”

    “我是一号堡垒,二号堡垒,号堡垒,马上汇报你们的准备情况。堡外护卫舰群准备攻击!”

    “二号堡垒正常!”

    “号堡垒正常!”

    “一号堡垒护卫舰队报告,已经准备完毕!”

    ……

    听着这些声音,大神闭上眼睛,重重的叹了口气!过了一会他睁开眼睛,等所有的声音平静下来,按下操控台上的一个按钮,说道:“都听说,我是大神,还和过去一样,只要是活着的,一个不留,我们不留活口,注意保护敌方智脑,少击毁!欧厄!”

    “是!”

    “是!”

    “是!”

    ……

    “现目标,一号堡垒打开舱门,军舰出堡!”

    “二号堡垒舱门打开……军舰出堡完毕!”

    ……

    等座战争堡垒把所有的战舰放出,战舰做好调整,便飞扑向目标星球。这是一个外形如同鹅蛋似的星球,在资料上显示,这里的大气除非经过过滤加工才能被生命使用,是不适宜人类生活的地方。这里在几个星邦的结合处,实际上成了几不管的地方。星盗选择基地往往都是选择这样的地方。

    大神看着战舰开火,星球上不停的有飞行器飞出来,被击毁,眼睛眯了眯,没有说什么。他希望附近的星邦能出来干涉,这样他就有借口对敢于出来干涉的星邦动战争的借口。别人以为盘龙王朝的军事力量展缓慢,作为了解雷森的人清楚,如果雷森想,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打造拉出一支强大的舰队来。材料对于空间来说,从来都是紧张和短缺的,但也从来都不是问题。

    前提是,雷森想这样做。

    大神有一股怒火缠杂着失望的情绪不清不白的缠绕着他,他很想泄,星盗再强大也不是舰队的对手,他们平时很凶恶,但是面对强大到他们不能抵抗的人和势力时,他们表现的比谁都恐慌。和军队相比,这些星盗完全是一群乌合之众!

    这些星盗大部分都是大和族的,这个民族真的很卑劣,是一个不该存在的民族。

    眼前屏幕上的战斗在继续,一艘艘飞行器从星球上飞出,被凌空打成礼花绽放,大神心里面有一个报复的计划,他想要报复那些大和族的势力,最好全部灭杀掉。

    大神觉得,大和族理所应当的给西米去陪葬,雷森的报复太过小心了,那些大和族不管有没有和星盗势力有联系和勾结,全杀掉就对了!

    只是那些大和族聚居的星球嵌在各个星邦,不好动手,要动手,就相当于动对星邦之间的战斗。

    大神想着,神思游移。想到烦躁处,揉了揉脸,从指挥椅上跳下,对主脑说道:“老规矩,只要有级的把级全部割掉,他们害怕身分离,我们就是要让他们死也不得往生!得罪我们,这就是下场!”

    “是!”主脑应道。

    “打扫战场时,注意不要遗漏任何一个智脑。这颗星球上应该有他们安放的星球主脑,如果没有打坏的话,把主脑弄过来。”

    在堡垒主脑的应是声,大被背着手离开。这样的战斗,他在不在都一样,他完全没有必要盯着,委任一位指挥就行了。他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他想看着这些西米想消灭但还没有来得及消灭的星盗死去。这样他心里能好受一些。

    回到他自己的住处,大神泡了一杯茶,拿出腕脑和其他几位变成人形的兄弟聊天,他把自己要灭掉大和族的想法说出来,要这些兄弟一起做出一个可以执行的计划来。

    尔神提醒大神,这种事情不用做太多,只要朝缴获的星盗使用的智脑植入一些数据就行了,那样就可以做成证据给尊上府,让天机仙翁,牛千木,星空冥王,以有蚂蚁打死人四人带着各自的势力去做。暗杀比光明正大的战争更让人害怕。

    大神总觉得这么不是那么光明磊落,尔神却道:“战争就是你死我活,用什么手段都不为过,不用考虑什么光明正大,这是借口,没有用的。他们联合起来杀死我西米母后,他们就没有考虑过吗?我看没有,所以我们也没有必要。光明正大在有些人眼只是软弱,是可欺,我完全不赞同找到理由再动手。想动手就动手,我们不需要给任何人解释,既然觉得大和族该给西米母后陪葬,哪就让他灭族好了,仁慈只会换来他们的嘲讽!”

    大神道:“我再考虑一下吧!这种事情我怕做出来了会给咱们的父王带来负面影响!”

    尔神提高了声音,“为了西米母后,你觉得我们的父王会在乎一个他本就厌恶万分的大和族的死活吗?嗯,你是老大,你慢慢考虑吧,考虑好了,告诉我们,我们会在腕脑上动手脚,完美无缺,让任何人都没有话可说。”

    大神喝着茶水,考虑尔神的建议。过了一会,他拿起腕脑把他的想法和尔神的想法一起向雷蓝依儿做了汇报,请雷蓝依儿定夺。大神想,雷蓝依儿一定会反对他们牵连无辜,没想到的是,雷蓝依儿想都没想就赞同了尔神的想法。

    雷蓝依儿说,“就按照尔神说的去做,你们不用多考虑,动手的另有其人。你们要做的只是把数据做的完美了,一旦有人拿这个做借口攻击我们,我们把它公布出去,让所有人都认为是真的就行了。”‘’

    雷蓝依儿又道:“我们没有必要在乎任何人的想法,我们有这个实力。你们的父王这一次是真的怒了,只有稍有牵连的人,不管是谁,你父王都会让对方后悔来这个世上,后悔成人,后悔和我们做对。去做吧,我完全支持你们。”

    大神接令,马上把雷蓝依儿的话传给他拉兄弟们。

    茶已经凉了,大神把茶倒掉,准备大泡一杯。这时,堡垒主脑向他通报,“报告,我们已经消灭掉了意欲飞出星球的星盗,现在正在定点清除星球表面的防御反击力量,十五分钟后,我们的舰队就可以登上星球,进行全面的搜索了!”

    大神拿着茶杯,“很好!记住,我要这颗星球变成死星。凡是上面能走动见的生物,都给我消灭掉,那些星盗的脑袋给我拿来。还要,搜索仔细的,不要遗漏任何一个智脑,送到我这里来,我有用处。”

    “是,明白!”堡垒主脑说完了,就去传达命令去了。

    另一边,雷蓝依儿看着孩子,脸上带着笑容,她不想把不好的情绪传染给自己的儿子,这个小家伙表现的太敏感了,完全不像个小孩的样子。

    大和族!雷蓝依儿看着孩子不注意她,眼闪过寒光一道,西米就是因为大和族组成星盗而死亡的,这个民族完全没有必要再存在了。存在,也是再给人类丢人,就让他们灭族吧。雷蓝依儿决定不把这件事情告诉雷森,这样的事情她知道就好,免得影响到雷森。

    她清楚,雷森对大和族绝对没有什么好感。大和族的灭亡对雷森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既然这样,就让他完全消失吧。以后再有人提到大和族,就让他们从献资料上查找就是了。

    雷森安排完所有的事情,觉得这边的事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了,一切按照他的吩咐去做,就能达到他想要的结果,他没有必要再盯着了。

    雷森回到空间,叫来几位星兽的脑,把让他们出空间成立星兽军的想法说了一遍,然后就让他们去动员和准备。到了那边可以再学习星舰战斗的知识。

    星兽领命,去安排了,把化了形的星兽组织起来,分批让雷森送出空间,送到升龙星上。组成星兽军,交给蚂蚁打死人统领。

    同时,雷森也交给了蚂蚁打死人一支崭新的舰队。他知道这支舰队不够,特意让雷蓝依儿在支舰队以后的装配上优先向蚂蚁打死人倾斜,星兽军是一支他能完全信任的力量,优先装配一些装备也是理所应当的。

    蚂蚁打死人,是在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有身孕以后投靠过来的,雷森在给天机家族打下魂印的时候,顺带着给他也打下了魂印。星蚁一族在星空是成员稀少的种族,以潜行和用毒为著,虽然成员少,但是很少有人愿意去得罪这样的种族。

    对于下了魂印的星兽,雷森都给予十成十的信任,给了他们职位,他就不再过问,该怎么做是他们的事情,雷森自己要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在空间里,雷森调整了一下情绪,进入潜修的状态,他要一举进入化神期,外面的事情有那么多人在做,他相信,等他踏入化神期出了空间,那些人会给他一个完美的交待。

    大神在清扫宇宙所有的星盗,天机仙翁他们则命令人带着炼魂幡去执行大神分配下的死亡任务。只过了几日,几乎所有的星邦和王朝当都有人出一声惨叫死去,死尸浑身乌黑,有经验的修士知道这是魂师所为。对于不了解雷森还是魂师的修士来说,他们开始热情的向背后的势力汇报,请求背后的势力派出精英捉拿魂师。只是让他们失望的是,要么他们的汇报石沉大海没有丝毫的回音,要么是他们背后的势力厉声警告他们,不得参予这件事情当,不得调查和魂师有关的任何人和事,否则后果自负!

    于是,那些修士收起好奇心和一腔的热情,对时常有人浑身如碳黑一样死去不闻不问,躲在一边默默的思考这个魂师是谁,为什么会让他们背后的势力忌惮。难道他们不知道魂师出现,无论是谁都有义务把魂师灭掉吗?

    可是,他们的背后势力明明很有力量,为什么不做呢?这是为什么呢?没有人给他们答案,他们能做的只能是在背后慢慢的想像!有聪明的很快就想明白了,把前后的事情勾连起来,就想到了是雷森,这让他们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个尊上,默不作声的,果然是妖孽一般,不但能使动天机天劫,还能有精力修炼魂师这样的禁忌职业。还有什么是雷森不能做的,或者说是不敢干的?

    修士名义上都是属于尊上府管的,这些想明白的修士虽然心里面不舒服,但很快就释然了,算了,不管了。关键是牵涉到雷森,他们不敢管。别说不敢管,想想雷森的恐怖,想想天劫的威势,他们连管的念头都慌忙掐掉了,免得被天机现,把雷砸到他们头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