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千木哈哈大笑,“有尊上在,我出头干嘛。≯  我有事,尊上会替我出头,我只要替尊上做好我该做的事情就行了。自古以来,有野心而没有实力的人都没有好下场。雷齐,你也不会例外。等着吧,等着哪来尊上不耐烦了,给我一个命令,我会亲自去会会你。我要不把你打得谁也不认识你,我就不叫牛千木!”

    雷齐手一甩,把星际传链扔出老远去,这个牛千木有了底气,完全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令人作呕。同时他心里面也不由得深深的担忧起来,雷森身边有一群对雷氏不友好的人在,雷森肯定会受到影响,这对他们雷氏是不利的。而现在,让他难受的是,他又没有办法清除掉这种不利的影响。无奈啊!

    天机仙翁自从投了雷森以后,推测天机又灵活起来,他掐指一算,便算到雷齐会找他说项。算到了,他便笑着等着。

    星际传链从体内飞出,天机仙翁手一伸,瓣,盛开如花的星际传链在他手滴溜溜的乱转,他抬手朝花点了一下,声音淡然脱,“雷老友,寻老朽何事?”

    雷齐在那边用轻松的声调说道:“仙翁老友,我刚闭关出来,听闻天机星那一档子事,深感痛心,特来问候仙翁老友一声,仙翁老友可安好!”

    天机仙翁笑道:“好着呢!劳雷老友费心了,我谢谢你。我说怎么那一段时间雷老友没有声息,原来是闭关了,真是巧啊,我当时可是想着要找雷老友帮我和我的家族一个大帮,让我家族得以保全的。可惜啊,雷老友居然闭关了,真是可惜。”

    天机仙翁和雷齐闲扯,雷齐不提正事,他也不提,只当是雷齐主动来和他这个老朋友聊天叙旧的,语气亲切淡然,完全把控了节奏。

    雷齐心感叹,天机仙翁能度过劫难,重获新生,其智力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及,如果是他,他绝对没有天机仙翁这么干脆,说放弃就放弃原本尊贵的身份,弯下腰去成为雷森的仆人。说是魂印,说白了就是奴印,只要主人不同意,穷其一生只能任由主人摆布。

    现在天机仙翁完全没有成为仆人的不自在和压抑感,谈话自然恰当,语气带着老朋友的亲切,时不时还打探一下雷齐的近况,情真意切的让雷齐保护好身体,等他的主人雷森找到了去往仙域的通道,那些从仙域里一起下来的老朋友再并肩回去。

    天机仙翁感叹,“和我们一起的人不多了。大家要珍惜机会。雷齐啊,你也一样,脾气太暴,容易伤身。我最近再学习如何真的淡泊自然,修心养性。如果我有所得,老友你有需要的话,咱们可以一起探讨。”

    雷齐打了个哈哈,他可没有天机仙翁这份心性,眼下,他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感觉大难就要临头。如果是普通人可以不把这种感觉当回事。雷齐是修士,还是这一个宇宙少有的几位实力顶尖的修士,这种感觉他可是知道十有**是真的。他还清楚,这种感觉的来源何在,那就是雷森,是这次雷森了狠,对雷氏展开无情的报复。

    最终雷齐直接揭开了话题,他说道:“天机老友,我这次不但是来和你叙旧,对于上次天机星的事情我雷氏没有及时伸出援手对你表示歉意,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向老友你打听一下,不知天机老友能不能教我一次?”

    天机仙翁朗笑一声,“雷老友这话就见外了,你我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关系啊!你这么说我得反思一下,最近做了什么对不起雷老友的事情。不过,你要向我打听事情,你也知道我刚来升龙星,无职无权的,我只能保证我知道眉目的,帮你画张脸出来。我不知道的,你也知道这是升龙星,天机变的玄奥难测,我不知道的,就难以相帮了。呵呵,我保证我会尽力。雷老友,究竟何事让雷老友想起我这个昔日的老朋友来,有话你说。”

    雷齐才不相信天机仙翁会不知道他们目前正在被雷击,一天一雷,虽然对于修士来说无关疼痒,身上有伤,服下灵丹就可以了,但是这种天天挨雷的事情,落在谁头上谁都不会安心。他相信天机仙翁一定知情,和他打呵呵,只是敷衍他而已。

    若是往常,雷齐早就不悦,把星际传链扔下下了。这次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有再大的不舒服,他也得忍住了。

    雷齐吸了一口气,说道:“天机老友,我不知道为什么,连续几日每天一雷打我们雷霆王朝和华夏星邦一些重要人士头上,让他们坐立不安。咱们都是修士,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天然的现象,是有人命令天机动,打下的劫雷。天机老友,我现在不清楚,我们雷氏和雷霆王朝以及普通的华夏星邦是不是有什么事做错了,让尊上误会了?”

    “呵呵……”天机仙翁笑起来,“雷老友,这件事情我还真不知道。你们雷霆王朝和华夏星邦怎么会一天一个雷扛着。这不可能啊。虽然我不了解尊上,但我可以肯定一点,尊上如果手没有证据,再加上把他激怒了,他是不会轻易动用天劫的。尊上比你我都知道天劫是重器,轻易不可动用,也许,你们那里一天一雷还真是自然现象也就不定。”

    雷齐马上否定了天机仙翁的推测,“天机老友,哪是不可能的。自然现象,怎么可能一人一天一雷,而且只是固定的人数,不增不减的。老友,这件事,你得帮帮我。”

    天机仙翁噢了一声,显然是震惊莫名,他提高了声调,说道:“雷老友,这件事情还真是不可思义,难道这个宇宙还有第二个人能掌控天劫?雷老友,本仙翁严重的提配你一句,尊上从来不滥用天劫,你这么怀疑尊上,是不合适的,现在连我都有些不快乐呢。”

    雷齐不自然的笑了笑,“天机老友,我没有怀疑,我只是……怎么说呢,大几千人都挨了几雷,人心不稳了,找到了我,你说,我能不问吗?这是我的责任啊。”

    天机仙翁在雷齐说话的空档,掐指算了算,知晓了雷齐刚才过牛千木,牛千木一点面子也没有给他,便眉头挑了挑,笑道:“雷老友,这件事情恕我无能,真不知道来龙去脉,我刚才推算了一下,天机给出的提示很模糊,但是有一个人绝对知道。雷老友和他也是旧识,雷老友可以直接去问他,他一定会告诉雷老友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齐脱口问道:“仙翁,你说的是谁?我马上去找他!”

    天机仙翁笑道:“这个人你很熟悉,他就是牛千木啊,牛千木刚卸下尊上府总管的位置,你去找他绝对有用。他深得尊上信任,被尊上视为心腹,尊上如果真的下令惩罚你们的话,他一定知道,而且知道的很清楚。雷老友,我认为你目前遇到的事情是大事,我就不占用你的时间了,聊友情叙旧有的是时间,只要你雷老友有兴趣,只要我不像你一样闭关,我们俩个随时可聊天叙旧,怀念过往……”

    听天机仙翁的口气要结束通话,雷齐忙道:“仙翁莫忙,我和牛道友刚通过传链,他小人得志,我们谈得并不愉快,他怀疑你们的西米后是我大雷氏和华夏所为。真是荒唐,西米是雷森的夫人,雷森是谁,他不但是尊上,是所有生灵之主,还是我雷氏一脉。是我雷氏拼却所有身家都要保护的对像,我们怎么会对她动手?仙翁,这件事,你得帮帮忙,一定是有小人在尊上面前胡言乱语,让尊上不顾血脉之情,误认为我们雷氏是背后推手,才命令天机动,化生天劫,一连几日,对我们雷氏的人施加惩罚。”

    天机仙翁眉头不觉的皱了皱,雷齐说小人在尊上面前胡言乱语,岂不知他就是那个小人,每天一雷是他的主意,连名单都是他提供的。不过,这只是他和尊上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天机仙翁相信尊上不会与第个人说。听雷齐的口气,雷齐不知道是他从使了些力气,这样正好,免得被人惦记上。

    天机仙翁突然现,他很喜欢这种藏在背后出谋划策的感觉,也许他以前真的都错了,只要做一个谋士才是他真正的本份。这一刻,天机仙翁突然间明悟,他能推算天机,尊上能使用天机。天机无言,不会向尊上明示天机真意,只有他这样能懂得推算天机玄奥的人,留在尊上身边,与尊上互补,才是天意安排。

    想明白了的天机仙翁真的放松下来,不是他不努力,实在是命注定。他想过要争取本不该属于他的东西,努力过,但后果很严重。俗话说,成不成看天意,最重要的是过程,现在过程完了,天意也昭示了他是妄想,他就心安了,也就不再挣扎了。

    天机仙翁故意停顿了一会,表示自己在认真思考雷齐的话,等那边雷齐急了,出声催他,他才慢慢的开口道:“雷道友,这件事,我还真是了解一些。天机仙音是尊上身边的女人,她最了解西米在尊上心目的位置,地位是不是在雷蓝依儿之上不好说,但是绝对在她之上,哪怕是现在他替尊上生了一个儿子。天机仙音告诉过我,听雷蓝依儿说,西米对雷森的重要性比她强百倍。只是西米个性太强了些,追求独立。两人才闹到那一步。不过,在尊上心,西米绝对是比亲人还亲的人,谁要动了西米,无疑是骑在龙背上,伸手揭逆鳞!这不是小事,这是找死。无论是谁,都得接受尊上的雷霆之怒。”

    天机仙翁语气变得严厉起来,“我不知道西米的背景如何,但是如果谁敢对天机仙音伸爪子,不管有没有证据证实,我天机仙翁绝对会杀光对方所有的人。雷老友,这件事性质太恶劣,如果不是你们雷氏所为,你能做的是马上全力洗刷你们雷氏身上的疑点。向尊上,向天下证实,你们雷氏绝对没有参加其。”

    天机仙翁看到外面有族人过来,趁机说道:“好了,雷老友,刚接到蓝依儿王后的命令,命令我推算是谁在背后谋害西米王后,让我借天机术找出真凶。我要忙去了,雷老友,你再想想办法,实在是抱歉,我人微言轻,真的帮不上你什么忙。”

    雷齐口舌都干了,最后在天机仙翁那里什么有用的也没有得到,反而得到了天机仙翁莫名的警告。雷齐松下星际传链,坐在那里直喘气。又是担心,又是生气。担心的是他们严重轻估了西米在雷森心目的地位,生气的是,事到临头,他一个威名赫赫的半仙,战力现在只排在天机仙翁之下的人,竟然一筹莫展,只能任由事情这样展下去。

    这各事情,他又不好直接去找雷森说明,切不说他找不找得上雷森,必竟事实上这事就是他们做的,他心有鬼,又担心这件事情上,雷森已经手握证据,他再去找雷森辩白,强行把黑的说成白的,只能是激怒了雷森,让雷森变本加倍的惩罚他们。他可是知道,他这个老祖在雷森面前一钱都不值,雷森怒红了眼,把他杀了也就杀了,他连找到地方说理都没有。这一个宇宙,雷森可是真正的主人。

    到了现在,雷齐才觉,对付雷森就是一步臭棋。这是把雷氏推向死局。不行,这件事不能这样,现在雷蓝依儿已经找天机仙翁在推算谋害西米的背事真凶。对于天机仙翁的本事,雷齐可是了解的,只要是他想知道的,绝对能知道,简直神了。如果他也证实了背扣的凶手是雷氏,雷氏可能被雷击杀的就不是眼前这些人了。包括雷齐自己,还有那些挨雷的直系亲人十有**都会被牵连进来,一起做了雷下死鬼!(。)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