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呼!叹呼!华族已死!发为之悼之!

    大和族全体族人共悼之!华族已亡,吾心甚悲!

    这端的是一篇恶毒的字!满篇恶汁横流。看到其的华族人,没有被吓死,也被其字恶心个半死!人人皆骂,大和族该死!

    大和族也是急眼了,本来他们可以试试其他的华族星邦或者王朝,也许会有机会。原来对他们加入华族有些心动的人,被他们这一篇字给搞得沉默了,谁现在同意大和族加入华族,谁就是等于承认了大和族说的都是真的,谁就是在和整个华族为敌。

    各整个华族为敌,这些人脑子还滑有锈透,当然不敢!

    这篇字到了各方手,华族各方势力哑然。细思之下,不得不承认大和族的这篇字说的极有道理,华族确实丢掉了很多自己的传承,原因还是几千年前的那一场变动,对整个华族的化传承给了一次致命的打击。

    天机仙音对这篇字没有太大的感触,她是天机家族的人,血脉传承在仙域,虽然样貌字和华族像,但是仙域来的人并不认可自己就是华族。那些从神域来的西族人一样,也不承认和地球上的西方族人有关系,他们相同的是信仰。而地球沦陷以后,地球人对自己的信仰动摇了,所信的只是力量,而不是抓不到的神和仙。

    雷蓝依儿仔细看了大和族发出来的字,颇有感触的说道:“这大和族虽然恶意炽然,但是不得不承人,他们说的有道理,我们华族丢掉了很多好的东西,当年被认为是糟粕,其实质上大多是最能体现华族特点和特质的东西。可惜了!”

    天机仙音则是不以为意的说道:“那就再恢得呗。”

    雷蓝依儿摇了摇头,“没有可能了。现在的华族自由散漫的时间过久,那些东西他们嘴上说说可以,要是恢复,他们自己也会觉得受不了。还是算了吧。这也算是华族进化,丢掉了自己的,学别人的,世界大同!”

    盘龙王朝对此不做回应,有人问代王相马英玖,马英玖就此不屑的回答道:“难道我们华族现在不够优秀吗?华族是一个开放的民族,能包容一切,消化一切。我们保留这一个最优秀的特质就行了。那些被我们丢掉的传统,就像我们华族的历史一样,在历史的天空多姿多彩就行了,华族的现在用不着它们来点缀。”

    有人又问,盘龙王朝会不会再回应大和民族。马英玖霸气的回答道:“不用,华族虽大,但从来不会与小偷小摸以及强盗土匪为伍!”

    大和族并没有收到相应的回音,盘龙王朝对于他们攻击自己的王,也没有理会。大和族失望了,这是人家不屑理他们,他们的骄傲马上碎了一地。怎么能这样,你们华族再强大,难道就没有一点情议,忘了我们大和族曾是你们的小弟,曾经不遗余力的学你们的化传承,我们做的比你们好,要论传承价值,我们大和族才像真正的华族,你们华族才是盗版!

    只是,他们再说什么,已经没有价值了。针对大和族的屠杀在继续。聚居星所在的星邦完全置之不顾,对屠杀连质问盘龙王朝一声都没有。他们默契的放弃了大和族。

    雷齐躲进洞府之,用尽了手段,隔绝了自己的气息,天雷才没有再打在他头上,只在他气息最后消失的上空凝出一朵黑漆雷云,随着时日的增长而成倍的扩大。

    其他的人就没有雷齐这么幸运了,每天出门第一件事就是想着挨雷,然后慌忙掏出灵丹服下,让身体复原。糟糕的是,他们能明显的感觉原来的修为不稳,身体被雷击几次后,也没有以前那么强壮了,更让他们心惊的是,他们挨了这么多雷,已经能感觉到天上的雷一天比一天的威力大,照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一雷夺走他的人性命。性命没有,一切也就都没有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肯就这样等着死亡。

    他们疯狂的想要联系上雷广,只是雷广现在不比以前,换了腕脑后,根本不对外公布,他们就是派人到升龙星,也会被层层检查,根本就近了不了雷广的身。

    他们想要用强,现在有天机仙翁坐镇升龙星,别说是他们就是把老祖雷齐搬出来,想在天机仙翁手下讨个便宜也难。况且,要是牵动了天机,加大雷罚,悲剧的还是他们。

    天机仙翁急冲冲的进了尊上府,雷蓝依儿在那里召见他,他到了,便见到了牛千木,星空冥王二人已经到了,两人都是一脸的严肃。

    雷蓝依儿让天机仙翁落座,轻启朱唇,说道:“华夏星邦的高层现在在向我们求饶,他们那些挨雷的人正在大批的死去,死状和死在尊上的炼魂幡下状况一样,都是通体乌黑。我让你们过来,就是问你们,你们谁在华夏星邦出手了。为什么我不知道。”

    天机仙翁摇头,“这件事情与我天机一系无关,我们的人现在潜入大和星,根本没有工夫分身到华夏星邦!”

    牛千木和星空冥王也说他们的人没有到过华夏星邦,现在盘龙王朝上下集精力对付大和族,哪来的时间和精力搭理华夏星邦。再说,尊上已经天天用雷给华夏星邦还有雷霆王朝点名了,没有尊上的命令,他们怎么会擅自行动。这件事,他们一至希望能调查清楚。

    雷蓝依儿脸色稍霁,道:“我倒不是怀疑你们,你们若是带着炼魂幡到了华夏星邦,我夫君一回来就能查清楚。我怀疑有人修炼魂师,冒充我们杀人,以此混淆视听。我需要你们能有人去华夏星邦调查此事,你们看看谁去?”

    天机仙翁想了想,道:“我看没有必要这么麻烦,要不我推算一下?”

    雷蓝依儿看了天机仙翁一眼,道:“你推算的,华夏星邦能认为是真的,不是拿话搪塞他们吗?现在这件事是牵连到尊上,有人要朝尊上身上扬污水,此事绝对不能轻易了之,必须给出手之人一个警告。”

    天机仙翁笑笑,不再说话。他手把拢在袖子,掐指推算了一下,脸色不由得一沉,原来如此。雷齐这个老匹夫,想消灭证据。

    天机仙翁暗哼一声,想到,“以前尊上放任你,拿你没法,一是尊上念顾着亲情,二是怕没有能压制你的人。现在有我天机仙翁在,怎能任你猖狂!”

    想到这,天机仙翁起身,一拱手,“我看我去比较合适,我已经知晓那些人是什么人了,我去华夏星邦,能顺利的把他们找出来。我想知道的是,找到那些人该如何处置,是杀,还是押送回来。押送回来很有可能是烫手的山芋!”

    雷蓝依儿犹豫了,天机仙翁会推算,她也会,她以超智脑的恐怖计算能力轻易就推出了真相,只是事涉雷氏,她也不好做出决断。

    但她只犹豫了一会,便做出了决定,“仙翁,你去华夏星邦,小心一些,至于那些人怎么处置,由你酌情处理。我和仙音妹妹会替你担着。”

    天机仙翁这就放心了,他是要杀那些雷氏派到华夏星邦的人,一个也不想让他们活着。他又担心雷森到时候怪他心狠手辣,杀了那么多的人。必竟雷氏和雷森之间的关系不是想斩就能完全斩断的。

    天机仙翁欣然接受这个任务,不怕事情麻烦,就怕事情太过简单,他决意投靠雷森以后要做雷森手最快的刀,以最快的速度得到雷森的信任,发挥出他的才能来。要的就是这样的机会,这样才能显露出他的与众不同,他日,雷森想给他重要的职责,也能拿出这些事来用以服众。

    人告辞而出。天机仙音从后面转出来,雷蓝依儿笑道:“果然被妹妹说了,仙翁会当仁不让的接过这件事去。也好,他出面能震住一群人。牛千木虽然也能行,现在还能胜过仙翁,但是必竟他在尊上府就没有怎么出过手,声名还是以前一声名,震不住那些狂到没边的修士。仙翁此去,我们就可以放心了,他会处理的很好。”

    天机仙音道:“仙翁会杀光那些人的。这你是早知道的,你就不怕夫君回来生你的气,说你乱杀他的族人?”

    雷蓝依儿拖着蓝色的裙纱向外走去,“为什么担心!仙音你还是不了解我们的夫君,他从来就没有认同过雷氏,也不认为自己是雷氏的一员。你知道他的灵魂是从地球没有被异族人占领之前而来,他根本就没有可能接受雷氏后人的身份。这也不怪你,这里的任何人都会这么想夫君,大义灭亲,说着挺好听,做起来很难。”

    天机仙音随在雷蓝依儿身后,一蓝一白两道身影走向后面。

    天机仙音道:“姐姐,万一呢。我知道男人都重视血脉家族,万一夫君重视了呢。到时候怪罪下来,那可怎么办?”

    雷蓝依儿半笑不笑的说道:“你不也会天机术吗,你推算一下夫君会对这件事持什么态度不就行了。你还真要推算,行了,和你开玩笑,天机都听夫君的号令,你想推算天机得知夫君的态度,哪是根本不可能行的通的。放心吧,这件事我想通了,就是夫君在意,也必须这么做,免得他日本养虎为患。皇亲啊,将来我们真把雷霆王朝吞并了,雷氏可就是皇亲,现在不给他们立规矩,以后他们就会没有规矩。到时候尾大不掉,再处理,会比现在麻烦百倍。杀他们,我也不忍心啊,但是不能不这样。”

    天机仙音赞道:“姐姐,我发现你天生就是适合做大事的。有静气,临场还能做出最强的决断。”

    雷蓝依儿咯咯笑道:“别夸我,我和你一样,不过是夫君身边一个女人而已。相夫教子是我最大的快乐。只要别人不伤害夫君和我们的孩子,天塌了我也不会管。只是我当时就没有想到,随了夫君,替他管理的摊子会越来越大,让我这个自私的小女人不得不把心撑大了,多装些,多考虑一些。妹妹啊,我是被逼的啊,什么时候,你愿意出来做这些,你来管,让我休息休息,我可不愿意管这些事情,伤脑筋。我现在算是佩服那些钻营的政客们了,他们也不嫌累,有空子就钻,整天精力还那么旺。唉!”

    天机仙音马上就笑道:“我可不愿意接这一摊,我现在挺好,外面有咱夫君,内部有姐姐你,像你说的,我就做个小女人好了。姐姐,你还得多劳,能者多劳吗?我可不像你,有过超智脑的经历,眨个眼睛就有十万八千个念头出来,还能理顺,我这脑子不行啊。姐姐,你啊,就不要想让我替你了,万一真替了,做不几天,我会发疯的。”

    雷蓝依儿笑骂了一句,“猾头!要是西米在,她或许愿意管,她做决断比我强,比我更适合管理这些事情。”

    提到西米,两人都不再说话,一起叹息道:“西米的命真苦,福就在眼前,被她推掉了!算计她的人一个也不能放过!”

    华夏星邦,一个普通的年人低头看着腕脑,快步走进一间酒店。年人进入酒店,直接上到十层,到了十层,他把手贴在门上,顺手一推,门悄然无声的打开。年人径直走了进去。

    “谁?”屋里有质问的声音,随即就传来身体倒地的声音。如果耳力尚好,能从倒地的声音分出最少有具尸体。

    年人一脸无事的从屋退出,顺手把门关上。再下到一楼,出了楼门消失在大街上。

    两个小时后,酒店的服务发现了那间屋倒毙了五人,都是面孔发黑,马上向上报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