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又是一起魂师杀人事件,死亡的人也是挨雷的人。¤,都是名单上的,名单上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华夏星邦的高层,要么是高管权贵,要么是商贾巨富。

    华夏星邦的人再次向雷霆王朝求救,亦再次把又有人死在魂师之下的事件通报给盘龙王朝。雷蓝依儿抱着儿子,看着外面,自言自语的说道:“仙翁该动手了!”怀的小人儿啊啊的叫起来,表情搞笑认真。

    天机仙翁已经到达了华夏星邦,经过推算和实际踏查,他找到了雷霆王朝落脚的地方,并确认了雷霆王朝派出的人确实有魂师存在,只不过这个魂师很低级,所炼制的炼魂幡只能杀普通人,无论是魂师还是炼魂幡都是雷霆王朝新鲜出炉。

    很明显,雷霆王朝这一招就是为了杀人,搅乱视听,给雷森添一些麻烦。

    真是贼心不死的一群人。雷森已经给一些人警告了,虽然这些警告到最后也是死亡。但是在最后一雷没有击下之前,事情还有转机。这些人现在做的事情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是在把自己朝死亡的路上推上一把。激怒了雷森,真当雷森不敢杀他们,雷森杀人以亿计,真正的杀人如麻,和他较劲,和老寿星吃砒霜有什么两样?

    天机仙翁从一间食品店出来,手拿着餐外卖,外卖盒子上印着迎客松,食品店的服务员告诉天机仙翁,这是地球上华族国家的一个风景标志,很有特色,好多华人都记着呢。除了迎客松,纯正华族的商家大部分用的都是地球上华族国家的一些地名和建筑标志,比如长城,**,长安,泰山,东条山,八公,泉河,东北湾,地安门,还有一家食品小吃自认是原开封人,给自己的公司起名叫,开封即食。一股浓浓的眷顾的味道。

    天机仙翁很喜欢这些简单外卖的味道,这是凡人的人间美味,心情放松下来,吃一吃,走在凡人的人群,那感觉是一种享受。

    回到酒店,天机仙翁打开外卖的盒子,拿出筷子准备享用这一次简单的食物。

    他的神识一扫,唔了一声,“那个不知死活的半调子魂师又动手了。这些人掌权掌得脑子掌成了化石,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尽量的不要乱走为安吗?还想着私了聚会,想着反击!真是可悲,难道不知道凡人与修士之间是不能用普能的逻辑去思考的吗?这一次死了,好吧,也算是一种解脱,最少不用死在尊上的雷下了。”

    不死在雷森的雷下,死在了雷氏赶制出来的一个魂师手,华夏星邦的人,当初与虎谋皮,现在被虎反食,倒是讽刺得紧!

    天机仙翁慢慢的吃完外卖,把外卖盒扔到垃圾桶。该动手了!

    天机仙翁双眼射出锐利的光芒,他之所以没有动手,因为推算出了雷氏有一位半仙潜伏到华夏星邦带队。这位半仙倒时警觉,从不与雷氏那些人在一起,定下了以魂师杀人的计策后就潜藏起行迹,完全靠着遥控指挥。这是一个聪明的人,知道华夏星邦爆出这等事来,盘龙王朝一定会有反应,提前躲了起来。

    若是换成别人,或许就没有办法了,只是这次来的是天机仙翁,天机仙翁通过推算最终确认这位半仙藏身之地,准备先把这位谨慎的半仙干掉。

    天机仙翁背着手,慢慢的出了酒店,他到了华夏星邦就按照新的身份换了样貌,对于换形术,天机仙翁可是一点也不陌生。他现在就是一个年人的模样,沿着长街,一边看着街边的招牌广告,一边向前不急不忙的走去。看上就就像一位有着闲心闲逛的男人。

    穿过路口,天机仙翁一连拐了几个弯,走向一条树木遮天的林荫道,前面就是富人住的地方,凡人叫别墅区。天机仙翁知道这一条路上有无盲区的监控探头向前走了两步,便装作走错路的样子,折回头,走到林荫道的路口,他折向另一边的一条沿着山脚铺设的道路,这边没有那条林荫道那样的安静。两排房子沿着道路两边,一边依着山脚,一边临着河涌向远处曲折延伸。

    路上有不少的行人,行人从这间店铺出来,又进入另外一间店铺之。天机仙翁融入到这些逛店的人群当去,真的,他现在放下了心的执念,带碰上一种无比轻松的心态进入这些凡人的世界当,他觉得自己的心境竟然有了另外一种明悟,心境意外的得到了一些提升。所以,他很喜欢和凡人走到一处,挨挨挤挤的竟然有着另一番的趣味。

    天机仙翁在一处黑心果店前站住脚,这黑心果能大行其道,还和尊上有着不小的关系。黑心果本是人类严禁控制的,雷森成立了天机府后,星兽表示愿意加入天机府,黑心果的控制就取消了,黑心果也得以迅速的进入人类的星邦,变成一种提神的,味道特别的饮品。说起来,这黑心果能大行其道,也与天机仙翁脱离不开,黑心果解禁,可是他下的命令。当初严禁黑心果,也有他的意志在里面。

    想想,这也是一个很奇妙的结局!天机仙翁摇摇头,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有一个漂亮的女性智脑人走了过来,“欢迎光临!”一口纯正的原音。

    天机仙翁笑道点头,“谢谢!有空位吗?”

    “有啊!您随我来!”女性智能人款摆腰肢带着天机仙翁走向一个临窗的空位。

    “一杯黑心果粉!对了,你们这里黑心果粉,我是说干果粉,外不外卖,外卖的话,给我带一些,喝完了我要带走。”天机仙翁笑着对女性智能人说道,他想到,下次如果再有时间和雷森坐到一处,拿出黑心果粉招待他,雷森一定会心情很愉快的。

    “外卖。您要多少?”女性智能人冲天机仙翁展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唔,都有多少份的?”天机仙翁摇了摇头。

    “我们这家店是直接从英西星邦的黑刚晶星购进的黑心果,每枚黑心果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用本店本店独家秘法焙制,再研磨成粉,不失黑心果的天然风味,还有独特的焙烤的香味,喝一口,您会记住我们店的味道,下次你还会再来的。”女性智能人给天机仙翁介绍道。

    天机仙翁手指叩着桌面,“说说外卖,我好算算我能卖多少?”

    “十份的,十伍份的,本店最多每天外卖一百份,今天已经卖出了四十五份,本店今日还能外卖五十五份。当然,如果您有耐心,晚上的打烊前,我们会盘点,如果今天客人不多,有余下的份,您也可以一起带走。”

    “那就一杯黑心果,五十五份黑心果粉外卖。如果味道好,我喜欢,我还会向你定购一些的。”天机仙翁道,看着智能人,他知道这些智能人卖出去的越多,提成也就越多。现在人类和智能人从外表已经看不出什么了,智能人除了不会生育,情感与物质**和正常的人类一样,一应俱全。

    果然,智能人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生动起来,“先生,我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本店提供星际快运,就是你不是我们华夏星邦的人,我们也能按照你指定的地点,把本店特制的黑心果粉送到。”

    “可以。”天机仙翁愉快的和智能人互换了智脑通联号。智能人步子轻快的去了,去替天机仙翁准备他的五十五份黑心果粉。

    “今天的运气不错呢!”智能人想到,“能卖五十五份外卖,成绩很好!”

    一杯浓浓的黑心果粉冲泡好,放在天机仙翁面前。天机仙翁闻着从杯冒出的黑心果特有的味道,里面确实有很浓的烤焙的香味。

    喝了一口,有点苦,黑心果的原味没有丢掉,而烤焙的香味却是留在口,滞在喉间,又一路滚落下去,留下一路的香味和苦味。端的是一种特殊的感受。

    在天机仙翁的身后,一位身着西装,同样是四十岁的男人从天机仙翁背后狐疑的盯了天机仙翁几眼,见天机仙翁只是像别人一样喝着黑心果粉,眼睛看着窗外的行人和飞车,目光平和带着一股从容。便放下心来,这是一个和他一样偶尔进店想尝个新鲜的人。

    天机仙翁完全是个普通人,没有一点其他让人不安的气息传出。这个男人这两天有些不安,感觉敏锐的他模糊的感觉到他被人盯上了,盯上他的人实力很雄厚,一旦动手,他很有可能要折在这里,再也回不去了。

    喝了一杯黑心果粉,年男人叫来服务员,会了账,提着一只盒子走了出去。经过天机仙翁身边时,天机仙翁右脚脚尖轻颤,在地上快速的点了数下。他脚尖前的方寸之地微不可察的亮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消失。

    黑心果粉的味道不错,对于喝多了茶叶的人来说,偶尔换换这种口味,不失是一件趣事。年男人尝过后喜欢,天机仙翁也喜欢。

    智能人过来,把一只和年男人相同的盒子放在天机仙翁面前,“要检查一下吗?五十五份本店特制的黑心果粉。”

    天机仙翁摇了摇头,“不用了。”他透过玻璃窗指着走到门外的年男人,“另外的四十五份是他买走的吧?”

    在天机仙翁指着年男人时,年男人霍然转身,天机仙翁几乎和智能人同时抬手,指着他手的盒子。智能人对天机仙翁道:“是啊,他要了四十五份。”

    年男人见天机仙翁和智能人同时指着他手的盒子,又看到天机仙翁的桌子上放着一只和他手同样的盒子后,笑了笑,把手的盒子提高了向天机仙翁致意。天机仙翁也把桌子上的盒子提起来,脸上露出找到知音,欣欣然的笑容。

    “承惠!欢迎先生下次再来!再见!”女智能人在店门口向天机仙翁摆手。

    天机仙翁提着盒子走出去,慢慢的沿着道路朝前走。前面的人突然乱了起来,朝这边跑过来,这边的人又好奇的朝前面跑了过去。

    “不好了!有一个人走着走着爆炸了,炸成肉泥了。恐怖的人,那人身体没了,竟然还有一道有如人体的影子,手还拿着一杆枪,怒气冲冲的……那影子也炸了……是真的,我亲眼见的,影子炸了,枪却掉在地上……不是离子枪啦,你好没有见识,是我们华族古人用的长枪,长枪,你懂吗,一头尖尖的,长长的杆子,捅在你身上,扑的一下,再一劐,肠子蓝的绿的红的流落一地……”

    天机仙翁停下脚步,听到有人汇声汇色的讲述刚刚在前面发生的事情,听了一会,但转过身来朝来路走去。

    雷氏派出来的半仙玩了,那个和天机仙翁一样,购买了黑心果粉的年男人就是雷氏派出来的主持对华夏星邦高层血洗的半仙。天机仙翁不动声色除掉了他,此次来华夏星邦的任务已经完成一半,剩下的人清理掉,带着那面雷氏赶制的炼魂幡回去,任务就完成了。

    向前走了一段路,天机仙翁伸手拦下一辆出租的飞车,报了一个酒店的名字。

    出租飞车的驾驶员是一名真正的人类,很喜欢说话。通过他的话语,天机仙翁知道了更详细的雷氏半仙死亡现场的情况。

    出租飞车从那边路过,路上铺了一大片的血肉,肉碎得很细,驾驶员形象的说,铲起来可能做饺子馅了。地面上一杆长枪,通体深蓝色,上面还闪着电火花,真是很奇特的场景。驾驶员说他活了五十多岁,这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

    说话的功夫,就到了目的地,天机仙翁让智脑付了车钱,便提着盒子下车,友好的和出租飞车的驾驶员道别,感谢他能送到一程。

    驾驶员嚷道:“噢,你真是一个有素质的人。很少有人向我道谢呢!真是的,他们如果要是都像你这样,我的出租生涯会快乐很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