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驶员驾着飞车走了,天机仙翁提着盒子走进酒店。△↗,服务员过来拦住他询问,他把盒子提高了,指着盒子上面的店名,笑着说道:“送外卖的。你们这里511房间订的。”

    服务员嚷道:“黑心果粉,他们也真是奢侈,我天的薪水不够去喝一杯的。什么时候我的薪水能够一天喝一杯的,我一定会去你们店里一周喝上一杯。”

    天机仙翁道:“欢迎你们光临我们的黑心果店,电梯间在哪里?”

    “那边,请便我来,真是的他们怎么能这么有钱?我们为什么就没有?这个世界真的就是穷人难翻身吗?该死的现实!”服务员在天机仙翁身后报怨道。

    现实不公,公平的不是现实!无论是哪个世界,都是少数人的意志在支配着多数人的意志,不服也没有用。就是奋斗上来,心怀不愤的,一旦身居到高位,也是一样,遵守望着少数人的意志支配着多数人意志的这一规则,没有人例外。

    天机仙翁到了五层,走出电梯,直接来到来511的房间。

    他刚到房间门口,从旁边的门便转出一人,双目阴冷的盯着他,“你是谁?”

    天机仙翁一脸平静的扬了扬手的盒子,“送外卖的。”

    那人扫了一眼天机仙翁手的盒子,天机仙翁能明显的察觉到一股神识透过盒子,把盒子内外查个通透。他心里面暗笑,“这个家伙不行啊,才化神期。”

    “你进去吧!”那人查出盒子里装的确实是普通的东西。防不住是自己人动了凡心在外面要了一些古怪的东西,自己又不方便出去,才让人送过来的。

    天机仙翁平静的敲门,只敲了一下,门便打开了,他转身朝那个一直盯着他看的人笑了笑,迈步进了房间。

    给他打开房门的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听到了他在外面和另一个人的对话,转回头对着屋内笑着嚷道:“是谁定的东西!喔,是黑心果粉,这是什么玩意?”

    年轻人关上房门,天机仙翁手指一弹,一个青色的符纸从他指尖弹出,眨眼间便化成一道穹幕把整间屋子都罩了起来。

    “隔音符!你是谁?”屋里的人都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天机仙翁。

    天机仙翁身边的年轻人马上就知道来人不是送外卖的,有可能是他们的敌人,想了不想,便一掌向天机仙翁身上拍来。他要把天机仙翁拿下。

    天机仙翁抬手轻轻一挡,食指弹动,年轻人额头上便多了一个血洞,一句话也没有再说出来,靠着墙倒了下去。

    天机仙翁晃了晃手的盒子,对屋里的人道:“很好,你们没有动,所以你们死的会慢一些。你们不是我的对手,就是雷齐那老儿来了,也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你们像这样就挺好,老实一点,不要急着找死!”

    一个虚影从死去的年轻人身上飘出来,天机仙翁手张开手,便虚影握在手,不理虚影的挣扎和质问的声音,手掌冒出一股无色的火焰,本就不实的虚影马上变得透明起来,慢慢的变成一股青烟消散开来。

    “你是谁?”屋里的人开口问道,“既然认识我们家老祖,就说明你是知道我们底细的,你要知道我们雷氏不是人们可以随便得罪的。”

    “是吗?”天机仙翁提着盒大向屋走去,指着一个年人温和的道:“你一边去,沙发我要坐了。”

    年人狠狠的离开,他们到现在也没有看得出天机仙翁的修为来,只是对方能找上门来,孤身一人,肯定是有恃无恐,保况刚才把干净利落的一招杀掉他们的人,他们清楚,在座的人没有人是眼前这个看似普通人的对手。

    天机仙翁在沙发上坐下,盒子放在面前的茶几上,“其实我是不想来的,若是雷齐来,我还有兴趣过来,你们这些小辈不值得我动手。告诉你们一声,不用指望着你们那位半仙来救你们人,他已经被我杀死了,就是我来这里前!”

    “不可能!”屋里的人不信,杀死一个半仙,那眼前这位最起码也是半仙。可是他们雷氏的半仙战力可是在半仙层次当靠前的,可以说,雷氏的雷系功法天生就是战斗功法,打斗起来天然的占据着优势,雷吗,当然是很多属性的克星,他们雷氏在所有修士一直都是有优越感的。

    现在天机仙翁这个身份不明的人闯进来,居然声称已经干掉了他们的半仙。这怎么都不会是现实,多半是眼前的人撒谎了。

    天机仙翁没有理会他们的质疑,只是说道:“你们不该来华夏星邦,竟然做杀人灭口这种勾当,真让人不耻。说出去你们雷氏也不怕人心寒。”

    “我们没有!我们只是来华夏星邦散心的。”有人争辩道。

    天机仙翁转脸看着一位年男人,“把炼魂幡拿出来吧,不要让我动手。你还没有资格。可笑,雷齐也真是下作,这种嫁祸于人的把戏,他也敢玩,不怕族灭!”

    那个年男人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什么炼魂幡,我不知道。”

    “那你就不用知道了。”天机仙翁手一挥,年男人的头颅便像西瓜一样爆裂开来。红白之物炸飞出去,溅了旁边没有防备的人一身。

    “不要欺人太甚!”屋里的人一起向天机仙翁手,有的人反手击在墙上,想到房间摧毁,如果天机仙翁没有其他的手段,别说是他们这些修为已经很高的人,就是凝气期的修士也能不费力气的把酒店拆掉。

    可惜的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从墙上突然闪现出密密麻麻的符,他们的打在符上,符亮起一片,竟然把一股相同的力量反弹回来,让动手的人吃了个暗亏。

    天机仙翁的面前也浮现出一片符,接过所有的攻击。他坐在那里,连看也不看这些攻击他的人,手一招,一面炼魂幡便从死去的年人身上飞出,直接进入他的手掌当。

    他晃了一下炼魂幡,刚从尸体上冒出的虚影便被他强行拘进炼魂幡,他扫了一眼倒在门边的年轻人,摇了摇头,“可惜了,刚才不应该毁掉元神了,拘进炼魂幡多好!”

    “你是谁?”一击,没有奏效,马上这些人就清楚,他们根本就不是天机仙翁的对手,天机仙翁和他们之间绝对不是实力上的差矩。他们马上想到,这人一定是和老祖一样,是从仙域下来的,不然语气也不能这么笃定。

    天机仙翁笑了知,把炼魂幡拿在手看了看,和雷森给他的那一面炼魂幡相比,这面炼魂幡炼制的虽然仓促,但确实是一面完整的炼魂幡,看样子,雷氏也是早有准备了。也是,炼魂幡的材料并不罕见,以雷霆王朝的厚实的底子,很容易凑出炼制的材料。

    天机仙翁把炼魂幡扔一盒子上,抬眼看着眼前这些人,“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做的事情让我们很不舒服。我知道你们是奉了雷齐那老儿的命令才来的,想要把和你们一起谋害盘龙王朝西米王后的华夏帮凶除掉,然后把事情朝死去的人身上一推,你们雷氏就可以脱身。告诉你们吧,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你们做什么我们会一清二楚。就像今天,你们的领队和你们有意分开,想不引人注意,我们还是第一时间找到他,把他给杀了。”

    有人从符纹上想到了天机仙翁的身份,马上惊叫道:“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天机仙翁!”

    天机仙翁大笑起来,“哈哈……没想到,你们雷氏竟然还记得我这个老人。没错,我就是天机仙翁。你们老祖也真是混帐,明知道我在升龙星,竟敢做出这等事情来,一点也没有把我放在眼,所以我来了,杀了你,给他一个警告。”

    天机仙翁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那些人马上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从雷霆王朝来这之前,曾经接到过警告,要他们小心做事,潜藏好自己的行踪,如果盘龙王朝知道了,一定会派人过来查清真相,因为他们做的就是要嫁祸给雷森。盘龙王朝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盘龙王朝会派出天机仙翁这尊大神来。一、

    他们震惊之余,一嘴的苦涩。天机仙翁来了,确实他们没有一个能逃得了的。就是他们的老祖在天机仙翁面前也讨不了多少便宜,何况是他们这些还不是半仙修为的人。

    “仙翁,我们老祖和您老人家可是莫逆之交,是背靠背流血换来的友情。我们知道我们做这件事情瞒不了你老人家,可是我们也是有苦衷的,雷森他……”

    天机仙翁双眼射出一片寒光,“尊上的名讳岂是你能随意叫的?掌嘴!”

    “啪!”说话的人脸上一歪,脸上现出一记五指红印,这是天机仙翁出手,在外人面前,他天机仙翁已经投靠了雷森,不用说,他要维护尊上的尊严。这是做下人,做下属必要的基本。

    天机仙翁冷哼道:“别以前尊上姓雷,你们就觉得他的名字可以在你们唇舌之间可以随意滚动。再有敢轻侮我们尊上者,我天机仙翁第一个取他们性命去。”

    挨了一巴掌,他们眼闪过愤恨,但却不得不低下头,“是,仙翁教训的是,是我孟浪了。仙翁,我们这次来,做出这等事情是有原因的。我们有证据证明,华夏星邦高层在背后策划了针对西米王后的袭击,致使西米王后殒命。但是尊上他却把怀疑的目光盯上了我们雷氏,我们雷氏自然要自证清白。请仙翁理解!”

    天机仙翁站起身来,把炼魂幡拿在手,一手提起盒子,说道:“我是不想和你们再多说什么了,我来之前,已经定了你们的罪,你们就去给你们害死的人陪罪吧!”

    “仙翁!不要……”

    一声声炸响接连响起,一团团血雾爆散开来,充盈着整个房间,血腥的味道浓重。

    天机仙翁身上亮起一层白色的气罩,扔用炼魂幡把一个个张皇失措的元魂收进炼魂幡。这些人他来时已经向雷蓝依儿表明了要杀掉,雷蓝依儿也同意了。两人都是智力超人的人,这是有意要给雷氏一个警告,警告他们不要轻看盘龙王朝的决心。也不要心存侥幸,血债最恰当的偿还方式还是鲜血。

    血零很快落下来,在光亮的地板上像是下了一场血雨。这里已然变成一个修罗场。天机仙翁一手提着盒子,一手把玩着缩小了的炼魂幡,双脚离开寸许,脚不沾地,走向房门。他伸手把房门拉开。

    刚合上房门,隔壁的门又打开了,那张脸又露了出来,“怎么没有把外卖给留下。”

    天机仙翁和气的说道“屋里的几位不喜欢,要退货了。真是遗憾,我白跑了一趟。”

    “那你走吧。”房门关上,天机仙翁抖了抖肩膀,离开这里。

    在酒店下层他又见到那个热心的服务员,他和服务员在那边站了一会,拿出一份黑心果粉送给服务员,服务员表示,如果有机会他会向入住这里的客人推荐那家店里的黑心果粉。天机仙翁心情大好的把那个女性智能人的联系方式留给了服务员,告诉他,可以直接和店里联系,店里会有人送过来,说不定服务员还会有好处。

    服务员大喜,把天机仙翁送出酒店,天机仙翁这不过是随性而为。他发现做为一个普通人真的是一件很令人快活的事情。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人人只为蝇头小利活着,虽然累,也要用心,但比当修士要简单许多。

    简单的人有简单的快乐!这句话果然是真的。

    天机仙翁去到那间黑心果粉店坐到打烊,在女性智能人的热心下,他把今天剩余的十份黑心果粉一起打包带走了。

    在这之间,酒店里发生的事情已经被发现了,华夏星邦的人很快就到酒店调查,天机仙翁知道这些人应该很快就能找得上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