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黑心果粉店出来,走到没有监控的黑暗所在,一闪身,化成一道虚影融入在黑暗之。他去了那个富人聚居区。在那里他杀掉了一个男人。他把那个男人的保险柜打开,里面有一些证据,等华夏星邦的人过来,就能发现,死去的那些人和这个男人是有关的,这个男人是雷霆王朝埋在华夏星邦的钉子,而且已经混到了华夏星邦的高层。这一次,就是他配合着雷氏那些人行动,把一些人的行迹提供给雷氏,由雷氏来选择动手的目标。

    出了富人区,天机仙翁变身成男人的模样,不急不忙的走到城的传送阵,传送回了升龙星。这一次的行动,对他来说很简单,只是简单的走一趟,根本就不能算作任务。

    天机仙翁向雷蓝依儿复命,他把那面炼魂幡呈现在雷蓝依儿面前。雷蓝依儿看到炼魂幡冷笑道:“果然,雷氏口口声声说我夫君是雷氏的后代,可他们做的却是把我夫君当成敌人。一次次挖坑想要坑我的夫君。仙翁,这一次就有劳仙翁了。”

    天机仙翁呵呵笑道:“没有什么,我这一次很愉快,遇到很有趣的事情。我啊,以后决定要常去普通人的世界走走,接触一下他们的生活和人生,对我来说也是一场机缘!”

    “噢?”雷蓝依儿看着天机仙翁,她知道天机仙翁不会乱说话,既然说了就一定有原因,机缘对天机仙翁来说,没有大的收获,他是不会用上这个词的。

    “是啊,确实是一场机缘,你们不知道,我们这些从仙域下来的人,境界和实力下跃,修为还好说,一旦尊上替我们找到仙域通道,努力一些能很快的恢得过来,只是这境界却是很难,甚至来说,因为我们从仙域到这边,境界折损,比之前你们更难。”

    天机仙翁平淡的说道:“我的境界恢复得还比较快,雷齐比我差一点,牛千木更差。实力和境界是两种概念,但在它在修为相同时,却是决定高下的因素。所以,我能力压雷齐一头,雷齐可以不把牛千木放到眼。只是这一次我去华夏星邦,竟然意外的发现,我千年未得寸进的境界竟然有松动增长之相。“

    听天机仙翁这么说,雷蓝依儿马上道:“那我就贺喜仙翁了。这是好事,如果仙翁能证实了,对其他从仙域而来的半仙来说,是一件大好事情。”

    天机仙翁笑起来,忽然说道:“还要让王后知晓,这一次我放过他雷氏那边一个人,让他把消息传回雷氏,我想以雷齐的聪明,会知道这是我们给他的警告。这一次让他折了一个半仙和那么多化神期以上的后代,够他肉疼几天的了。”

    雷蓝依儿点头,“这是好事,让雷氏知道更好。我华夏星邦应该不用我们再提醒他们了,他们应该明白了对他们下手的是什么人了?想想这些人也真是可怜,被雷氏裹挟着加入到对西米出手的行列,等到尊上雷霆之怒降临,才知道恐惧,而雷氏又看事情不对,想把他们那些知情的人都杀掉,把事情全推到他们身上,说来他们也是可怜。”

    “普通人本就该过普能人的生活,其他的事情不是他闪能掺和得起的,一旦哪一方不开心,他们的下场就像现在一样,没有人能保得了他们,他们会是第一个要弃的棋子。因为他们再也没有价值了。”

    “呵呵!仙翁说的是。这也算是给他们一个教训。”雷蓝依儿笑道。

    天机仙翁确实是在境界上有所收获,所以他才会再次光临那个黑心果店,坐了那么长时间,他的感觉就是踏入店门那一抬间产生的。

    人的际遇有时真的很奇妙。在雷蓝依儿面前,天机仙翁没有反驳雷蓝依儿的话,境界是一件很玄秘的东西,无法说得清楚,修为如物,境界如器,是来放置修为的,但又不只是器,它的作用很玄奥,向天机一样,不是能讲述得清楚的。

    每个人在境界上的感受和突破的时机和机遇都不一样,这东西,不像修为可以指点,必须是自己去悟,去捕获,该来的时候会来,不该来的时候,你想要也要不到,着急不得。雷蓝依儿说他的这一机缘别人也可以复制,那是不可能的。

    “喝一杯!”天机仙翁对着坐在他对面的牛千木邀请道。

    牛千木闻着香味,狐疑的看着杯子里的糊状东西,他没有从感应到一丝灵气的存在,天机仙翁把他叫来,就拿这东西来招待他。

    牛千木心里面想到,嘴上自然就说了出来,“仙翁,你也太抠了,咱们都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你把我郑重其事的叫来,就让我来喝这种东西。”

    天机仙翁笑道:“你尝尝。”

    “尝尝就尝尝。你弄来的东西还能弄出什么花来。”牛千木端着喝了一口,有点苦,有点粘口,还有一股很浓的糊味。这东西完全不符合他的口味。

    “这是什么玩意?仙翁,你是从哪个地方扒拉出来的这玩意?”牛千木有些不满。

    “你啊?”天机仙翁笑了,“这东西还和我们的尊上有关呢,当初防着星兽,禁止它流通的命令还是我们一起下的。你口的玩意,叫黑心果。你应该想起来了吧?”

    “这东西,除了那些星兽,应该没有人会喜欢他,你拿来招待我。不会吧,你天机家族竟然连好一点的茶也喝不起,沦落到喝这种不入流的东西了?还是说,仙翁你改变了口味,对这种野兽喜欢的东西产生了偏好?”

    面对牛千木的嘲讽,天机仙翁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反应,他只是笑道:“是啊,得改了,道茶都进了尊上的空间,我想喝也得等着尊上赏赐。天机星上的那些人估计会很失望,他们以为把我赶走了,仙物就是他们的了,没想到尊上不如他们的意,他这个真正的主人果断的把仙物移到空间去了。也算是物归原主。但愿仙物在他的空间里能得以延长寿命。”

    牛千木咧咧嘴,“怨得谁,好好的日子不过,你仙翁非打一些歪主意。在那之前我提醒过你好几次,你自觉聪明,尊上拿你没有办法,没有把我这个老朋友的话听进去。好了,最终,肉没有吃上,惹来一身骚,最后还是尊上出手把你解脱出来。”

    天机仙翁淡淡的说道:“都过去了。是个灵魂都有野心,人心总是没有止境的。如果你在我的位置上,你也会一样,不会那么在我劝了几句就干脆利落的让尊上在你的神魂里打下魂印。说来,你的果断也让你获益匪浅。”

    牛千木大笑,“那是,在某些方面,我这个人还是很果断的。你要是没有道茶喝,我这里还有尊上赐给我的不少,我喝着也没有味道,说是道茶,我的境界稳固到现在的水平就没有再动过,喝他也只是喝个味道,都给你也没有什么。”

    天机仙翁马上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事。千木啊,我刚去向蓝依儿王后交任务,在她那里我向王后说,我这次算是碰到一次机缘,你想知道我碰到的机缘是什么?”

    “是什么?”牛千木随意的问道,在他看来,天机仙翁最大的机缘是投靠了尊上,其他的都不值一提,所以提不起精神来。

    “我的境界有所松动提升了。”天机仙翁仍然淡淡的说道,像是再讲一件很普通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的样子。

    牛千木却跳了起来,“你说什么,你的境界又有松动提升。这怎么可能?大家都是到半仙后不久,修为禁锢,境界固封了,你怎么可能会再有松动提升?”

    牛千木一脸的不可置信,感觉如果不是天机仙翁在骗他,就是天机仙翁最近放下了心事,学得风趣了,把他找来,特意的给他讲一个笑话。

    天机仙翁道:“我说的是真的。”他指了指桌子上牛千木喝过的那一杯黑心果粉,笑道:“你不再喝点,味道真不确呢!我听说,在黑刚晶星,尊上可是很喜欢这种饮料的。”

    牛千木一摇头,“不喝了,尊上是尊上,他喜欢的不一定我们也非得喜欢。仙翁你要是因为尊上才改喝的这种口味恶俗的玩意,我觉得你太恶俗了。这拍马屁的功夫,我虽然和你很熟,脸皮也自忖不比你薄,但是我还真没有你这么厚,不要脸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天机仙翁不在乎牛千木的讽刺,这个牛千木自众感觉到他对尊上有想法后,说话都是这个样子,要是不这么说,倒也不是牛千木了。

    天机仙翁面不改色的说道:“这倒是你夸我了。做为下属,让自己的上峰开心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做为仆人,让自己的主人快乐,那也是本事不是。我这拍马屁的功夫,如果尊上真喜欢,我还真愿意拍。”

    牛千木瞪着天机仙翁,叹了口气,“主人把你收了,也许是他做的一件最错误的事情,你这样的人不安份,又有心计,他日说不定会给主人带来很大的麻烦。”

    天机仙翁见牛千木看着他一副深思的表情,笑道:“怎么,想现在除掉我?”

    “想!但是我不能动手,虽然我现在能碾压你,但是你现在必竟和我一样也是尊上的仆人,你有什么过错也只有主人能罚。”牛千木坐下来,“不说这个了,你这次任务执行的如何了?哪些人是不是都杀了?”

    “杀了,只留一个,让他回去和雷齐那老儿通个气,警告他,再有不轨行为,我们盘龙王朝会对他不客气的。除了他亲自出马,不知道他能有多少子子孙孙够我们宰的。”

    “这个人,倒是不知趣。脸厚心黑的可以,杀我我们的西米后,还不敢承认。这做的有些下作了,敢做不敢当,我都有些看不起他了。”牛千木说着冷笑,“他竟然还敢危胁我,真是不知道死活,只要主人一声令下,我第一个要会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儿。敢把主意打到我们主人的头上,莫非我们这些主人的爪牙不利?”

    天机仙翁一个人喝了两杯黑心果粉,在牛千木眼,这味道不怎么样的黑心果粉在他口却是具有独特的风味,他没有想到,他因为追着雷氏的那们半仙,竟然会因缘际会下进入一家黑心果粉店,并且在那里让境界松动小有提升。

    他很想把这种意外分享给牛千木,见牛千木不喜欢黑心果,还一个劲的误会他的意思,他就知趣的打住了,刺激一个心怀不是怎么宽大的人不是明智的举动。

    看来他想的没错,他的机缘别人复制不来。最起码牛千木就不行。雷蓝依儿的那一句提醒注定要失望了。

    在华夏星邦,若是他想动手,根本就不用那样动手,别说就一个半仙,就是那些人都是半仙,都聚在一处,他想不现身,也能把他们在无声无息杀死。他也不知道怎么样,竟然想起在仙域自己打拼时做的一些荒唐事来,舍弃了最方便的做法,用了杀手的手法。

    不过,也是这种想法,他才触动机缘,竟然得到了意外的机缘。

    华夏星邦很快就搞清楚了死者的身份,这些人是雷氏的修士。他们他们没有知会,悄悄的来到华夏星邦,其目的已经不言而喻。而出手的人,不用说是盘龙王朝尊上府的人,也只有尊上府的人不会在乎雷氏,敢毫不客气的对雷氏动手。

    雷氏来的目的他们也搞得差不多清楚了,这些人是来杀他们的。

    这让华夏星邦的人既恼火又恐惧。华夏星邦其实和雷霆王朝没不怎么亲近,他们新近的是原来有着天机仙翁的天机星,这一次他们觉得他们是完全被雷氏给利用了,利用完了,觉得他们麻烦,雷氏就出手想把他们这些没有价值的人,只会给雷氏带来麻烦的人清理掉。(。)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