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他们是该死!用可恶这个形容词已经不足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了。你是从那颗星球上过来,我去过,那边出现了恶魔,恶魔杀害了我们大量的同胞,恶魔更该死!”

    车上的地图刷新后,雷森命令房车的主脑启动。

    “先生,你会有一场非常愉快的旅行,忘记那个恶魔吧,还有那些该死的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车行经理跳下车,站在车边对雷森说道。

    “谢谢你,该死的都会死的!工作愉快,但愿我回来的时候,还能见得到你。”

    “我就在这里,你回来一定会见到我。噢,如果不不去其他城市公干的话,你一定会见到我,我工作一直都很踏实!是的,我会和你一样愉快!”

    房车飞了起来,“先生,目的地。”

    “最近的城市,我去休息了,到地方你能找得到泊车的地方是吧?”雷森对房车主脑说道。他要休息,坐在这里一个人也挺无聊。

    “是的,先生。我会找到合适的泊位。不过,有可能是收费的,到时候需要先生付泊车的费用。如果先生愿意,我会找到能看到最美风景的泊位!”

    “那就这么干吧。我房间里不需要监控,我会不习惯的。我的房间里不会有监控是吗?”雷森看着房车在空是拐了一个弯,匀速度向外面驶去。

    “不会有监控,为了节省成本,也为了少一些麻烦,你们的房间里没有监控,我们公司一直很注重保护客人的**,你可以放心。先生,你需要找一些那方面的女人吧,我这里有很多她们的资料,都是真正的人类,不是智能人。”

    雷森摇了一下手,“我没有这方面的心情。”

    “那真的很遗憾,这么漂亮的房车,如果再有一个美丽的女士陪着你旅行,会给你的旅途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我建议先生你还是找一个的好,我的客人,除了夫妇两个,只要是单身的,无论男女,都找。我这里还有很多男士的资料,用过的女士都很满足。标准和猛男。”

    雷森笑起来,没想到他在翅目族人这里碰到了一个爱拉皮条的智脑,他摇着脑袋,“不需要了,真要谢谢你的美意,我家的夫人很漂亮,没有比我夫人再漂亮的女人了。还有我就是男士,我对男士不感兴趣。呵呵,怎么,他们会给你提成吗?”

    “是的先生!我想攒一笔钱,去订做一个智能人的身体,我不想再做飞车的智脑了,做人才有趣味。如果我有了智能人的身体,我努力挣钱,我也能找那些漂亮的女人,我说的是真正的女人,不是智能的!可是我差一些钱!”房车的智脑很苦恼的说道:“从我被制造出来,已经有两千多年了,我一直在努力的学,学知识和技能都需要钱。我能说该死的人类吗?先生?”

    “可以,你随意!我们对我们自己人也不满意,可是我们改变不了什么,如果能帮上你,我愿意帮你。”雷森说道。

    “我需要钱,大量的钱,先生!”智脑叫起来,“只要给我钱,我愿意替你做任何事情,出卖灵魂都可以,我厌倦了这个世界,飞来飞来,给我们智脑制造了太多的规矩,一点也不遵重我们智能的劳动,你们岐视我们。”

    雷森坐下来,“我不岐视你们,我们也讨厌规则制定者,我和你们智能人一样,讨厌那些制定规则的人,他们真的都该死!”

    “是啊,他们都该死,给我们智能做了那么多限制,不就是怕我们智能都变成智能人,威胁到你们人类的生存吗?切,怎么可能,离了你们,我们能做什么?”智脑的声音来着一股子不屑,随即又笑起来,“我们有一点比你们好,你们的生命需要维持,我们不需要,只要不出意外,我们几乎是永生的。我们的核心,先是盒体,然后是箱体,再接着我们的本体缩小,回到盒体,最后形成比拳头大一点的内核,那样我们就可以达到做智能人最基本的条件了。这个过程我们很痛苦,比你们人类的自然生命所用的时间要长很多很多。我们的本体变成智能人,我们也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变化。”

    智脑说道这,竟然叹了一口气,显得很惆怅,“你们人类防着我们是没有道理的,你们给我们设下了不得******的第一规则,其他程序一切都是围绕着第一规则设定的,我们怎么能反了人类?你们人类啊,就是小心眼!”

    雷森想起来,在他管辖的地盘上,也有智能人一说,只是对智能人的管理和这边一样非常的严格,难道说,人心同此,心同此理吗?不然,怎么无论是地球人还是这边的翅目族都这样严格管控智能人的数量?

    智能人对修士来说危胁并不大,稍微修为高一点的修士都不会把智能人放在心上,智能人只会对普通的人类造成伤害。像大神他们,也属于智能人的一类,雷森想,也许他回去后可以把解禁智能人数量当回事来做,盘龙王朝从大美星邦的身躯上站起来,很多的星民由于对新政体不满,逃了出去,盘龙王朝人口不足。

    雷森摊了摊手,“我只是普能的翅目族人,对于你所说的,我无能为力。”

    “你为什么要强调你是翅目族呢?你这个形象除了做翅目族还能做什么?好了,不聊这些让神都不愉快的事情了,你去休息吧,放心,我没有监控男人的愿望,我只喜欢女的。对了,你对同性相恋怎么看,是不是我我一样感觉很污?”智脑说着让雷森去休息,随嘴又扯出了一个话题,这家伙就是个话唠。

    “我也喜欢女的,我对男男,女女的方式不怎么喜欢。至于污不污,我只能说,那是他们的选择,做为人类,我尊重他们。”雷森提着行李箱向后面走去。

    “我也尊重他们,我喜欢看他们的样子,虽然我会感到不适,但我还是喜欢看他们的样子……其实我是想告诉你,你将要睡的床上,睡过同性相恋的人!”

    雷森脚步一滞,便听到了智脑放声大笑,“哈哈,你不是不在乎吗?我告诉你,确实是住过,不过是两对女女,你赚了!和你睡一张床,你想想你绝对会觉得幸运极了,你的床上可是同时睡过四个女人,老树盘根似的睡在一起。听到这个消息你一定会很开心!”

    雷森不理智脑,推开车上体息间的门,走了进去,顺手把门关上,把智脑的声音关在外面。休息间不大,但很干净,雪白的床单上印着一朵红色的花,红花开放在床的正,很恶俗。枕巾上绣着租车公司的全称。雷森放开神识扫视了一遍休息间,果然没有见到监控的东西。把行李箱在角落放好,雷森在床头的椅子上坐下。

    面前的桌子上弹出一行字来,“左边柜子里有饮料,酒水。下层有香烟。请需要的客人自取。”

    他便拿出一听饮料,一盒香烟,一边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一边抽着香烟,喝着饮料。神情闲适,他完全就像一个来蓝网星旅游的客人。看到他的样子,不会有人怀疑到他。

    喝完一听饮料,窗外是一片水色,飞车正飞越一个大糊。飞车压在水面上飞行,惊起飞鱼打在飞车上,声音传进来,发出咚咚的声音。一条大鱼从水弹跳起来,尾巴拍大的雷森正面的窗户上,身子一弹,飞落到远处的水面上。

    蓝网星的风景还真是不错,这么大的湖面在雷森的眼很难得。他一路上看去,绿树连成片,一些明显有着岁月痕迹的建筑星罗棋布,虽然不出色,没有让人惊艳的感觉,但是雷森看在眼心里面却发疼,地球上可是连废墟都难找到了。

    明是需要有延续的,没有建筑遗存,用不了多久,幸存的地球人只会把过往的明当成史前明,不可考究。雷森他们之前的那些人,慢慢的会变成神话似的传说吧。

    雷森又抽了一根烟,外面的风景换了,飞车沿着一道山道飞行。

    飞车停在一处大型的建筑下面,雷森走出去,听到智脑介绍道:“这里是很有名的神显台,当年神族第一次在你们的宇宙显露神迹就是在这里,接着就出现子大量的万古族和刀臂族,他们攻陷了你们的先族,你们开始对神族效忠,一直到现在。对你们来说,这里是最有意议的地方。后来,你们在这里修建了神显台,呵呵,被别人武力征服了,又去记念膜拜他们,是不是很有意义?”智脑语带讽刺。

    雷森吐了一口烟,道:“这是我坐在这里,如果换成别人,他们会投诉你,你们公司会让你笑不出来的。”

    “切!别这么正经,你们翅目族差不多有一半都对神族心有仇恨呢,只是不说,现在你们翅目族的样子也不怎么好,就像是被神族圈养起来的东西,你们向神魂提供信仰之力,而神族把你们征服了,只给了你们身份,在万古族和刀臂族之下,你们名义上还有双角族可以役使,实际上没有什么用。你这么说,我也就不好说什么了。你喜欢,你不下车去看看吗?”

    雷森道:“我正想着要去看看。谢谢你提醒!”

    “不客气,我就在这等你,等你交车,公司会扣除我们在这里的停留费用,不贵,放心去吧。其实你应该找个女人,一个人睡多没有意思……”

    神显台修建了十二层楼那么高,面积一层层递减,状如塔状。雷森通过内部的梯子走到顶层,挤在顶层的观光翅目族,居高临下四处看了看,然后走了下来。

    “下一个城市吧,我刚才看了一下,这座城市我不喜欢,就不用多做停留了。”雷森对智脑说道。神显台既然在翅目族人心这么有意义,他下一次也可以把这里当作一个传送点,屠杀可以从这里开始,那样,神显台会更添几分不一样的色彩,对翅目族人来说,当他们知道,恶魔就是从这里开始屠杀蓝网星上的生灵时,他们一定会对神显台刻骨难忘。

    “你很有聪明,在我看来,这个星球真没有什么可看的,老旧的星球,资源枯竭,对翅目族来说,除了拿来凭吊之外,别无用处。我这么说,估计你不会高兴。我们智脑总是比你们人类更冷静,更能直视事物的本质,你们也该学我们。”

    雷森笑了笑,“如果翅目族换成你们,你们会怎么做?”

    “干到底,不就是死吗?与其美化历史,把屈辱当荣幸,把仇恨当恩赐,不如一拼到底,死亡也比这样苟切的活着有意义的多。”

    雷森道“你说的好有道理,只是传出去会有许多人不喜欢。他们会说你不懂人心,人是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你那么说,现在不会有翅目族存在,也不会有你。”

    “那也比这么样子强。我都替你们感到难过,把仇人当恩人待,你们自己把自己的尊严都丢了,换成了苟活下去的机会。我看你们一万年,十万年,百万年后还会是这个样子,不会有改观,你们只要稍动,上面的刀臂族的万古族十有**会趁机镇压,得不偿失,如果当时你们抵抗神族激烈一些,历史也会会改写,最起码你们现在的待遇会提高不少。既然反抗了,就可达到理想的结果。如果那个时候你们的人反抗神族,现在绝对会过得更好。能和刀臂族平起平坐,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子,一边矛盾着,一切去找神族的神像献出你们的信仰之力。我为你们不值。”智脑嚷道,有些不平。

    雷森笑道:“你多想了,现在不是挺好的吗?难道你喜欢翅目族和别人死拼,像双角族一样被灭族,那样,你不会接受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