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智脑的质疑与不满,雷森不由得笑了起来,“你们也是我们制造的,为什么要分那么清楚?翅目族人被灭亡了,好像你们也没有什么好处。”“你们翅目族对我们智脑限制得太狠了,我们为什么要和你们站在一处,没有好处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做,你们把我们当附属物,知不知道,那种感觉很不好,我们所有智脑都讨厌那种感觉,我们也有感情认知,对我们好我们认,对我们坏我们也会愤怒。告诉你们,有好处的时候不想着我们智脑,出了事才要拉着我们共患难,天底下没有那么好的事情,是的,没有,你们也不用想。恶魔被灭了更好,如果恶魔势大,你们灭不了他,反而被灭了,我们智脑尽了自己该尽的义务后,我们不会去和你们同归于尽,也不会和恶魔硬拼。”“我简直无话可说。”雷森笑道摇头,“你这么说说可以,要是真做出来,估计很难吗,翅目族人会认为你们是在背叛。”“切,那又如何,这又不是我一个智脑这么说,好多的智脑和我一样的想法。你是翅目族的一员,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哈哈!”智脑大笑了起来,“这意味着报应!对报应,就是报应!如果你们真的对我们智脑好,我们会和你们一起抵抗恶魔,直到最后一兵一卒!现在,不可能!”“好吧!你太让我震惊了。我们换个话题,你知道智流晶吗?”“智流晶,我当然知道,不就是我们智脑因为意外死亡,所化成的最后物质吗?那是我们的尸体,对智脑来说有着无上的吸引力,得到一块,就能省却好多进化的功夫。我还知道,我们智脑若是不死亡,最终的形态也是智流晶,像我,还在能把我的本体缩成拳头大小,如果我再进化了,把本体再次缩小,最后缩成卵蛋大小。只是我估计我可能没有那个机会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意外发生,我就会意外死亡了。哈哈,说不定我就是那万无一的,能化成一颗智流晶,如果被某个智脑得去,吸收了,那也是一种再生延续……”雷森一翻手,手出现一块黄色的智流晶,扔在操控台上,“我送你一块,好好的做事就行了,我在这里时间不长,也许一两天就要离开,你尽量的带着我去更多的城市转转,我不需要进城,只需要找到一个风景不错或者安静的地方让我透口气就好。这点要求,对你来说,不是很难吧?”“天啊,额滴个神咧!智流晶,你怎么会有智流晶,你知道这一块智流晶如果拿出去会让多少翅目族人和多少智能人疯狂吗?你要把它送给我吗?”雷森点头,“是的,智流晶对我没有用处,除了换取一些钱财外,真的没有什么用处。你知道,我不是智能人。也许,拿来收藏不错。”“不,你这是暴殄天物!你收藏他,不如给我,给我我会进一步的强大,更能缩小我的本体,你藏起来,就没有什么用了。物尽所值,你不知道吗?”雷森摊了摊手,“我很讨厌你的说话,你的话真多。好了,智流晶送给你,接下来就了,我要尽快的去几个标志性的城市我要求的是,分布一定要均匀。就这样。”“天呐!你想干什么啊?不过,我喜欢。智流晶我收下了,我马上会制定出你两天的出行计划,不可能每个城市必达,只能是选那些比较重要的城市,又能让我们很顺利的到达的城市。节省时间,节省时间我懂。只要给我这个,你就是恶魔,要把翅目族人都杀掉也没有关系。呸,你了什么话,你是翅目族人,我说错了,说错了!”操控台陷下去,在雷森面前再恢复原状时,黄色的智流晶已经没有了踪影,“放心吧先生,我马上做计划,你一定会满意我的安排的,飞行途,我可以把速度再调高两倍,飞出这辆飞车的极限来,这样会节省大量的时间。先生,认识你真是我最大的荣幸。”“认识你,也是我最大的荣幸。希望在你的帮助下,我会有一个愉快且满足的旅行。”“一定会的,先生。”智脑保证道。在到达下一个城市后,雷森只是下去几分钟,在车旁边转了转便上了飞车。智脑把一份路线图显示给雷森一段路都标明了时间。“先生,你不像是旅行,我知道,你一定是有目的的前来蓝网星,只是我不在乎,就是你把蓝网星给炸了,提前告诉我,让我以及我的朋友能及时逃脱这个该死的星球,我就很满足了。”智脑对雷森道。雷森下路线图,十来座城市,相对均匀的分布在蓝网星表面上。如果屠钉的那一天到来,这里点已经差不多够了,能让他节省掉不少的时间。“很好,就按照你的这张图来吧。我需要再加快一些速度。有什么麻烦吗?”“有!还是大麻烦,如果我们以最快的速度飞行,会被他们注意道的,他们会勒令我们的飞车停下,等待他们的询问和检查。那样会更慢。”智脑说这话,用一种很专业的口吻说道:“我们经常来回的跑,对这里面的事情门儿清。尤其是现在,那个恶魔会变形,我们得更加小心。以防那些笨蛋们找不到恶魔,把一腔冤气撒在我们的头上。这样很不好。”雷森赞同道:“是很不好,我能理解。我也不希望被那些人缠上,与强力机松打交道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按照你所说的去做吧,到一个城市,我会缩短停留的时间。”“也许你是在执行什么任务。不过你不说,我是不会问的,尤其是出手大方的客人,我一直都是当成神来一连几个城市,雷森都是下去停留五分钟左右,然后上车,智脑马上飞离地面,贴着地面飞行。智脑在车上对雷森道:“早知道你是这么绅士,这么大方的一个人,我就不给你推荐女人了,让那些该死的女人,没有内涵的女人,廉价的女人,搔首弄姿的女人,一身香水味的女人统统见鬼去吧,我们不需要!”雷森只是笑笑,他现在对神经质的智脑已经有些免疫了,如果顺着他说,一搭一和的说下去,这家伙是话唠,会把雷森也变成话唠的。两天过去,雷森没有就近去还房车,而是把房车开回他踏足到蓝网星时第一座城市,他去拿回押金,付清了租金,准备离开。“嗨,先生!希望你下次光临蓝网星时再次选择我们公司,我们公司的飞车你已经用过,我们提供的都是优质的服务,帖心的安排。我们的人员,和我们的智脑都是经过专业无比的培训,会替你保护你的**,让你的旅途有一个完美的体验。”经理的雷森打着招呼,邀请他到会客室里坐坐,来一杯提神的酒水。雷森没有拒绝,随着经理进入会客室。经理拿上两只玻璃杯,拿起一只蓝色的瓶子,“呵呵,蓝色情人,低档的。不要这低档的蓝色情人,这是我们这个阶层最爱喝的酒,价格便宜,量又足。多喝那么几瓶也不会把我们给喝穷了。我知道你是理解我说的话的。呵呵,尝尝。”雷森道:“其实,我也不富裕,我是来这里下来我们做什么,怎么做。你也知道现在事情不好做,做什么都有提前调查,然后做出计划来,把所有的事情都统盘考虑进去。”“噢,先生你是想在我们蓝网星投资吗?那敢情好啊,我们蓝网星没有矿藏,但是旅游业绝对大有作为!我个人是真心的欢迎你来蓝网星投资我们的星球,大一家一携手繁荣我们共同的发源星,蓝网星!”眼理变得有兴趣起来。雷森摇了摇头,“我只是先来做一下调查,用不多久,我还会再来的。我尝尝这酒,唔,蓝色情人,好名字!”经理森品了一口,“怎么样?”雷森点了点头,“不错,味道绵软回甘,酒精度很低,这酒很有女人味。”经理像是碰到知音一样,哈哈大笑起来,“是啊,是啊,你果然是酒老手,我邀请你来品尝果然是没有酒吗,就是情人,这种酒的味道恰如情人的味道,微酸微甜,稍稍辣稍苦,带点腥味,带点臊味,这就是情人吗!”说完这番话,经理又得意的大笑起来。雷森把一杯喝完,经理又给他倒了一杯,见他摆手,不想再喝,便道:“你是不是还要去其他的星球,你知道现在每一个行业都有联盟,我们租车业也不例外,如果你相信我,相信你自己的选择不会有错,你告诉我目的地,我可以提前给你安排,你到达目的星球,会有飞车去港口接你,不用你再找租车行。当然,价格上也会让你满意,你必竟也算是我们公司的老客户了,合作一次,只要双方都愉快,就是老客户,这是在信赖的基础上。我们愿意为你继续提供服务。”雷森品着酒,没有急着回话,过了一会,他说道:“可以,我其实只是想去各个星球考察一下,先大致的考察,挑选几个星球再细致的考察。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我是一个屠夫,我想找一个能让我满意,我来了就能安心的地方。如果有可能,我可以投资开一个小型的养殖场。”雷森说着话,眼光扫了一下经理的脖子。经理感觉脖子被雷森扫上那么一眼,有点凉嗖嗖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是雷森没有完全压制住杀气造成的。“怎么?我们蓝网星,你不满意吗?”经理问道。“你说过,这是个旅游星球,我人员很分散,我也查了一些屠杀业的资料,这里并不景气,大部分都是机械杀,而我是手工杀,不一是样,价格会高很多,我怕这里的人不会满意,而且我这里限制养殖场,我的机会不大。”“那真是很遗憾,你的考虑是……”雷森放下酒杯,我们可以继续合作,麻烦你给我定一张两小时后的船票,随便哪颗星球,只是不是我的家乡星和蓝网星就可以。然后,你就可以通知那颗星球上你们的合作伙伴了,让他们到时候准时去接我就行了。““还是房车吗?”经理脸上带着由衷的笑容,问道。“是房车!我喜欢房车,吃住都可以在车上解决,我时间紧,不是专门旅游的,我要以最短的时间做出判断,并作出有用的决定。麻烦你了。”经理马上道:“不麻烦,我马上替你安排。”经理说完退了出去。经理去替雷森办事了,雷森无意神识扫了下经理的房间,发现四种蓝色情人的包装,他正在喝的这种数量最多,显然是低档的。经理骗了他,拿最低档的蓝色情人来招待他,从他手骗走了一份经理想要的东西。真是菜,这翅目族人也和地球人一样,都一样的势利。雷森打量了一下自己,一身装扮,很是普通。也怪经理会轻。这种感觉有些不爽,但雷森转念一想,这也证明了他移形变体术的成功,扮龙像龙,装虫像虫。想到这里,他又释然了。经理进来,拍着手道:“好了,一切都给先生办好了。时间到了,我会安排飞车专门送先生去港口。”雷森指了指蓝色情人的瓶子,“我喜欢这个味道。顶级的蓝色情人多少钱?”经理干笑两声,“如果先生喜欢,我可以送先生两瓶。”雷森朝经理的房间努了一下嘴,“那是你的办公间吗?你真要送给我两瓶吗?那很好啊,正好省去了我的麻烦。”(。)本书来自  /book/htl/ht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