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当儿,两片亮光闯进自卫队,急速闪旋,一个个人头在亮光闪过之后掉在地上。请大家搜索!的小说有自卫队员受不了,大叫道逃跑,亮光追过去,切掉了他们的脑袋,无头的尸体向前跑了几步,从平口脖颈里蹿着血倒地。亮光消失,一个个小灰人儿从黑暗飞出,从空气咬出一个个挣扎着的透明小人儿飞回黑暗当。两个人从黑暗走出来,一个人道:“我知道你对屠杀大和族不理解,我也不理解,我回去问我父亲,我父亲骂了我一顿,说我数典忘族,扔给我一个腕脑让我好好的。我天,才,我是主动要来执行任务的。用我父亲话说,华族和大和族的仇恨无法用时间和感情来化解,必须清算,以前有着种种的不如意,让大和族拖到现在。现在我们有了强势的尊上,不趁机灭亡他们,对不起天赐良机!”“别说,我回去也我家爷爷知道我要来,只说了一个字,去。我还以为他不高兴呢,原来是一肚子话不愿意多说了。大和族这是在作死啊!狗带!”“他们是不会承认的,他们的特长就是歪曲和无赖,别听他们说话,也别听他们讲理,他们做了天大的坏事,你听了他们的话,他们也会说他们是受害者,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恶心你们半死!好了,我们走。”雷蓝依儿召见了马英玖,听马英玖汇报最近工厂生产新式军舰的报告。新式军舰是完全仿造双角人的,雷森的空间智脑扫描了所有的部件,制成制造资料,按造资料制造就好了。新造出的军舰无论是武力还是动力比现在存在的最顶级的军舰要提高成以上。可以说这是一个在技术上质的飞跃。有了超强的武力,在攻击对方时就能获得先手,有了超强的动力,无论是机动,还是跑路,都会让对方望尘主。马英玖经手,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这种技术能在盘龙星全面应用的话,盘龙星的实力将会和军舰一样有一个大的飞跃。马英玖有一颗做大事的雄心,比尔茨做为盘龙王朝的开朝王相注定是要在史册上闪烁的,他呢,他从比尔茨手接过王相的位置,和比尔茨相比,光芒已经暗淡了许多。他想要和比尔茨一样,甚至有所超越,必须有所作为。眼下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抓住了,也许他真的就能成功。“王后,我请求您允许把军舰新式的能源转换技术转到民用上。这对我们盘龙王朝的经济和政治将会有催化剂的作用。我这边做了一个计划,希望王后你能抽空仔细”马英玖很肯切,雷蓝依儿却摆摆手,“这个我不能答应你,最起码现在不行,军控还防不住对手的刺探,如果现在转民用,肯定用不了多久,整个宇宙都会把这种技术掌握了,这对我们盘龙王朝的军事来说不是好事。”马英玖有些失望道:“是我考虑不周!让王后为难了。”雷蓝依儿明白马英玖的心思,对马英玖道:“你现在不用多想,把这件事情做好了,我们有一个计划,到时候我会让你来宣布,如果成了,你的历史定位不比比尔茨王相差。放心吧,你只要把眼前的事情做好,把王朝管理得井井有条,不出乱子,就是你最大的功绩。你的历史定位,会有我们来帮你。”马英玖眉头一跳,“是什么计划?”脱口而出后,他又有些后悔了。如果计划能和他说,雷蓝依儿已经和他讲了,没有和他说,只能说明这个计划的保密的程度是最高级的,除了了几人知晓外,在计划实施之前,不会对外透露任何一丝风声。雷蓝依儿却解释道:“这个计划不如说是战略,不但是你,连我们的尊上现在都还不太清楚,我们还在完善当。当战略启动时,盘龙王朝将会有翻天覆地盘的变化。成功后,你将是千古一相。不要多想,你做的很不错,尊上对你一直都是很肯定的。等尊上回来,我会向尊上提议,让你正王相位,去掉代字。”这也是马英玖做的不错,雷蓝依儿才这么做,做一个王相不但要有治理的能力,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有大局观,一个没有大局观,只会做事的人,不是王相的合适人选。“谢谢王后的肯定。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我告退!”马英玖说完,起身向雷蓝依儿施了一礼,退了出去。雷蓝依儿却是一个人叹了一口气,她不死心,派人去了西米出事的地方,只搜集到一些飞船和战舰的残骸,没有找到她想要的东西。西米也许真的没有了。这让雷蓝依儿心里面沉甸甸的,如果说谁和他一样,只有西米,她是超智脑,西米也是,两个人有着共同的经历,而且,雷森也是西米大度主动让她一起来的,如果是她换成西米,她觉得她做不到。西米分享的东西她做不到那么洒脱的分享。她后来劝雷森要了天机仙音,只是想着自己不能让西米笑话,在这方面败给了西米,西米不在雷森身边,有些事她需要做主,但是天机仙音过来后,她并不开心,只是做为一个智脑知道该如何管理自己的情绪,才没有表露出来。现在好了,在有了孩子之后,她释然了。她承认在感情方面,她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如果雷森是普通人,在雷森女人问题目上,除了西米外,她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只是,雷森注定了不是一个普通人,她只能在雷森的背后一步步的替雷森拾掇着方方面面,不让雷森分心。现在她觉得,她的一些让步和改变是有必要的,没有了天机仙音的存在,天机家族解体了,残存下的天机家族,一个个都成了雷森的仆人了吗?大和族的高层最近很紧张,组建的狂热的大和族自卫队,在敌人面前就像纸人一样,伤不了敌人的毫毛,自己却一批接一批的倒下,留给族人的只有收尸了。大厅里很压抑,所在大和族的高层都在这里,在大和族生死存亡的关头,这些人坐到了一处,商讨着如何解决眼前的危机。以前种种的手段都用了,盘龙王朝不为所动,这让他们一时计穷起来。“不行,我们就分散着派出我们的敢死人员,去盘龙王朝搞自杀式袭击,我们大和族在大事面前不怕死,死亡面前,大和族从来都是英雄!”一个年轻的高层表情狰狞,一拳捶在面前的案子上,低声吼道。“但愿我们能派得出去。现在盘龙王朝那边我们没有直接的传送法阵,要是按照你所说的,必须经过数个星球转才有可能。据我所知,现在我们所在的几个星邦迫于压力或者是谄媚,对我们大和族的来往审查非常的严格,甚至他们会启用一些手段随时定位我们的位置。就是在这里,我们也不安全,要知道我们大和族星球的主脑可是各个星邦直接派下的,只要星邦愿意,随时可能找到我们的活动数据,甚至我们说的话会一字不漏的出现在该出现的人面前。我们大和族怎么会面临这样的局面?”说话番话的人年岁稍长,语气深深的无力感的担忧是个人都能听出来。“哪我们该怎么办?”先说话的年轻人不甘心的敲着桌子的问道,“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眼睁睁的们的族人死去吗?”“联系一下当年让我们做事的半仙吧,当初如果不是他们鼓动我们民族,我们民族也不会走到现在的局面。希望他们能往为他们尽心做事的份上,联合修士群体,找个合适的借口向盘龙王朝和尊上府施压。他们在修士当很有声望。据我所知,尊上府现在的副总管牛千木,还有跑到尊上府的天机仙翁都和他们有战友一般的情谊,也许,通过他们,找到这两位,我们大和族还有转机。”“该死的半仙?为什么他们不帮我们。他们从我们这里拿走了千多年的好处,在我们出事后,却不肯帮我们。他们这算是什么,怕了吗?”大厅里沉默了一阵,有人方道:“其实当初我们不应该发那么措辞激烈的声明,激怒了雷森,要知道华族是一个最要脸面的民族,只要给足了他们面子,他们会大方的拿出本该是他们的利益给我们,还会不计较过往的一切。我些书和资料,在地球上我们大和族确实对华族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我小心的用个词是过分,只是小心,在华族我们那时做的事情是灭绝人性的。多少年了,他们只想要我们一个道歉,而我们就是不肯。甚至于从地球上逃到这边后,还找借口找错漏来改写历史。也就是华族能忍着,如果我们大和族和华族换个地位,我们根本就做不到,早几千年就想办法打压和灭绝对方了。所以,我建议和华族缓和关系,我们是不是先就历史向华族道歉?”“不可能!事情过了那么久,我们的先辈们没有道歉,事情是他们做的,他们的手沾着华族的鲜血,又不是我们,我们凭什么道歉!”在人马上激烈的反对。主持会议的人也断然道:“历史问题不要谈了,我赞同历史与我们现在的大和族没有关系,不是我们做的,我们不应该为那些闹人的事情负责。关起门来说话,当年,我们的先辈们做出的那些事情很恶劣,就是因为太恶劣了,是******的事情,所以我们才不遗余力的去美化他,尽力的扭曲,让所有人都楚真相。近四千年了,我们做的很好,很多华族在我们的努力下淡化了历史的记忆,认为我们说的有道理,如果我们现在道歉了,我们对不起先辈,这不是正视不正视的问题,而是我们整个大和民族都会陷入信用危机,不但是华族在所有民族的眼,我们大和族信用尽失。想想吧,各位,我们大和族没有信用后,就是不灭族,我们还怎么在这个宇宙立足?”“那总比灭族强吧?”有一个反驳主持人。“我宁愿我们灭族,也不会向华族道歉,因为他们不配!”……大厅里经过很长时间的讨论争吵,也没有统一起来,相反,这些代表了所有大和族的高层们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一群人坚持着不向华族道歉,因为那么一场战争是他们大和族唯一一次在针对华族的大胜,那些代表他们出战的先辈们都是他们大和族的英雄,他们不能拿先辈们的战功来换取民族的苟活。另一群人却是反对这样的说法,哪个一族群都有在控制不住野心,对外扩张的时候,在这方面,没有一个民族是干净的,华族不是,西族更不是。华族只要出现强有力的领导,他们就会迸发出惊人的能力,历史上是,现在更是。以前是没有,现在有了,华族会觉醒,华族人有个特点,如果有强有力的领导,他们会把以前所有的事情都记起来,有恩的会报,不会再拖,有仇的也会报,血债血偿,对华族来说,这是他们的态度。最终,大和族没有计论出统一的意见来。他们准备散会时,突然他们接到了个好的消息,英法星邦众议院一位副议长,在英法星邦的众义院发表了谴责针对大和族暴行的讲话。这让他们精神一振,像是在漫漫长夜里灯,将要渴死时尝到了甘露一样。马上这些人又兴奋的坐下来,这是一个好现象,证明终于有人去了,站出来站到了“正义”的一方,发出了针对盘龙王朝的不满。这些大和族马上自动脑补起起来,这是个好的开头,一定还会有其他的人站出来大声对盘龙王朝说不。一个强横的王朝,对所有的星邦的王朝来说都不是好事情。(。)本书来自  /book/htl/ht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