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觉得他们猜的是对了。坐在那里不知疲惫的推演接下来的走势。吃过晚饭,他们还是那里,只是这个时候,他们又接到了一个让他们马上就绝望的消息,盘龙王朝的代王朝向英法星邦发出了措辞严厉的警告,请英法星邦谨言慎行,不要引火上身!

    这还没有什么,盘龙王朝的反应在意料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不是那么美妙了,英法星邦的总执政马上发表了公开的讲话,回应盘龙王朝代王相马英玖的警告,他说道:

    马王相的声明,我看到了,之所以我会这么快的回应他,是因为,一是,马王相和盘龙王朝的前王相比尔茨都是我们英法星邦的人,我们对两位王相能辅佐盘龙王建立盘龙王朝,立下不世功勋表示祝贺,与有荣焉!对于有些人在我们严肃的场合,发出不正确的声音,我表示遗憾,这种声音不代表我们英法星邦执政府的正式立场。

    二是,盘龙王和我们英法星邦有着天然的亲近关系,他在我们英法星邦长大,是我们英法星邦的骄傲,我们英法星邦全体支持他所有的决定,包括现在。

    我的这个回应是我们英法星邦正式的回应,在这之前,我接到了上议院的授权,上议院全力支持盘龙王朝打击星盗的行动,这是我们这个宇宙的大事,没有了星盗,人们才能安居乐业,商业兴旺才不会是一句空话。祥和是我们的期望,是我们这群从地球逃到这里安身立命的,多灾多难的地球人的福音。

    在这之前,我特意的和盘龙王朝蓝依儿王后通联过,就盘龙王朝和我们英法星邦之间交换了一些必要的看法。蓝依儿王后对大和族全体上下做星盗的行为表示十分的不解,询问我,为什么地球人到这个宇宙千年过去了,我们明知道大和民族就是一个强盗民族,还容忍,甚至是放纵大和族千年。

    我告诉她,我们英法星邦有证据证明大和族是强盗民族,同样的,其他的星邦和王朝也都有证据,不是我们不做,是因为站在大和强盗背后,支持大和强盗,指使大和强盗的是一个强大的群体,不是我们英法星邦所能抗衡。

    雷蓝依儿王后表示理解,并告诉我,以前过去了,现在无论是谁敢再支持和指使大和强盗,都是与尊上做对,与全体宇宙生灵做对,将死无葬身之地。我对此表示理解和支持。并表示,英法星邦全力支持盘龙王朝的清匪行动。只要有证据,不管涉及到谁,英法星邦都会支持。

    对于那位议员发表的讲话,我表示不理解,站在全宇宙生灵的角度,无论是谁,只要是有点良知,有点正确的价值观,都不会发出这种言论!

    同胞们,我相信,千多年间,你们的家人或亲人,或朋友,一定在星盗手吃过亏,他们的穷凶极恶,你们是不会忘记的。华族有那么一句话,打虎不死,反受其害。你们今天的怜悯,换来的是来日千百倍的加害!你们会怎么选择!

    晚安!我的同胞们!

    这样的一通讲话,就像一根大棒抡起来朝着大厅的所有人的脑袋上一通打,把所有人都打蒙了。怎么能这样。

    他们感到压抑极了。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英法星邦的上议院发现了集体声明,英法星邦上议院全体议员与正义在一起,与公理在一起。

    而随后英法星邦的下议院也发现了公开的声明,除了那位敢于讲“真话”的众议员外,所有的众议员都表明,他们支持盘龙王朝的正义行动。某个人讲话,只是小丑在表演,博人一笑而已,希望盘龙王朝和英法星邦不要因为这么一点小浪花而影响到两者之间天然形成的情谊。英法星邦是盘龙王朝天然的盟友,理解盘龙王朝的一切所为。

    英法星邦在一天之内,先是总执政长发表讲话,后是上议院下议院态度分明的表态,就像是当头浇下一桶冰水,让所有满以为出现了转机的大和族人从头凉到了脚。

    “卑鄙,一定是盘龙王朝给英法星邦施加压力,这些人才这个跳出来与我们作对。”

    “唉,怎么能这样?”

    这场聚会就这样散局,谁也没有再给大和族接下来该怎么做提出合理的见解。一切都朝失速的方向撞去,每个人都在大和族这架飞车上,在这等大事面前,无人能充当司机,给飞车,也给大和族指出一条活路来。

    “早知道是这样。尊上要做的事情,有哪个不知死活的人敢拦。”房间里,两个从尊上府出来执行屠杀任务的人坐在一处笑着说道。

    “总管逍遥王命令我们加快屠杀进度,我们这样杀下去,时间会拖得很长。盘龙王朝拖不起,夜长梦多,我们要快刀斩乱麻,把这件事彻底的了解。现在明白了,我们的尊上是真的有灭杀大和族的决心。目标也是头一次成批的发过来。我们有得忙了。”

    “哪就去忙,杀了那么多的大和强盗,呵呵,英法星邦的总执政长叫大和族的人叫强盗,这一下子把性质定了,无论我们怎么杀,我们杀的是强盗,不是人!”

    “其他的星邦会不会不同意,必竟大和族分布在几个星邦里面,他们要是不像英法星邦这么明事理,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随他,我们不怕他们,他们想要拿这个来充正义,我们的尊上,我们的尊上府还有备受龙王朝会让他们好看。嘿,就怕他们不敢。杀鸡骇猴,现在雷霆王朝是猴子,就缺鸡了,谁现在跳出来,正好当鸡使。我可是听说,现在盘龙王朝首要任务是扩大军备,武装常备的军人。这是要做什么,只要心智健全的都会明白,盘龙王朝准备打仗了,我们的军队可是和他们大不一样,我们有人类,星兽,人类还有修士和魔法师,个军,个人的能力,再配合科技的武器,没有人能挡得住我们。“

    “但愿这个宇宙少一些聪明人。我怎么都觉得我们的尊上再下一盘大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而且还是一个人下,这个宇宙没有人有资格做他的对手,和他对弈。“

    “这不是我们能管的,我们只能说说,你我都自愿的让尊上在我们的神魂下了手印,尊上要做什么,我们到时候做好就行了。其他的不该我们管。我们手上这一串名单执行起来可是要很长时间,连轴转也有几天。”

    “轰!”一柄巨剑突然出现在天空,在天空向下狠狠的一斩,位于富人区的栋相距不远的别墅轰然倒塌,地面上出来一条深深的沟壑。

    百十个厉鬼从炼魂幡飞出在两栋别墅的废墟里很快的找回所有的死者生魂。有在废墟没有死的,被厉鬼生生的把生魂取出,带回炼魂幡。

    炼魂幡主魂马上查看这些厉鬼的记忆,告诉执行任备的修士,还有漏网之鱼正在市里面看名优演出。一个修士马上带着百十个厉鬼离开。

    优伶面上敷着厚厚的白色粉妆,手拿着折扇一会遮脸向台下跪坐着,面前放着清洒的几十位男男女女启开浓艳的红唇唱据说是大和族的经典。

    “喝酒,松井君!我为我们两个能合作感到愉快。“

    角落里,一位身着黑色的和服的男人向着跪坐在他对面的年男人面带笑容的说道。

    “我一样,石田君做出了一个英明的决定,你不会为这个决定后悔的。我们大和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我们会把我们要做的事情做到极致,这一点,所有的民族忘尘莫及。在这里我们的职业被外界所不容,他们不知道我们所从事事业是多么的精致和雅道,在星空打劫也是一个技术活。想做一个合格的星盗,没有经过一番的训练根本不可能。“年男人语气平淡而又自豪,像是在说一件很令人荣幸的事情。

    “哈依!松井君,我完全赞同你的意见。你的学校秘密培训了那么多合格的人才,我这次最少要五十位。我的团体这一次损失残重,该死的他们,竟然扫掉了我个据点,很让人恼火,我急需人手补充。请松井君成全。”跪坐在那里的石田向松井弯了弯腰,十分肯且的请求道,“请松井群放心,我会给他们配上最强大的飞船和最强大的火力。我们大和族的星际浪人会重现在地球上浪人祖先的辉煌!”

    松井捏起小小的白瓷酒杯,“很抱歉,石田君,你的要求我无法完全答应,我只能给你二十个最优秀的学员。现在所有的团体都一样,都被扫荡了,大部份的人见势不妙,逃了回来,像你一样,换上正常人的装束,其有些人过来找过我,提出和你一样的要求。石田君,我们都是老朋友,这让我很为难。”

    松井摇了摇头,喝了一小口清酒,“希望石田君你能理解我。我正在扩大学员招生规模,一旦有新的合格的学员,我会通知石田君。”

    石田一脸失望,“四十行吗?二十个完全不够啊,松井君。”

    “我知道不够,谁也不清楚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这二十个还是扣下来的,你来得太晚了,他们来得都比你早。”

    一名梳着高髻,穿着绣有大枝花朵的深蓝色和服,穿着木屐,扬着一张白色粉墙一样的脸,手持着一壶清酒的优伶缓缓的走过来,向他们二人各施一礼,在他们旁边跪坐下来,两人打住了先前的话题。

    优伶轻悬皓腕,手的壶嘴倒出清亮的清酒。这时,场突然出现一个不和谐的身影,一位一身长袍的人突然出现在台上,粗暴的拽着台上优伶的高髻,一把扔到台下去。台下的人马上站起来,这样的野蛮人,怎么会出现在他们高雅人的场所?

    长袍人扫了一眼台下,笑眯眯的说道:“各位听得懂人话不?这里被我接管了,谁要有意见,可以提出来,接下来,各位要配合我了。”

    “八嘎!你是华族!敢到我们这里来,你是找死!”一位对华族突然发动对大和族全面打击,并且血腥屠杀的大和族的男人一腹怒火的站了起来,向台上冲了过去。

    寒光一闪,那男人的身体朝前跑,好端端的脑袋却掉了下来,在台下滚了滚,瞪大了眼珠子,怨愤的瞪着众人。

    “别冲动!大家千万别欺负我一个华族,我华族可是很讲道理的。”长袍人笑着挥了一下衣袖,很和气的说道。

    这一下子把场上的人震住了,胆小的女人尖叫跑动起来,跑到男人身后,瑟瑟发抖。

    “我来找一个叫姓石田的人。我知道他在这里,出来吧,别让我久等,我要是等久了,心情不好了,后果会非常严重。

    石田的手抖了一下,他知道他被盘龙王朝的修士盯上了,自家人知道自家人的事情,他是一个星盗团的实质上的掌控人。盘龙王朝扫灭星盗,他的星盗团受打击严重,已经不能再撑起像模像样的星盗团了。所以他才找星盗学校的背后之人松井,希望能得到松井的帮助,从松井那里得到合格的学员,补充到他的星盗团里,先把星盗团撑起来。

    “石田!没有听到我在叫你吗?我喊个数,声之后,我开始杀人。我希望你们都不吭声,一直都这样,等我把你们全杀完了,石田也就死了。我的目标也就达成了。其实吧,我是很喜欢杀人的。你们千万别吭声。我杀人就像这样……“

    站在人群,一个一直双拳紧握,怒目紧盯着长袍人的男人感到脖子一凉,然后就看到了自己的胸膛,小腹,大腿。他最后一个念头是,“我原来有这么广的视野。”

    长袍人伸手一只手掌,手指修长,“从小指开始吧,你们这个民族是不配用大拇指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