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这些人和我们不一样,不是修士就是魔法师。【,出来一个都不是我们能力敌的。也许我们凭着强大的武器可以击杀他们,但接下来就是这些武力恐怖的人疯狂的报复,我们总要睡觉,和他们做对,睡着了也许就再也醒不来了。我们星邦那些高层做了一件非常对的事情。”

    “我,好吧,你说的对。怪就怪这些人得罪的是他们不能得罪的人。哈,我想起来了,你好像有华族血统。所以你才这么说的是吗?”

    “因为我知道他们在历史上对华族做过什么事情。所以我才对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同情他们的人都是人类的公敌。如果你知道了那段历史的话,你会同意我的观点。走吧,我们还要把城里其他的大和族赶出来,集到另一个聚集点。这个星球不错,我准备在这里买一块地,安家在这里,以后这颗星球不会再叫大和星了。”

    刚开始接到任务的时候,这些人类士兵还没有多想,现在他们明白了,英法星邦是要借盘龙王朝之手,全灭大和星上的大和族,从而把这个名义上从属于英法星邦,实际上有很大自主权的星球真正的收归英法星邦。

    一切都是利益使然,在利益之下,有想法的人总是会一拍即合。这一战,盘龙王朝只是灭掉了大和星上的大和族,英法星邦却从得到了最实际的利益,获得了大和星。当然,大和星以后不可能再叫大和星了。

    战斗还在继续,一个个大和族人被赶出藏身之地,被英法星邦的士兵交给盘龙王朝的人后,在一声声的惨叫过后,变成一具具死尸,接着就被那些火属性修士和星兽焚烧成灰。

    这场针对大和星的战斗从开始到结束进行了二十五天,二十五天后,盘龙王朝的人蹬上星舰,飞离大和星,除了杀人,他们没有带走大和星一针一线,包括这一次行动所需的所有物质都是盘龙王朝自己筹备,没有用英法星邦的提供的任何帮助。

    “现在我们可以放心了,盘龙王朝遵守了承诺,他们的舰队已经撤回到盘龙王朝的星域,盘龙王朝是一个重信誉的王朝。这件事确定了,接下来,就是大家要拿出开发大和星的方案,那里除了我们军人和一些动物,大和族已经不复存在。”英法星邦的总执政长轻松的说道。他为自己当时很快的决定和盘龙王朝联合感到愉快,那是一个英明的决定。

    这是在开一场小范围的紧急会议,英法星邦眼下要把占领下的大和星开发起来,对英法星邦来说,这是一笔巨大的财政收入。星球资源,对于那些大家族大商业势力来说,他们会为之疯狂的。

    “我们还要注意的是,我们星邦内残存的大和族余孽。大部分的大和星大和族被消灭了,一些离开大和星分散到其他星球上生活的大和族,是不是也要采取类似的手段?”上议院院长开口说出一个众人忽视的问题。

    最残忍的事情已经做了,他们不想为以后的统治埋下隐患。大和星已经变得很干净,其他星球上分散而居的大和族人就像跳蚤一样,让人不安。

    总执政长拍板道:“派出当地治安力量,把所有大和族控制住,无论男女,安个罪名,都处理掉吧。我知道你们会有人说我残忍,不人道。这时候为了我们英法星邦其他民众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我们必须要狠下心来,清理掉大和族这个强盗民族在英法星邦内留下的所有隐患。你们要是不愿意担,由我来下命令吧,在我们星邦的历史,也许我为些会被一些史学家称为灭绝人性的暴君,为了我们英法星邦的未来,我愿意担负这个暴君的罪名。”

    大和星的计划顺利结束,雷蓝依儿松了一口气,有一个好的开头,其他大和族聚居的星球就简单了。雷森已经好久没有回来了,尽管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都认为雷森不会出事,但心里面还是有些担心。

    星兽的军舰都换上了新式的军舰,这批军舰是新式的,陆续换装,星兽军原来分得的那一批军舰被补充到人类修士军,这使得人类修士军大为不满。牛千木和星空冥王专门找了雷蓝依儿几回,向她抗议,要求新式军舰必须也要尽快装备到他们的军队当。他们算是发现了,一开始他们还不在意,可是不凭个人的能力,几次星战演习下来,他们修士军和魔法师军胜少败多。这还是蚂蚁打死人那个夯货脑水不足,星兽军又都是新兵,和科技武器之间磨合不足才造成的。如果让星兽军完全摸熟了,他们以现有的军舰和星兽军对抗只能完败。这让他们很不爽。

    雷蓝依儿很高兴,证明按照双角人的科技生产出来的军舰是强大的,得到了军队的认可。她表示,接下来生产出来的新式军舰会平分到修士军和魔法师军。她要求牛千木和星空冥王二人要尽快的熟悉新战舰,形成战斗力。随时准备应付接下来的战争任务。

    雷森踏上最后一个星球,刚出港口,他就被一群翅目族人围上。在他惊愕的表情下,他被塞进武装飞车,带进了一个保护严密的地下基地当。

    “你从你的母星来,一路上旋风一般的踏上五十个星球。按照我们了解你的资料,你个人的财产支付不起你这种旅行,而我们刚查过你的腕带,你个人帐户还有一笔巨额财产,来路不明,我们怀疑,你意图对我们翅目族人不轨。”

    雷森双脚伸了伸,让背后靠进椅子里,这些翅目族人真把他当成翅目族了,在他的翅膀上做了一些手脚,以为就禁止住了翅目族特有的天赋技能。他双手被铐,脸上带着笑容,“我不知道你们查到了什么,但是你们如此粗暴的对待一个你们的同胞,我会控告你们的。至于我的财产,来路不明。我记得我们有法律,个人财产神圣不受侵犯,如果你们怀疑,你们可以调查啊,找出证据来证明我的财产是违法所得,我会甘心情愿的伏法。”

    面对雷森,审问他的人缓了一口气,“我知道你面对这样的事情会感到不舒服,我和你一样,对这样突然的事情怀着不安,但是,你能解释你为什么要旋风似的走透星球的目的吗?财产我们可以不问,这个你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理由。”

    雷森摇着脑袋,“没有理由,我说过了,我说是想离开我的母星,那里不安全了,恶魔已经出现在那里,我只是一个能力不强的普通翅目族人,我想要一份安宁的生活,所以我离开母星,想找一个我想要的星球定居下来。就是这个理由,如果你们不信,你们尽可以不信,我正好也累了,在你们这时梳理一下这一段时间的走透过程,选一个星球购买土地房屋,移民过来,远离恶魔过上我想要过的生活。”

    审问的人拿出一份件来,“你有一个妻子,两个儿子,都死在恶魔的魔爪之下。只有你活着,这一点你能给我解释吗?”

    “难道我们全家都死绝了才是合理的吗?我怀疑你们的用心?你们是不是要我们抵在恶魔前线的人全部死绝了一个不剩,你们才喜欢,这是你们后方的人想要的吗?”雷森挺直了身体,质问起来。

    另一个审问人员一直看着雷森,见雷森激动,发话了,“不要激动。对于恶魔袭击你的母星,我们和你一样表示难过。只是,我个人觉得,恶魔既然到达了你的母星,并杀光了你的亲人,作为一个有血性的人,你更应该坚持在那里,让恶魔看到我们翅目族人大无畏的气慨。而不是跑路,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重新生活。”

    雷森不屑的看着这位审问员,“你怎么不去?我是翅目族,你也是,你怎么不去前面顶着恶魔抗争?明知道不敌,还让我们送死,这就是你们的想法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的意志也太薄弱了点,难道你就不想替你的妻儿报仇?”这位审问人员反讽道。

    雷森哈哈笑起来,“我留在那里除了死之外,还能起什么作用。什么时候我们翅目族人要能力低下的族人抵到前面去和敌人拼命了。难道我们翅目族已经如此了吗?”

    那人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吧,我们结束我们之间的谈话。我也希望你能回到你的母星上去,一味的躲避不是我们翅目族人应有的风格。”

    两名审问人员离开。过了一会有人进来,把腕带还给了雷森,告诉他,可以离开了。雷森懒洋洋的提着行李箱离开这里。在大门口,他瞪了门口的警卫一眼,然后拿出腕带和租车行联系,让他们派飞车来接他。

    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两名审问他的人员通过屏幕看在眼里。

    “他不应该是上面怀疑的恶魔变身。我们给他做了全身的扫描,是我们族人的身体,这点可以确信无疑了。最大的疑点是,他那一笔巨款是从哪里来的。可是比一般的富翁都有富有。这让人不解。”

    “恶魔能变成我们的样子,具体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不清楚,恶魔似乎就一个,在没有完全消灭它之前,我们也不清楚它的一切。总之这个人可疑,我们把他捉过来,敲打一下就是了。确实,我不喜欢他这样的逃兵。”

    “我能理解你,但我也理解他,如果是我,在那种情况下,我也可能选择的和他一样,离开那里,寻找一个安全的所在重新生活。对我来说,要么死在那里,陪着亲人。要么重新开始,离开伤心的地方,揭开新的一页!”

    “你这么说我很不舒服!”

    “但是,这是人之常情!你觉得不舒服,大部分人会理解他的行为。他已经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他想离开那个让他恐惧让他伤心的地方,重新开始,这是人之常情,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应该的。他们已经失去了很多,现在还让他们失去唯一的希望,太残忍了。”

    “所以会有那么多懦弱的人蜂拥着离开前面,到我们后面来。放弃他们在那边的一切。现在那边去的都是热血的人。难道我们应该看着他们这样吗?我们的族人什么时候会被恶魔给吓破了胆子,不敢战斗了?”

    “上一次,神族来了临,我们翅目族就是这样。”

    “呃!这不一样!神族没有毁灭我们的民族,相反他们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希望。你这么说,我会反感的。”

    另一个人拍了拍这个翅目族的肩膀,“多看看真正的历史吧。你看到的都不是事实,当年我们翅目族是怎么被迫追随神族的,不是你现在看到的那些东西,事实很残酷,那一次我们的翅目族先辈,死的人比现在要多得多。”

    雷森等来了房车,他上了车,让房车拉他去最近的豪华酒店去,他要好好的吃一顿压压惊。房车把他拉进一家装修讲究的酒店。由于他一身衣装普通,在大门口被拦住了。

    雷森大怒,一巴掌打了过去,把拦他的人打倒,大声骂道:“眼瞎了你啊!老子要是吃不起,老子来你这里干什么,给老子让开,老子今天心情不好,谁拦老子揍谁?”

    “你,怎么打人?”另一个侍者不肯放雷森走进去,雷森一伸手掐住侍者的脖子,“别跟老子****叨叨的,老子没那个心情。”

    雷森把侍者扔开,又一脚,把起来继续拦在他面前的侍者踹到酒店门里,大步走了进去,大叫道:“餐厅,餐厅在哪里,我要吃饭!”

    “真野蛮!”看到雷森这副样子,有人毫不客气的斥责雷森。

    雷森不管这些,他见没有人理他,又一把捉住那位倒霉的侍者,逼着侍者带他餐厅,一群保安跑过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