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广一直认为雷氏不能灭,不能灭!这也是家族感情的归依,对两位孩子有莫大的好处。如果是雷森传话,他会置之不理,他还有做父亲的那么一点优越感。再如果是两位王后敢这么传话,他可以放口大骂,妇人家家的,头发长见识短,乱参政,只会遗祸万年。

    他相信两位王后都很自制,绝对不会向两位小王子灌输这种思想,两位小王子和他们的“哥哥”大神,尔神一样,有自己的理解。

    这是两位王子的真实想法。这个想法对雷广来说,无疑于是当头一棒,把他那颗不愤的心打落到谷底。他不得不考虑他这样做有什么后果。

    雷池觉得很绝望,一个雷森不认雷氏也就罢了,雷森的孩子对雷氏也有着这么大的仇恨,这让他做为雷氏一员,骄傲的不要不要的情何以堪!

    雷广无力的抬头,看着雷池,“你走吧,雷氏的事情以后我不会再管了。”

    “逍遥王!”雷池急了,“我们雷氏不能这样啊,逍遥王!”

    雷广指了指天,“仙翁说了,只给你一个时辰,他不是我优柔不决,他说到一定会做到的,他的天机术深不可测,一旦他动手,雷氏在盘龙王朝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你去吧,把他们带走,不要再在盘龙王朝呆着了。”

    雷池只好跺跺脚,转身离开。

    雷广再喝黑心果汁,味道苦涩。

    蚂蚁打死人很兴奋,从屏幕上看到一艘又一艘的雷霆王朝的军舰被击毁,很过瘾!这是光明正大的杀人,比他以前做的事情来和爽利得多。

    星兽像一把锋刀无比的尖刀,撕破了雷霆王朝的防御线。事先他还担心自己这新成立的星兽军不是雷霆王朝的对手。在交付军舰时,尽管雷蓝依儿召见了他,提醒他新的军舰性能强大,他心里面还是不相信。

    但是,事实证明,新的军舰无论是防护罩还是离子炮,都比雷霆王朝的要先进。在雷森的一众超智脑的王子帮助下,平均到八炮就能轰破敌舰的防护罩,而己方损失的两艘军舰还是突出过前,陷入敌舰的包围被敌炮轰了几百炮,才损毁掉的。

    蚂蚁打死人问旁边的雷依柏,“依柏王子,后面的舰队跟没有跟得上来?别我们在前面打,他们捡个落儿都跟不上!”言语间尽是得意。

    雷依柏坐在高背椅上,眼睛盯着屏幕,说道:“我们这是新式军舰,运动速度比他们要快成以上,他们只有一部份新式军舰,为了整个舰队的队形,没有赶得上来。”

    “哈哈!”蚂蚁打死人得意的狂笑,“尊上还是看重我们星兽军的。必竟这些星兽军是尊上在空间一手训练出来的,是亲兵。让他们吃灰去吧!”

    蚂蚁打死人冲着话筒吼道:“小崽子们,我的话都听到了吧。尊上把我们当亲兵,我们不能给尊上丢了脸面。让后面那些修士军还有魔法师军的小子们看看,看看尊上的亲军是一种怎么样的雄姿!小崽子们,能不能做得到!”

    “放心吧,司令,我们会把这些和尊上做对的人类打得屁滚尿流,以后再听到尊上的名字都胆子发颤!”

    “哈哈,打得爽!人类的科技是好!就凭那些软脚吓也想挡得住我们?也不看看我们是谁!飙飙的星兽,如果攻入他们的星球,我变出本体,会灭掉他们所有的人!”

    ……

    雷依柏小嘴咧了咧,这群星兽,父王可没有说把星兽当成亲军了。蚂蚁打死人倒是会找理由,而且这群星兽们还认了。

    新式战舰确实强大,和他们以前服务的武装船和军舰完全是两个概念。对新式军舰的强大,没有人比雷依柏他们更有体会的了。

    一发发离子炮追着雷霆王朝的军舰在打,照这样下去,攻克雷霆王朝的速度比预期的要短许多。

    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很生气,两个孩子不知是谁鼓动的,居然背着他们去找天机仙翁,要天机仙翁警告雷广。这还了得,不管怎么样,雷广都是雷森的生身之父,雷森可以说一些重话,他们做为雷森的女人却是要小心着处理和雷广的关系。如果不是天机仙翁觉得不妥,事后向她们禀告,她们还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

    万一雷广误会是她们教的两个王子去说的那番话,她们可就说不清了。

    “说,是谁告诉你们说那些话的?”雷蓝依儿又恼又气,直接让两个孩子跪下,她要审出是谁在背后捣鬼,决不轻饶,敢把手伸向王室,胆子也太肥了。

    她们认为指使两个孩子的人一定是半仙级的,有着一些手段,因为她们得到消息后,急急推算,也没有算出对方是谁?

    “我们自己想的。没有人指使我们!”两个孩子梗着脖子气咻咻的看着上面坐着的两位娘亲,鼓着眼睛,很是不服!

    他们这是第一次被罚跪,这对他们来说,感觉实在是太委屈了。

    雷蓝依儿相信他们的话才是有鬼,她脸冷得吓人,“好啊,不说是吧,不说你们就跪在这里,什么时候说,什么时候再起来。”

    “没有人,跪死了也没有人!”两个孩子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你们就跪死吧!两个逆子!”

    雷蓝依儿拂袖而去,天机仙音走到两个孩子跟前,摸着他们的脑袋说道:“有些事情不是你们能掺和的,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你们长大了。你们掺和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坏。有你们父王在,他会处理好一切的事情。你们怎么就会听从别人的怂恿,跑去找仙翁说出那番让你们爷爷伤心的话呢?”

    “爷爷和我们不一心,他眼里面只有那边的雷氏,我们知道这些天,雷氏的人进入爷爷的洞府非常频繁,目的不用想也是想着怎么对付我们的。不和我们一心的爷爷还叫他爷爷干什么?”

    天机仙音使劲点了点两个孩子的脑门,气笑了,“你们就这么简单的考虑问题目吗?如果有一天,我和你们父王对你们的事情都反对,是不是你们也不叫我们爸妈了?”

    “不一样!娘啊,这不一样。你怎么能这么想呢?这很可笑!”

    “可笑吗?你们也觉得可笑。你们要是那么说,我,你们的蓝依儿妈妈,还有你们辛苦打拼的父王,一定会很伤心的。你们想想,现在你们的爷爷是不是也很伤心!他可是很宝贝你们的。”

    “那也不行,反对父王的决定,他就不是爷爷!”

    “那你们就跪着吧!我拿你们没办法,也不会替你们向你们的蓝依儿妈妈讲情。”

    天机仙音拖着裙摆笑着走了出去。她现在很满足,本以为夫君会因为天机家族以前包藏祸心,会对投靠过来的天机家族的人冷落。她没有想到的是,夫君完全不在乎,把尊上府总管的位置还给了天机仙翁。

    这些天,她又重新看到了天机仙翁脸上乐呵呵的笑容,以前那个天机仙翁又回来了。天机仙翁晋见她,也感叹,尊上果然不是一般的人,杀伐果断,不因小而失大,也不会揪着别人的黑历史不放。这样的人若是不成就大事,就没有天理了。

    她原本也是一个娇横的女子呀,她回想起把仙物交给雷森时的样子,那个时候,雷森还处处小心,怕别人害他呢!想到这,她不由得幸福的笑起来。历尽了艰辛才和雷森走在一起,虽然不理想,雷森有了其他的女人,但是她还是感到了满足。

    夫君是一个强大的男人啊!天机仙音想想就很满足!脸上由不住浮出笑意!她不争权,她知道权力并不是个好东西,以前她还担心,但是从西米的事情上她看出来了,夫君的眼里面揉不得沙子,没有那个能力去揽权力,只会让夫君生厌。

    而且,她也没有雷蓝依儿那种能力,雷蓝依儿能在繁复的事件当把事情既简单又快捷合理的处理好。她不行,好没有雷蓝依儿那种能力。

    好吧,天机仙音想到,我就做一个容易满女人就行了。天机家族在她的努力下,终是没有灭族,虽然没有以前强大了,但是她相信天机仙翁和天机家族剩下的这些人心里面是安全的,不再有危机感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夫君宽阔的胸怀和大度,也是因为夫君有着最强的力量!

    天机仙音向前走着,现在她可不会替这两个小子讲情,现在才几岁就两岁,就敢掺和大人的事情当,不果断的刹一刹,以后还了得!

    天机仙音听到前面有脚步传来,抬起头,惊讶的叫道:“爹!”

    雷广一脸阴沉,“仙音,听说我两个宝贝孙子被你们罚的跪在地上了?”

    天机仙音忙解释道:“小孩子无状,也不知道是受谁挑拨,竟敢让仙翁去传伤爹感情的话语,我们知道了,正在审是谁敢在背后挑拨。”

    雷广手一背,越过天机仙音朝前走,“你们也真是心恨,他们两个才多大,犯点小错教育一下就是了,还让他们跪在地上,万一出个长两短来可如何是好?”

    雷广心急火燎的向里面闯,天机仙音见状,忙给雷蓝依儿传音。正主来了,雷蓝依儿正好能借机解决这件事情。

    让两个小娃娃跪着,天机仙音也心疼,只是她的态度不得不表出来,不然,传出去,就是天大的丑闻了。雷广的出现,让天机仙音松了一口气,传音完毕,也紧跟上雷广,在一旁说道:“爹爹,这回你可不能再由着他们了,这两个家伙无法无天了,竟敢传大逆不道的话来,如果现在不让他们知道,将来不知道能闯出什么祸来。一定要重罚!”

    雷广不悦,“重罚什么?孙子说爷爷应该的,别说他们这么说我,就是小巴掌甩我脸上,啪啪作响,我听着也心里面乐呵。你们啊,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教育孩子。”

    天机仙音愕然,原来雷广心里面是这么疼他的孙子的。不但不怪罪,反而觉得应该,在他眼里面孙子们发出大不敬的语言,竟然是正确的。一时之间,天机仙音感觉天地都颠倒了,公理啊,原来在做爷爷的眼里面,宝贝孙子才是公理。

    雷蓝依儿接到天机仙音的传音,心紧张了,赶紧赶到到门口等候雷广到来。她生怕雷广揪住这件事情不放,一腔怒火转化成怨恨,那样,她和天机仙音就难以解释了。

    “我孙子呐!”雷广火急火燎的走过来,劈头就问雷蓝依儿,“你把我孙子怎么样了?”

    雷蓝依儿忙道:“见过公公,两个小儿敢大妄为,做出大逆不道之事,我正在惩罚他们。不知公公要来,未曾远迎,请公公勿怪!”

    雷广不满的哼了一声,从雷蓝依儿身旁一阵风似的跑进屋,看到两个小家伙跪的直挺挺的,见了他还不满的翻白眼,心啊肝啊都疼得直抽抽,“我的好孙子啊!你们,你们两个恨心的母亲怎么能做出这等残酷的事情来!”

    雷蓝依儿沉着脸说道:“儿媳正在查是谁在他们背后指使,查出来绝不轻饶,敢把手伸到王室来,其心当诛!”

    雷广跳起来,“你查,你去查!就是别人说的,和我两个宝贝孙子有什么关系?凭什么惩罚他们,他们才多大,两岁,懂个什么,你们俩个怎么做母亲的,这要是跪坏了,可怎么了得。嗯!”雷广气得用手指点着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我被你们两个气死了!”

    “公公,这事是大事……”

    “多大的事!哼,你跟我说多大的事。不就是说我两句吗,我掉肉了还是流血了!我觉得啊,我这俩宝贝孙子说的对,他们说的都是实话,我的家在这里,雷氏的事情我不应该再管。要是管了,就和这个家离心离德了。我犯糊涂了,不说,这些道理你们也懂吧,你们为什么不向我说明,难道你们还不如这两个孩子!”

    雷蓝依儿瞪大了眼睛,“不是,公公,这事情太恶劣了,我们不得不制止这种事情发生。这两孩子胆大包天,今天……”

    雷广蹲下身去搂住两个孩子,心疼的脸上的肉直抖,“别和我今天明天的说。这事情是恶劣,你们这样惩罚我的孙子,没有比这再恶劣的事情了。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雷蓝依儿还想说什么,天机仙音拉了拉她,抢先说道:“是,爹,我们已经认识到错了。我们会改正,爹,你看这件事?”

    雷广抱起两孩子,“什么事,我看没事!想查就去查。但是我告诉你们,这件事不能再牵涉到我孙子,否则,别怪我和你们翻脸。就是雷森,从现在开始,不经过我允许,敢拿我孙子出气,我照样不给他留面子。”

    雷广抱着两孩子朝外走,“两孩子我带走两天。他们说我是我们爷孙之间的事情,与你们没有关系,你们要是再管,我可就不客气了!”

    两个孩子抱着雷广的脖子笑道:“我们就知道爷爷会明白我们的意思。一家人心要朝一处使,朝相反的方向拉扯,家就不是家了。”

    雷广高兴的在两个小家伙脸上各亲了一下,“聪明。爷爷谢谢你们提醒,让爷爷及时明白了道理。以后有什么话直接和爷爷说,别让别人传话,爷爷会很没面子的。爷爷保证,只要是你们说的,爷爷无条件遵从!”(。)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