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他还想着以后会有翻盘的机会。万一尊上对他们的恨淡化了,想起他们都是姓雷,到时候说不定就把他们全放了。仙翁,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牛千木若有所思。

    天机仙翁点头,笑笑,“这边的事情已了,我就告辞了。”

    “这个家伙,怎么就不肯自杀呢!”牛千木嘀咕道。天机仙翁身子一顿,传音给牛千木,“这种话以后任何人面前都不要再说了。”

    牛千木愣了愣,天机仙翁已经飞回到他的专属战舰里面。战舰启动,朝着远方的星域一闪而没。

    牛千木一直都很佩服天机仙翁算无遗策,把天机仙翁和尊上之间的事情剔除掉,天机仙翁在和任何人交手都几乎没处过下风。再加上天机仙翁原来对他一直都很好,所以牛千木对天机仙翁恶不起来,在得知天机仙翁接了雷广的位置,他尽管有些不舒服,很快释然,尊上这么安排是合理的,尊上府需要有大能力的人管理,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天机仙翁是一个最好的人选。

    就是尊上对他重用,把他重新放回尊上府总管的位置,现在他自己也觉得做不了了。

    牛千木摇了一个脑袋,飞回到属于修士的战争堡垒当。

    大神他们发现,双角人制造的智脑机能普遍的比他们原来宇宙的智脑要合理一些,这在进化上帮助很大。他留心双角人这边智脑制造的理论和原理,发现了一些奥妙,似乎和他们的制造理论有那么一点相通之处。

    通过星球主脑,大神他们掌控了宇宙附近大半的军舰。很简单,大神他们不用一个星球一个星球的找,通过控制的战舰就能了解到和他们组队的军舰是属于哪一片星域的,最高指令分布在哪一个星球之上,统计出最高的,让雷森把他们送过去就可以了。

    秦天阳接到命令,没有问为什么,他本来就感觉王相让他过来指挥什么联合军就是个玩笑,自己盘龙王朝一方一兵一卒也没有派过来,他想指挥也得有人听他的命令才行。那些英法星邦的人只会把他像个爷一个侍候好,具体事务他一概无法经手。如令接到命令,命令他去辞行,他倒是感觉到轻松了。

    联军总司令脸色很难看,对秦天阳毫不掩饰的问道:“你们是不是我放弃我们英法星邦在外面的军队了。”

    这件事秦天阳是知道的,他只能表示同情,摇了摇头,“抱歉,上面只是让我过来说一声,别的我不知道。而且我认为,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把我派过来,我不是专业的军人,对军事不熟悉,我来了,还挂着副总的职位,我怎么觉得很古怪。再次报歉,我觉得这个联军把我是排除在外的,让我没有感受到联合的感觉。”

    联军总司令逼视着秦天阳,“哪你们为什么不派出一个懂军事的?不是我们排挤你,你也知道你不懂军事,我们就是告诉你,你能做出合理的判断吗?”

    秦天阳坦然的抖了抖肩膀,丝毫没有因联军总司令的冒犯而有什么不开心,“不能!”他说,“所以我觉得我们两方成立联合军没有必要。联合军只对你们一方一利,你们可以占据大和族聚居的星球,而我们却什么也得不到。对不对?最重要的是,上一个星球在你们星邦内,这一回星球却不在,在别的星邦,你们的行为是入侵。你们不给我们利益,还想着让我们替你们背书,这个打算实在是太美妙了。”

    联军总司令目光闪烁了一下,“你说的是政治,不是军事。”

    秦天阳帅帅的撩了一下嘴角,“不好意思,在这之前,本人在盘龙王朝一直是从政的,从地方一县一市做到星球执政长,然后做到执管盘龙王朝一个大部门的主管。我不是军人,我眼里看到的不是军事,你说的政治正是我的专长。”

    联军总司令火了,英法星邦全部的军队都被敌人包围了,现在秦天阳的行为无疑于是背盟,直接葬送掉他们英法星邦的军队。联军总司令拍了一下桌子,“我不管,我是军人,我不管什么狗屁的政治,你们这是个阴谋,我绝对不允许你们的阴谋害掉我的军队。你是走不出这里的。老实的呆着!”

    秦天阳摸了摸额头,一脸淡然,“你是说真的?”

    “笑话,除了你们这些政客一嘴一个谎话,我们军人一字一个铁钉。”

    秦天阳笑了起来,“知道不知道。我是经历过死亡的人。如果不是尊上救我及时,我早就死了。我其实是不怕死的,这么说,你或许会觉得我在咋唬。好吧……”秦天阳朝面前的空气急抓了两下,“理由!你扣下我,我们双方就都有理由了。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什么意思!”总司令狐疑不定,秦天阳表现的有些诡异。

    秦天阳笑了笑,“雷霆王朝完了,整个雷霆王朝已经并入到我们盘龙王朝的范围之内。我们盘龙王朝军现在闲下来了。我扣下,他们就有理由把军队挥进英法星邦了。”

    总司令的脑门上流下汗来,他觉得这个问题严重了,什么个意思,秦天阳很重要啊,扣了一个秦天阳就会引来两方的战争。而他们的军队都拉出去了,陷在别的星邦当。如果盘龙王朝的军队突然出现,真的就如同进入无人之境了。

    秦天阳盯着总司令,“天不热吗?你这屋里调节的气温刚刚好,为什么总司令你会脑门冒汗?我有一个梦想,替我们王上扩大王朝星图。好了,我马上给我们王朝发回信息,告诉他们,我被扣下了。”

    “别!no!”总司令一听急了,这怎么可以,“原谅我刚才说话冒犯,我是急了,你在这里时间很长了,你应该知道我们英法星邦面临的局面。”

    秦天阳拿着腕脑,皱了皱眉头,“你们英法星邦和我有关系吗?我是盘龙王朝的人,不是英法星邦,英法星邦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秦天阳想了一下,无视总司令脸色铁青,似有所悟的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为什么王相不让元仇来,他出身于你们英法的军队,按理说,他来更合适,因为他了解军队吗?现在我明白了,王相算到了你们会在关键的时候打感情牌。”

    “我们真的需要盘龙王朝帮助。”总司令强调道。他现在希望秦天阳配合一下,别给他带来麻烦。他忽然间想到,盘龙王朝真不是他能得罪的,也不是英法星邦得罪的,现在的盘龙王朝不是战前的形象了,光靠先进的军事就能完全击败强大的雷霆王朝。他们英法星邦在军事上和雷霆王朝不是一个量级。和盘龙王朝打起来,那后果确实是不可承受。

    秦天阳皱着眉头,“我不认为我们盘龙王朝需要给你们帮助,联军的好处应该是均享的,可是我没有看到,甚至你们做出的行动完全把我们盘龙王朝排除在我。我不觉得我们可以放心的联合。我个人反对,无论是联合,还是你们所谓的需要我们盘龙的帮助。”

    总司令沮丧起来,“算了,这种事情本身就不是我该考虑的事情。我收回我刚才所说的话,请你不要介意,我是乱了……”

    秦天阳站起来,收起腕脑,“你说过,你们军人一字一钉,我信了。没想到,你说的只是个笑话。好吧,我可以把他当成一个笑话。”说完,走了出去。

    秦天阳刚走,总司令马上向总执政长汇报,这种事情根本不是他能承担得起的,虽然他出身在权贵家庭,但是如果英法星邦的军队真的没了,他的家族绝对会遭受灭顶之灾。

    总执政长正坐在飞车上,朝着功苏宏下榻的宾馆行进,听到总司令的汇报,总执政长差一点跳起来,“不,不!你听我说,不管你想什么办法,把秦天阳给我劝住。不能用强,必须不能让他离开。知道吗,如果他离开了,我们就全完了。”

    “我已经准了他……”总司令有些犹豫,这很伤面子。秦天阳那个家伙已经表现出对他的不耐烦了,他再去,弄不好会让事情变得更不可收拾。

    “我没有批准!知道吗,我没有批准!告诉他,联合军是大事,任何人想要离开必须经过双方首脑的签字批准才可以。不是你为难他,是程序不对。”

    “他说,这是扣留,盘龙王朝正好少一个对英法星邦战争的借口……”

    “天啊,他怎么会这么说,这不可能!他才多大,二十多岁。也难怪,年轻就真走上那么高的位置,不懂政治,战争是政治的延伸。我们和盘龙王朝之间注定打不起来……”总执政长笑了起来。

    “可是,雷霆王朝和盘龙王朝注定更打不起来,现在雷霆王朝已经没有了。”总司令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他想提醒总执政长,面对盘龙王朝不要一厢情愿。评价秦天阳年轻,现在的盘龙王也年轻,比秦天阳大也有限,但是人家已经吞下了巨大的雷霆王朝。

    总执政长被总司令当头一棒敲得有些晕,“这个,这个怎么可能相比!相比不了,你知道吗?好啦,我还有事,你去找秦天阳,把我的话和他说,他会理解的。”

    总司令领令去劝秦天阳了,他心里面嘀咕,“但愿如此!”

    总执政长收拾了一下心情,深吸一口气,一脸笑容的从停稳的飞车上下来。他要和苏宏好好的谈谈,他觉得他要先恭喜盘龙王朝吞并了雷霆王朝,西米王后的仇得报了。只是,他的心情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总司令的话变成一片铅云,重重的压在他的心头上。

    苏宏心情很好的站在宾馆大厅里等候总执政长的到来,大厅已经被总执长长派来的安全人员清场了,只有他和他的随从。苏宏看着空荡荡,光洁的地板上反射出灯光,有一种把握大局和命运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很喜欢。

    两个人热情的握了手,在大厅的央。仿佛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过。这就是政治,有的是阴谋,有的是虚伪,有的是不要脸,有的是无节操!正直的人,玩不了政治。只要是被称为政治家,不管历史上是怎么评价,写得有多么伟大,光明,正确,其实任何一个政冶家的脸不重要,节操也不重要,自古一样!

    然后两个人又经过了一番的深谈,不过谈得并不愉快。苏宏坚持不要人材了,坚持撤回秦天阳。总执政长不同意,总执政长答应苏宏,英法星邦可以发表公告,公开支持并帮助盘龙王朝在英法星邦招募人材。联合军不能撤,其他的都好谈,这是总执政长的底限。

    总执政长的底限不代表苏宏的底限,他表示,这种底限对他无用。盘龙王朝现在实际拥有了雷霆王朝,雷霆王朝的人材比英法星邦的要多,那些人还是自己人,招募起业,就能使用。今非昔比,人材的事情可以不谈了。

    总执政长只好问,“你到底想要什么?”

    苏宏一脸讶然,“什么我想要什么?总执政长这名话说的我莫名不已啊。我苏宏对我王上的忠心可表,公事绝不掺杂私事。总执政长这句话含意颇深啊!”

    总执政长深吸了一口气,“摊开了说吧。我需要你们表态,联合军是真的,如果我们英法星邦的军队被攻击,盘龙王朝不会坐视不管。我要一个保证。”

    苏宏轻笑,“这可有点难。我说过了,我们王上对我们和你们之间上次的谈好的内容严重不满,这不是我能左右的。你们的胃口太多,合作是要利益均沾的。而你们全占了,一点利益也不肯分给我们盘龙。我们大盘龙凭什么要替你们背书。我们是盟友吗?”

    总执政长看着苏宏,觉得很头疼,这个老家伙,出身于英法星邦,政治起点也在英法星邦,只是背后的势力太小了点,在英法星邦吃了亏,如果没有盘龙王朝苏宏根本没在东山再起的机会。也许是因为这么一点,总执政长查觉,苏宏不像马英玖那样,对英法星邦保持友好,这个老家伙锋芒毕露,根本就没有一点情份。

    “我们不是吗?”总执政长反问了一句,“我一直都以为是。你是英法星邦的人,比尔茨,马英玖都是。我们是天然的盟友啊!”

    苏宏大笑,总执政长看着他笑。苏宏笑完了,才道:“这么说,好像我们是你们英法星邦派到盘龙王朝的先锋军,由我们把控了盘龙王朝后,然后你们英法星邦再慢慢的吞并盘龙王朝。原来总执政长的政治宏图有那么深远!佩服!“

    总执政长摇了一下手,“苏副王相,你不用讥讽我。我们都知道一个人走到高位会面临多少道坎,有多少的敌人要打倒。我们走到现在,都不容易。这样吧,你说服你们的王上,让他同意联合军成立,我们英法星邦愿意正式和盘龙王朝结成同盟。”

    苏宏摇了摇头,“抱歉,我们盘龙不需要你们这个同盟!”(。)()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