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翅目族的女人离开,走的时候拿走了雷森面前的酒。雷森没有吭声,他朝调酒师道:“来一杯吗?”

    调酒师是一个帅帅的翅目族小伙,这小伙朝雷森和气的笑笑,调酒瓶在他手飞动,“不,我不需要。我还有工作,先生。但我设备谢你的好意。”

    雷森抖了抖翅膀,“噢,那真是遗憾!你调酒的动作很帅!”

    “谢谢你的夸奖,我们这些是从另一个宇宙一个叫地球的星球学来的,原来我们并没有调酒这一行当。是看了他们的视频,后来又特意的捉了他们的调酒师,才学得来的。不过,我所知道的是,自从我们把地球那些给攻占了后,那边剩下的人就没有机会再喝到好酒了,更不用说他们还有没有调酒师这个职业了。”

    雷森眉头攒了攒,“你懂得真多。地球那边,我也看过一些史料,但知道的不多。如果今天不是遇到你,我还真不知道那边还有调酒师这个行当。”

    调酒师很健谈,把酒调好,放在吧台上,立刻有侍应生端给点酒的主人。

    “你的酒没有了,你需要我给你调一杯味道特殊的吗?地球味道的,是的,我特意找到一些资料,按照他们酿酒和调酒方法做的。不贵,也许你喝了后会喜欢!”

    雷森眉头挑了一下,“好啊,调一杯,我尝尝。”

    “我听说,那个恶魔来自于地球,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好多人都这么说。地球的人类不是被认定为最低等的族群吗,只配做给神族提供信仰之力的奴隶,不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他们怎么可能会出现恶魔这么厉害的家伙?”

    雷森伸出手,在吧台光滑的台面上敲击,他的手指动手很轻,只听他笑道:“谁知道呢,这种事情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能知道的。我很期待来是恶魔家乡的味道。”

    “如你所愿先生!”帅气的调酒师笑道。他推荐的这一杯地球味道的酒可是不便宜,他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眼前这位衣着平常的人竟然同意了,实在是个意。

    “我叫它地球味道,那是以前,现在出现了恶魔,如果能证实恶魔确实是出自于地球,那么我可以叫它恶魔之吻!先生,你觉得呢?”

    雷森点头,“我赞同你的想法。恶魔之吻,这个名字很好!”

    “先生,你好像不开心。”调酒师从柜台下拿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倒在调酒杯里,关心的向雷森说道。

    雷森的两手在吧台台面上摊了摊,表示很不解,“我像是不开心的样子吗?”

    “一看就是!”调酒师笑起来,“因为恶魔,每个人都不开心,我理解,我也一样,我也怕死!恶魔的出现让死亡变得真切起来。这是一个不好的事情。我能理解。”

    调酒师反复的强调他能理解,雷森笑了。他不知道对方能理解什么,理解恶魔吗?还是理解恶魔给所有翅目族人带来的压力?

    “也许吧。”雷森叹了口气,他的不开心真的与恶魔没有太大的关系。他是想到地球人那边的一摊子事情,是就此打住,叫停王朝的兼并步伐,还是不管不问一鼓作气的让王朝把那边整个宇宙都统一起来。他目前还拿不定主意。

    雷蓝依儿天机仙音是主战派,她们主张趁着形势大好,把宇宙统一起来,变成雷森的后方基地,整个宇宙拧成一股绳,给雷森的供一个没有什么烦心事的后方,并且能在雷森需要的时候给雷森力所能及的帮助。

    和两位王后一样,尊上府是主战派,连王相府也是主战派,人人都想着建功立业,没有人愿意就此停下来。就连大神他们也在不着痕迹的向他进言,把那一处的宇宙完全统一起来,好像,这些人,就他一人不思进去似的。

    调酒师飞快的把调酒瓶周身抛动,在雷森的眼前做着一些花活。雷森欣赏着,暂且放下一些杂念。

    调酒师把一杯调好的酒放在雷森面前,杯漂着浮冰,里面架了某种果汁,碧绿透着一股酒气。这就是调酒师所说的地球味道。

    雷森品了一口,底味是二锅头呛人的味道,调和了麻,凉,甜,酸,让他很不适应。地球的味道就是这个德性?雷森笑起来。

    “不错!”他夸赞道,能让他喝出二锅头的味来,这酒已经值了。有些东西根植在记忆当,一个不经意的小东西或小动作就能让人升起怀念的思绪。这杯酒,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倒是让他由不住多想起他记忆在地球上一些消费品来。

    可口可乐,娃哈哈,加多宝……这是饮品,酒类有,二锅头,闷倒驴,行将就木的北大荒……交通工具有奇瑞,观致,一生长安……

    他想起穿的品牌,想起吃的那些,也想起在长江边上用拉杆钓鱼,更想起大国北方的雪,南方的蓝……

    “谢谢夸奖!”帅帅的调酒师很高兴,笑起来更帅。“这种味道肯定不是地球上正宗的味道,我只是靠着一些资料去复原它,但肯定有出入。”

    面对实诚的调酒师,雷森摇了摇头,“谁知道呢,也许有出入,也许没有。这么多年过去了,不是没有人喝过正宗的地球酒水吗?你担心这个没有必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才重要。小伙子,要有信心,你会是最棒的调酒师。”

    “谢谢!”调酒师向雷森道谢,“也许你说的是对的,没有人知道地球的味道是什么味道了,那里我很想去,以前没有钱,等我攒够了来回的费用,双角人那边被恶魔占领了,我去不成了。也许我这一生都没有机会再去到地球了。”

    “你很喜欢地球,那是异族生活的地方,那里被神族评为最低等级的宇宙。你喜欢有些没有道理。”雷森似是无意的说道。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神族把地球那边的宇宙评为最低等的宇宙,那是神族犯了粗暴的错误,如果恶魔来自于地球,是替地球来复仇的,哪么我可以肯定的说,神族在这件事情上犯了错误,一个很大的错误,一个被神族视为低等级的种族出来能让双角人族灭族的恶魔,能让我们的上族刀臂族和万古族都没有办法的恶魔,甚至传说,连那些神族的分身都不是恶魔的对手,被恶魔追着打,这说明什么,说明,那个种族不是如神族所说,是低等的,相反,那个种族应该是很高等的。最起码我们翅目族就不会出这等惊艳绝伦的人物,如果我们也出这样的人物,我们就不会被排在万古族和刀臂族之下了。我们也是被神族认定为族群等级不高的族群,我们是没有资格看不起地球那边的人类的。最起码,我们翅目族出不了能把双角人族完全灭族,杀伐果断的人,如果有,我们也不会一直被打压了。”

    雷森忽然觉得眼前的调酒师很有意思,他说的话也许代表了一部份翅目人的心声。俗话说没有压迫就没有反抗,神族把各个宇宙及其的人类人为的分等级统治,早就埋下了祸根,上次在双角人宇宙不是听那个翅目族的家伙说过吧,刀臂放和翅目族上层有一些人对神族是不满的,他们正在酝酿着对神族的反击。

    “也许吧,我们不应该站在地球人的立场上说话,对吧。恶魔如果出自于地球,他就是我们的仇人,连地球那边的人类也是我们的仇人,你对地球人充满了同情,这个时候,是不应该的,立场不正确!”雷森笑着提醒眼前这位有点意思的调酒师。

    “噢,我只是谈一谈他们的酒,我是我的职业让我必须关注的,如果调酒师这个行当出自于神族,我们现在谈的就是神族了,不是吗,我好像什么都没有说,是不是?”调酒师用一种很不在意的语气说道,低头整理吧台内的瓶子。

    “是的,我什么也没有听道,你一直在和我聊酒来着。”雷森笑道,“再来一杯。”

    “好的,你真是一个很有内涵的先生!”调酒师笑道。

    先前离开的女人又坐回到吧台前,这回她离雷森远了点。她对雷森说道:“先生,不请我喝一杯吗?只要一杯!”

    雷森瞟了女人一眼,“你已经喝过了,不是吗?女人饮酒多了不好!”

    “咯咯!”女人笑起来,“男人大方才有人爱。你要做个大方的男人才行。来两杯吧?”

    调酒师好意的给雷森解了围,“别闹,这位先生是个好人。他好像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那个女人撩了一下头发,白了调酒师一眼,“别坏我的生意,我要是今天没有生意,晚上找你去。我会榨干了你,让你明天从这里消失一天。”

    调酒师淡淡的应道:“可以,不过我没有钱。睡可以,先说好了,别提钱。”

    女人走了,坐到酒吧的角落里目光闪动打量着酒吧里的人。雷森叹了口气,“都不容易。调两杯吧,我请你喝一杯。”

    “不了,先了,我还有工作,工作期间我们调酒师要保持清醒,不能沾酒的。其实,这些女人也不可怜,只是不愿意劳动罢了。我能理解。”

    调酒师说完又笑,笑得很开心,“这些人啊,哈,很多都陪过我,不要钱的。有些还反复的陪,只要她没有客人,就会来找我。我很享受,先生,换成是你,你也享受是不是?”

    雷森表示惊讶,“我不会,我有女人,我家女人也许不会冲我发火,但她一定不会开心,你是知道的,女人和我们男人一样,总是希望有一个对她忠一不二的男人。”

    “我理解!”调酒师把目光扫向酒吧门口,从门口进来一群人,雷森转动一下座椅,看过去,五个翅目族人,两个刀臂族,一个和地球人没有什么差别的人类。八个人一起走进酒吧。以那个和地球人很像的人类为心。

    调酒师严肃起来,雷森的眼睛也眯了一下。他猜那个和地球人很像的家伙一定就是万古族了。万古族居然和地球人一样,虽然雷森有所准备,但是他心里面还是愤怒起来,据说,当初把地球人划入最低等的族群是万古族男力争的,神族顺手为之,才把地球人推入火坑当,成了行尸走肉一般的奴隶!

    难道就是地球人和他们长的一样,他们这才不容,在地球被攻陷后,那些没有来得及逃走的地球人就被他们被弄成了任人宰割的奴隶!

    雷森紧紧的攥起拳头。调酒师把目光转移到雷森身上,眼睛闪过理解的神色,他小声道:“克制。”然后又大声笑起来,“先生,你的酒马上就调好了。”

    雷森松了一口气,对调酒师道:“谢谢!”

    那些人朝吧台走过来,雷森一动不动。五个翅目族过来,一个拍了一下雷森的翅膀,“喂,挪一下,上族的大人们来了,要坐在这里。”

    雷森一动不动,大声道:“凭什么,我先来这里,凭什么要给他们让位置。难道就因为他们和我们长的不一样,在你们这些人的眼,我们就比他们下贱了吗?”

    酒吧里的翅目族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那个翅目族脸一沉,“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位同胞,你看,我们要坐在吧台这里,吧台不大,我们坐了正好。那边有桌子,你过去正好。”

    “要去你们去。别来烦我,我们翅目族别的没有,就是有骨头。骨头不硬的奴才,丢我们翅目族的脸。”

    那位翅目族还想说什么,雷森喝了一声,“滚!”

    五位翅目族脸色大变,翅膀张开就要动手,这时,调酒师放下手的调酒器,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五位翅目族。酒吧,其他的翅目族几乎同时站起来,翅膀打开,愤怒的盯着这五位翅目族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