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由于族群被神族人为的定为等,翅目族当早有不满的情绪在悄悄的滋生,尤其是有一些人有意无意的在把当年神族攻打翅目族的真实史料公布出来,让翅目族了解到他们对神族不是自愿的,是被迫的接受,而且神族还给他们的种族做了种种人为的限定,让他们比刀臂族不如,比万古族更不如。

    两位刀臂族无奈的耸耸肩,对那位万古族很直白的说道:“我们说过吧,翅目族不满的情绪一直都有,你们还不信,你们以为我们天生就应该接受安排,如果这种安排是注定的我们没有二话,只是,这是人为的,这让我们实在无法接受。”

    那个万古族一脸平静,“我知道,事实总是让人不安。不过,我想这种事情与我们万古族也没有多大关系,这么多年,我们万古族并没有从你们刀臂族那里寻得了多少好处,都是神族直接拿走的。尤其是翅目族,我们之间只是交易,公平的,我们并没有从翅目族这里得到无偿的东西。我想,一定是他们误会了。”

    “你要解释吗?”一个刀臂族笑着问道。

    “为什么要解释?”万古族很是淡定的摇头,“一切都是命数,解释再多也改变不了。我们万古族来这里,只是奉了神族之命来帮住他们而已。在这方面我们不是他们的敌人。我想他们会理解的。其他的,注定了,再多的解释也没有用处。”

    “你们万古族一直都是这样,觉得什么都在把控之。很让人讨厌。”两位刀臂族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他们不喜欢我们刀臂族和你们万古族,我们刀臂族也不喜欢你们。”

    “上面还有神族呢!我们也不喜欢!可是我们不是一直都接受了吗,我们那里神族只有一座主殿,而你们刀臂族却是有很多神殿,这里更是,神殿遍布,让我怎么说。能说是你们逆来顺受,自己不去反抗才造成如今的后果吗?”

    “你们得到了好处,反面来这么说我们,你们万古族果然都是无耻至极。如果不是你们和神族联手把我们这些种族设下种种限制,让我们的很难突破,怎么会有现在的局面,我们刀臂族不比你们万古族差,我们的天赋比你们万古族更有用。翅目族也不差,还不是你们算计了我们,堵住了我们上升的通道,才造成如今的局面。”刀臂族有些愤怒。

    万古族悠悠的说道:“真的堵住你们上升的通道了吗?”说完,一脸淡定的在雷森旁边坐下,“这位翅目族的兄弟,不好意思,是你们的人误会了我们的意思,我没有让他们清场的意思。我喜欢热闹,很喜欢和一些不同人的聊天交流。”

    雷森不客气的回道:“离我远一点,我不喜欢你。更不喜欢和你聊天。看你长这个样子就让我恶心!滚!”

    万古族笑笑,竟然没有生气,只是对旁边朝雷森怒目相向的四位翅目族遗憾的说道:“我没有想到你们翅目族对我们万古族竟然有这么大的成见。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没有想到!你们的心情我们万古族能理解,其实你们也应该知道,在神族面前,我们都一样,我们都是被神族强行征服的族群,在我们万古族看来,我们和你们一样,是平等的。在神族的面前是平等的。因为我们整个族群生性淡然,不愿意多解释,多说,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有些事情发生了,但是你们不知道,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我们万古族对你们,无论是刀臂族还是翅目族,包括地球宇宙那边的族群,我们始都是抱着同情的态度。这不是我们觉得我们比你们高级的意思,而是我们都一样,都是在神族之下。”

    万古族似乎很重视他的解释,他说完了,又特意加了一句,“地球的人类,双角族,翅目族,刀臂族,以及我们万古族,我们都是在神族之下,无一例外!”

    万古族的话让洒吧里的人都十分不满意,那位想打雷森便宜的翅目族的女人站走来,向这边走来,边走边笑道:“哟,说什么呢?这道理我听着怎么像似你们万古族很委屈似的,现在你们也不用说什么样了,当初征服我们时,你们万古族就是其一支,这总没有错吧?”

    万古族没有否认,“是的,当年有我们,以刀臂族为主力,我们掠阵。”

    那女人马上说道:“那就是了。我们翅目族能有今天,还不是你们万古族和刀臂族害得。既然是这样,还有什么可说的,我觉得没有必要吗。歹事都做过了,还怕我们记着,天底下没有这么样的道理吗?”

    万古族叹了口气,“我们也是被迫的。你们问我身边的这两位刀臂族,问问他们当初他们是不是被逼迫的!”

    两位刀臂族一脸认真的点头,“是的,我们是被逼的,是被神族和万古族一起逼的,当年征服我们的是万古族,他们奉了神族的命令!”

    那个女人笑道:“这么说来,大家都不要脸了,和我一样啊!”说完,似乎被这个说法逗笑了,忍不住大笑起来。

    五位翅目族脸色更加的难看,他们有些后悔带刀臂族的万古族进入这个酒吧了。他们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自己族群对上族的不满统一爆发了,在这个小酒吧里。

    调酒师把一杯绿色的酒放在雷森面前,脸上带着微笑道:“先生,你要的酒。”

    “谢谢!”雷森客气的对调酒师道了句谢谢,端起酒杯,毫无征兆的泼在身边万古族一脸,酒吧里为之一窒。

    雷森冷笑,“滚!不管你们怎么说,我们翅目族都不会原谅你们,除非我们都死绝了,不然以往种种,我们会世世代代的记道!“

    “你干什么!”那五位翅目族不干了,他们是要保证两位刀臂族上族,这一位万古族上族的安全的,雷森这么干,完全让他们被动了。

    他们把雷森按在吧台上。雷森拱翻了身后的高椅。大叫道:“你们是叛徒。你们这些人不配做翅目族,你们是这些人的走狗!”

    “老实一点!”一个翅目族用手使劲卡着雷森的脖子。

    调酒师突然从吧台里提起一瓶酒,砸在一位翅目族的头上。目光变得愤怒,狠狠的看着眼前五位翅目族,两位刀臂族和一位万古族人。

    哗啦啦,酒吧乱响一片,那些喝酒的翅目族把吧台围住。

    “松开他!你们这些只会哈上族卵子的货色!松开,不然,我们对你们不客气!”这群喝了酒的翅目族激动起来,端起手未喝完的酒水朝场泼来,无论是万古族还是刀臂族以及五位翅目族还有吧台里面的调酒师雨露均沾,都被泼上了酒水。

    那五位翅目族稍有迟疑,便有酒杯扔了过来。更有人把桌椅抡起来朝这边砸来。五位翅目族连忙上告,希望上面的人能给他们指导。对他们来说这是个意外,他们知道自己族人对刀臂族和万古族不友好,没想到的是会不友好成这个样子,完全变了味,变成了敌视。如果控制不好,会激发起更大的矛盾来。在目前全力抵抗恶魔的时期,这种事情的发生绝对不是翅目族高层想要看到的。

    上面的人通过腕脑传来指示,控制事态,不要激怒现场的人,马上保护上族人离开那里,不要让上族人发怒。五位翅目族人马上放开雷森,把两位刀臂族和那一位惹了事,还一脸淡然的万古族围在间向门口走去。

    雷森恢复了自由,捡起一个凳子朝着一个翅目族扔了过去,翅目族信手接下,却意外的被撞得飞了起来,身体结实的撞在间的刀臂族身上。刀臂族身子一顿,回头看了雷森一眼,把贴在他身后的翅目族会扶稳了,没有说什么,继续朝门口走去。

    雷森叉着腰大叫道:“滚,畜牲!你们都是畜牲!这里不欢迎你们!刀臂族,还有万古族你们都听好了,你们都是畜牲,你们滚回去,我们这里不需要你们假惺惺的帮助!要证明给我们看,要证明你们是好心的,你们冲到前面去,把恶魔杀死!你们有种吗?”

    “你们有种吗?”酒吧里的酒客一起吼叫,然后肆意的大笑起来。

    这群人走后,雷森冲调酒师一仰脑袋,“损毁了多少东西,我照价赔偿!痛快,痛快啊!在场的同胞们,畅开了喝,我请!”

    “我请!你是英雄!你让我们出了一口恶气,痛快了!这顿酒就由我来请!”一个衣着光鲜的翅目族男人大叫道。

    “是啊,你是我们的英雄!去,和你们老板说,这里的损失全算我们的,我们都动手了,我们全赔。不能让英雄寒心!”又一个翅目族大叫起来。

    调酒师摸出一块毛巾把头上脸上的酒渍擦拭干净,又给雷森扔过来一块毛巾,眼闪着光,说道:“我和你说过,我曾经攒够了一笔钱,准备去地球那边看看。去不了了,我的这笔钱还没有花,赔这里的损失远远的够了!”

    雷森歪着脑袋,看着调酒师,“你真想去地球?”

    “是啊!去不了了。有恶魔存在,地球那边不会再可能对我们这些曾经攻占过地球的坏人开放了。放心吧,我现在不怎么用钱,钱多一些,少一些,只要我活得开心,对我并没有影响!”调酒师笑道。

    雷森笑了。那位先嚷着要赔偿的翅目族人现场向酒吧帐户里转去了一大笔钱,兴奋的嚷道:“多的都给你们了,让你们老板把这里恢得原样,以后这里会变成对我们翅目族来说很重要的地方。要保护好!哈哈,我朝刀臂族泼了酒水,我早想泼了,得偿所愿,这个钱,花得值!”

    那位女人挤到雷森身边,伸手搭在雷森肩上,“老娘不要钱了,只要有床,老娘免费陪你一晚!你是英雄!”

    雷森不自在的抖了一下肩膀,“我晚上有人等,真的对不起!但我不得不说,你很漂亮,也很勇敢,如果我们翅目族的女人都像你这样……”

    “你是想说,如果女人都像我,男人都像你,我们翅目族就有了骨头!我想你是对的,这样,我更应该陪你一夜,你想怎么做我都愿意!”

    雷森摆摆手,“不,我什么都不想做!”

    “不,我现在很想做。想和你做,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调酒师摇了摇头,“我还砸出了一瓶酒呢!我也不错!”

    “我先扔了凳子!我也不错!!”有人举手大笑起来,“我也是英雄!”

    “今天大家都是英雄!”有人叫道,“调酒师,你也是英雄,我们不管了,你调酒,最好的,我们今天要喝个痛快!”

    “好咧!”提到调酒师的工作,帅气的调酒师马上变得职业起来,“我们都是英雄!我决意创制一款新式酒,就叫我们都是英雄,大家品尝一下!”

    “马上!”那位有钱的人大力的拍打着吧台,激动的叫嚷道:“马上调出来,我要马上喝到,我们都是英雄,今天,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英雄!”

    “你真的不想吗?”那位女人眼放着光,凑到雷森耳边问道。

    雷森摇了摇头,“真的不行。我很抱歉,我对那方面真的很在意。不是我拒绝你,这是我的习习惯,我要说,今天,你是整个翅目族最美丽的女人!”

    “谢谢!”女人把手从雷森肩膀上拿开,小声嘀咕道:“看得出来,你是个好男人,不知是那位女人幸运,竟能和你共渡一生。如果我不是坏女人的话,我会用尽手段把你从那位女人的手夺走,你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迷人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