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有可能,很有可能弑神者在空间转换有他们想像不到的手段,能随时往来于各个宇宙,星球,以及空间。[<  这种手段或都叫神通比他们万古族更神通广大,他们没有信心能拦下弑神者。

    所以万古族这些人对长老们的命令欣然接受,他们就是来调查弑神者的行为方式的,这才是他们前来翅目族的目的。他们不是来阻止弑神者对翅目族的屠杀的。他们知道他们阻止只会让弑神者把怒火转移到他们的身上,他们要在弑神者把目光转移到他们万古族身上时,先和弑神者接触,明白的表达出万古族不会对付弑神者,万古族也不会帮助神族。

    对于当初万古族强行把信宇宙的人类定为最末级,这确实是一个隐忧,一个当初万古族不确定,不希望一个和他们长相很相似,生命周期却短暂得可怜的族群拖累了他们的形象和名声,这才打压了那边的人类,让那边的人类生活在水深火热之。

    想必弑神者如果是真出自于那个人类族群当,这些时日一定明白了地球人类是怎么沦为奴隶的下场的,一定对他们万古族充满了仇恨。

    这是一个急待解决的事情,如果不解决,万古族早晚会付出觉得的代价。弑神者一个弑字就是他本身的行为方式,他认定的,本来就是要执行的。在他成长期,没有人能杀得了他,在他成长起来以后,没有人能对付得了他。

    对于所有族群来说,弑神者的出现,本就是一个注定无解的存在。万古族推算到这一点,神族也清楚,各个高能宇宙的那些大能们更清楚,所以他们很无奈。弑神者的弑是弑一切挡在他前面的人,没有人能挡得住。但是有时候注定了,你却有躲避不了。

    现在万古族不是躲避,是要主动的向弑神者解释当初他们的错误,希望以最小的代价让弑神者原谅。因为这件事,当初做出把地球人类沦为最低级的奴隶的长老们现在都后悔不迭,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当初的坚持给他们埋下这么大的祸根。他们只是希望弑神者不要真是出自于那个他们看不起,看不上的种族。那样的一个种族出现弑神者有可能,也没有可能。只是只要是肯定了,万古族就必须做出万全的准备,准备给弑神者一个解释,一个交代。在弑神者没有动实质性报复之前就让弑神者满意。

    “去吧,去和那些已出跳出来的翅目族老人谈,我们支持他们掌控翅目族宇宙,让他们还原他们的历史真相,我们会向刀臂族施压,不得干涉。只要求他们替我们寻找到弑神者,能让我们和弑神者直接接触,让弑神者明白我们是没有恶意的。我们万古族和他之间只有误会,没有仇恨。如果有,那也是意外,我们愿意付出代价化解!”

    年轻的万古族说完,转回身,脸上的笑容有些苦,“我们没有想到他会是地球那边出身,这是我们的错失,这个已经不是误会了,是既成的事实,必须要解决掉。你们去通知刀臂族,让他们老实一点,我想我们的长老已经进入刀臂族的宇宙,去和那些出现的老家伙谈心了,一切都在掌控之。去吧,我们必须完成我们的任务了。”

    对于年轻人的吩咐,在座的其他人没有异议。在坐的人很多人表面上的岁数都要比年轻人大,但是面对年轻人的命令都是神态恭敬的接受。他们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岁数实际上比他们大,当年是参加过神族征服异族人所有战斗的,不过那个时候,眼前的年轻人还是人小人物,在族一些大人物跟前跑跑腿,是族大人物着重培养的后进人物。现在,这位表面上看很年轻的人掌握大权,能得族长老人耳提面命实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日,这位会是长老会的一员。

    翅目族的长老会现在炸开了锅,以前那些本就对实力占优的妥协派,哈上派,对神族奉献派的人们现在感觉到危险了。长老会的实力派带来了他们绝对不想听到的消息,族那些不问世事的老人突然都出现了,直接表明态度,必须给出真相。

    这些老人根本就不提上族,也不提什么对神族的忠诚,对翅目族星域里生的神殿被毁,神像破碎这种渎神的行为,放在以前绝对是严重事件的事情一字不提。这让他们不安了。没有态度才是大态度,人家根本就没有把那些上族放在眼。

    这个信号给的有些强烈,让这些一直以为自己是正确的,并且是一直带领着翅目族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以能与上族们和谐相处的人们感到晕眩。他们最大的手段就是调和,调和本族与上族之间的关系,为此有些底线他们早就不惜丢掉了,并且丢掉的理所当然,大义凛然,开始他们还有些不安和内疚,劝民众,劝自己说是为了整个族群好。说多了,他们竟然全信了,认为自己确实是在为整个族群在做奉献。

    猛然间惊醒,他们觉竟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这么多年他们做下的事情要是清算,公布出去,连他们自己都难以原谅自己了。他们可以看到他们的下场,如果族群还存在下去,他们会被写在族群历史的反面人物群,用来警示他们的后人。

    外面示威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在那些老人没有站出来之前,这些长老们还能控制住族群的强力机关,用他们来维持自己这些长老的尊严,必要是可以以威害族群利益的罪名把跳得最欢,蹦得最欢的那些人给揪出来,杀一儆百。

    现在,这个念头他们只能是想想了,自从那些老人出来后,强力机关大部分的人态度不再和他们一样了,甚至有一部分加入到示威的人群当。一方面是那些老人的威力,另一方面也可见这么多年下来,这些主动向上族示好,牺牲掉自己族群利益的人们在民心这一块早就失去了。失去民心就是失去大势和基础,不知道这名话是谁说的。

    长老们要开会了,那些主张族群自立,打破强加在本族群身上枷锁的长老人脸上终更进一步显出一丝轻松。他们人数不多,但是现在他们已经胜利了。

    大部分的长老们脸色灰败,他们知道他们的末日要来了,强力机关他们是不要想着指挥的动了。那些出来的老人能轻松掌控住这些强力的机关,说不定现在这些强力机关已经在清洗和他们立场一致的人了。

    一切都怪那个恶魔,如果恶魔不出现,他们也不会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们甚至怀疑,那个死去的翅目族同胞,是这些老人们培养出来的死士,趁这个时机,故意跑出来,跑到那些长族人的面前,煽动本族对抗情绪,然后以自己的死亡来逼着所有人的情绪大爆,要把他们这些妥协者烧成飞灰。

    “开会吧。”一个长老咳嗽一声,说道。这是一位一直反对忘记仇恨,美化历史的长老,现在,他的腰板挺得笔直,一脸的严肃,“议一议最近生的事情,尤其是我们的英雄死亡所引的一系列不可控的事情。我先告诉大家一声,几位老人传下来话了,老人们对我们翅目族笑目前的局面十分不满,对一位还有着我们族群应有的血性和良知的族人死亡事件表示心痛,我们必须对上对下作出一个合理的交待。”

    “那就议一议。”所有的长老们都打起了精神,虽然知道结果是定了,谁也改变不了,但是他们在长老的位置上一天,就要做一天长老该做的工作。

    最终,还是要调查,彻查整个事件。先那些在酒吧上一起反抗刀臂族和万古族的人们全部获得族群英雄的称号。马上把刀臂族的两人给控制起来,同时通知万古族那一位一直没有还手的人不得随意走动,随时配合翅目族事件调查组的调查。

    至于那五名本族人,全部逮捕,怎么处置要年那几位老人的意思。按理说,那五位没有什么事情,他们是执行命令而已,现在只能说他们是倒霉了,没有人会去同情他。现在翅目族需要重振声势,需要一些人来做祭品。这五个人就不错,能拿来平息族群被点燃的怒火。也许这五个人还不够份量,不是还有坐在这里的一些人吗?

    议事厅的大门被推开,走进来一群人,这群人的出现,让那些心里面不安的人脸上献出绝望的神色。这是翅目族最强力,最神秘的一伙人,在这之前他们听从长老会的指命做事,长老会被那些调和派人的控制,他们就没有在意,现在看到这伙人。调和派的人后悔没有早点下手把这伙人给清理掉。

    领头的人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掌,手掌上显出一个紫色的徽章,上面有一对闪着金光的翅膀,“紫金组办事,希望你们配合,不然后果自负。”

    接下来,领头的人宣布了一个个名字,马上有人过去把一条闪着紫色光芒的链条搭在被宣布名字的人翅膀上,紫色的链条一接触翅膀,马上紫光大作,很快的把这些人的翅膀绑起来。那些调和派的人一个不剩,全部被绑。

    议事厅里人少了一大半,剩下的长老安静了一会,那个最先开口的长老说话了,“还是老人们下得了手啊,我们这么多年都没有把他们怎么样,老人们一出现,所有的事情都简单的解决了。就剩下我们了,我们也都别坐着了,出去去见见那些示威的人吧,答应示威的族人一切条件,这个时候正是我们翅目族上下心心,浴火重生的时机。老人们的心思我们理解,我们要配合好,我相信老人们会通过我们给我们的整个族群一个合理的交代。我们的族群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就是恶魔不存在,一个族群没有自我了,早晚也是灭亡。”

    其他的长老都点头,大家一起向长老院外走去。每个人都很轻松,虽然对未来他们也都不确定,但他们能确定一点,翅目族还有希望,翅目族的人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不明不白的活着了。翅目族不需要什么神来领导,翅目族有自己的神,翅目族自己就是自己的神。他们的事情自己完全能决定,不用外来的人教他们怎么做。

    示威很快平息下去,长老会宣布了一长串我名单,这些名单对翅目族来说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现在都被关押起来被彻查了。

    彻查的结果让长老会的长老们有些纠结,五位翅目族,那个被“英雄”用凳子击后背的人竟然说那个“英雄”绝对不是简单的人,那一击是很有力的,不是普通的翅目族所能做出的。同样的说辞从被牵连的刀臂族那里也得到了回应。吊诡的是,那个刀臂族竟然受伤了,是在被刀臂族碰到的情况下,第二天伤势作,吐了好几通黑血。如果不是碰到这种引起公愤的事情,他们一定会让翅目族的长老会给一个交待的。

    那位万古族的人还是那么淡定,面对翅目族的调查人员,很淡定的说道:“就事论事的话,这件事情当,最大的受害是应该是我,我不但被你们的人泼了酒水,还挨了一巴掌,我都不计较了,你们还计较什么?”

    调查人员很无语,耐心的和他解释,这件事情现在是大事了,必须要弄清楚,不然,对翅目族和万古族来说都不是好事。

    那位万古族听了这种话很配合调查人员,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最后这位万古族很直诚的说道:“我知道你们翅目族对我们万古族一直有误会,其实当初的历史上,我们万古族不是直接出手的,我们只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用一些强力手段,一来是不想让你们惹怒了神族,给你们整个族群带来更大的伤害,二来,也是想减少你们翅目族的死亡人数。神族控制了我们,我们不得不那样做,但是我们已经把给你们的伤害控制到最小了。如是你们不相信,你们可以看看真实的史料。你们有不少人是在那场战争活下来的,你们如果连史料都不相信,可以去问问他们,证实一下我们万古族是不是你们想像那样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