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车所过之处要么是森林,要么是大海,要么是荒漠,法兰西现在也只是一片森森而已。调酒师走的废墟里,心里面有些沉重,智脑在一旁替他解释,这些废墟都是他们这些入侵者造成的,好好的明,现在只是一片废墟。

    调酒师又去了几个地方,无一例外的都是废墟,他看到了不少倒塌的神殿,那样的建筑在之前的翅目族的宇宙也大量存在着。他让飞车停在一个废墟上,面对着神殿,他的表情有些沉重,如果这里是地球,恶魔已经把神族存在的痕迹在清除掉了。

    他知道现在地球所处的这个被神族命令为信宇宙的地方已经没有神族存在的基础了,他们做为异族人所留下的也只是这些让人心情发沉得的废墟了。

    调酒师看到了几个人形的生物,用最原始的工具追杀动物,他让飞车远远的跟着,用光带记录下这一幕,他不解,恶魔那么强大,为什么这些地球人会是这副样子。

    飞车智脑替他解答,这是主人不想让这些地球人记住他们不堪的过往,他们的记忆都是痛苦,主人要让他们自我消解,也许要用很长时间。主人不打算帮助这些过着原始生活的地球上,让他们用自己的手建立新的明,这也许要过几千年,或许上万年才能把以前的明恢复了。但是效果怎么样,谁也说不好。

    调酒师把看到的用光带都记录下来,他觉得如果他回去,这些都有用处。恶魔带他过来,一定不会只是达成他的心愿这么简单,也许是想通过他向翅目族传达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信息。他不知道恶魔要传达什么,但是他知道这很重要。

    几天后,恶魔出现了,把调酒师打晕了,调酒师再清醒,已经是在双角人的宇宙了。这次陪同他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子。小孩子带着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把整个宇宙都逛了一遍,同样,允许他录下他所看到的一切。

    恶魔再出现,调酒师还是被打晕了,等他再次醒来,已经是在自己屋的沙发上,面前多了一个光带。

    调酒师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他拿起光带仔细看了一遍,里面是恶魔和双角人在地球上战斗的场景,更多的是那些被奴役的地球人的惨样,当他看到双角人把漂亮的活人少女少男用笼蒸熟的时候,他吐了。他忽然理解为什么恶魔的手须会那么激烈了。如果他是恶魔,他也会,说不定他会报复得更加的凶狠。

    光带里还有一些酿酒的技术,这是他需要的。他把这些技术储存下来,然后从手的光带删除,他没有忘记他的理想。

    房门被撞开,冲进来一队人,调酒师冷静的站起来,对冲进来的这一队人说道:“我知道你们发现我消失了,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们解释,马上带我去见长老们,我要大事要通告他们。”

    “你需要对你失踪四十天的事情做一个明白的解释。你是不是被绑架了,要知道你现在是英雄,你的失踪让我们无法承受!”来人没有理会调酒师的要求,直接开口,要调酒师给自己失踪这些天来拿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

    调酒师重复道:“马上带我去长老院见长老们,我有大事要告诉他们。”

    “你的事情虽然惊动了长老院的长老们,但是还不足以让你去见到他们。我们现在就是要知道你是因为什么突然失踪的,然后汇报到长老院。放心,我们会如实汇报。”来人并不为调酒师所动,坚持要调酒师讲清为什么失踪。

    调酒师见此,知道自己不说出一些东西,这些人不会让他见到长老们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我去了地球。你把这句话上报上去就行了,别的我什么也不会再多说了。”

    “地球,唔,你去游玩了?什么,地球!”这一队人震惊起来,“你说的是真的?”

    “我说假话对我有好处吗?”调酒师冷静下来,“上报吧,我在这里等。我希望能尽快见到长老们,也许这关系着我们翅目族的大局和未来。你们要是想知道也行,我怕你们承担不起知道后的后果。”

    “唔,你稍等。”这些人不再坚持,马上把调酒师的话上报上去。不到二十分钟,上面传话过来,要他们把调酒师带到长老院去。

    在楼下,调酒师见到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隔着人群叫调酒师的名字。调酒师感动的冲女人笑笑,大声道:“放心吧,我没有事情。”

    在长老院里,调酒师把自己录下的影像,以及恶魔留给他的光带一起交给了长老们。长老们看完后,走到旁边的会议室里合计了很久。

    然后,一位长出来对调酒师道:“上面的前辈们要见你。你要放松,不是什么大事,前辈们都很和蔼,他们都是为了我们翅目族重新振兴隐忍的前辈高人。不要紧张,我们这些人会陪你一块去。因为这件事情太大了,我们做不了主。”

    调酒师深吸一口气,他原本以为把东西交给长老院的长老们就好了,其他的事情与他就没有关系了,没有想到那些隐居的前辈们居然注意到了,要他亲自去解释。他本来就认为恶魔带他去地球,去双角人的宇宙是有深意的,想通过他传达出一种信息,他不理解恶魔传达出什么样的信息,他相信那些智慧的长老一定能理解。

    “好,我过去。”调酒师说道。一行人向外面走去,上了一辆大型的飞车,一大队武装整齐的飞车把这辆大型飞车围了起来,快速的飞离长老院,向城外飞去。

    那些隐居的老人们并不老,相反还显得很年轻,样子和调酒师差不多,如果不是身边的长老介绍,调酒师都会怀疑他来错了地方。

    老人们一共有十一位,他们和气的招呼众人坐下,尤其是调酒师,特意让他坐在这些长老们的上首。调酒师有些犹豫,十一位老人笑起来,其一个说道:“你是英雄,这么多年来,我们翅目族被洗脑了,对上族人天然畏惧,你能不惧他们,冷静而果断的做出自己本心要做的事情,这一点,你就该坐在他们上首。这么多年来,他们许多人做长老,一直没有建树,他们是有罪的。不过,我相信他们接下来会做的很好,让大家都满意。”

    调酒师这才坐下,老人们道:“说说你是怎么见到恶魔的?我们有一点不理解,如果是以最快的速度从白洞过去,光是去到地球那边的宇宙,一点也不耽搁,就需要近半年的时间。而你只消失了四十来天,其在双角人宇宙就用了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这一点很重要,你是被恶魔带着走的,他有什么我们不了解的交通工具,还是神通?”

    调酒师调整了一下情绪,认真的说道:“我到地球之前是被恶魔打晕的。离开地球时也是被他弄晕了,醒来就到了双角人的宇宙,我回来时也一样,醒过来,就身要屋子了。但我感觉的晕眩的时间很短,虽然光带计时因为变换宇宙不准,我认为也不过短短几分钟的工夫。我认为,恶魔用的是类似神通的东西来穿梭不同的宇宙。而且速度很快。我之所以要见长老们,是因为我觉得,我们这边的宇宙对他来说,每个星球他都能随着心意刹那间到达,我们的星球在他面前是不设防的,他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更何况已经证实了,他能变成我们翅目族笑的样子,混在我们间,我们也无法察觉,这一点很可怕。”

    老人们沉默了一下,语调轻松的说道:“这只是你个人的判断,就算恶魔真的有那么厉害,我们也会有办法阻挡住他。既然你来了,你随我去做一个测试!”

    调酒师随着一位老人进入一间小屋,不久后走出来,他都有点迷糊了,不知道老人测试的是什么,只是摸了他的周身,重点是他的翅膀。结果如何,那老人没有说,但是调酒师能感觉到老人表现的很是惊喜。

    他再次坐在老人们的面前,其一个老人道:“我决定收你为徒。学的不是那一钱不值的神族功法,是我们翅目族自身的功法,是完全版的。你这样的人,在本种族经历了那么多年的洗脑,还能头脑清明,知道自己是什么人,这很难得,你有资格让我们本族的功法传承下去,并用它来证明我们翅目族有我们翅目族的骄傲与资本。”

    调酒师没想到会是这样,但是他还是很冷静的问道:“我需要做什么?”

    “修炼功法,资源我们会给你足了,你只要修炼就行了。你还有一个任务,我想那恶魔既然选了你去地球,去双角人的宇宙,而没有杀你,证明他对你没有什么恶意,以后恶魔也许还会来找你。我们希望你以本族的大业为重,和其保持联系。我们翅目族经不过这样的折腾,死每一个人都是我们的损失。你明白了吗?”

    调酒师点头,“我知道怎么做了。”他心情有些沉重,恶魔还会来找他吗?他不知道,他感觉恶魔对他没有杀意,相反还带着一股子欣赏的味道,可是他不明白恶魔为什么会欣赏他。打心里面说,他并不希望再和恶魔接触,压力太大了。

    调酒师回到住处,刚上楼,光带就响了,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关心他,问他有没有事情,他有点感动,说没事了。

    那个女人告诉调酒师,酒吧里已经请了新的调酒师了,这么多天他音信全无,酒吧不可能因为他而关门,所以请了别的调酒师来顶替了他的工作。

    调酒师对这份工作现在不在乎了。他的师傅给了他一大笔钱,很多,他可以买他想买的任何东西。而长老院的长老们则告诉他,长老们会很快的给他安排新的住处。现在的住处不适合修炼,调酒师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修炼。

    女人建议调酒师开一个自己的酒吧,调酒师笑了,“不,我没有时间。酒吧就算了。不过,我想新调酒师调我们是英雄这款酒以后要给我付费了。我不去上班也有一笔收入了。这很好,不用我那么忙活真的很不错,我喜欢这种感觉。”

    “可是,老板是很有背景的,他是不会给你付费的。你可要想好了,不要去惹他,就是他现在避风头,怕你头上英雄的光环,事后他会疯狂报复你的。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

    调酒师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会有人去和他谈的。好了,我累了,要休息了,再见。”

    确实,调酒师现在的身份足够有人去替他做事了,他在和女人通话的时候,酒吧里就去了几个人,直接把酒吧的老板带走。酒吧老板很有底气,嚷着要找人,他们不该这么对他,他是守法的,这么对他,会有人替他出头的。

    带走他的人冷冷的说道:“可以,你可以去找人。把光带给他,让他找他背后的人过来。我可以告诉你,你多找一些,也许有用。”

    “不用你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就凭你现在说的话,他们过来,你必须向我道歉,不然有你受的。我找的人,你得罪不起。”酒吧老板拿回光带,目光露出一股凶光,并没有立即联系他背后的人,而是威胁起眼前的人来。

    “好啊,我希望我能向你道歉,只要你背后的人身份足够,能量足够大,我愿意按照你的要求向你道歉,真的,我是认真的。找人吧,我给你一根烟的时间,能找多少找多少,找不来人,那就对不起了,因为我很讨厌别人威胁我,后果你很快就会知道。”

    酒吧老板看着那人离开,马上联系人,并把自己现在呆的地方告诉给对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