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一身贵气的人进来,见面就嚷,说酒吧老板是守法的人,这样无故带走,对酒吧老板的声誉是一个损毁,如果没有理由,他要带走酒吧老板人人付出代价。

    又一个人进来,一脸阴沉,扫了一眼一脸冷漠的那人,问了句,“你是谁?”

    那人淡淡的道:“不着急,人来完了,你们会知道我是谁。”

    “我想你应该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要把一个守法,纳税的生意人随意关押,这是乱用职权。如果你不能让我满意,我会向上举报你。”

    那人笑了一下,“随便。如果你想满意,我会让你满意。”

    说话的功夫,又一个人进来,是这个城市负责治安的最高官员,这人进来,就冲那人咆哮道:“你是怎么办事的?谁让你随意执法,这件事我为什么事先不知道?”

    那人拿出一个徽章挂在胸前,抬头看着这位职高权重的人,语气变得冷厉起来,“我想你认识这是什么吧?如果你认识,马上给我闭嘴!”

    “你……呃……”来人大骇,头上马上就沁出汗珠,“你是大族卫?呃,大人,我不知道你来,实在是……我,我这就离开,我想起来了,我那边还有事情!”

    那人冷冷的看着说话的,说话的人接触到那个的目光,马上闭嘴,不敢再说什么,也没有敢离开。老实的站在一旁,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先前来的那两个见事不妙,想要开溜。那人翅膀猛的张开,一团黑光暴出,“说一下哈,不得命令随意离开的,以族奸论,当场格杀!愿意走的,现在可以走,我只是说说,你们可以走!”

    那人这么说,却是没有人敢动脚,哪个敢走啊。他们都不是信息闭塞的家伙,清楚大族卫代表了什么,若说整个翅目族谁最有权,非大族卫莫属,他们名议上属于长老会管,实际上是那些老家伙的弟子组成的,根本不受什么法律管束,想杀人,只要给他们借口,他们就敢随意击杀,哪怕是一点小错。

    没有人走,还有人来,足足来了六个。那人才拍了一下手掌,“好了,都来齐了,我现在宣布,你们这些人连同屋里那一位,涉嫌危害族人安危,你们被拘捕了。”

    “不,不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不能拘捕我。我要向上反应!”负责治安的最高官员马上大嚷起来,“我要向上反应,你们这是滥用职权!”

    “给你一支烟的时间,你们也是,一支烟过后,我就不客气了。”那人拿出一根烟,懒懒的点上,连瞅也不瞅这些人。

    这些人如得大令,连忙拿光带联系自己认为用得上的人,询问那些人,谁和大族卫有关系,有关系赶紧的联系啊,十万火急。

    抽烟的这位间光带响了,懒懒的接通,“你好,有事?”

    “你想讲情,这是几位老家伙的意思,你要是讲情去和他们说,我没有意见……哈哈,你说让我装作不知道你和我联系过,这怎么可能……老家伙们已经把我的光带给临控起来了,我不说,他们也知道……让我替你说两句好话,嗯,我能说吗?能说,屁,老子办个事你都来指手划脚,老子凭什么给你讲情?没指手划脚,这个通联是什么意思,当老子是撒碧!我告诉你,这件事没有完,你明知道是老子办事,还敢给老子****,等着啊,等老交了差,老子把你的骨头打断一遍,玛拉可逼!”

    挂断光带,这家伙继续老神在在的抽烟,抽完烟后,伸出手,“把你们的光带都交出来,马上,老子现在很不爽,不要给老子暴发的机会。”

    那个负责治安的官员马上把光带背后身后,“不行,我们没有犯法,你没有资格收缴我们的光带。你这是滥用职权!”

    “滥用你老母!”正在不爽的家伙一个闪身欺到负责治安官员的身前,两拳闪击,打在官员的肩膀上,官员肩膀的骨头尽碎,即惊且骇的大声痛呼,“你敢对我动手?”他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官位显赫了,这位大族卫竟然敢把他当成小人物一样动手打残!

    “对你动手!笑话,惹老子不爽了,老子现在就把你一掌毙了,要不要我现在再给你一支烟的时间,你再找你背后支持你的大人物,让他过来!”那家伙说话带着一分调侃,“我看大人物的脑袋经不经得住我一拳暴击!”

    官员的翅膀猛的一闪,身子随之后倒,翅膀带着他向后方飞去。

    那家伙脸一黑,“你老母的,想跑!在老子面前还敢打着想要跑的主意。你玛有蛋!”说着,两根浑黑的羽翅从他翅膀上飞出,眨眼间边追上了官员,浑黑羽翅像两把锐利无比的解剖刀,刷刷两声,官员的两个扑们的翅膀便应声而落。官员高声尖叫,从空狠狠的摔了下来。黑脸的家伙走过去,伸手拧住官员的一条胳膊,一脚踩住官员的胸口,只一扯,便把那条胳膊扯了下来,血淋淋的,声面十分恐怖。

    “对不起噢,扯错了,光脑没有在这只手上!”黑脸的家伙淡定的扔掉手的胳膊,弯腰去扯官员另一条胳膊。那官员吓得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就这素质还能当官!****个老母的!”那家伙没有再扯掉官员的胳膊,只是取走了官员的光,脚下一跳,把官员踢回原来的位置。

    拿着光脑,那家伙把光脑破解掉,调出官员刚才联系的人,很酷的说道:“知道我是谁吧,大族卫的。老子给你们脸,限你们一个小时之内出现在老子面前,不然别怪老子暴发,杀你全家。不服,你们现在可以找你们认为有用的人,尽快啊!过时不候!对了,后果自负!”

    那家伙也不管对方是什么反应,讲完了就把光脑关掉了。他伸手向其他五人要光脑,这五人现在都老实了,身边一个劲的发抖,赶紧把光脑交给对方。

    每个光脑上对外联系的人那家伙全通知了一遍,都给对方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不到,他就危胁杀对方全家。这家伙一身的杀气,在场的五人没有人怀疑他只是说说。他们都了解大族卫,权力是极大的的,杀人不用给理由。只要是大族卫杀死的人,总有该死的理由。就是想对,外面的人也不会相信。尤其是现在,十来位老人一起出现,力挽狂澜,作为这十来位老人的弟子的大族卫,现在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受到质疑,何况是他们这些官员,死再多,普通的翅目族人只会叫好。没办法,他们留给普通人的印象实在是好到没边,好到让所有普能人都不想看到他们,看到他们就想吐。

    屋里的酒吧老板现在瘫在地上,他是个狠人,但是也要看对像,大族卫能砍掉别人的翅膀,他也能做,但他做的对像是一般的人而已,而大族卫的对像却是他的靠山。他的靠山在大族卫眼里面显然不值什么,那么,他又算什么?

    眼前这个人给酒吧老板的感觉就是一位凶神恶煞,十分的不讲理。到现在也没有说明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个地方来,他想找人给这个人施压,还没有说什么,人家就直接动手了,先把他最大的靠山给废掉了。

    这个时候,酒吧老板无比的希望这个人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以前他最烦的就是讲道理的人,天底下都讲道理了,钱就不好挣了。说起来也是可说,平时最不讲道理的家伙,这个时候无比的希望有人能对他讲道理,按规矩办事,别什么都不讲,就把他给办了!

    一个小时过去,来了一群的人,这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他们在路上已经向上面严重的抗议了,大族卫这是要干什么,想要株连吗?以后这个翅目族的秩序还要如何维持。他们要求上面的人马上向大族卫抗议,制止这种事情向下发展下去。

    那个人抬了抬眼皮,扫了一眼场诸人,然后回头把酒吧老板揪出来,扔到地上,手拿出一把离子枪抵在酒吧老板的脑袋上,“这个人危害翅目族的安全,我现在把他正法,谁有意见?”

    一个人义愤不已的跳出来,“你不能这样,犯法是要经过审判的。未经审判而杀,这是不遵守法律,以个人凌架在法律之上。我坚决反对!”

    那个人冷冷的瞅了反对的人一眼,扣下扳击,一束离子束在酒吧老板的脑袋上烧出一个洞。酒吧老板就这样没了生命。

    “我要向上面反应你这种暴行!”反对的人眼看着那个人在他的反对声杀死一个未经审判的人,跳起来,拿起光脑就联系长老会的长老!

    长老会,一个长老结束光脑通联,揉了一下脑袋,这下好了,大族卫有借口开刀了。别人看不透,做为长老会的一员,他可是很明白这其是因为什么。还不是那个调酒师闹的,被老人收为弟子,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大族卫的一员,大族卫有自己的规定,卫的成员利益必须维护。很明显的,酒吧老板不知道做出什么事情,让大族卫出手了,替调酒师报复。这种报复是在他们的规则之内的,长老会就是想管,也得考虑自己管得了管不了。老人们都是很护短的,并且老人们对于他们这些虽然坚持了自己的立场,但是在千来年的时光没有给翅目族带来光明很不满,他们要出手,难保老人们不出手,把他们给撤换了,顺便再给他们一个罪名,灭掉。

    这不是玩笑,前面带走的那些长老们已经被杀掉了,公开处决!行刑的正是大族卫。这个信号别人不明白,这些长老们可是很清楚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老人们默许了大族卫的权力,以后长老们犯了法,大族卫有权收拾他们。

    就这样的一伙人,让长老会去管,长老会敢管吗?

    那位长老思考再,还是给一位老人汇报了一下。他只听对方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我知道了。下面太不像话了,一个酒吧的投资人,竟然违背规定随意裁撤员工。那些人不但没有过问,反而在大族卫出面后,向大族卫施压,颠倒黑白成了他们的本事。这样的人不收拾掉,翅目族能好得了吗?我们正在考虑让大族卫在全宇宙的范围内整顿一下,不作为的官员不要留了,该杀杀掉。你也不要想太多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不要过问,我们的意见是,牵扯到谁处理谁,全面放手给大族卫。好了,就这样!”

    长老深吸了一口气,他很想说,整顿的事情交给我们长老会就好了,我们保证能做好,但他不敢说这句话,更不敢保证。千多年,地方上的利益纠葛真不是他们长老会通能完全处理得了的。更有那些已经死掉的长老们的势力,不清除掉,早晚会出事。老人们的考虑是深远了,知道长老们没有办法,直接接手了。

    长老院很快开了一个会,会上达到共识,接下来,整个长老院全面配合大族卫的人,整顿各个星球,这个宇宙是到清理的时候了。

    会上那个长老接到一个通联,对方问他是不是想过问酒吧老板的事情,如果想过问,现在还来得及,因为对方还没有杀太多的人。那个长老知道这就是在现场的那个大族卫,与其说是通告他,不如说是在警告他,他要是表态激怒了那个大族卫,也许对方会直接闯到长老院教训他一顿。嚣张的大族卫噢,真是没有办法。

    长老马上表态,大族卫办事不用向长老们通报,长老院会一至支持大族卫办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长老院不会做不和谐的表态,更不会包庇不该包庇的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