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聪明!我正想是不是要去见见你!这样就不用我跑一趟了。<??{<?〔我也告诉你一声吧,一会我会给你传过去一份名单,我希望天内看到这些人的犯罪证据,而不是你们替他们遮掩。要是我亲自去查,查出什么来,别怪我没有提前告知,我不管他们背后都站着什么样的玩意,敢遮掩,我就会视为对抗,我不会管对方什么身份,直接干掉。”

    长老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个大族卫火了。也是,一个小小的酒吧老板牵扯上那么多人,这一看就知道不正常,大族卫这帮人只愿意直来直去的解决,突然现这种事情,不火才怪。这是要干什么?一帮有职有权的人串通起来,这是要造反呢!这一下子,整个翅目族的宇宙要乱了,长老知道,这些派出去的官员,挨个枪毙,没有一个会是冤枉的。这么一想,他也忽然觉得这么多年,他们这些长老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就是做,也是非常差。要不然,翅目族也不会出现这种局面,需要大族卫这种强烈到极点的组织出马清理。

    长老有些羡慕那个调酒师了,虽说调酒师之前什么也不是,但是他现在成了老人们的弟子,摇身一变,老母鸡变凤凰,不是他这个长老能比得了的。

    那边,那个人冷冷的把光脑摔碎掉,抬起枪口指着那个口出反对的人,眼闪过杀机,说了一句,“我现在个人宣判,你涉嫌威害本族安危,你要以死赎罪!”

    “不!我没罪!我……”

    一声细微的扳击撞击声,那个人额头上开出一个细洞,倒了下去,与他一起倒下去的还有他口的话,他有很多的理由,只是再也说不出来了。他是法官,他曾经威严的宣判别人的生死,在那个体制内他玩的非常好,现在,面对大族卫,他的威严变得很可笑,一钱不值,大族卫只是一句话,就杀了他,早知道这样,他就不会来了。

    剩下的人,那个人也都一一枪决,院子里躺了一院子的尸体。那个人把枪收起来,拿出一根烟老神在在的点上,对着一院子的尸体抽了几口,脸上现出笑容,自语道:“小师弟,但愿你会喜欢我的礼物。”

    这家伙说完这一句马上就变脸了,拿出光脑,对着里面狠狠的骂道:“小子,你在哪,老子马上就去找你。老子办事,你敢掺合,老子不把你的骨头一根根碾碎,你不知道老子到底是谁?别跟我耍花招,敢说谎,老子见你一次碾碎你骨头一次,不信你试试!你玛拉个蛋!”

    收起光脑,这家伙迈开步子轻松的走了。他走后,院子里才冒出不少的人影,这些人看着他的身影,松了口气,赶紧的向上汇报,这是粗大事啦!

    而调酒师并不知道生的这一切,他完全放松下来,躺在床上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就有人找上门来,把酒吧老板的一些产业件放在他的面前,很是客气的和调酒师解释,由于酒吧老板非法经营,酒吧老板已经被控制了起来,从此现无出现的可能,出于市场和政治老虑,酒吧老板的产业必须有人接手,上面考虑了一下,由调酒师接手是最合理的。上面希望调酒师能帮了把。

    调酒师愣了,他猜想自己的便宜师傅会给自己争取一些什么,但他绝对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直接把酒吧老板的产业夺了过来,这作风有点霸道了。他有些不安,让那些人稍等,走进里屋和师傅联系上,这种事情搞得他一点底也没有,必须从师傅那里得到一个说法。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那些东西只是安你心的,让你不必在俗务上操心。他们让你收下,你就收下,放心,没有什么后患。你也不要把精力放在这些事情上面,金钱我随时可以给你,那不是什么问题。我既然收你做了弟子,你就应该明白,你以后的生活是要变化的。为师送你一句话,俗务可沾可不沾,找一个值得你信任的人让他管理就好……”

    调酒师有些蒙,突然间现,自己的人生观崩溃了,这个宇宙表面看起来规规矩矩,但是在权贵面前还是那么不堪一击。这一刻,调酒师的人生观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默默的在一系列件上签了字,从此他不再是在吧台里面卖力调酒的调酒师了,他也变成了有身份和有地位的人了。这一切都是恶魔带他去了一趟地球以后生的改变,他对恶魔的感受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也许他是应该感谢那们恶魔的。没有他,自己的生活还会没有改变,自己还会是那个一不名的小小的调酒师。

    调酒师在一些人的陪同下接收了酒吧老板的产业,座酒吧,两处工厂,一个别墅,还有十来辆不错的飞车。

    在调酒师熟悉的酒吧里,调酒师坐在吧台边上,静静的看着吧台里调酒师调酒,也许是身份不同,视觉不同,还有心情的缘故,他在看陌生的调酒师调酒感觉那动作确实很帅气。

    “老板,来一杯什么?”新调酒师讨好他道。

    “口味轻淡一些的!你很不错,我看得出来,你的手法有自己的独创的地方。很好,证明你是用心了的。好好干吧,调酒不但是一分职业,还是一分艺术。”调酒师挑了一下手指,轻松的笑道。

    那个女人从酒吧门外走来,直接挤在调酒师身边坐了下来,“你都是大老板了,不请我喝一杯?”

    调酒师很是洒脱的说道:“好啊,想喝什么,我请!”

    女人点了一杯酒,两人默默的喝完,女人道:“找个地方,我有事情和你说。”

    ……

    女人满足的抱着调酒师,调酒师很冷静,虽然该生的事情都生了,但是他知道他是不能娶女人的,他的身份是老人的弟子,这个已经决定,他明面上的女人身份上不能有太明显的污点。他对女人道:“我不能给你一个婚姻。你来帮我打理我的产业吧。我需要一个人帮我!”

    “然后你需要的时候还可以解决你的生理需求!”女人娇笑起来,在调酒师脸上亲了一口,“知道你的身份后,我就死了那份心了。我知道我不可能嫁给你。不过,我会成为你最忠诚的女人。你把产业交给我,放心吧,我会处理好。”

    “嗯,我很放心,不放心的话,也不会交给你,更不会和你出来。”

    女人白了调酒师一眼,“这话说的,好像是我占了你便宜似的。”

    大和族真的灭族了,雷森接到汇报,大和族所在的各个星邦动手把大和族聚居的星球上的大和族全部击杀了,并且在本星邦里大索残余的大和族余孽!这件事情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大和族正式成为了历史。也许再过几千年,没有人再记起,地球上的人类还有一个卑劣无比的民族叫大和族。

    盘龙王朝的军展的很顺利,武器装备更换了一遍,原来的装备,一部分变成了民用,一部分成了常备军的装备,负责整个盘龙王朝的内部安全。

    雷森回来,不少人求见雷森,他们只有一个目的,请求雷森准许对外开战,把所有的星邦都兼并起来,整个宇宙变成大一统的王朝。

    雷森没有否定,也没有准许。他在考虑这种事情做出来对他是有好处还是有坏处。异族人整个宇宙都是统一的,没有划星域而治的事情。无论是双角人族还是翅目族都是这样。据他所知,刀臂族和万古族也是一样,全是一统的体制。

    一统的体制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资源会集起来使用,不会内耗。这对雷森来说,也许是他目前最想要的。但是大一统的体制的缺陷却也是很明显,甚至是很至命的。那就是内部没有竞争,活力尽失,一理面对外部敌对势力时,会失去锐气,一败而不可收拾。

    雷森很头疼,现在下面的心气都很高,都想动对外的战争。尊上府,五相府,军,包括下面的普通民众因为看到两场胜利,心气都向上蹿起,觉得盘龙王朝才是这个宇宙定鼎的力量,这个宇宙应该由盘龙王朝说了算,吞并其他的势力,是他们的福气。

    只有他一个人还在犹豫。雷蓝依儿和雷森谈了一场,最终,雷森决定允许下面动兼并战,但是开战的理由必须充足,不能不宣而站。盘龙军要做堂堂之师,所有的战争必须师出有名,不得不不宣而战,也不行,无由而战。

    做完这个决定,雷森就不在管了。天机仙翁和马英玖坐在一处,他们在合计着尊上的心思,这个师出有名只有四个字,里面却有很多讲究,到底他们要什么要的理由,什么样的名份才能出动军队动战争,这个度可不好把握啊。

    “尊上太仁慈了。给我们划下这种限制来,显然是不想我们随意动战争了。前面有着雷霆王朝和华夏星邦的例子在,这个师出有名是不尊上要我们向这两场战争看齐,理由不得比这两场理由小了或少了。这件事,我看就是一道难题!”马瑛玖笑着说道。

    他现在已经很满足了,在他任内王朝吞并了两个大势力,盘龙王朝成了全宇宙最大的政治军事势力,在经济总量上也是第上。这样的成绩已经远过他的政治抱负了。他没有什么可不满足的了。何况,约瑟芬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他现在政治上达到了理想,家庭上又很满足,他感觉别无所求了,就是兼并战在他的任内打不起来也无所谓了。所以,这件事尊上不急,他也不急,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雷霆王朝,华夏星邦与盘龙王朝的整合上。对他来说,这也是大事,内部不稳,地动山摇。把内务整理好了,也是政绩啊!

    天机仙翁知道马瑛玖的心思,笑了笑,“战争的理由,这种东西不过是找一件衣服披上罢了。想找还是很容易的。理由比原来更有力也很容易。这种事情王相倒是不擅长,我看啊,王相你只要把后勤做好就行了,军随时准备出征,战争的理由随时会送上!”

    马瑛玖保证道:“仙翁这点大可以放心,物质这一块绝对不会出问题。军随时要,我这边随时有。”

    天机仙翁赞道:“这就很好了。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做的好。我们管好大方面的事情,其他的就少操点心好了。”

    苏宏很兴奋,尊上终于同意了,虽然设下了理由,抬高了动战争的门槛,但是在他看来,这并不是大事。在一个纯政客的眼,理由只要有想,随便就牟找两件光明堂皇的理由,让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尊上设下的条件在他的眼等于虚设。

    他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去做,奉了雷王后的命令,他要去一个星球,去看当初那些背叛了王上的变异人。他对这些人感到可怜和悲哀,真是一群有眼无珠的人,尊上那么好的一个人他们说背叛就背叛了,真是不知道这些人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你们会被迁到一个星球上去,那颗星球除了你们不会有其他的人类存在。你们可以在那里自由的生活,不会有人去干涉你们!”看着眼前这群变异人,苏宏就没有好感,他不过是按照雷王后的意思在说,“记住,这是尊上的意思!你们的背叛尊上原谅了。”

    宣布完这个,苏宏就走了,在他看这,这些变异人真的不值得同情,若是以他的意思办,这些无情无义的人,应该全部杀掉才好。留下来真的是这些人运气好,撞上了仁慈的尊上,若是别人,这些原本就和正常人类有隔核的变异人下场绝对不会好了。

    剩下的事情自然会有人过来做,帮着这些变异人搬迁。这些变异人过得并不好,很明显他们到了这边就被抛弃了,并不如他们想的那样。给他们换一个地方对他们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