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们目前就发现一具尸体,而且死者生前曾去过英雄酒吧,在那里喝了一杯酒。这里面有酒吧提供的监控的影像。”

    “你能确定其他的地方没有死人?”另一个老人很紧张的追问了一句。

    “是的,没有,我们目前没有发现。不过,我们正在提排查,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族人死亡,我们也不甚清楚。查清楚了,会马上汇报。”来人说道。

    汇报人的离去,调酒师也跟着离开。他知道这恶魔去他的酒吧说不定就是找他的。他能猜到,去酒吧的那位翅目族人极有可能是恶魔变的。目的就是找他。然后回的时候,随手把原来的那个翅目族收拾掉,传递出一股莫名的信息。

    十来位老人脸色很不好,他们都同来了,再有调酒师这档子事情出现,他们都认为恶魔一定是想和谈而来的,或者说恶魔杀烦了,想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没有想到的是,恶魔杀了一个人,特征还是那么明显。这明显又是借着死人在向他们传递出一个信号,或者说是一种警告,警告他们,恶魔只要愿意,随时会出手,这些翅目族人挡不住。、

    下面的人汇报,刀臂族和万古族一起来见,要求面凶几个老个。这些老人想了想,点头答应了,是时候放下一些历史旧帐,先集精力把眼前的事情做好了。

    刀臂族进来就通报,昨晚他们的星球遇到袭击了。听说昨晚几乎在在同一时间,翅目族这边也遇到袭击,刀臂族想知道翅目族怎么应对。

    万古族的人只是淡淡的问好,然后就不怎么说话了。他们感兴趣的是到那里能找得到恶魔,最好是能和恶魔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有些事情该放下就放下。大家要朝前看。万古族不知道恶魔能不能接受他们的想法,但是他们急于找到恶魔,不得不如此。    万古族的那位看着在座的十来位高手,表面上看只有十来位,万古族的人却知道,翅目族像这样实力的老人隐藏起来的更多,这十来位不过是推到水面上的一些,真正宠大的实力并不有显现出来。要是只有这十来个人,相信这十来个人没有信心能撑起翅目族,让翅目族重新获得生机,再度辉煌起来。

    这十来位老人只是感到震惊,这证实了调酒师所说,恶魔能随意在宇宙间来住,刚在他们这里杀了人,马上就能跑到刀臂族那边再度杀人,这是跨宇宙转移,而且人家恶魔转移的还很轻松,完全就没有一点的压力。这让他闪的感觉就更加的不好了。

    十位位老人并没有给出刀臂族和万古族想要的答案。他们也不清楚恶魔的行踪,根本就给不了刀臂族的万古族想要的东西。不过,这一次方会面,也互相都看清楚了对方的态度,大家都有意和恶魔和谈啊,确实,一个恶魔让他们都害怕了。

    这样也好,如果如愿,大家和平相处,也是一件好事情。

    刀臂族和万古族多少是有些失望的,他们知道翅目族有个调酒师和恶魔有接触,而且还活着回来了。他们以为多少调酒师应该和恶魔有着自己的联系渠道,想从翅目族这里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没想到翅目族根本就像听不懂似的,一点口风不露。

    刀臂族现在很紧张,现在他们也感觉到诡异了,恶魔停止对翅目族动手了,却在刀臂族那边搞出一些事情,虽然死去的人相比之下不是那么多,但是这其传递出来的信号却是让人心惊,恶魔有什么想法他们不知道,只是下意识的认为翅目族和恶魔之间达成了某种不可告人的协议,才使得恶魔把注意力转移到他们刀臂族身上。

    万古族清楚的知道恶魔不会和翅目族达成什么协议。但是面对刀臂族的误会,他们没有解释,他们乐得刀臂族这么误会着,这样能给翅目族一些压力。万古族不清楚,恶魔下一步是不是会在他们的宇宙也搞一下,给他们万古族一个警告。

    所以他们现在急了,急着和翅目族沟通,尽管他们清楚恶魔不太可能和翅目族达成协议,但是他们也希望恶魔能给大家留下个交流的口儿在那,方便他们和恶魔进一步的交流。    “我们这边也死了一个人,死亡时间与你们那边相差不大。恶魔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正在研究,不瞒你们,我们到现在也不清楚恶魔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能清楚,不但对我们翅目族,对你们刀臂族和万古族也是有好处的。”一个老人仿佛看出了他们的想法,慢慢的开口解释道,“在对恶魔的态度上,我们和你们一样。恶魔已经对我族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我们比你们着急。希望在恶魔这件事上,我们能一起应对。相信现在你们也知道了恶魔的本事,但靠我们某一家,是应对不来的,我们希望你们在这件事情上不要误判!”

    刀臂族的代表脸上强笑,“哪能呢,我们知道你们对恶魔不会妥协,我们也希望能和贵族互相守望。大家还是都朝前看的好,各位前辈你们说是不是?”

    这些翅目族的老人们点头,不管真假都在回应当然,似是在赞同刀臂族的话,但是他们都知道有些不是一两句都能化解的。不管当初是不是神族的胁迫,对他们翅目族出手的刀臂族和万古族都给翅目族带来了不可磨灭的损害,这种损害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化解的。大家都知道历史上的恩仇不可能是一两句话就能化解的了的。他们只是希望在这个敏感的节骨眼上,大家之间不要产生什么误会的好,和神族叫板,真不是一个种族能独立完成的事情。就是有仇恨,现在理智一点的做法就是藏在心里,等打败神族之后再新仇旧恨一起清算不迟。

    万古族的代表此时提出要求,要和那个见了恶魔能平安归来的调酒师好好聊聊。万古族的代表再的表示,他对调酒师只是单纯的问话,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如果翅目族的老人不放心,可以参与到问话当去。翅目族当然不放心,现在调酒师就是他们能和恶魔有可能保持关系的唯一人选,出个长两短,这个关系就断了。当即,这些老人没有反对万古族的想法,但是他们要求,万古族必须就在这里问。

    调酒师面对这种局面,耳边已经得到师父的传音指示,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态度来面对这些人。他站在那里一脸平静的等着万古族的询问。

    万古族问了整个过程,调酒师很配合的回答了。最后万古族问了大家都关心的问题,调酒师能不能和恶魔再次联系的上。调酒师摇头,不敢保证。

    万古族很失望,但是这也是他们能理解的事情,恶魔有可能只是随意做的一件事情,不过是达成调酒师的心愿而已。其寮他们也怀疑过调酒师是恶魔变成的,经过一番询问,他们排除了这个想法,调酒师是地道的翅目族人。

    这次的到访到此结束了,万古族和刀臂族心情都不是太好。他们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心情当然不会很好。刀臂族担心恶魔会跳过翅目族,直接对他们刀臂族发动屠杀,那种情况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也清楚,想完全的拦住恶魔有些不太现实,如果恶魔没有自由穿梭在各个宇宙,各个星球之间的本事,他们不会在意。现在恶魔有这个本事了,就能神出鬼没,让他们防不胜防,也根本防不住。    他们刀臂族有着很大的底蕴,最起码他们自信的认为不会比翅目族弱,要强上不少,只是恶魔如果不和他们的高手碰面,像个泥鳅似的让人抓不住,就是他们有再多的高手,能布下天罗地网也没有多大用处。有时候恐慌比死亡更让人害怕。恶魔制造出来的恐慌足可以让刀臂族自乱阵脚,从而使得整个刀臂族变得动荡不安起来。

    万古族的人还是那么一副淡然的样子,只是脸上多用了几分沉思。他们综合所得到的情况,已经可以判断出,翅目族根本就没有和恶魔达成什么协议。那个调酒师能被恶魔带着去地球,去双角人的宇宙,只能说明是调酒师的运气好,恶魔可能是看了调酒师的某一方面,知道他想要到地球上一看,特意成全了他。

    只是这件事怎么看怎么有些诡异,恶魔有那么闲,或者说那个调酒师随便一个要到地球上一游的心愿就能打动了恶魔,从而使恶魔放下屠杀翅目族的打算,这也太******扯蛋了。

    刀臂族特意一起去见了万古族的人,想从万古族这里讨一个稳定人心的说法。万古族的人一起接见了这些刀臂族,面对刀臂族的一些讨教,万古族只是淡淡的指点几句,他们同这件事情上或许翅目族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一切只是一个意外,意外到大家都不能接受这种事情,乱了阵脚。现在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能和恶魔联系的上。那个调酒师可以确定只是被动的,翅目族也有打算让他等着恶魔再次过来时做一沟通。有些话,万古族决定让调酒师给带着,虽然他们不报有什么希望。但是总是多一条路子,能让恶魔知道万古族的本意是什么不是?

    刀臂族有些不情愿,他们认为那个调酒师很可疑,说不定就能和恶魔联系的上,如果不盯急了,也许翅目族为了他们族群的利益,就把他们给卖掉了。在背后插刀,这种事情很常见,何况翅目族是受到刀臂族和万古族压迫了很久的,心里面有一股子仇意肯定是想着他们这个族群灭之而后快。刀臂族不得不防啊!万古族对翅目族的伤害少,而且万古族能让神族让步,已经表明了他们的实力很强大了,翅目族不敢随意招惹万古族,保不准会把一腔怒火发泄到他们刀臂族身上,如果万古族再顺手为之,很有可能陷他们刀臂族与危险之。、

    局势的演化对刀臂族很不利啊,刀臂族的人感到头疼。早知道这样,当初那些参战的刀臂族前辈们就不应该对翅目族下狠手了,这不留下后患,随时都可能爆发,一旦那样,刀臂族真有可能要完了,别忘了,旁边可还是有一个恶魔随时会露出獠牙,对他们刀臂族发出要命的一击。这种事情很有可能发生啊。刀臂族的人感到头疼,原本是针对翅目族的,没想到现在会演化成现在这副样了。刀臂族可能说有些急了。很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他们这知道这不是他们能决定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愿那个恶魔会急时收手,让他们刀臂族少受一些损失。恶魔会是仁慈的吗?答案是否定的。

    雷森自从感到危险后,就有意的收回炼魂幡在空间里呆了一会,便悄然隐藏起气息,重新出现在一个刀臂族的星球上,在那里没用多久他就得知了一些消息。刀臂族对他早有防范,可以说刀臂族的上层战力很丰富,不是翅目族能比的。而且他们在针对雷森的炼魂幡有所准备。雷森的炼魂幡在他们面前效果要大打折扣。

    雷森通过刀臂族公开的信息,搜集到一些情报,有一些名单让他不得不重视,同时也让他感觉到了空前的压力。刀臂族在每个城市配备的人手都很强,而且在他在翅目族那里大开杀戒的时候,刀臂族已经做了很多事情,他们拿出大量的村料,在各个城市建立了传送法阵,星球之间的传送也是大量的重复铺设。

    现在雷森明白了,怪不得他在那个小镇上,刚出手不久,就感到了危险,原来是他出现就被发现了,随近的城市的人马上就集结起来朝小镇上围拢,其他星球上的人也通过传送法阵朝小镇所在的星球传送,如果他走不及,也许会损失一些东西。(。)//天蚕土豆改编的D浮空炫斗手游《全民大主宰》公测啦,想玩的书友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行下载安装(手游开服大全搜索sykfdq按住秒即可复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