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尊上来吓我们,你死了,我们投到尊上手下,让尊上在我们神魂打下魂印,我们这么多人不抵你一个人?尊上会知道谁的价值大。{(  更何况我们没有反叛尊上的心思,不像你,从一开始就算计尊上,你死了,尊上没有别的选择,会更相信我们。”

    天机仙翁眼一眯,这些人似乎有所打算,不过这些人的打算错了。他天机仙翁是从一开始就在布局,想要控制尊上,不过,他现在早就没有了那个心思。这些人说尊上会更相信他们,他们少算了一个人,那就是天机仙音,天机仙音现在给尊上育下一儿一女,就是天机仙音再低调,在他的事情上,天机仙音也会过问,只要他出事,天机仙音肯定会让尊上给一个交代来。谁忽视这一点,谁就会吃亏,这也是天机仙翁的底牌,亲情在任何时候,都不是利益可以代替的。

    天机仙翁大笑,“那好,你们要战就让本仙翁看看你们这些年有没有什么长进。”说完,一抡拐杖,“动手吧!”

    天机仙翁让这些人先动手,这些人倒也没有客气,知道要是让天机仙翁先动,他们这些人很难把天机仙翁留下,弄不好自己这方要吃大亏。

    “布阵!”一个半仙大吼。随着他的吼声,十来个人马上在天机星外散布开来,以天机仙翁为心,把他围在正。

    天机仙翁见状大笑,“在我面前玩阵法,你们这是没有把我放在眼啊。这天下的阵法还能有我天机仙翁不能破的吗?好啊,就让我看看你们的本事。呵呵!”

    那些半仙面色凝重,能不能留下天机仙翁就看这一次了,对于阵列法他们心里面的底气也没有多大,必竟如天机仙翁所说,天机仙翁是玩阵法的高手行家,这个宇宙还没有人能出其右。不过,他们稍稍还是有几分底气的,这个阵法是来自于一个从仙域来的半仙,此半仙家族就是玩阵法的,他从仙域下来之前,家族授他个阵法,他一直没有参悟透,最近才有成就,就拉着一些半仙布阵研究,现天机星无论是哪个半仙,进入此阵,招之内必败,这才给了他们信心,才有今天这一战。

    “破不破得了,不是你天机仙翁说了算的。这天底下的阵法万万千千,千千万万,你天机仙翁能破得了,如果是那样,真就让我们都服气,我们就听你一回又如何?”一个半仙传音给天机仙翁,语气当带着一股自信。

    “杀!”一道剑光逼向天机仙翁,天机仙翁眼睛一眯,他从剑光当,看不出这一剑有什么危胁来。信手把拐杖打出,想要挡住剑光。

    剑光与他手的拐杖相碰,一股让天机仙翁想像不到的巨力从剑光上传递而出,天机仙翁一个不查,身形急退,同时,胸口的气血翻滚,让他感到很是不妙。

    在他后方,又一道剑光飞向他,而他身前的剑光还没有散尽,他感到不好,急忙抡拐,身形一闪,身形从星空消失。

    “小心他的移影术!”有半仙及时提醒,十来个半仙同时把剑朝外一挥,各打出一道剑光,天机仙翁的身影显露出来,脸色却再也轻松不起来,新的剑光攻来,那两道老的剑光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与新生的剑光一道紧锁着他不放,逼他现出身影来。他

    天机仙翁心大惊,“这是什么阵法?”

    “什么阵法?哈哈,天机仙翁,原来你也有不懂的阵法。我还以为你那么厉害,小看天下之修士,阵法早不入你眼界矣!哈哈,没想到,这一个小小的阵法竟然会让你失色。天机仙翁,我劝你早点投降,免受皮肉之苦。这个大阵一旦动,别说是你,就是真正的仙人来,陷入其,也难以脱身!”一个半仙大笑回应。、

    众半仙都大喜,一起大笑,似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天机仙翁脸色一变再变,挥动拐杖把周身护得风雨不透,剑光砸在捌杖之上,每砸一下,拐杖就是一颤,拼掉他一分法力,而剑光并不因他的砸碰而消失,只不过是剑光稍淡而已。

    天机仙翁一只手伸手袖,拿出一把玉符向四周拍去,一道道玉符暴开,替他抵挡那些剑光,他在符光,趁机一捏腕脑,然后精神一振,大喝道:“好阵法,没想到你们这些日子竟然参悟出这样一个合击之阵,让仙翁我大感佩服,如此之下,就想留下我,你们还太天真了些。想留下我,拿出你们的真本事来。”

    天机仙翁伸手,又是一把玉符拍向四周,那些半仙最先攻出的两道剑光此时突然消失,剩下的十多道,光芒也是淡了,他的拐杖一抡,那十多道剑光也是全散了。

    “只是刚开始而已,天机仙翁不要得意,接下来,看你有多少符拿出来。吃我一剑!”

    其他的半仙也吼道:“天机老儿,不要得意,吃吾等一剑!”这时的吼声低气十足,不像先前那样弱,眼见着这法阵见效,已经占了上风,他们的信心大增,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怕天机仙翁了。

    天机仙翁的深不可测给他们造成的影响很深,又加上他们心里面惧怕天机仙翁背后的尊上,底气当然弱。现在眼见着在他们眼很了不起的天机仙翁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心那一股对天机仙翁以及尊上的不敬散淡开去,人人有一种守得动开见月明,扬眉吐气之感,这个时候他们都是兴奋的,人人不再保留全力攻击天机仙翁。

    一道接一道的剑光刺向间的天机仙翁,天机仙翁也是打出一把又一把的玉符,手的拐杖急挥,护住周身,得住机会就击飞一道剑光,让剑光黯淡下去。

    终是半仙过多,剑光一道接一道不要钱的打出来,天机仙翁护得再周全,也抵不住上千道剑光不懈的攻击。一个失忽,一道剑光穿过他的杖幕,刺在他的法袍上,法袍鼓起一道紫光,把剑光抵住。

    天机仙翁心一震,手的拐杖稍有迟顿,就在这时,又时数道剑光刺他的法袍,法袍紫光连鼓,紫光却是淡下去一截。见此情形,那些半仙大喜,一个半仙大喝道:“诸位,加把劲,今天我们就把天机仙翁留在这里,替他在半仙除名可好?”

    “好!”众半仙齐声暴叫。手的剑连挥,短时间内打出一片剑光之雨,一片剑光接一片剑光飞向天机仙翁。

    天机仙翁忙震飞身前的剑光,瞅了一个空隙,身形一闪,闪了出去,四周的剑光打在他原来现身的地方,爆出一团巨大的白光,在白光,天机仙翁现身,已是在大阵的边际,他冷笑一声,“想留下我,你们也得有那个本事!放心吧,本仙翁还会来的。”

    天机仙翁又一闪身,便出了大阵,扭身一道杖影打了出去,打出一个半仙的后背,当场把那个半仙打成重伤从天上掉了下去。天机仙翁一阵冷笑,转身就朝深空飞去。

    “想跑,天机老儿,哪里跑!”众半仙见天机仙翁想走,便大怒起来。一起朝着天机仙翁追了过来。天机仙翁在星空闪了几下,打出一把玉符,玉符顿时化成他的影像,又化成流光向四下飞去。一时之间让人不知道哪一个是他的真身。

    却说雷森背上爬着一个女儿,口水嘀嗒在他的背上,他半弯着身子,臂弯里又抱着一个,小丫头正对他的鼻子和眼睛产生兴趣,一只手揪着他的鼻子,一只手揪着他眼皮,拉得老长。他的腕脑突然间传出提示意,“主人,天机仙翁传音。”

    “打开!”雷森没有在意,让腕脑打开天机仙翁的传音,他想天机仙翁此去天机星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现在大约是天机仙翁震慑住了天机星那些不服的半仙,来向他报喜的。

    天机仙翁的传音传过来,却让雷森脸下一变,天机仙翁道:“尊上,天机星有准备,我不是对手,现在准备逃走。请尊上出手!”

    雷森眼睛一眯,随即眼皮一挑,被拉长的眼皮从怀里小女儿的手复位,小女儿不乐意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瞪着雷森,咿呀咿呀的抗议。雷森忙出言哄着小女儿,“呶呶!一会再和你玩,现在爹地有事要做啊!我送你们去找你们的妈咪,嗯,真听话!”

    雷森把背后面的女儿抱到怀,一个胳膊抱一个,身影一闪便来到雷蓝依儿的宫,把两个女儿朝她怀里一塞,“你先看着她们,我有点事情,一会再来抱他们。”

    雷蓝依儿笑着搂住两个女儿,说道:“有事你去忙吧,有我呢,这两个宝贝,一见你就疯个没够,也是你惯着她们,让她们乱来,长大了,还不无法无天……”

    说了一通,雷蓝依儿抬头,看到眼前空空的,雷森早没了人影,抿了一下嘴,又笑了,现在她和天机仙音都很满足。这两年,雷森大部分的时间都留在她们的身边,让她们切实感到有家的幸福。又添了两个女儿,粉琢一般的可爱,她们两们俱是儿女双全,没有什么不满足的了。雷森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她们理解,虽然担心,但也不会说什么了。

    雷森身影再出现,已经出现在离天机星很近的星球上,他联系天机仙翁,却是没有人回应,他的目光变冷,朝天喝道:“天劫听令,马上把攻击天机仙翁之人击毙!”

    说完他锁定一个山峰,身形模糊,原地消失,便站在山峰之上,抬头看着天空。

    却说天机仙翁那数十道流光确是好使,一时之间那些半仙竟是锁不住他的真身,任由他跑了。他跑到离天机星很远的星空,这才停下,拿出一枚丹药纳入嘴。在经受数下攻击之后,他的身体已经被震伤了。如是不是受伤,让他大感不妙,他也不会就这么狼狈的逃走。对他来说,这样的狼狈是很少的事情,到这个宇宙这还是头一次。

    他知道自己大意了,他有一些手段,那些和他一样从仙域来的人一样有,不过不是像他这样早早的就都露出来而已。如今这些半仙以他最擅长的阵法把他击败,使他脸上如同被甩了无数的耳光,火辣辣的痛。传出去,他的脸面尽失啊!

    服下疗伤的丹药,他在虚空盘腿坐下,炼化药力,尽快平复内伤。他清楚,这么一闹天机星上的半仙不会就此罢手,一定要闹出声势来。

    他叹了口气,这件事是他托大,办砸了。希望尊上能尽快出手,以雷霆手段镇压住那些心不服的半仙,不然,此事传将出去,修士界将人心思变,会给尊上收服修士界带来不小的麻烦。天机仙翁之所以那么积极的介入盘龙王朝兼并战争之,其目的当然不是那些普通人的星邦,他最主要的是要把修士全纳入到尊上的治下,到时候尊上没有时间管理,那些修士还是有听从尊上府的命令行事,他事实上就是修士的管事人。魔法师做为西族人,已经尽数归顺尊上,而修士有着和尊上同肤色,同黑,黑睛的群体,现在却是游离在外。尊上就是不说,做为尊上的下属,天机仙翁认为自己有义务尽快把这件事情给办妥了。

    疗伤差不多,远处突然一道人影向他射来,他精神一震,站立起来,把拐杖提在手,双目暴出精光,扫视了一下周围的星空,远处还有数人,要达到他这里还有一段时间。这样他有时间把最近的这个人给干掉!

    “天机老儿,看你往哪里逃!”来人爆喝一声,一道剑光打向天机仙翁。

    天机仙翁抡起拐杖奋力一击,那道扑向他的剑光便于被轻松的扑散开去,他心头一松,马上大笑,“不知死活的东西,你们若是能组成法阵,仙翁我还要思忖一二,一个人也敢来小看于我,我看我堂堂的天机仙翁不威,没有人再记住我的名号了。给我死来!”(。)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