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没有把他猜想的说出来,只是旁观。?

    谁想到天机仙翁来了,只是打个头阵,随后就把尊上给招来了,尊上一来,马上就被天机星一帮蠢驴给气住了,也有了动手的借口。洪天齐看着大气层层圈外面的黑光,也叹了口气,什么叫找死,这就是!什么叫自作自受,这就是啊!

    那帮人真的很蠢,是自己找死,天机仙翁已经明说了,尊上就在战舰之,动动脑子想想,除了得到尊上的授意,天机仙翁绝对不敢拿尊上的名头说事,他洪天齐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才在天机仙翁再一再二的要求下对着战舰施礼,弯腰有什么,有时候弯腰能更好的活命,为什么不弯腰?不弯腰,就是要拿命去抵,这帐里外一算十分的不划算啊。

    洪天齐心念百转不说。天机仙翁看着星球大气层层圈上的电蛇互攀形成的网,暗暗的长出一口气,他是对的,如果他不向尊上低头,死亡随时就在眼前,更重要的是,他也没有机会能看到这一幕。十分状观,这是天地威势,真的让人生不出抵抗的心思。

    尊上是真的成长起一了,看到这一幕,让人再也生不出抵抗的心思!此为人力所以弥补,应出之人真的是逆天的存在,最起码在这一个宇宙,没有人能把尊上怎么样。尊上只要动动念头,就能把人给灭杀掉。这是一刻,天机仙翁熄了所有的心思,真正彻底的服了,在强大到不可弥补的实力面前,想反抗这是一个能让人绝望的念头,一点也兴不起来了。也许能做的只有是彻底的顺从、

    军舰,雷森看着外面的情景,他现在的表情是目瞪口呆,他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天劫会弄出这一番的情景来,这景像真的是千古奇观,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心里面庆幸,还好这是他自己弄出来的,要是敌人,他只能绝望。

    天机星上的人已经感到了严重的危机,那些刚到地上匆匆商议对策的半仙们感到了心悸,大家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天。头上的灵气形成的浓浓的灵雾对他们来说不是障碍,他们能一眼看穿大气层生了什么。一层让他们感到心惊肉跳的存在,每个人心里面都蹦出他们不愿意去想的词,天劫。

    天机仙翁没有哄他们,也没有借尊上的名头来压他们,尊上果然来了,而且已经怒了。怎么办,这些半仙相互看着。他们当时有一半的可能认为尊上就在那艘军舰,但是他们自恃是半仙,不想什么都不做就在尊上面前低下脑袋。他们想,尊上再牛1,民不能不给他们这些人面子,不管你多牛,你还不是半仙,有这么多的前辈在,就是你是尊上,我们也承认,你总该露一下面,向大家打个招呼,一个招呼都不打,这是没有把他们这些活了几千年的人物放在眼啊。如果就这样的顺从了,那以后再想在尊上面前争取自己的地位和待遇就不太可能了。所以就是尊在在那艘军舰里,他们也当作不在,更不用说给天机仙翁面子向着军舰行礼了,他们这是叫还以颜色,别以为你尊上有多么的牛1,你牛你的,我们不理你,你还能杀人不成?

    现在他们现他们想错了,这个尊上现在已经有了要杀人的迹像,头顶上是天劫,不用说,刚才天机仙翁与他们说的,尊上已经把那十来位要围杀天机仙翁的道友人全部干掉了,而且尊上还没有就此收手,要过来收拾他们。

    “我们谁联系天机仙翁,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半仙脸色很不好看,他有些后悔了,他没有去围杀天机仙翁,本来没有多大的事情,只因为他刚刚出去大气层一次,没有朝尊上见礼,就要面临天劫,这件事,他现他可能自己把自己坑进去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说话。这个时候去联系天机仙翁,天机仙翁那里肯定没有好话要说,他们刚刚那个姿态拿得挺好,心的得意劲儿挺足,这个时候虽然忽然冰冻起来了,但是他们也不想就这样失去面子去听天机仙翁的难听话。、

    说话的半仙见没有人理他,哼了一声,拿出星际传链,直接联系天机仙翁,“天机仙翁,天上的动静是你搞出来的?”

    “我说过,尊上来了,让你们见驾,你们除了洪天齐道友,其他人都没有把尊上放在眼,尊上怒了,我也没有办法了、你们自求多福吧!”天机仙翁的语气没有异样,越是这样,反而让人感到不安。天机仙翁要脱身,这是不想管他们的事情。这样的态度只能说明,尊上的怒火很大,大到让天机仙翁也不敢上前说话了。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天机仙翁借机报复他们,这是打击异己!

    “天机仙翁,别乱说话,谁不把尊上放在眼,当时只有一艘军舰,我们哪能知道你是不是糊弄我们,挟私报复,让我们对着一艘空军舰行礼,你站在一边看我们的笑话。我和你说,我们对尊上一直都是很尊重的,你可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那位半仙义正辞严的说道,“我希望你替我们向尊上通报一声,我们这就前去晋见尊上。尊上真来了,我们这些一直仰慕尊上的人怎么会不去晋见,还不是你误导了,出了这样的事情,天机仙翁全是你的责任,为了减少损失,我希望你能弥补,不然,事后尊上也不会放过你的。”

    天机仙翁淡淡的笑了笑,“我现在就把你们的话转给尊上,结果如何,我们一会再联系啊。呵呵呵,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天机仙翁马上把下面半仙现在要晋见尊上的话转给雷森,雷森冷静的告诉他,“我谁也不见,对我来说,死去的半仙更有价值。你就这么告诉他们吧,如果不服,让他们把所有的本事尽快的施展出来,我接下了。”

    “是!尊上,我这就转告他们。尊上你已经给了他们机会,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珍惜,现在看到尊上你的天劫,他们这才怕了,呵呵,尊上,我现在结束通报,和他们联系!”

    天机仙翁深吸一口气,才和下面的半仙联系,联系的过程当,他看到军舰飞快的后撤,撤到星空当,一个人影从军舰飞出,军舰马上消失,紧接着,那个人影也消失了。他摇了一个脑袋,尊上一直都是这么谨慎,这是怕下面有远程攻击的手段,自己先撤了,让那些半仙有什么想法也全都没了。

    他看了一眼洪天齐,摆摆手,两人一起快的向后面退去,接下来,天机星肯定有所动作,他们站在大气层层圈外面实在是太危险了,拉开距离比较安全。

    天机仙翁带着洪天齐一口气退到深空当,他看到大气层层圈外的电网忽然通亮,形成数个光点,光点刹那间变成光团,光团又变成光柱,光柱击穿大气层,打进天机星内。

    天劫开始了。天机仙翁想了想,还是拿出星际传链,和那位半仙联系上。刚联系上他就听到那位半仙急吼吼的吼道:“天机仙翁,你是怎么传话的,这天劫怎么就攻击下来了。我要见尊上,我要见尊上。你马上帮我联系尊上……”

    天机仙翁摇了摇脑袋,对着星际传链说道:“不是我不帮你们,我的话已经传到了,尊上让我传话给你们,尊上说,他谁也不见,对尊上来说,死去的半仙比活着的半仙更有价值。尊上让我原话告诉你们,你们如果不服,你们可以把所有的本事都施展出来,尊上说,他全接下了。对不起,我只是个传话的。”

    “不!天机仙翁,你再和尊上说,我们没有不尊敬他的意思,我们只是不知道军舰有他在,我们以为是你在和我们开玩笑。你和尊上说,我们愿意顺服于他!”

    天机仙翁一脸严肃的说道:“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现在尊上已经离开了,尊上的态度已经表明,这件事就这样吧。本仙翁在对你们的态度上问心无愧,我两次让你们向尊上的座舰行礼,你们无礼的拒绝了,这是以下犯上,尊上怎么处置你们都不为过!天机星能有今天的结果,全是你们造成的。你们想自立,你们根本就没有把尊上的威严放在心上,你们以为尊上不能拿你们怎么样,你们才肆无忌惮!”

    “天机仙翁,你胡说,我们没有。我们一直都没有!我们对一直都承认尊上地存在,我们是尊重尊上的,是你坑我们,你不想我们在尊下手下和你争权!”

    “随你们怎么说吧,我不解释!就这样,和你们说话真累!”

    天机仙翁收起星际传链,想了想,对洪天齐传话,让洪天齐传讯给洪天齐在天机星上亲近的一脉,让他们不要惊慌,也不要有怨怼之心和言语,否则天道感应到,不会放过他们。就是尊上能饶过他们,天道记下,他日也会清算。

    洪天齐马上拿出星际传链和自己的人联系,嘱咐他们不管天机星生什么事情,再大的事情,都不要惊,要安静,不要人云亦云。他现在也麻了爪,他看到尊上跑了,就知道这件事情尊上已经决定了,再想有什么变化都不太可能了。

    大气层层圈的电网给他的感觉很强大,击之下,他就可能抵不住。尊上上一次来天机星移走仙物,他曾看着尊上怒,但是没有这一次来的这么直接,尊上果然是杀伐果断之人,把天劫弄出来,直接闪人,根本不给别人讲情的机会。洪天齐转念一想,这个时候,好像也没有人能在尊上面前替其他人的讲情。他不行,他现在还不知道尊上对他是什么观感,能在这次事情当逃得一命,已经是侥天之幸了。好像天机仙翁也不行,天机仙翁对尊上执礼甚恭,他自认虽然和天机仙翁不熟悉,但是天机仙翁面上一直保持着的是云淡风轻,什么事都能看淡成云烟,不系心头的那种人,现在,天机仙翁在尊上面前保持着一个下人的的姿态,而且那种姿态不像作伪,是自他的内心的。

    洪天齐刚收了星际传链,星际传链又飞出,下面的半仙们找到他,急吼吼的让他在尊上面前说两句话,饶过他们这一次,他们这一次是被天机仙翁坑了,谁也没有想到天机仙翁会带着尊上前来,尊上是什么人,怎么能坐着一艘没有标识的军舰到达天机星。而且到达天机星也没有通传一声,这事不怪他们这些半仙啊。他们要洪天齐马上和尊上解释。、

    “第二击要形成了!”洪天齐刚想咬牙试一试,耳边就传进天机仙翁那不带情绪波动的话语,提醒他,天劫第二击形成了。、

    洪天齐一抬头,看着大气层层圈外的电网再次亮了,形成数个光团,马上就要形成光柱了,他灵机一动,把刚才半仙要他向尊上求情的话告诉天机仙翁,他想看看天机仙翁怎么说。他现在刚能逃过去,可不想不识相,就此恶了尊上,还有天机仙翁。

    天机仙翁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可以和尊上联系,没有联系方式,我可以告诉你。只是,你有把握在下面那几位死之前说服尊上吗?”

    洪天齐摇头,他哪来的把握,尊上自始至终都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他还怕恶了尊上,尊上连他一起收拾,那样他哭都没有地方流眼泪。

    “我刚才替他们讲情了,尊上说,死了的半仙比活着的有用。尊上手有十面炼魂幡,他在和异族人的战斗,对炼魂幡的倚重很大。尊上的意思你应该明白吧?尊上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没有去异族人那边了,我感觉尊上是遇到大的阻碍了,他要增强自己的实力。修为上这两年尊上虽然进步神,但是我们都是和那些异族人交过手的,知道他们的厉害,以尊上目前的实力,在那些异族人面前还不是对手,所以他更倚重于炼魂幡。”天机仙翁没有说什么理由,只是把他的推测说了说来。(。)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