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老儿!你找死……”星际传链那一边的半仙气极败坏的吼道。?<?<(

    天机仙翁把星际传链收起,朝洪天齐传音,“洪道友,他们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竟然出言要把天机星给爆掉。不管真假,我们走远一些,免得到时候躲避不及。”

    洪天奇大惊,“他们怎么能这么干,天机星可是有很多道友,他们大多是无辜的。不行,我得救他们。我不能看着他们用那些人做陪葬!”

    天机仙翁对洪天奇的反应一点也不稀奇,每个人都有朋友,这个时候,也都有割舍不下的东西,他对洪天奇道:“你现在下去,那些半仙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他们会认为你不愿意帮他们,在死之前先把你给干掉。我看这样好了,你给你的那些人传讯,让他们抓紧时间通过传送阵到其他星球上去。对了,少声张。也许他们没有机会把天机星给毁掉,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天机的监控之下,天机作,也许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洪天齐马上把星际传链拿出来,联系上几位交好的道友,让他们马上通过传送阵离开天机星。那些人已经知道一些事情,倒是没有犹豫,立即就应了。放下星际传链,那些人就快的带着自己的家小冲向法阵,通过法阵传送出天机星。

    看守天机星法阵的人顿时感到压力山大,一批接一批的人通过传送法阵走了,他猜要有大事生,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想了想,他给家的人出讯息,让他们马上到传送法阵来,家人告诉他,马上就到,在天劫出现时,他的家人就准备好了,以最快的度跑到传送法阵外,静观事态展。看守的人,马上出去,接到自己的家人,趁着法阵清闲下来的空隙,带着家人进入法阵,法阵一阵闪亮,他就传送出天机星了。

    动乱是会传染的,短短的时间,天机星就乱了起来,有法梭的人,乘着法梭想破空而去,但是他们的法梭在大气层受到天劫轰击,法梭破损,人也随着法梭一起死亡。

    那几个半仙的朋友和家人马上和正在准备抵抗第道劫雷的半仙联系上,问他们到底怎么了。这些半仙此时只能让平时靠着他们的人离开天机星,也许这样才是最保险的。

    在一片混乱当,第道劫雷生成了。

    天机仙翁看着第道劫雷,虽然他和洪天齐已经离开了很大一段距离,仍然能感受到第道劫雷的威力不可抵挡。天机仙翁喃喃自语,“完了,他们完了。尊上是真的不在乎半仙的力量,更不在乎半仙的存在的意义,他真的要把半仙给灭掉。

    “死了的半仙比活着的好!”天机仙翁嘴角泛起苦笑。他也是半仙,自视甚高,在这个宇宙,是属于最上层的存在,已经养成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态,一朝之间,突然现他们所恃的修为在某个人面前一钱不值。这种打击太让人难以承受了。

    洪天齐没有什么感慨,他已经麻木了,短短的时间里,完全让他不知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应对生的事情了。他知道,天机星上的那些半仙玩了,没有人能救得了他们。

    这是自作自受!洪天起心里面这么安慰自己,但是总感到心里面堵得慌。那团堵住他心窍的东西无处化解,几乎让人意欲狂。

    天机星上的半仙这一刻绝望了,第道劫雷给他们的感觉是那样的强大,在第道劫雷的威能面前,他们自恃的修为像蚂蚁面对一个滚滚而来的巨轮,他像的抗衡简直就是笑话。

    “尊上,我真的不有反你的意思啊!尊上,饶过我吧!”一个半仙崩溃了。张天双臂冲天大喊,“是他们,是他们要反你,不是我,我是忠心的,我是忠心的啊,尊上!”

    其他的半仙现在根本没有人理会那个己经崩溃了的半仙,他们没有时间理会了。天上的劫雷走的很慢,锁定了他们,一点点的向他们靠近,这是死前最后的时间,他们感到时间是那么的长,长到他们能回想起他们这一生来,有许多的不甘,也有许多的懊悔!

    尊上果然是不想让他们活着,他们所想的尊上会倚重他们也只是一个想法而已,死去的半仙比活着的好。尊上这种想法对他们来说真的是一种讽刺,他们又蹦又跳的,无非是想在尊上面前显示力量,显示他们的强大,他们不甘心就那样顺从于尊上,变成下人,变成一个只能听命令行事的人,这对他们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生活的人来说,这是不可接受的,哪怕知道不行,扛不过,他们也要扛一下试试,不然,心总有不甘。他们想来,最差的结果是最终他们顺从了尊上,尊上不重用他们罢了。那样更好,他们这些人有身份有地位,岂能像小人一样去侍奉一个他们看不上眼的人物。

    只是,只是,尊上根本就没有给他们选择的机会,更不在了们的感受,他们触犯了尊上,尊上的惩罚只有一个字,死!

    天上的劫雷轰隆着,沉闷的声音震动每个人的心弦。所有的半仙脸色灰败,这一刻他们承认他们败了,他们败在他们失算了,没有摸准尊上的心态,就那么把理由送给了尊上,让尊上直接赐给他们死亡的惩罚!这是一种何等的讽刺啊!

    有半仙低下头,眼神无光的盘腿坐下,拿出腕脑和星际传链,开始交代后事,他们交代的第一句话是,“永远不要想着与尊上为敌,更不要自恃有功,尊上不受要挟!”

    天机仙翁在星空看了一回,感觉到压抑到要死了。他转过头,看着洪天齐和他一样,脸色灰败,但身子却在忍不住抖,重重的叹了口气,传音过去,“我们俩个就不要在这里看着了,我们离开这进而吧,接下来,我要好好的向尊上请示一下,如何处理天机星。”

    洪天奇如果没有天机仙翁早就逃跑了,他一刻也不愿意再在这里呆着。他很快回应道:“好,我听仙翁的安排。天机星经过这一劫,就再也没有半仙了,所有人应该明白了尊上的神威是不容侵犯的,下次再来,就可以按照尊上的心意安排了。”

    两人很快离开这片星域,向着远处一颗星辰飞去。只留下身后电蛇笼罩的天机星。

    天上的劫雷终于打下来了,在劫雷之下,半仙们出最后一声惨叫,化成飞灰,不得存在于人间。

    雷森躺在草地上,一个女儿揪着他的耳朵,冲着他啊啊的怪叫,似乎是碰到很好的玩具,乐此不疲,另一个,颠着小脚踩在他的肚皮上,跳一下,颠一下,玩的也是很欢实。雷森半闭着眼睛,对于两个女儿把他当成玩具很是自得。

    不远处,两个小子瞪着眼睛看着这边,这两个小子现在很不爽,自从妹妹出生以来,就和雷森亲,要知道当初可是他们强烈要求要有妹妹,这才有两个妹妹的。两个妹妹让他们很伤心,只和爸爸亲,把他们这两个哥哥不当回事。只有在爸爸不在的时候,这两个妹妹才会想起他们来,在他们脸脸又扯又拉的,和他们玩在一处。

    他们身后的亭子里,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坐着,她们很享受现在的时光,一个个看着外面的情影,感觉很幸福。她们再解两个儿子的苦闷心情,和自己的爸爸争宠,没有争过,心里面能服气才叫怪了。她们俩个私下里教两个儿子,不要怪雷森,要想着如何变着法子才能得到两个妹妹的喜欢才行。

    两个儿子现在已经修炼了,表现出的天资很是喜人。这让两个人都松了口气。她们生怕给雷森生两个废物儿子,那样的话,雷森不失望,会让很多跟随雷森的人失望,极其的容易失去人心,让整个盘龙王朝动荡起来。现在好了,两个儿了在修行上表现的非常的棒,比雷森要强,目前已经进入引气期了。想想也是,雷森的血脉怎么能是废物呢。

    雷森的星际传链从头顶上飞出,引起女儿们的好奇,正扯着他耳朵的女儿马上丢开耳朵,伸手去抓星际传链。雷森一伸手把星际传链接到手,朝活泼的女儿屁股上拍了一下,对着星际传链说道:“我是雷森!”

    “尊上,天机星已经平息,我们现在是静观其变,还是就此进去,把天机星控制下来?”天机仙翁的声音传了出来。

    挨了打的小女儿不干了,抬脚踩住雷森的嘴巴,努力的伸手要从雷森的手抢星际传链。另一个女儿也被吸引了,颠颠的踩着雷森的胸膛,扑上去争抢星际传链。

    现在雷森用的星际传链有片花叶,飞出来,花叶张开就如同一朵漂亮的花朵,在两个小女儿的眼,那是很吸引人的玩具了。

    雷森对着星际传链传音道:“你看着办吧,我这边忙。”说完,星际传链便被踩着他嘴巴的小女儿抢走。他伸手把小女儿的小脚从嘴巴上挪开,嚷道:“踩我一嘴泥!拿着玩去,别朝我脸上踩,我这是脸,不是地板!”

    “咯咯!”拿到星际传链的小女儿高光坏了,一屁股跌倒在草地上,双手抱着星际传链不丢。另一个扑上去抢星际传链的女儿慢了一步,没有抢到,从雷森身上滚下去,翻身起来,坐到地下那位不知是她姐姐还是妹妹的旁边,转动着眼睛看她手的星际传链。

    雷森解放了,躺在地上,他的余光看到,那个先抢到星际传链的女儿只玩了一会,就把星际传链交给另外一个女儿手,朝他爬过来,伸手抓住他的头,小手在他的头里又掏又拽,星际传链引起了她的好奇,星际际传链是从雷森脑袋里飞出来的,女儿这是想再从他头里找一个来玩。雷森抓住女儿的手,“没有了,就那一个。你爸我用一个就够了,星际传链还没有人用两个的,你啊,把我头烧了,也找不到另一个了。”

    小女儿显然不信,使劲的拽着。这时一直朝这边看着的两个小子咳嗽了一声,引起两个小女儿的注意,一个小子似无意的把一块小石头朝他们这边踢了踢!

    正在玩星际传链的女儿很聪明的领会到了哥哥要干什么,一骨碌起来,把星际传链扔在脚下,软软散散的跑过来,双手抱起石头头,朝回跑。跑到雷森脑袋旁边,对着雷森的脑袋就把石头砸了下去。

    雷森一伸手,把石头接住,朝两个儿子嚷道:“你们俩个混小子,给我滚过来!”

    两个儿了伸了一下舌头,低着脑袋朝雷森走过去。雷森抛着石头,躺在那里瞅着这两个个头已经长到他腰部的儿子,翻了一下眼睛,“你们当哥哥的就是这么教你们妹妹的?嗯,教妹妹用石头砸亲爸,你们学得好哇!”

    两小子倒也嘴硬,“我们没有教。我们俩个什么也没有说!”

    “给我滚蛋,滚远一点,再有下次,老子让你们屁股开花。胆大了哈,敢教唆妹妹动手,我先给你们记着,哪天老子高兴了,再和你们算帐。滚!”

    “爸,我们是不是你亲生的?”两个儿子没有离开,而是坐下来问雷森。

    “废话,不是亲生的,你以为你爸是雷锋啊,替别人养儿子。要不,你去问你们的妈妈,问她们你们是不是我亲生的。小屁孩子,她们要是不收拾你们才怪!”

    “好吧,我们不敢问。问了肯定没有好果子吃。是你亲生的,我们承认,可是我们记得我们小时候,你没有和我们这么玩过,你是不是偏心啊?”

    “嗯哼!雷森把石头扔掉,反手把揪他头的女儿抱住,坐了起来,”你们两个这是眼红我和你们妹妹玩,没有理你们。出息了,开始争长短了。行!“

    “不是争,我们争什么,你疼我们妹妹,我们当然高光。就是我们觉得吧,虽然我们大了,可是这陪妹妹玩,我们也有份,你不能一个人全占了,让我们两个在一旁干站着。“(。)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