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道:“洪天齐已经是自己人了,这次让你们来是有一件大事要你们去做。★★网W√”

    人一起起身,“请尊上吩咐!”

    雷森便把合相族和兽族要去征战异族宇宙的事情讲了一遍,他现在也想找几个认可他这种做法的人分享一下。说完了,他看着人,才笑道:“叫你们来就是要你们做做准备,把合相族和星兽族的分神期以上的人送到异族空间里去。我不得不防,在异族空间里,我的天劫是没有用处的,我这修为我知道,要是近距离,他们突然难,有可能留下我。因为在那里他们没有顾忌,要全靠你们震慑了。”

    牛千木深得雷森信任,先开口道:“尊上有事吩咐就是了。放心,自从尊上赐下仙精,他们的半仙在我面前不堪一击。只要不是两个以上,我有把握把他们都杀掉。”

    雷森笑着点头,“那就好。这一次是你们个一起去。我们把他们送走,不管他们征战的结果如何,也算是我们和他们之间把旧帐清了,以后我们人类就不欠他们两个族群什么事了。这个宇宙是人家的,我们是入侵者,不管怎么样,这是事实。前面还有一个人类给他们许下两个独立的宇宙,这帐得还。我很好奇的是,那个人是怎么先我们之前到达这里来的。而且还对星兽和合相族传下我们人类的修行功法?”

    天机仙翁这才道:“尊上,这件事情我也有猜测,我曾就这件事情与一些星兽老人仔细谈过,这件事没有假,在我们人类到达这里之前,确实有人提前到达这里,和这两族达成过协议。让我很震惊的是,这明显就是一个局,一个提前布下的局,异族,仙域,地球人类全在布局之。这件事细思甚恐,那个人类绝对是大能者,能自由往来于这个宇宙之。有时我都在想,是不是我们头上始终有一双眼观注过我们。”

    雷森却不在意,说道:“不管是谁布得局,我们不用在意这个。既然当初我答应星兽族和合相族同意给他们两个宇宙,我会做到。现在就在做。但是,我不可能把一个清理好的宇宙交给他们,那样我会很不舒服。所以,我才给他们选择,是留在这里等着被我吞并,还是自己去打下一个自由自在的宇宙?那个提前布局的人,答应给他们的宇宙,可没有说这个宇宙必须由我们替他们清理干净了才交到他们手。哼,布局的人再高明,我不同意又能如何?你们个,随我到异族那边去看一看,提前有个准备。”

    雷森扔出一辆比较大的飞车,“你们都进去,我带你们走。让你们顺便先熟悉一下异族的宇宙,有个心理准备。我会造一辆比较大的飞车,让你们带着星兽与合相族的半仙乘坐。送完半仙,半仙以下的,用比较大一点的飞车和军舰,我决定了,他们到那边也不容易,如果打得下地盘,我们这边给他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必竟大家共处那么长的时间了,多少有些感情,人力不给,物质上要补偿他们一些。”

    人先后进入飞车,雷森带着飞车进入空间,一进入空间,他就让人出来,对他们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很好奇我的空间,这就是了。你们随意看看,不要乱动。十个小时之后我再带你们走。忘了告诉你们,这里的时间和外面不一样,这里十个小时,我们外面只过去一个小时,不用担心时间过长。还有,听从智脑提示,不能去的地方不要去。”

    天机仙翁目泛精光,这里就是雷森的个人空间了,和天机星相比,真的是灵气浓度差不多,让他震惊的是,这里十个小时,外面才一个小时,在这里潜修,外面一年相当于在这里却是修炼了十年,这对修行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修炼的大杀器啊。

    雷森没有在空间里陪他们,这个星球上,处处有监控,他不担心这人会搞出什么来。在空间里,他的天劫一样有用,比外面更灵敏,威力也更大,这人一旦有什么举动,雷森能一举轰杀。半仙又如何,只要不是在异族人的宇宙,就是仙人,雷森暂时也不惧他。

    牛千木看到入目全是灵植,便张大了嘴巴,叹息一声,“这得多大的地方,种多少种灵植啊!尊上就是尊上,才会有这么一个神奇的空间。”

    天机仙翁四处看了一下,“走吧,我们随意看看。这是我们第一次进入尊上的空间,这空间的神奇之处恐怕有很多,不然,尊上也不会到现在才把我们放进来。”

    天空悬着一艘艘战舰和几座战争堡垒,战舰人都见过,是哪种无标志的,和盘龙军标配的一样。这样的战舰盘王龙朝也在生产,是异族人的技术。人牛千木看到这些战舰和战争堡垒,估算了一下数目,足以能装配现在盘龙军的任何一军,可见其数量之多。人开始飞行,天机仙翁和洪天齐关注脚下的灵植和灵植数目,必竟他们谈过尊上的全民修炼,他们想知道这里的灵植数目是不是全。

    十个小时,足以让他们围着星球转一圈了,他们现了仙物,每一个都有两个。人在仙物面前不敢托大,飞身下来,对仙物见礼。

    “天机仙翁,洪天齐,牛千木见过仙桃大人!”他们面前的一株老桃树结着几枚红颜颜的桃子,在他们话音落下,老桃树变化成一个老年人。

    老年人对人笑道:“呵呵,你们来了。都是熟面孔了,天机仙翁,牛千木,洪天齐,你们不错,能跟着雷森是你们的造化。”

    天机仙翁面带惭色,“仙桃大人,仙翁犯了错啊,走了一些错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走到尊上身边,如今我是知道我当初错了。”

    仙桃微微叹息,“仙翁啊,你啊,就是心机太重,这也没办法,学天机术没有心机是学不来的。只是你应该比他们明白一些,这是一个大局,布局的人早把一切算到其,你们,我们都是局的棋子,挣脱不得啊。还好,你能及时知返,没有铸成大错。”

    天机仙翁连声称惭愧。又问仙桃可好。仙桃笑道:“我被雷森移到这里,眼看着一个新的宇宙诞生,心有所悟,不但衰老停止,姿颜寿命还有回返之势。这里是我的福地。其他两个也一样。你们就不用担心了。”

    仙桃又道:“既然你们来了,再见亦是缘份,一人送你们一枚仙桃吧。在这里雷森他们也用不上,除了仙莲子是他需要的,道茶和我不是他用的。呵呵!”

    人一人得到一枚仙桃,面上不由得现出喜色,有仙桃在手,不管雷森什么时候找到仙域的通道,他们不用担心寿命用尽,自然的老去。

    告别了仙桃,他们又去见一仙莲和仙茶,仙茶树送了他们一些茶叶,仙莲子却是教训了他们一通,什么也没有给他们。这人又去见了年轻的仙物,年轻的仙物不给他们面子,只是很陌生的讲两句,便把他们赶走了。

    十个小时一到,雷森便出现在他们身边,招他们到空间的尊上府,一人给他们分配一个房间,让天机仙翁和洪天齐把仙精炼化掉,牛千木没有事情,可以随意走走。

    洪天齐眼尖,现这尊上府用的材料都是天材地宝,当时就吸了一口凉气,“我的天啊,这,这全是……尊上真是了不起,用的全是天材地宝建成了尊上府。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尊上是从哪里搜集到的这些东西?这得用几万年吧。如果不是,难道异族人的宇宙有天材地宝很多吗,尊上随手捡捡就能得到这么多,用来建房子!实在是……”

    洪天齐很想说实在是无语。天机仙翁眼皮跳了跳,心里热,这么多的天材地宝已经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猜这些一定是尊上一个人搜集到的,能搜集到这些,只能说尊上是一个有大福缘的人。任何修士的运气和尊上比都没法比。

    想想尊上手的那些仙精,天机仙翁心里面就平常了,尊上连仙精这种在仙域都稀有的东西一拿一坨出来,天材地宝倒是不算什么了。

    而牛千木则是扭头出了宫殿,在宫殿外面出一连声的尖叫,“仙精,这全是仙精,我的天啊,尊上这条路都是不同的仙精铺成的!啊!啊!我看到的是真的!”

    天机仙翁和洪天齐连忙掠出去,看到牛千木在一条突出地面全是半球形的小路前激动的大喊大叫。他们向他小路看去,也是被惊得不行了,整条小路全是仙精铺成,球形仙精半嵌入地下,一半在地面上。“这……这……”

    洪天齐瞪目结舌,这一回他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表达他拉震惊了。这哪是能用奢侈来形容,这完全就是……就是……洪天齐真的想不用什么词来表达了。

    天机仙翁连吸冷气,啾啾的!伸手猛揪胡子,他很想说,天啊,用雷劈死我吧!这就是尊上的底气啊,别说是一枚就是手指甲那么大,扔出去,不但是他们修士界,还是仙域都会引起一场疯狂的争夺,而尊上却拿来铺路,天天踩在脚下。

    牛千木猛的一摆头,哆嗦着说道:“我去外面看看!”

    天机仙翁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看什么?”

    “外面的大湖有一圈这样的小道,我去看看是不是全是仙精。”牛千木说着,就朝外跑去,在尊上府里他可不敢飞走,不管尊上在不在,这是对尊上最起码的尊重。

    “什么?”天机仙翁张大了嘴巴,“湖边还有一圈这样的小道!我的天呐!”天机仙翁彻底的要疯了,尊上这是要逆天啊,仙精当铺路石,这还让不让其他的修士活了。

    “仙翁,我也去看看!!”洪天齐马上也跑了,紧追着牛千木跑出尊上府。天机仙翁告诉自己一定要蛋定,蛋定啊!这样很容易破了他看淡一切,看破一切的心境。

    只是他实在是忍不住,支着耳朵听外面的声音,当他听到牛千木和洪天齐一声接一声的大叫,“天啊,天啊!我的天啊!这全是!”

    他说再也不讲蛋定的心境了,马上一溜风的朝外跑,跑出尊上府大门就大喊,“牛千木,洪天齐,那边都有仙精,全是仙精吗?”

    “全是!全是啊!仙翁!我们看到的全是,不是石球!天啊,天啊!啊!啊!”洪天齐回应天机仙翁,出一连串高分贝,声嘶力竭的叫声。

    天机仙翁飞到他们身边,确实这一条小道珠挨珠,球挨球大小不一的全是仙精。他马上朝上空飞去,鸟瞰整个大湖,一条不起眼的小道把整个湖围成一圈。

    天机仙翁想想这些小道上全是仙精,脑袋一昏,从天上掉下来,摔进湖水,他心大喊,“太刺激了!让我去死!”天机仙翁一下子就嘿了!

    “混蛋!谁让你跑到我家里来的!”一个一身绿裙的小女孩出现在天机仙翁身边,一手揪住天机仙翁的胡子朝湖岸上甩去,疯似的嚷道:“我的家,谁让你进来的!”

    天机仙翁摔在湖边,半天没有起来。牛千木和洪天齐反应过来,忙对绿裙小女孩行李,“见过仙莲仙子!我们打扰了!”

    绿裙小女孩柳眉倒竖,“滚!我告诉你们,这湖就是我的家,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能进来,最多只能在湖边上站着,洗手都不能!”

    “是!是!仙莲仙子,是我们孟浪了!我们是尊上让我们进来的,我们突然看到这些都是仙精,有些情不自禁,惊扰了仙莲仙子,实在是有罪,请仙子见谅!”

    “没见识!这些我都看腻了,很稀罕吗?这东西只要雷森想要,随便弄弄就一大堆,跟石头没有区别。你们这些人大惊小怪,这有什么稀罕的。告诉你们,只准在湖边上,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下次让雷森禁止你们进来!”绿裙小女孩瞪着眼说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