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五章 后果

 热门推荐:
    洪天齐和牛千木连连保证,说天机仙翁年岁大了,人到老了受不得刺激,一见这么多稀有的仙精,心脏受不了,就掉到湖里了,请仙莲仙子看在天机仙翁年岁高的份上不要计较了,他们保证不会惊扰到仙莲仙子,就是到湖边玩,也会离水远一点。

    绿裙女孩化成一片莲叶混在湖面上的莲叶之,不再理岸上的人。

    这么一闹,洪天齐和牛千木倒是清醒过来,他们想震惊也震惊不起来了。天机仙翁从地上坐起来,嘿了一声,然后大笑,“好!好!实在是好!”

    被绿裙女孩一点面了不给揪着胡子从湖里扔到岸上,这天机仙翁还在说好,洪天齐和牛千木一下子就又惊呆了,这不像给他印象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似的天机仙翁啊。他们承认今天所看到的是刺激,但是也不至于把一个意志很强的半仙刺激到这样吧?莫非,天机仙翁他是受不得刺激,给刺激到失心疯了?

    “仙翁,仙翁!你没有事吧?”洪天齐小心的问道。他真怕天机仙翁疯掉了。没错,他刚投靠到尊上的手下,就得到了最大的信任,不但被赐下一仙晶,还被带到了尊上的空间内,在空间内他被从头到尾,从内到外的震撼了一把。从而他才了解到尊上是多么的低调,低调到什么事都不愿意宣讲的地步。不管是这整个星球的灵植,比他所知道灵植还全,有许多不但他不识,天机仙翁一样不认识。

    而且,尊上在别人都没有想到的情况下,用天材地宝建造了一个偌大的尊上府,还拥有那么多的仙精,这让他一下子就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形容尊上和形容他自己的心情了,要知道仙精就是在仙域也是极其的稀少的,不是一般的人能见到的。而尊上的空间里却拿来当铺路石,这样子,不但是他无语,就是仙域里最高等级的至仙也会震惊到无以复加,感觉到一个至仙和连半仙都不是的尊上相比,真的就叫化子和大富翁之间的差距。若是之前他还担心尊上养不起他们这些修士的话,现在他一点怀疑的心思也没有了,尊上如果养不起的话,那么就没有人能养得起了,尊上真是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尊上。独一无二!

    天机仙翁又叫了几声好,站了起来,说道:“我从来都没有这么好过,哪来的事情?我真的没有想到,尊上说仙精在他手里很普通是真的,是真的。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只要尊上愿意,他找一批大乘期的修士,赐予仙精就能批量制造战力媲美半仙的手下,大乘期的修士有多少,你们和我都知道,大乘期之下,合体期的快要突破到大乘期的又有多少,你们和我一样知道,有这么多的人,尊上随时可以拉出一支战力过半仙的队伍来,亏我先前还在担心高端战力不足,尊上打杀掉半仙对尊上的统治是一大损失。事实告诉了我,是我坐井观天,不知道尊上的高深啊!“

    连声感慨的天机仙翁又叫了几声好,脱下鞋一手提着一只,疯疯颠颠的笑道:“以前只听闻仙精之名,把仙精看得又玄又神的,现在都成了铺路石了,我一定要在上面好好享受把仙精踩在脚下的感觉。尊上府我就不去了,接下来,我就坐在这些仙精上炼化尊上赐给我的仙精。”说完,天机仙翁踩着仙精,颠颠倒倒的朝前走。

    牛千木和洪天齐眼一亮,他们也把鞋子脱下,一手提着一只像提着两只干鱼,赤着脚,随在天机仙翁身后,摇摇晃晃的踩在仙晶上,大呼小叫的朝前走,就像个顽童在放牛后踩着牛蹄印,追着炊烟升起的方向向家归来!

    天机仙翁和洪天齐就在这些仙精打座炼化尊上赐给他们的仙精,尊上府虽然是天材地宝建的,和这些铺路的仙精相比立马就变得一钱不值,仙精让人迷恋!仙精让他们整个的心境生了改变,从来都没有这么有信心,这么的有活力!他们对未来变得不再那么迷茫和不确定,他们知道,跟随尊上,他们就会有美好无比的未来。这一刻成为别人手棋子所带来的郁闷感一扫而空,成为尊上奴仆的那藏在心底的一丝不甘现在变成了无上的荣耀,无论是仙域,还是万万个宇宙,有谁能像尊上一样,拥有这么多让别人意外的存在?

    没有,万万个宇宙一个也没有!天机仙翁炼化了仙精,向湖边的山上走去,在山下,一个机器人拦住他,告诉他,山上任何人不得上去,想上去必须得到尊上的允许,否则视为背叛。天机仙翁只好转身,去湖边的转盘边上坐下,睁大眼睛研究转盘。

    一丝丝灰雾从转盘升起,天机仙翁能确定那是灵雾,很精粹的灵雾!

    牛千木在天机仙翁身边坐下来,说道:“你和洪道友在炼化仙晶时,我重新观察了一下这个星球,上千个这样的转盘,整个星球的灵气浓度有他们在时时在提升。再用一段时间这个空间灵气的浓度会高到恐怖的吓人,实在不知道尊上是从哪里弄得到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就是一个灵气制造机,还是那么的纯粹和浓郁的制造机!”

    天机仙翁叹道:“真是一个神奇的存在!牛道友啊,在尊上这件事情你绝对是比我明智的人,知道该怎么做,并且做的很果断,让尊上好感顿生。我啊,就不行了,想得太多,私心杂念也就多了,所以我错过了很多的东西,若不是有天机仙音,我现在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入到这里来。自作孽啊!牛道友,这个空间存在绝对是一个神奇的所在。”

    远处一个厂房房顶打开,一艘没有舷窗的战舰从厂房飞到空,“这是第二十艘了,尊上在这个空间里存储和物质很多。仙翁,看出来这些特殊的军舰有什么用途没有?”

    天机仙翁瞅了瞅,“能有什么用途,不过是接下来用来接送星兽一族和合相一族的工具,尊上这个空间的存在,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详情。哼,那些星兽和合相族心也太野了,居然不想着归顺于尊上,而是想着自己打下一个宇宙,他们以为他们是什么,战无不胜的战神,马淡呢,如果是,我们带着地球人刚来,就不能把他们打得屁滚尿流了!一帮不知所谓的玩意他们以为他们是尊上呢,一看不好,就可以逃回这个地方,让敌人追无可追。野心总是让人失去理智,把自己的能力无限的放大。他们也不想想,尊上只拿下一个异族人的宇宙,后面又忙活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再拿下异族人宇宙的消息传来,用用脑子就知道了,尊上是遇到了麻烦。后来尊上回到升龙星两年,长时间的消失基本上没有,只是一心一意的陪家人和提升自己的修为。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尊上遇到他不能解决的对手了,不得不退回来,缓缓图之。尊上都拿不下的,他们以为他们是谁,能比尊上强?哼!”

    牛千木嘿笑,“其实我奉命从我的军队赶到尊上府之前呢,蚂蚁打死人找到我,说是他们星蚁族族老做他的工作,要他随星兽一起去征战异宇宙,只要蚂蚁打死人同意,等异宇宙打下来,蚂蚁打死人就直接进入星兽一族的核心拥有无上的权利。蚂蚁打死人问我是怎么回事?还说,星兽一族已经和尊上谈好了,属于星兽一族的只要离去,尊上会放他们走!蚂蚁打死人告诉我,劝他的人和他说,只要到了异宇宙,就不用再怕雷森了,因为雷森的天机天劫在异宇宙没有用处,只要雷森敢去他们的宇宙,他们可以把雷森,我们的尊上揉圆了,再搓扁了,圆方随意,就不再受这个什么也不是的人类控制!”

    牛千木说完冷笑,“我当时呢,就告诉蚂蚁打死人,别他娘的说这么多,愿意滚就滚,星兽是从他们族群来的他们都可以带走,不是的,是属于尊上这一系的,他们带一个试试,我牛千木一定第一时间把兴风作浪的人告诉尊上,让尊上弄死他们。这还不是异宇宙,这是属于尊上统治的宇宙,没有人敢不把尊上放到眼!”

    天机仙翁也是一阵冷笑,“打得好算盘啊!那个蚂蚁打死人怎和想的,我可是记得,他在星兽一族并不怎么受待见,现在他们本族征召,难道他动心了?”

    “没有,他保证他没有!他是第一时间来告诉我,让我通知尊上,让尊上有个心理准备。他必竟是星兽,直接告诉尊上有些不妥!星兽也很奸呢,我算是认识到了。蚂蚁打死人这是不想给别人口实,借我的口告诉尊上,以表忠心!不过,我看到这些仙精就不想告诉尊上了,他们走是他们有眼无珠,怪得了谁!”

    天机仙翁一拍大腿,“对,让他们自己选择,愿意滚的就滚,愿意留下的谁敢强迫,等咱们出去,以尊上府和军的名义组成一个监控组,现一个,就地正法!该保护的咱们也得保护,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让他们把军搞得乱哄哄的!”

    牛千木赞同天机仙翁的观点,“又道,可惜了魔法部的那些魔法师们,尊上的空间里可没有属于魔法系列的东西,亏死他们!”

    天机仙翁大笑,“我们修士才是正统吗!不管在哪里,他们都是附属于我们修士的。这一点他们不承认也不行。在仙域,神界独立,我们仙域只不过是不想看到他们的样子,天天搞得自己了不起的样子,让人烦啊!”

    牛千木大笑,“此言深得我心,这一次全民修炼,我们也要打破族群限制,对西族人开放我们功法,如果他们有人愿意修炼,我们不能设限,还要大力鼓励。我们修士功法能对星兽和合相族开放,更应该对西族人开放,这一点,我会向尊上手里交一份报告,我感觉尊上对西族人没有任何的想法,一视同仁啊!”

    “那你就把报告作出来,我附议!”天机仙翁此时心情大好,阳光明媚啊!虽然这空间光线只是够用,并没有什么阳光,但他还是用这种感觉。

    雷森接到了蚂蚁打死人的报告,原来来自于星兽族群的那些星兽要集体返回星兽族,族群有召。蚂蚁打死人问雷森他该怎么做,是不是放行?

    雷森马上同意,只要离去的全部放行,不得阻拦。他明确的告诉蚂蚁打死人,这些离去的是替他们星兽征战新的宇宙,如果成功,星兽族和合相族就能得到独立的宇宙,这些星兽是替他们本族的福祉和未来去战斗的,星兽军不但要放行,还要对离去的星兽致以最高的敬意。雷森还告诉蚂蚁打死人,如果他愿意离去,雷森会收合打在他神魂的魂印,给他自由,让他成为星兽一族的斗士。

    蚂蚁打死人其实一直在犹豫,是帮星兽开拓异宇宙,为整个星兽族搏一个未来,还是留下来陪着雷森。雷森这么一说,他说直接问道:“尊上,能不能告诉我,异宇宙很好打吗?”

    雷森皱了皱眉头,“一个字,难!两个字,很难!个字,非常难!”说完又笑,“不过,我相信你们星兽一族的战力无双,一定能达成你们的目标。异宇宙算个啥啊,你们出去,也许以你们强横的战力,征服千万个宇宙,成为所有宇宙的主宰都有可能!”

    蚂蚁打死人从雷森的语气听出一揶揄和嘲讽,心里面一突,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他感觉星兽一族和合相族要遇到麻烦了,很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蚂蚁打死人又问道:“尊上,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星兽族败了,能不能回来,必竟这里是星兽族的源地?是他们唯一能退的地方!”(。)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