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爽朗的答道:“能!只要他们能找到回来的路,他们就能。这边的宇宙还能接受他们,必竟我的手下可是有一大群的星兽,他们会很愿意接受他们的同类。只是,我不会出手帮着他们,他们离开,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每个人每个族群都要为自己的选择去付出,不管是什么代价,那都是自己的选择,与别人无关。他们如果战败了,自己能回来,那最好,如果不能回来,我可以告诉你,我们这里是夹层宇宙,不是大宇宙,他联系不到我们。我们这里也没有和外面宇宙的通道,他们很难回来,几乎没有可能!”

    蚂蚁打死人吸了一口冷气,马上道:“我知道了,尊上,我们让他们安静的离去,保证不会对星兽军造成影响。”

    雷森起了兴趣,“你不离开?我保证你要是离开,我会解除你的魂印。我其实是支持你离开的。我可以告诉你,星兽一族到异宇宙的征战非常的难,很有可能去多少死多少,你要是过去,能帮不少忙呢,你的战力我可是很看好的。”

    蚂蚁打死人苦笑一下,“不瞒尊上,这些天,我接到的都是劝说我和星兽一族一起去异宇宙征战,我也动摇过。不过我很清楚,我在星兽一族并不受欢迎,因为先前我投靠尊上,在我们族,我已经是叛徒了。尊上说我的战力很好,他们也是这么看的,我过去,也只是一把刀,替他们征战的一把刀,就是真的占领了异宇宙,因为我投靠过尊上的历史,我也不会在族群得到应有的待遇,这一点我很清楚。所以,我不会离开,他们的选择是他们的选择,不是我蚂蚁打死人的,随他们去吧,各有坚持,反正我已经是叛徒了,我不去是意料之的事情,他们只会失望,他们现在失望,总比我替他们立下战功后,不给我应有的待遇,把我当成叛徒对待的好。”

    雷森赞了一句,“你很明智,替我管理好军,马上把要离去的星兽全部送走。我从秘境带来的星兽,如果有人动摇,把名单给我,我会处理。你把握一个原则,只要是从这个宇宙星兽族群来的星兽都可以离去,我从秘境内带来的那些,一个也不许。你去告诉星兽族那些老不死的,老实一点,否则,我现在不介意先弄死他们几个半仙!”

    蚂蚁打死人无语了,他既不想随那些可能九死无生的星兽奔赴异宇宙送死,也不想尊上现在就对星兽们动手,两都都不是他想要的。

    “呵呵!不会的,我会和他们说明,他们知道那样做的后果就不会再有什么小动作了。没有人能逃脱尊上的惩罚,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人敢生事。”

    果然,蚂蚁打死人把雷森的话原话转告给星兽族的那些有头有脸有实力的人,那些人马上觉默了,在这个时候,他们更是不愿意生事。一切还都要依靠雷森,惹得雷森翻脸,雷森弄死他们几个半仙,他们可就要肉疼死了。他们不听蚂蚁打死人的劝说,蚂蚁打死人说此一战,到达异宇宙的人肯定要面临重重的阻力和困难。他们不听,他们把蚂蚁打死人骂了一顿,蚂蚁打死人马上哑然,保持沉默了。

    星兽族怎么会不知道此一去处处凶险,但是他们都是心惊气傲之辈,不愿意受到雷森的管束,在他们看来,不管雷森是不是那该死的应出之人,不要说小小的雷森,就是当初那个人类把他们星兽和合相族拉入修炼的行列,从而改变了两族的命运。他们也没有在那个人类面前伏低作小过,就是后来,那些强横的人护着一群弱到极点,弱到爆的人类到达这个宇宙,们们在这些人类面前节节败退时,那些弱到极点的人类,用占领星球的资源制造出威力很大的武器和战舰,把他们生存的宇宙星域一再压缩,他们也没有低头。

    不管雷森的实力多么强,哪怕就是主宰,星兽都不会低头。既然雷森给他们一个有尊严活下去的机会,或者有可能是有尊严的死去的机会,他们都不想错过,更不会接受蚂蚁打死人狗屁的劝说,一个没有骨头的叛徒,不知悔改的叛变者,是没有资格在他面前表对整个族群大抉择的看法的。

    蚂蚁打死人把星兽派到尊上府的星兽们集在一起,没有说什么,让人送他们上了飞船,飞船离去,他站在那里,目送着飞船离去,心却由不得的产生了一股忧虑和悲哀!他不怪尊上在这件事情上做的那么决绝,给星兽族的选择很小,要么走,去异宇宙决一生死,要么留下来,成为依附于尊上的一股势力。他也不对星兽一族的鲁莽,这就是星兽一族,和人类学习,学习得四不相的族群,既没有人类那种能屈能伸的智慧,也没有人类那种审时度势的睿智。星兽做出了选择,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星兽一族和合相族达了了决议,他们决定联合起来,先打下翅目族所在的宇宙,把翅目族杀光砍尽后,占住了翅目族的宇宙后,再去攻打刀臂族,一切成功后,翅目族宇宙由合相族统治,刀臂族的宇宙则由星兽一族支配。至于万古族那边,雷森给他们的资料虽然不详,但他们还是理智的不敢去招惹,只是做了后续的计划,等一切都展起来,合相族和星兽族有底气了,再联合起来,一喜作气把万古族给干掉。他们甚至秘谋,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他们可能反过头来把雷森占领的双角人宇宙给攻占了,这个四个宇宙,一个族群两个,那样很公平,既能展了族群,也能报复一下雷森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小子。哼,到时候一事实上要让他知道星兽族和合相族并不是什么能任他拿捏之辈,任何拿捏过他们的人类都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来平息他们的怒火。

    星兽一族把各种物质聚集起来,装进空间戒指里,能带走的他们要全部带走,不能带走的,他们也会交代下去,等最后一批星兽离开时,要毁去,不给雷森这个可恶的,该死的,没有道德的人类留下一丝一缕有价值的东西。

    星兽族给过蚂蚁打死人机会,让他悔改,蚂蚁打死人铁了心要做叛徒,不愿意接受他们给出的机会。星兽族做出一个惩罚性的决议,这个决议由星蚁族布并通告出去,蚂蚁打死人天性恶劣,身具反骨!不思亲恩,屡教不改!即日起从星蚁族除名。

    蚂蚁打死人十分恼怒,这是对他赤果果的打击。他虽然与星兽一族不合,但是他还一直顾念着自己的身份,从未对星兽一族胡来过。星兽一族做出这样的决议是想打击他,杀一儆百,让所有星兽都知道他是叛徒,叛徒绝对没有好下场。

    但是对于这种结果,蚂蚁打死人也没有办法。等他的怒火平息,他想到,也许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从此不管星兽一族怎么样了,与他这个叛徒都没有多大的关系了,他要做的就是忠于尊上,不把这些放在心去。

    雷森对这件事情的生只是报以一笑,他没有惩罚星兽族,现在杀死星兽族一人,等于在异宇宙星兽就失去一份战力,这是他不希望看到的。

    星兽族和合相族把他们的选择报上来,交出来一份先后离开的名单。雷森嗯嗯的应了两声,让这两族候着他的通知,在没有得到通知前无论是星兽族还是合相族都不得轻举妄动,否则后果自负,回族笑里危胁意味十足,也是真的不不讲理,十分的蛮横。

    雷森来到他的空间,看到人坐在大湖小石径上打坐,有些不明白,便传音给牛千木让他到尊上府来见自己。

    当雷森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笑了,他对牛千木说道:“不要对那些仙精在意,那些东西对空间来说只是一些副产品,不是出现的过多,我也不会在意。出现的多了,我还一度想把它们扔出空间去,最后才现,这些东西是仙精,所以才没有扔。不过这东西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存放起来太废事,只好拿出来一部分来建设大湖。只是你们不该去惹那个黄丫头,脾气太丑,她只把落水的天机仙翁扔出来,已经是给留着天大的面子了。“

    说完,雷森大笑。过了一会,他又问牛千木天机仙翁和洪天齐炼化仙精的情况,牛千木告诉他,两人已经炼化了,就是不炼化,现在也能使用仙精对敌了。

    雷森松了口气,便召来一辆飞车,让牛千木叫来两人,嘱咐了一遍,让人进入没有车窗的飞车当,带着他们个离开。

    牛千木,天机仙翁以及洪天齐,乘坐飞车,在一个星球上接上第一位要去异宇宙的星兽半仙,那个半仙见到天机仙翁人,吸了一口冷气,苦笑道:“我说你们个,咱们虽然不怎么来往,但也互相熟悉,为了我这么一个星兽,你们值得这么大的阵仗,个半仙来相迎吗?这阵势太让我感动了!”

    天机仙翁微微一笑,“这说明我们是多么的不舍得你走啊,我看啊你要是感动就留下来吧,蚂蚁打死人需要陪伴啊!呵呵!”

    那位星兽半仙忙道:“不了,不用了,我是去异宇宙的,不是来投顺尊上的。我们是不是该上路了。我想尊上是不会半路对我动手的。”

    这位主还是不放心,不过他也豁得出去,直接拿话挤兑这人。牛千木不耐烦道:“别他娘的那么多的废话,尊上懒得和你计较,但不代表我们也能容忍你放肆!你们把蚂蚁打死人开除出星兽的队伍,说他是叛徒,表明你们所有的星兽都是我们的敌人,再****,老子火了,你们一个也别想走,老子人弄死你们!”

    星兽半仙脸色一变,语气变得不善起来,“仙,你们是什么意思?威胁我吗,我告诉你们,我是不受威胁的,有本事你们就留下我!”

    洪天齐一语不身体向后飘退,手翻,炼化后的仙精出现在手,对着星兽半仙,还是一语不,他的态度拿出了,只要星兽半仙坚持,他手的仙精就会脱手,砸死这位敢在他们个半仙面前不知进退的家伙!

    天机仙翁淡淡的道:“牛千木,看样子,这么多年的平和日子,星兽一族是没有把我们这些从仙域下来的老人放在眼啊,呵呵,那就帮他们回忆一下,当年我们是怎么教训它们的。你去和尊上说明,现在有人挑衅尊上的尊严,我们要杀人了!”

    牛千木已经恼了,当着星兽半仙的面拿出星际传链,直接对雷森报告道:“尊上,我们个要杀人了,请尊上恕罪!”

    雷森的声音从星际传链里传出来,“噢,果真有不开眼的啊,哪好吧,全程录像,给我一份,再拿一份去星兽和合相族,告诉他们我很不开心,看他们的态度,不行就在这里让他们灭族吧,异宇宙他们就不用去了。”

    “雷森!”那位星兽半仙急了,可不能就这样给雷森借口替星兽惹来横祸,这眼看着就要脱离雷森的虎口了,再出波折可不是他愿意看到了。

    牛千木手一翻,把星际传链收起来,“哼,尊上的名字是你能叫的。你们是一点都没有把尊上放在眼,异宇宙你是不用去了,留下来吧。”

    说完,牛千木手一翻也拿出一个仙精来,二话不说,直接朝星兽半仙砸去。离的比较远的洪天齐见牛千木拿出仙精,他的手一抖,仙精已是出手。虽然洪天齐的仙精离得较远,但他必竟是风属性的,度很快,直接砸在星兽半仙身上。把星兽半仙砸得横飞,一路上摧石折树,飞了数里远。(。)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