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也是干脆,在别人没有站起难之前,直接开口,堵住了想借机难人的嘴。★★你们想拿我们星狐一族说事,我们星狐一族也不是泥捏的,不和你们面对面对抗就是了。这个谈判的重任我们星狐一族干不了,不干了,你们谁有能力谁来好了。

    星狐一族的表态让大多的人冷静下来,其实说星狐一族失职是很无礼的,大家都知道,大家一起到这边来,不可能和敌人有什么交易在里面,星狐一族在里面应该没有事情。不可能知而不报,更不可能背叛或者出卖星兽族一利益。

    龙族的半仙瞪了那位说星狐一族失职的半仙一眼,沉声道:“在这件事情上,星狐一族没有责任。他们和对方谈判,只是谈判,并不负责刺探对方军情的职责,这件事情是他们翅目族有意为之,突然动,谁也没有办法!各位……”

    龙族的半仙还想着要把大家给统一起来,打打气,壮壮威,重新鼓起斗志来,和翅目族一争高下,这个时候,当然不能把莫须要的罪名推给星狐一族。

    “和翅目族人的谈判还要继续,由星狐一族继续负责,我个人认为,星狐一族负责和翅目族的谈判是合格的,我个人非常满意。我希望大家不要动不动就看别人的不是。这里不是在我们自己的地方上,如果有谁还想着和原来一样,那他是没有摆正位置,不清楚我们整个星兽一族面临着什么样的事情,还想着像原来那样任性,互相攻击,那是不可能的。我再声明一次,有事说事,不要无故的攻击,否则,后果自负!”

    龙族的半仙口气很生硬,死了十个多的半仙级族人让龙族的半仙心里面吊了起来,一肚子的火气,这个时候有人生事正是撞了上去,龙族的半仙能客气才是怪事。

    不过,星狐的半仙却是很认真的说道:“我要说一下,我说的我们没有能力让谈判顺利进行下去,我是有根据的,不是瞎说。这么长时间,我们拖着,手段和目的早被翅目族人看破,我们自以为我们高明,人家不过是配合着而已。我们星狐一族在他们面前就像小丑一样。这一次他们突然难,让我们实力大减,我和我们星狐一族痛定思痛,觉得还是退出谈判的好,换其他族人上,能起到意外的效果!”

    星狐族不想龙族半仙把自己一族和对方变成不可化解的死敌,星狐族的半仙出面缓合,恰好把龙族半仙的话给遮过去,让那个对他难的半仙面子上得以过得去。这个时候,人们听了星狐半仙的话,都觉得有道理,没有人再反对,表示赞同。

    龙族半仙很干脆的同意了,现在谈不谈真的作用不大,翅目族已经集力量打击星兽一族高阶的力量了。星兽一族目前要做的是收缩,不是再扩张。

    可是那个雷森能理解他们,不再给他们送星兽来吗?

    雷森当然不会理解他们,漫不经心的甩出一艘飞船,朝下面的星球看了一眼,和原来一样的乱,便一转身,回到空间,不理会星兽的事情。

    雷森虽然不知道翅目族会对他的话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但最起码有一点他清楚,翅目族一直防着他,肯定不会主此轻轻的放过星兽,就是冲他的面子也得有所举动,给星兽一个教训。他都明说了,星兽是他派过来的,这么好的打脸的机会,翅目族要是不抓住,雷森直接就能把翅目族划入白痴的行列。翅目族是白痴吗?显然滴,不是!

    升龙星,马英玖签了最后一份兼并声明,这份声明是由雷蓝依儿审核过的,即日起,盘龙王朝将会对还未兼并到盘龙王朝的星域起兼并战争。声明提到,盘龙王朝将会是这个宇宙唯一合法的管理存在,这个宇宙不会再陷入资源浪费当,统一后的宇宙,内部不会再有战争,一切的征战之事只能是对外,而不是自己打自己。

    声明对那些会顽抗到底的人下了格杀令,只要是抵抗的,先就是对盘龙王朝有抵抗之心,对尊上有大不敬之意!这样的人本宇宙是不容的,杀!

    军再次动了起来,经过兼并,军已经不是往昔那个对战争手忙脚乱的军了,行动起来沉默带着一股铁血,干脆利落。军舰,战争堡垒已经配备到位,常备军负责王朝内务,警戒,治安都是常备军的事情。

    牛千木抱着头盔悬浮在天空,他冷冷的看着下面的军队,这些都是修士,在修士军都是有军衔的军官,在下面排成一列,如同石像一样,寂然无声。

    这些修士以前都是自由自在,往来于天地间,洒脱非常,个性不羁。能有现在这副样子,真的不容易。甚至有人觉得对他们来说,这是折磨和为难。但是牛千木觉得值,修炼为的是什么,长生吗?长生要是有那么容易,所有的宇宙早就乱了套。他是从仙域来的,就是名为仙人的家伙,有的横死,有的悄无声息的消失,不是仇杀,就是死于意外。再多的时间,也搁不住多来几个意外和仇人。

    牛千木从仙域来到这边之后,尤其是经历了数次的战争对勾心斗角很快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想要死得晚一点,慢一点,要的就是要有自己的势力,所以他苦心经营,弄出一个门派来。更重要的一点是,除了有自己能自保的势力之外,还是有背影,有靠山,在以前他认为所有人都不是合格的靠山,天机仙翁不行,心胸似大非大,成不了大器。他那个时候和天机星走的近,一来是防着雷霆王朝雷齐夫妇的报复,二来也是把整个天机星当成靠山,在关键的时候,天机星能出面和雷霆王朝抗衡,保他无事。、

    直到雷森出现,他才真正的找到他想找的靠山。在那个时候,他也是有投机的心思,天劫用在他身上,那种面临死亡的恐惧感他相信换成任何一个半仙都会是一样。从那时起,他就知道,雷森就是修为不高,只要有天劫在,他就能震慑所有的半仙,让所有的半仙都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他才在那个时候成了雷森第一个半仙的仆人,也是雷森目前最信任的半仙。说实话,牛千木从尊上府的总管位置上下来,被雷森扔到军队,他心里面有些不快,但是很快他就看到了一个被架空了的尊上府,这才明白,尊上是让他们这些尊上信得过的人直接掌控军队,这是实权。若是天机仙翁换成他,掌控军队,而他还是尊上府的总管,看着自己的权力被架空,估计会有一种欲哭无泪的心情吧。

    牛千木用冷然的目光看着下面这群已经成为军人的修士,其有不少是他的徒子徒孙,这些人现在在修士军里都处在关键的位置上。看到这些人,牛千木又有些感慨,还好是他的徒子徒孙,雷森看在他的面子上,分批给这些人的神魂按修为从高到低打下魂印,成为雷森最早的一批完全可以放心的手下。后来雷森心懒了,懒得对修士下魂印,最多只是半仙大乘的弄弄,其他的没有关系,他连看都不想看。

    想想也是可笑,在神魂里打下魂印不一定有人愿意。神魂里有个魂印,直接就被别人管控了,成了别人的奴隶,是个人都不会愿意。但是牛千木知道,现在不一样了,在天机星上十一个大乘期修士被打下魂印后,天机星现在彻底的被雷森掌控住了,天机星上的修士也在分散出去。人们突然有一个最强烈的想法,那就是希望能被雷森看上,在自己的神魂里打下魂印。只是,没有关系那是不可能的,连雷森的面也见不上。

    牛千木抬手把头盔戴在头上,开口如晨钟鸣响,“各位修士军们,看到你们能有今天这副样子,本人很欣慰。本人可以毫不客气的告诉你们说,如果是在仙域,没有抱成团的势力,你的运气再好,实力再强,总有运气比你好的,修为比你高的。你成为仙人,能活很长时间,这么长的时间内,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罪了你不该得罪的人,也许你在你某天闭关结束之后,刚有所悟,就被仇人上门杀死。这不是本人危言耸听,这是本人所亲历的事情。”

    牛千木笑笑,“我愿意和你们说这件事,是因为本人看到你们现在这副样子心有感触,我只是用经验告诉你们,他日如果能进入仙域,只要有尊上在,我们就还是一个整体,一人有难,所有人都会出现,尊上在,我们就能在仙域成为所有人都尊敬和惧怕的势力。各位也许会想,这想对个人有没有好处。我可以告诉你,有,好处大大的有,无论是争抢你修炼上必须的天材地宝,还是在日常行动当,一个强大的团队在背后,都没有人敢对你使阴招,就是使了阴招,只要团队现,除非他躲起来永不出现,否则就会面临我们团队的追杀,进而警示其他人,让他们不要招惹我们。他们也会知道,我们这些追随尊上的人招惹不得。”

    下面没有人说话,牛千木对此十分满意,手一挥,“现在,尊上要统一这个宇宙,让所有的生灵都在尊上的统御之下,我们做为尊上手最锋利的刀,我们要把所有抵抗尊上意志的人和物全把砍倒。各位,带领你们的手下,出击吧!”

    “为尊上效命,万死不辞!”山呼一般的声音响起来。这些人马上离开,离开这个星球,成批的离开,回到自己的部队去,整军开战。

    同样的事情生在魔法师军和星兽军。星兽军的司令蚂蚁打死人也是深有感触,他不知道离开这里的星兽在异宇宙的战争状况如何了,他猜一定不会是特别如意。他见过尊上两回,只是没有说得上话,他很想知道那些的情,况,尊上不说,他又不好表现的太过急切。做为一名星兽,蚂蚁打死人还是很关心他的族群,打心里希望自己的族群能获胜,不管怎么样,能在异宇宙站得稳,立得住才是最好。

    雷森一个人就封锁了所有的消息,天机仙翁,牛千木,洪天齐个人类半仙,在护送完星兽族分神期以上的星兽后就不再护送,往后的星兽全是装进大型的飞船里,一装几万,被雷森带走,命运未知。

    蚂蚁打死人还有一件事情要找雷森解决,星蚁族现在他是族长了,原来的星蚁族族长是半仙级,按照规距是要向雷森放开神魂,打下魂印的,由于星蚁族的事情很突然,雷森没来得及理会,也没有任何安排的话传来,让那位半仙忐忑不安,不停的找他,问他,这尊上是不是对他不满啊,嫌他投靠的晚了啊之类的话,总之,废话一大堆。

    这件事情得解决,蚂蚁打死人得问问尊上的意思,如果是尊上忘了,他回去要让那位半仙安心,如果不是,是尊上对那位不满,不愿意收留,认为死去的半仙才是好半仙的话,那么可以着手安排让那位半仙去死了。

    倒不是蚂蚁打死人无情,他对星蚁一族临阵放弃到异宇宙帮着整个星兽战斗的事情有些难以释怀,不管怎么样,星蚁一族被别的族群算计也好,当炮灰也罢,再多的理由也抵不过他们都是星兽这个大的群类的理由。一个大群类在外敌当前,总是要报团的。蚂蚁打死人是这么想的,虽然他早就投靠上了雷森,但不妨碍他这么去想。

    军开始向未同意并入盘龙王朝的势力起进攻,这是一次清扫战,也是一场完全没有悬念的战争。在大势面前,总有人执迷不悟,看不透形势,要以螳臂当车。军就是要把这些想趁机捞好处,用各种理由推脱的势力清理掉。用武力告诉他们,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其他的都是花招,没有用。(。)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