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三章 英雄酒吧杀人事件

 热门推荐:
    龙族半仙有些失望,他安排好这些人,暗暗的叹了口气,整个星兽一族现在都在看着他们这些半仙级的星兽,他们表现的好,星兽一族在这里还有机会。他们表现不好,也许,整个星兽一族在这里就要完蛋了!

    压力山大啊!他们有压力,那很正常,当他们选择到这边来夺翅目族人的宇宙时,就应该能想到今天这种局面。光想成功的人往往等来的是失败!

    翅目族人几乎把星兽一族所占据的星域给全部围住了。他们要把翅目族葬在这一片星域当。让恶魔清楚他们翅目族反击敌人的决心!

    “开始吧!”翅目族长老会的一名长老坐在战争堡垒,静静的说道。

    一场翅目族针对异宇宙星兽的大战在长老的命令下开始了。翅目族的军舰,战争堡垒都动了起来,数个摄像头把实时画面传向后方,让每一个翅目族想收看就能收看到,能看到不同镜头下,不同的战争进度!

    这次对于一直被恶魔欺凌而不安的翅目族来说很重要,这是对恶魔的复仇,虽然不是拿恶魔当成直接的对像,但是前面的星兽和恶魔有关系,恶魔他们没有办法怎么样,拿这些和恶魔亲口承认有关系的星兽出口恶气很好!

    确实很好,整个翅目族对这一次的战斗非常的重视,几乎只有不是工作,有时间,有空闲的人都在看这一场战争直播秀。

    一个个星兽被凌空打爆,变成一片腥风血雨,一个个翅目族的人飞在高空,飞翅攻击和其对敌的星兽,那种画面很容易上人热血沸腾。战争是疯狂的,这场战争,翅目族是带着对星兽先前对他们翅目族无论男女老少全部击杀的报复心理,也有着一种因为恶魔而存在的报复报得后的筷感,这种感觉很刺激人,让一个个翅目族人,不管是在前面战斗着的,还是在后方观看实时直播的翅目族人都嘿得浑身发抖!

    太他玛的爽了!翅目族人这几千年活得不容易,不是一个憋屈可以说尽的。他们这个族群比任何人都需要一场伟大的,酣畅淋漓的胜利。这样,他们才能找回自信,才能感觉自己这个族群正常了,心里面不再存着那么多的悲伤和自卑。他们要用一场胜利把悲伤和自卑都发泄出去。也许,长老院在得到那些老人们的授意时,就知道会有这种效果。活了很久的人,心思近妖,总是能考虑到很多的事情,提前安排好。

    在英雄酒吧,一个翅目族人有些讶然的看着全息大屏幕上的直播,每有一个星兽被击杀,都会引起酒吧里喝酒的客人一阵高声叫好。战争就像一场节日,所有翅目族人都渴望着一场大胜。他们在欢呼,当有翅目族受伤,或者被冲过来的星兽被斩杀,他们更是激动,大喊着杀死它,杀死它!希望有其他实力高的翅目族人冲人去,把那个敢杀他们翅目族的星兽杀死!胆子不小,跑到他们这里来挑衅,不把他们全杀掉,他们不知道翅目族的威严是怎么产生的。凡是杀害翅目族的人或兽,还有任何势力都得以死谢罪。

    那个惊讶的翅目族人没有像其他的翅目族那样高声叫好,他旁边一个翅目族很不满的瞪着他,他不理会,只是看着屏幕上的战况,慢慢的喝着自己的酒。

    “只要选择就要面临选择带来的后果,那些星兽选择到这边来,想着打下一个偌大的宇宙供他们自己享用,他们就该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准备牺牲,准备有去无回。如果他们没有准备好,一切的结果对他们来说都是活该!”这位翅目族人心想到。

    “砰!”他旁边的那个翅目族人把酒杯重重的放在他的面前,“哎,那个小子,别人都叫好,你怎么叫好?你什么意思,看你的表情老子淡腾!”

    翅目族人转过脸笑了笑,“没有什么,我很高兴,但是不想喊。喊不喊是我的自由,好像别人无权对我指手划脚,这位仁兄,看样子你很有意见?”

    “嗯哪!我有意见,意见很大!你小子必须喊!知道这是哪不?这是英雄酒吧,看看那墙上的字,我们都是英雄!英雄在前面打仗流血,你的冷漠让人心疼!叫!快叫!”另一个翅目族大声嚷嚷着,整个酒吧都看向这个很特殊的翅目族人。

    翅目族站起来,翅膀没有动,两只手提在胸前甩了一下,诡秘的笑了笑,“我这个人哈,脾气一直都很好。没想到今天遇到了这件事情,现在,我的脾气发生变化了,很不好!这位大哥啊,你确定让我大声叫吗?你要知道,我叫的很难听!”

    “叫!当然叫!敢叫得难听,”那位翅目族得意的挥了挥拳头,“我揍你,什么时候叫和我满意了,什么时候行!”

    翅目族神色不变,只是继续笑着问道:“你确定!”

    “确定以及肯定!”那位翅目族挺起胸膛,骄傲的抖动翅膀,“我脾气更不好!”

    翅目族人说了一声好,一双手突然闪击而出,他旁边那们正在骄傲的翅目族人两只手突然发出渗人的骨折声,“咯嚓,咯嚓!”

    “嗷”那位翅目族人发出一声高亢的叫声,下意识的闪动翅膀就要离眼前这位出手狠辣,表情诡秘,动手也不提前说声的同胞远一点。

    他刚动,那位翅目族人如影随影,比他动得更快,只听到又一声脆响,翅目族人的脑袋歪向一边。那个动手的翅目族两只手,左手放在翅目族的头顶上,右手扳着翅目族的下巴,双手交错,生生的把这个翅目族的脑袋给拧折了。

    “我说过,我现在脾气不好!”杀了人的翅目族叹了口气,仿佛很自责的样子,抬头看看场诸人,再次露出笑容,“本尊杀人了,有谁有意见吗?”

    翅目族突然杀人,这让现场的人都很震惊,虽然大家有时候有矛盾,当场杀人却很少。要么是仇杀,要么是情杀,相爱相恨才相杀吗,像这种因为几句话就杀人,在场的各位还是第一次看到,震惊啊!害怕啊!种种情绪都有了!他们看着行凶的翅目族一副淡然的表情,完全就没有把杀人当回事,心里面突突直跳,希望这个家伙不会发疯,对其他们动手。

    没人说话,没有人接翅目族的话,刚才他们还在用指责的目光看着这个不识相的翅目族人,现在他们不敢了,怕引起这位杀人很简单的翅目族注意,引火烧身就亏死了!

    那位翅目族手一松,手的尸体滑转了下去,他伸出一只脚,把尸体脑袋踩爆,表现的十份残酷。他转身走向卫生间,没有人敢去拦着他。有人悄悄的向上报告,报告这边的英雄酒吧出现凶杀案了,凶手很凶残。

    等负责缉拿的人员赶到,到了卫生间,却没有看到行凶翅目人的影子。若不是有那么多人证明,还有全程的影像资料,他们会以为这帮喝酒喝多了的人瞎说,他们把人给弄死了,朝一个他们不认识的翅目族身上推去。想以此逃脱罪责。

    让所有人都不明白的是,那个凶手是怎么从卫生间逃走的,只看到他进入到卫生间没有再出来,所有的监控都没有这个人的影子,卫生间里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就是长有翅膀,也得能飞走才对啊。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间就诡异的消失了。这让人后脖领发凉啊。

    直到这个时候,这些人还没有过多的联想。英雄酒吧的主人,我们是英雄的主人物之一的调酒师,这个时候脸色却是不怎么好看,他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判断,这个敢于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动手的家伙一定就是恶魔。

    想想人人都在防着恶魔,寻找恶魔,而恶魔却在他们间逍遥,就活在他们的眼皮子低下,随时能了解他们的一切动向,这是一件让人沮丧,让人崩溃的事情。

    就像明知道有人要杀你,你千防万防的,但是到了最后,你才发现,那个凶手一直就在你身边,反复的打量着你,一直在比划着在你身上哪个部位下刀的好。

    调酒师马上和自己的师傅联系,告诉他自己洒吧发生了杀人事件,同时把自己的猜测一同讲给了师傅。师傅很重视,让他向长老们汇报,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长老们会安排。

    长老们都脸皮直抽,调酒师的结论很没有道理,尽管有些长老很认可调酒师的结论,但是一个人离开酒吧,想要人不知鬼不觉的应该不太难吧!就凭这一点就定论说是恶魔出现了,而且还大模大样的在作案,发出什么不一样的讯号,这也太可笑了吧!负责办理酒吧杀人案的人不服气,说不太可能,这有很大的可能就是一起普通的杀人事件,太过重视了,在翅目族正全力征战星兽的当下是不合适的。那人还对调酒师说,不能因为是在调酒师的酒吧,就把事情放大,上纲上线,浪费人们有限有精力和财富。

    调酒师被说的脸皮直抽,发现他想的太简单了,他有的只是一种感觉,根本就拿不出证据,无奈之下,他只好再次联系师傅,用很肯定的话说道:“师傅,我能肯定那个人一定是恶魔,在我们不相信的时候,也许他正在某个地方开始屠杀我们的同胞。这是我个人的感觉,没有证据,我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

    他的师傅也觉得这种事情不能确定,就是能确定恶魔出现了,可是恶魔接下来要攻击他们翅目族哪个地方,根本就不知道。别说不相信,就是相信调酒师所说的是事实,他们翅目族也没有地方去防去。他们倒想防,防不住才是真的。

    调酒师的师傅安慰了调酒师一下,要他不要沮丧,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如人心意,不如意的事情比如意的事情要多得多。希望调酒师不要自责,也不要多怪!

    调酒师很失望,只好求师傅让长老会动用资源,监控所有翅目族的星球,一旦发现发觉恶魔在对他们翅目族动手,马上驰援,惊起恶魔,把损失降到最低。调酒师一方面在安慰自己,也许他的感觉错了,那个翅目族就是个翅目族而已,不是什么恶魔,人家就是在他的酒吧杀个人,没必要大惊小怪。

    然而,很快的就有消息传来,在翅目族人的发源星球上,恶魔发动了大屠杀,求救的信息纸片一样飞向长老会。长老会命令就近的武装力量前去支援,由于他们只能看到灰雾状的小人儿在杀人,武装力量对这些灰雾状的小人儿没有什么用处。

    长老会又紧急调一些高手前去发源星球上,但是这些高手到了之后很快的就发出紧急的求救信号,有一些灰雾状的小人儿实力很高,他们对付不了,并且,他们已经死了一些人,现在能对付这些实力高的灰雾状小人儿的也只有半仙。

    半仙!都去和星兽战斗去了。长老会的长老们也都是半仙修为,他们的职责是居调配,不太可能,现在组团跑回发源星球去打那些灰雾状的小人儿。

    那些老人们不悦了,除了调酒师的师傅没有说什么话外,其他的老人把长老会的长老们一顿狠批,既然你们不能得知恶魔的动向,一切都要告调酒师,为什么调酒师告诉你们在他酒吧杀人的有可能是恶魔,杀人是一个信号,更进一步有可能采取行动,来解星兽的死局。为什么不听,要是早有准备何至于此!

    长老会的长老们只能呵呵了。能说什么啊,能说我们现在不可能仅以调酒师的猜测就大动作的调整。而且集精力消灭星兽也是你们这些老人定下来的。现在出了差错,错都是我们长老会的,呃,感情我们这些长老们就是用来背锅的。(。)//天蚕土豆改编的D浮空炫斗手游《全民大主宰》公测啦,请关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