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的人,也就是翅目族的长老会和那些隐藏着的老人能怎么处理,如果能出面他们早就出面了。暂时,因为他们族反了神族,神族一直没有什么反应,族大部分最精锐和最核心的力量是留着对付神族突然难的。他们可不想就此恶了恶魔,先损了自己的锐气。

    接到下面的战报,他们就知道事不可为了。在没有应付过神族的反扑之前,他们可不想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恶魔神上,从而给翅目族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不是他们精于算计,或者说是怕了恶魔,实在是恶魔的存在和神族的威胁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一个是疥癣之疾,一个是致命大患,他们知道该怎么选。

    不用说,长老会与那些老人们都想到了恶魔现在对他们动攻击是因为什么了,还不是他们想一举把星盖除去,激怒了恶魔,这是恶魔对他们的报复,无赤果果的,毫不犹豫的报复,一民不知道含蓄。像恶魔这样的存在,当他成了敌人才是最可怕了,要知道,雷森不会按照规矩和你来,只要他不喜了,一些世俗人的规距对他来说没有什么用处。那家伙想动就动,你出招了要斩其臂助,那家伙反击过来就是拼命。

    “让他们下令,传令各个战场,都撤回来吧。在源星上向恶魔喊话,我们不为难他们,希望着我们的人撤走后,他能和我们之间维护持一个和平的局面。还有啊,在源星上向恶魔喊话,就说我们希望他离开这里。”一个老人重重的说道。

    下面马上把命令传了下去,星兽战场,一队队翅目族人有序的和星兽脱离,毫不恋战的离开。雷森这边,也看到围攻他的翅目族拉开距离,不再和他纠缠,也松了口气。虽然他很想杀死这些人,更想杀死他们的半仙级的高手,但他也知道如果是那样,他好不容易收进炼魂幡的半仙可能要损失不少。

    “恶魔,你听着,我翅目族理解你的愤怒,也不追究你这些年对我们翅目族造成的伤害。我们希望,我们翅目族和你之间能达成一种和平,这样的事情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知道历史上的事情会让阁下愤怒,我们身有同感。但是,我们都是受害者,我们翅目族当初沦陷也是被刀臂族为主力,万古族押阵才击败的,要说恨,我们翅目族也恨……”

    雷森变成的翅目族悄悄的走一旁走去,走进处商场里,转身进了卫生间。他在卫生间里给十面炼魂幡下命令,命令他们收起厉鬼,并朝他聚拢过来。

    这边的事情已经完结,他相信,现在星兽那边的事情差不多要解决了,翅目族的高层应该能够清楚他想要表达的意思了。没错,他就是想保住星兽的力量,不被翅目族重创。星兽一出现在翅目族的地盘上就被灭掉,确实对他没有好处。

    很快,十面炼魂幡回来,他收了起来,从卫生间消失。

    还是英雄酒吧,一个翅目族走进来,这时的英雄酒吧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翅目族人在吧台要了一杯味道稍淡的酒水,就坐在一旁,低着头喝了起来。

    “嗨,听到没有。我们的人撤了,给那些星盖保留下地盘了。还是那个该死的恶魔,为了星兽居然在我们的源星动手,实在是下作!”一个翅目族大声嚷道。

    “也没有办法吧?听说我们的翅目族,刀臂族,还有已经灭族的双角族到了恶魔的宇宙把那里祸害得可是厉害。万古族虽然没有动手,但是地球宇宙被评价为低等宇宙和万古族脱不开关系,而且我们不知道的是,无能的双角族在那边作威作福,什么歹毒的事情都做绝了,这才惹怒了恶魔,直接对双角人族下了重手,把他们都灭族了。其实我们了解一下就清楚了,地球那边的宇宙不比我们的小,他们的宇宙几乎是死寂宇宙,我们听从神族的话,当初对那边下的手也太重了些,现在人家报复,也是有理有据的,我们能说什么。难道说,有些事情只许我们做,就不许人家反击吗?”

    这一位翅目族人的话引起的大多是反对,赞同者没有几人。不过,这位可不想做恶人,马上就道:“你们也不用这样反对我,虽然我本人是这么想的,但是我生不改,死不易的认为,我是翅目族,恶魔来了,我绝对会和他死战。虽然,我可能连他的身也近不了。虽万死而不辞。呵呵,我刚才说的只是让大家更客观一些。有因就有果,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我这人呐,受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在恶魔的家乡,有一种宗教叫佛教,这是那个佛教的教义,主张因果必报。我想这也是恶魔的思想,有仇必报。我这一点浅见让各位见笑了,仅供大家一笑啊,各位可别视我如仇啊!”

    马上就有人不屑的说道:“你说的好听,谁知道你是不是就是恶魔。我们都知道恶魔能变成我们的样子,还让我们没得分辨。你有这种言论,替恶魔辩护,立场已经明确的站在了恶魔那一边,你有可能就是恶魔……”

    “不,怎么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是恶魔!你怎么会有这种可笑的想法,要是不信,我这里可是有有我身份证明,光脑上你们可以查证。我是一个地道的翅目族,我热受我这个族群,关键的时候我愿意为他献出一切。你这么说,太让我伤心了。”对恶魔很有研究的翅目族人大叫起来,他可不想被打死要这里,听说这里已经死了一个人,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

    “说的好听,谁信啊!”有人用不善的语气说道。

    “好吧,既然你们不愿意听懂,我就当什么都没有说。不过,我说的可不是我乱编的,这些东西都是公开的资料,如果大家有兴趣,可能去查查,查查我们这过去的历史,你们会现我们的前辈们生活的比我们丰富的多,也精彩的多。好了,下面我要喝酒了。”

    坐在一边的雷森摇摇头,这位翅目族的汉子十分聪明,知道他的话犯了众怒,再说下去肯定让大家对他更愤怒,他不得不收全敛起来,一副委屈的表情。

    雷森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他以前并没有现过,难道和他一下是不经常来的,所以他看着才会眼生,如果是那样,这个家伙好像要吃亏了。

    果然没有错,有人对那家伙动手了,一根羽翅打乱了整个的局面。

    人群飞了一根羽翅把那个说话很有道理的翅目族手的杯子击爆,酒了那个家伙一身。羽翅击破酒杯后,直接飞刺向那个翅目族的脖子,这是要把人朝死里弄啊。

    那个家伙也算是遇到了无妄之灾,这怪就怪他的嘴巴,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应该知道,也许只是为了显摆,便将这些话说出来了,却不知无论他说得怎么正确,在自己的族群面前都不会得到好处。

    “啊!你想杀人!”狼狈的翅目族一闪身,便大声的喊叫起来。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番话会有那么的乏味。替恶魔说话,先就是立场问题,引起众怒是一定的。

    “杀你?不杀你,我只是想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说着,那位还是用羽翅一波接一波的攻击着翅目族人。

    这酒吧还真是有意思的地方,仇杀案眼看着能要一宗生。看来,他来的地方都不会安全了,下次还是要得小心一些。

    “我说的都是真实的。你们不信你们自己可以去查!动手真的不好,你们也不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是英雄酒吧,是我们精神的寄托。如果我说的不是真的,我跑到这里来说这些,我有什么好处!冷静,冷静!”乱说实话的翅目族人感觉很不好,因为周围有很多人看他的目光都不对,一副随时会出手收拾他的样子,让人的小心脏跳得倍儿欢实。

    最终,这位眼皮还是比较活,边躲边朝酒吧部口跑过来,趁人不注意,一闪人跑出酒吧,远远的跑了。他一没有雷森那种水平,二没有打斗的勇气。

    雷森笑了笑,他也现这酒店吧除了他和少数几位有认识,其他的都不知道谁是谁。他不管变幻了多少形象,对这里还是很熟悉的。也清楚在这里真正的大打还真没有生过,一来这里是很简单的地方,却因为英雄洒吧突然出现了一批英雄,突然间变得不简单起来。在这里找事,弄不好是给自己找事情做。想想这个酒吧有现在的模样于他有很大的关系,如果他当初不在这个洒吧里杀人,也没有后来酒吧的名声,更没有现在的地位。

    听说酒吧的老板是调酒师,说起来那调酒师与他的关系不管有多好,将来要动手的时候,他一样会第一个动手宰了了。

    星兽却是真的松了一口气,翅目族打得好好的,突然撤兵。下面的人不理解,上面的人却是完全能理解翅目族这么铸是为什么吧。无非他把翅目族的人打怕了,所以才想着是战是和。他隐陷的有一种感觉,这次肯定有原因。

    龙族的长老一屁股坐在地上,吓了他一大跳,这翅目族的人说来说就来,说走就走。他们不知道这么干可真是吓人。

    星狐族的长老也好不到那里面,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雷森那里已经取得了胜利,不然翅目族也不会对他这么紧张。而且他们还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撤离,这是准备和雷森和淡了,如果谈的顺利,我们的要求也会得到满足。”

    龙族长老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不行,我得见一见雷粉。我也不知你矫情,这一次我算是想明白了,我们这些修为高的人在这里还真是玩不转,没有让对方忌惮的能力和绝招,反而是我们在他们面前感觉到被克制的很厉害,完全就不像一个境界的人在一块站斗。其他的人也需要加紧驯练,搞明白我们的功法为什么被制。有了解一下雷林的功法,他那功未能能不能克制对方,如果能,告诉诉他,我们愿意从他手换来这份功法,当然,如果他看在我们都是同出于一个星球的份上支援给我们最好了。”

    星狐族的长老马上说道:“可惜的是,我们联系不上他。他是不会主动和我们联系的。我们对他有意见,觉得他太霸道,又太弱小,除了仗着天机之变化和天劫,没有其他的本事,其寮,你我都错了,他心里面应该还是挺好的,愿意和我们和平共处。只是他的身份不允许他那样做,他必须把他个宇宙控制起来。不得不那样做。”

    龙族的半仙大笑起来,“是我们想多了,这一次损失残重啊!确定翅目族的人都撤了的话,通知下去,我们要尽快的开会,确定我们星兽一族下一步展的目标了。这一次我们要做出规划来,不能谁都能左右,也不能任其无目的的展”

    “这样的事情,我们会马上安排。只是和雷森见面,我估计希望着不大。别说联系不上,就是能联系上,他也不会给我们好脸。,他都说了,不会再管我们。”

    龙族的半仙查想了想,说道:“天底下的事情都难说。就是知道难做,我们也要去做。做不做由人,成不成有天,我们就没有什么本事,这做事的态度总是要有的。再说一句,不做是我们失职,错一句话起瞎。”

    “我知道,我会传下去。让大家一起努力,民族大运之事,可没有那么多条件可讲,该谁上该上,你就是此举落家族也会照顾你们。”

    星狐半仙去传命令去了,这时候,龙族半仙苦笑一下,此时没有什么喜悦的心情,相反的沉重感十足。星兽这一次也算是动了本能,拼死相抗,最终算是扛过去了,算是好事?”(。)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