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狐族的长老也好不到那里面,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说道:“如果我猜得是正确的,雷森那里已经打得翅目族疼了,没有什么还手之力,并取得了胜利。★く要不然翅目族也不会对他这么紧张。翅目族他们还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从我们这里撤离了,这是摆出有诚意的姿势,准备和雷森和淡了,如果谈的顺利,相信我们的要求也会得到满足。”

    龙族长老听了这话明显的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啊!不行,我得见一见雷森。我也不和你矫情,有话我就真说吧,这一次我算是想明白了,我们这些修为高的人在这里还真是玩不转,没有让对方忌惮的能力和绝招,他们一力,我们就没有还手之力了。更进一步说我们在他们面前感觉到被克制的很厉害,完全就不像一个境界的人在一块站斗。其他的人也需要加紧训练,并投入精力搞明白我们的功法为什么被制。再去好好研究一下雷林的功法,研究一下他拉功法能不能克制对方,如果能,告诉诉他,我们愿意从他手换来这份功法,当然,如果他看在我们都是同出于一个星球的份上支援给我们,那就更好了。”

    星狐族的长老皱起眉头,马上说道:“只是可惜的是,我们根本就联系不上他。他是不会主动和我们联系的。我们对他有意见,觉得他太霸道,又太弱小,除了仗着天机之变化和天劫,没有其他的本事。通过在这边的实际战斗来看,其实你我都错了,他心里面应该还是挺好的,愿意和我们和平共处。只是他的身份不允许他那样做,他必须把他个宇宙控制起来。不得不那样做。我想这就是雷森,一个本心很好,却又不得不为了他的身分去做一些附合他的身份和他的利益的事情。”

    龙族的半仙大笑起来,语带轻松的说道:“是我们想多了,这一次损失惨重啊!确定翅目族的人都撤了的话,通知下去,我们要尽快的开会,确定我们星兽一族下一步展的目标了。这一次我们要做出规划来,不能谁都能左右,也不能任其无目的的展”

    “这样的事情,我们会马上安排。只是和雷森见面,我估计希望着不大。别说联系不上,就是能联系上,他也不会给我们好脸。他都说了,不会再管我们。”

    龙族的半仙查想了想,说道:“天底下的事情都很难说。就是知道难做,我们也要去做。做不做由人,成不成有天,我们就没有什么本事,这做事的态度总是要有的。再说一句,不做是我们失职,做了,就是不成,我们能落个心安。”

    “我知道,我会传下去。让大家一起努力,事关我们星兽一族大运大起之事,没有那么多条件可讲,该谁上该上,就是有哪一个死了,我保证,星兽一族也会照顾好他的家人,让他们的奉献永远在我们这个族群的世代记忆。”

    星狐半仙去传命令去了,这时候,龙族半仙苦笑一下,此时没有什么喜悦的心情,相反的沉重感十足。星兽这一次也算是动了老本子老底子,拼死相抗,要以死相搏了。就算最终能扛得过去,星兽一族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十有**会伤筋动骨。

    雷森可没有想到现在星兽会那么的想要见到他。他现在依旧泡在洒吧。

    等他觉得有些厌烦了,就想出去走走。他没有回去,但也只是在这边一个人随便走走,没有再像选前那样,随意的走到无人的地方,一闪身,整个人都没有影子了。

    他只是在外面走着,很平静的看着街道两边的景色。看着一个个翅目族在店铺间穿进穿出。他突然就感觉到,人生太过突然,虽然没有生出一些不如意人士兵的嘲讽和帮助。到底是有共同生活背景的,但是看到相到的场景,突然间就有一种人生不过如此,说得再高明,将来哪怕里雷森能千化身,但是对于雷森来说,千,咳咳!如果是千道理,他只取其一就行。现在他这突然间有一种明悟,不管如何,当一个人选择太多时,就没有能力和精力去潜心的作一件事情,想达到某个高度就会变得难上很多。

    雷森突然间的明悟,让他突然间就仿佛看到了自己一样,自己就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怎么轻松起来,现雷森能修炼很多种功法时,那个时候只顾着高兴,想着大而全,也亏得是大而全,才有了他的现在,不然放弃那一个,都会让他感到心疼。

    还好,到现在他一直受益的就是他的全面的属性和功法,确实是很厉害,厉害的了不起,也是他有现在,能在翅目族宇宙横行的原因。也许他只能是个案,如果能回到以前,他真的想单独的修炼一种,并不再去考虑其他的的功法,。他现在也是想痛了许多事情,这个时候,他的心情却是平静的。一切都变成现在的样子了,他没有选择。

    在外面走了一会,他就走进一家酒店,直接开了一间房子,验证了身份后,住进房子。进入房子,他主躺在床上舒服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许多前面的消息反馈回来,一些消息布到他的光脑之上,他了解了,翅目族全面停战,并撤出了战斗之前星兽占领的星球。许多少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与其说是停战,不如说是族内拿恶魔没有办法,这是一种变相妥协的意思。希望恶魔不要再攻击星盖其了的星球,再来一次屠杀,他们可真就抓狂了。

    雷森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翅目族再次派出了谈判的代表,希望大家接着谈判,既然星兽一族来到这里了,翅目族不欢迎也不排斥,希望两方能谈出一个能和平相处的方法。以及以后双方如何交易,如果建立一些规则好避免不尽管要的误会会和冲突等等。

    对于星兽们来说,这个幸福降下来的有些太突然了,这很明显的表示出,翅目族准备把星兽占领的星域真正交给星兽他们,这算是一种妥协。星兽们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因为雷森在翅目族心目当是恶魔,恶魔让翅目族害怕,翅目族怕惹怒恶魔,暂时和他们妥协了。

    面对新的局面,星兽一族上下由于经过一场激烈的战争,元气大伤,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股目空一切的锐气,在他们的半仙死伤过半后,他们现在更多的是反思,反思他们做的事情,也在反思雷森这个人逼着他们做出的选择是好是坏?

    一时之间,星兽们的心思复杂百端,可谓是五味杂陈。他们看不起雷森,甚至在到这边来,现果真如雷森所说,在这里雷森的天劫不好使,这片宇宙的天机之变化并不认可雷森,也不会受到他的干扰,他们有很多准备好了,在适当的时候痛击雷森,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知道星兽就是星兽,威严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人类能侵犯的。如果有可能,更好的结果是杀了雷森,他们准备这么干了。

    只是,事实再一次粉碎了他们的幻想,到这边来,人家翅目族突然力,他们现他们整个星兽一族像风树叶似的,翅目族的攻击就像狂风,随时就能把他们吹落吹散。在这个过程当,他们的信心也随着吹没了,除了沮丧,还是沮丧,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和自卑!

    龙族的长老现在很不开森啊,这一次对星兽来说是好事,暂时没有灭亡的危险了。但是更多的是一种打击,除了实力被大大削弱之外,他们的信心真的就动摇了,一个人和一个团体最重要的是信心,而不是其他,没有信心,什么都不会有。

    龙族的长老更多的是后悔,早知道就不选择到这边来了,从别人的手夺下宇宙,这个任务那有那么好完成的。他们以为雷森能做的事情他们也能做,雷森的能力就那些,在他们眼,根本就不够看,雷森能拿下异族人的宇宙,他们也能。

    现实是残酷的,现实教会他们什么叫现实。死亡和窘迫告诉他们,他们不如雷森,他们整个星兽加在一块也不如雷森,他们这么多星兽在翅目族那里根本就不够看,而雷森一人就能让翅目族大惊失色,不得不想法妥协!

    龙族长老嘴里都是苦味,雷森能搅和得强大的翅目族都胆战心惊,就是他们能把翅目族赶尽杀绝,如果有一天雷森不开森了,跑到他们这边来,大开杀戒,他们也没有谁能说能把雷森拿下,让雷森不敢到他们这边来撒野。就是拿下这边的宇宙,雷森也可以随便过来,最重要的是,雷森的修为在增长,总有一天会达到半仙,达到半仙的雷森,修炼了全属性功法的雷林,星兽有谁能说打得过他?最终,只要雷森有意,星兽一族出不了他的手心!

    龙族长老现他们干了一件地地道道的蠢事!他们不应该自视甚么高,到现在,他们自己现被架在半空,上不得,下不得,十分的难受。

    “开会吧,我们现在需要统一认识了,不然,这种事情以后有可能没有机会再碰到了,我们星兽一族不可能再在翅目族下一次大规模进攻像这次这么幸运!”龙族长老叹了口气,对追随在他身边的星狐长老说道。

    星狐长老皱了一下眉头,这一次的战斗在最后的时候,他也加入了,他不加入都不行了,那个时候,星兽处处危机,他不加入,星兽会大量的死亡。他知道自己加入难免一死,所以他加入时,就抱着被翅目族的高手斩杀的想法。反正星兽一族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需要有人挺身而出。就是不挺身而出,星兽一族死掉的星兽数量会更多。星狐族长老抱着必死的决心,也引来的一些翅目族的半仙,他被围在其,随时都有可能丧命。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翅目族突然间就停止了战斗,围攻他的翅目族的半仙随即丢下不会出不管,破空而去。

    也是从那以后,战斗的激烈程度一再降低,最后传出来翅目族要重新恢复谈判。星狐族的长老也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所以对龙族长老说的话没有多说什么。他是支持的,但是他不知道他们当有没有有其他想法的人。其实他知道,无论什么时候,想把星兽的思想统一起来都不太可能,除非强力让他们执行,否则,每一头星兽都不会当回事。星兽尊重强者,也顺从于强者,当然,这里说的强者是真正的强者,不是像雷森这样的。就是雷森的天劫玩得再溜,地盘闹得再大,也不是真正的强者。

    星狐长老点头,“好的,我这这去安排,通知他们抓紧时间回来,报告一下这一场所接一场的恶战,我们族还剩眄多少,死了多少。要造出名册来。”

    “嗯,你去吧,我要用最短的时间看到他们。现在时间不等人啊!”

    星狐长老去安排了,龙族族长微叹了口气,,星兽现在元气真的大伤了,需要休养。他也知道这不现实,这里不是他们以往所处的星域,虽然现在他们和翅目族停战了,但是他们知道他们和翅目族之间的停战协议随时可能撕毁,战斗随时都有可能打起来。

    龙族长老有一个想法,马上见到雷森,让雷森把合相族的半仙,大乘期的全都弄过来,他们现在没有多少半仙了,再有下次,他们这些半仙,不够人家来回两次冲击,他们这些人很快就会结局变得很残,没有最残,只有更残。所以要抓紧时间补充高顶级的战力,高顶级的,他们暂时才能稳定局面。他要雷森马上给他送人,只送高级修为的人。

    雷森当然不知道这件事情,就是知道他也只是一笑了之,说实在的,如是不是他凑巧赶上了,他才不会去管这件事情。他的心肠没有那么硬,当然也不会有那么的仁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