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瞪着雷蓝依儿。雷蓝依儿白了雷森一眼,轻笑道:“看你那样子,怎么换一种玩法,冲我瞪眼?我说的没错啊,你啊,就是拿这事惩罚人类修士。我这里倒有一个建议,由尊上府出面考核,夫君可以在空间设立一个秘境,限定范围,让有功劳,有天份的修士进入其历练,寻找机缘,夫君可以在秘境设置一些奖赏。当然,这些进入秘境的必须是天才,每一个在秘境得到收获的修士,必须提前向夫君打开神魂,让夫君在他们的神魂打下魂印。这样,夫君就能祢补在人类修士管理的短板。而且只要是天才,成长的肯定很快,将来能成为尊上的助力。夫君,你看可好?”

    雷森摇头,“我看不好。我那空间就那么大的地方,没办法设立秘境。再说了,星兽的事代就是我允许他们进入空间修炼,那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他们也不可能进去。只能等着条件成熟了,他们才有可能。你现在让人类修士也进入我的空间,你就不怕他们在我的空间乱来,引我怒,我直接就在空间杀掉他们?天才,再大的天才死掉了一分钱不值。蓝依儿啊,空间是属于我私人的空间,我有处理权。他们要是不爽,只能说他们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再加上一条,太贪心了。这样的修士不要也罢。”

    雷蓝依儿哼道:“你怎么就没有听明白我说的话呢。我的意思是从人类修士每隔一段时间选一批天才,让他们进入空间呆上一段时间,夫君你完全可以提前准备好,制定一些规则,把你的担心都变成规则,在你拉空间你是主宰,如果他们有人敢于违反,直接惩罚就是了。我倒时觉得,这对夫君来说是一件好事。”

    雷森想了想,对雷蓝依儿道:“我再考虑一下。也许你说的有道理。其实吧,我对人类修士真的不看好。星兽相对于人类修士来说还是很强悍的,但是这一次在翅目族那边,他们吃了大亏。你说,这样的情况下,明知道会是这种结果,我是重视星兽还是重视人类修士?”

    雷蓝依儿肯定的说道:“当然是两者都重视。这有什么可考虑的吗?夫君,不要嫌人类修士在一开始没有真心的投靠你,那是因为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是哪种生灵,他们畏服的只是强者,强者通知,在任何时候都是铁律。尊上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雷森摇头,“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好像没有听明白?”

    雷蓝依儿笑着转移了一下话题,“夫君,我找到我娘家人了。和我同时代的人都死了,现在只剩下一些后辈,我让人调查过,我的后辈之,两个天份不错。如果他们有一天表现突出,我想夫君能不能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有机会在夫君的空间修炼?

    听说雷蓝依儿找到了娘家人,雷森一愣,马上喜道:“这是好事啊。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公下令天机仙翁多照顾一下那两个人。如果他们足够出色,我的空间可以在一定的时间内给他们使用。这一点,我可以答应你。”

    雷森听到雷蓝依儿找到了娘家人,真心的替雷蓝依儿高兴,雷蓝依儿把一颗心都给了他,几乎没有在他面前提过亲人的事情,雷森理解,估计是雷蓝依儿能认识的亲人由于她做了星球主脑的时间太长,那些人都离世了。现在雷蓝依儿能找到亲人的后人,那很不错了。

    雷森拍拍雷蓝依儿的手,“这是好事,哪天把那两个后辈叫来,我会见一下他们。既然能入你的法眼,他们一定不错,值得重点培养!”

    雷蓝依儿偎在雷森的怀里,轻声道:“他们我见了,很陌生。我只是想补偿一下。夫君如果不方便就不用见了,修行一途如果有太多的外力帮助并不是好事。我提他们只是告诉夫君,人类这边的亲情夫君不能忽视,把自己设置在一些人的对立面上。”

    雷森明白了,雷蓝依儿这还是让他改变主意,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空间是我私人的,我让谁进谁进去,没有人能强迫我。我也知道天机仙翁的考虑,他的心思细,有些事情确实考虑到我的前面去了,但是我的做法自然有我的道理,也许有偏差,但是大方向绝对不会错的。你回头替我告诉天机仙翁,少操一些没有大用的心,他能把全民修炼给我抓起来,展好,他就是大功一件,对整个盘龙宇宙来说是最大的功劳了。”

    雷蓝依儿在全民修炼上有一些疑问,她想借此机会和雷森好好的交流一下,听一听雷森具体的想法,雷森经常的不在,她只有把雷森的想法全部摸透才能更好的把全民修炼按照雷森的设计推行下去。全民修炼是雷森做出的第一个大的计划,成功了,对雷森的威信树立大有好处,如果失败了,也会打击雷森在下面人的形象。对于后者,雷蓝依儿是不会允许生的。她和雷森是为一体,损荣与共,她比谁都清楚。

    “夫君,和我说说全民修炼呗,夫君的想法一直都没有全盘说透,我担心我们们都不懂,误会了夫君的大事。”雷蓝依儿笑道。

    “没有什么,这就是我一个想法,我接触到的异族人,除了双角族不算是全民修炼,一些修炼资源有意的控制之外,像翅目族,刀臂族,万古族都是全记修炼的群体。所以他们的基础实力深厚,就是经过一场巨变,只要他们的族人不死光,有这一样做基础,他是重整旗鼓,卷土重来也不是不可能。当然啊,我没有这么想,这边培养的人我暂时没有打算用他们去冲锋陷阵列,你知道我一直单打独斗,对我来说,这样最适合我,来去自由,无论敌人是谁,都拿我没有办法。全民修炼,最主要的是提升全民的素质,延长一些人的性命,我打下了这个盘龙王朝,我就希望他们过得好,自信起来。一个族群如果不知道什么是自信,这个民族展起来很难,我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想法,暂时也就不用他们替我去冲锋,这些我们这个宇宙日后强大起来的保证和开端。”

    “噢,是这样啊!我知道了,夫君,我会把这件事情做好,不偏离夫君的补衷。嗯,夫君啊,可以把两个小子扔到空间里修炼了,他们也不小了,该承担自己的责任了。”

    雷蓝依儿转换了话题,雷森却是笑着道:“这件事情不急,其实他们还小,我在他们这么大的时候可是什么都不太懂。他们还是孩子,孩子有孩子的生活方式,我们做爸妈的,尽量不要去扼杀他们的这种天性,等他们大一点再说。再说了,我的空间并不安全,我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我担心空间要么消失,要么就封闭起来,关在里面的人想出来都难了。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把星兽的后代放在空间的原因,星兽不是人类,在我突然不在的时候,如果没有人能压制住他们,他们也许就会暴动,我把他们的后代关到空间里,就是让他们知道,我那些关在我空间里的星兽都是质子,他们只能祈祷我不会出事,否则出了任何事情,他们的事代都不要想着能平安而归。我知道我是出身于人类,可是我我考虑的事情却不能不多考虑一些。你不要这么看着我,”雷森见雷蓝依儿不满的拿眼睛瞪着他,不在意的笑了,“我说的是实话,现在翅目族和刀臂族表现的都很强,我又不愿意再像对付双角人族那么冒险了,把自己置于危险之。我们壮大自己后再去采取下一步的计划。星兽愿意意去那边,正附合我的心意,我让他们到那边去试探一下,我在一旁旁观,能看清楚一些底细。,可惜啊,这些星兽有自己的想法,似乎做的和我想的相差甚远。这样,我也不能仁慈了,我下一步会逼着他们再次和翅目族开战。”

    雷森说了这一通话,让雷蓝依儿很受震动,她没有想到雷森会想到这些,可见平时雷森也没有闲着,一直在盘算着这些事情。也许雷森在全民修炼上任性了,或者说很多都是他即兴之举,没有冷静的思考与规划。但是雷蓝依儿认为自己的夫君这么做一定有着自己的理由。而且这些理由都不会是自私的。这样,她就放心了。

    这一夜是雷蓝依儿陪着雷森的。第二天,雷蓝依儿便把几套图纸下达一飞船飞车制造厂,让他们加班加点的赶制出来。这些图纸都是雷森提供的,专门押送不听话的族群和半仙,把他们送到另外一个宇宙去。

    天机仙翁,牛千木还有满足天齐,个老半仙已经来到合相族的星域,合想族倒星得非常的安静。似乎没有察觉到有人过来。

    天机仙翁人一起出动,给合相族造成了很大的震动。识趣的合相族知道他们马上也要面临搬迁了。合相族的半仙把人迎到他们的星球。合相族的半仙脸上带着笑容,似是很喜欢和人打交道一样似的。看不出有什么样紧张的地方。

    天机仙翁对合相族的态度很是不以为意,他们知道这些合相族其实是最不受雷森欢迎的一个族群,对于他们的死活,天机仙翁没有兴趣去管。

    “各位,我们个前来是代表着尊上来的,尊上让你们马上按排好,要时时的准备着,一旦情况允许,就会快的朝其他的宇宙迁移。希望各位能再安心的呆上一断时间,时间到了,我们会马上把你们送走。好了,一切从简,我们来到你们这里只是看在处在一个宇宙的情况下,提前有个准备,各位,我们尊上府可是不会再和你们请示了。”天机仙翁也不想过多的提到他已经知道的消息。

    “谢谢位,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离开。仙翁啊,我们一直不知道星兽那一堆在异宇宙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天机仙翁脸上看不出喜悲来,直接说道:“星兽那边尊上闭口不说,我不可能去质问尊上。但是有一点我可以保证,那就是星兽在那边还不错。你们也不要多问,该说的我们自然会说,不知道的,不能说的,你问我们也没有用。尊上马上就会把愿意离开的星兽全部送走,用的时间不会太长,等这些星兽送走了,接下来说是各位了。”

    牛千木扫了一眼在座的各个合想族的人,冷哼一声,“我提前警告你们,不要想着报复,尊上你们不敢,但是由于规定,你们可以和星兽齐心合力的撑过这一次。”

    洪天齐只说了一句话,“尊上没时间理你们,如果我知道你们有谁敢对尊上不满的话,我第一个会杀掉你们。”

    “不会,不会!虽然我们的观念和尊上稍有不同,但是我们也是出于一片公心,是对现状的不满,并不是完全针对你们盘龙王朝的。”合相族马上很认真的解释道。

    雷森让人过去警告并通知到合相族之,自己去空间打造特制的客船。一切忙活过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以后。

    一个月以后,在星兽的关押所在,雷森带着大量的飞船出现了。由于有以前的经验,这些星兽很自觉的分开走进各个飞船当。

    等人全部进满,雷森才悄悄的跑过去。把一辆辆飞车收起来。

    又是一大批的星兽,这让龙族长老很为难,这些人需要安排啊,一时之间星兽族军心突然就乱了起来、龙族长老拍了桌子,怒目圆睁,这一切出乎了他拉意料,没想到雷森根本就不想或者说暂时不想,他要快平息掉这些无用的争议。

    “事以至此,多说什么都没有用。星狐族的人留下,其他的人抓紧时间把这边的情况和新来的人一脸的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呢,好像说的和在那边听到的是两码事,他们绝对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一真实的场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